第207章:三皇子这样未免太不负责任 - 冷皇驾到,丑女边边靠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沐五姑娘 > 冷皇驾到,丑女边边靠

第207章:三皇子这样未免太不负责任 文 / 沐五姑娘

    “奴婢小玥儿,在雍和宫当差。”

    “小玥儿,倒是个怜俐的名字,抬起头来。”

    纤细的手指紧张的攥着裙角,毕竟玥始娘混进宫就是名不正言不顺,更何况本来就是存了异心的,如此这番,心里不免七上八下。

    小玥儿磨蹭了下,缓缓的抬起头。心中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

    却未曽想,眼前不是那抹明黄,而是那抹细腻的衣角。

    拓跋玉上前一步,稳稳的挡在小玥儿的面前,阻断了孝阳帝探究的视线。

    “父皇,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宫女,在平凡不过,儿臣有些困倦,现行告退。”话音刚落,便攥紧了小玥儿,唯恐被别人抢了去的态度。众太监宫女都不曽想到这三皇子说话竟是这种口气,都赶紧低下头,往后退,尽量減少存在感。

    小玥儿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孝阳帝一个激动,来句你个逆子.大逆不道.

    庆幸孝阳帝只是打量了拓跋玉一会儿.使放了行:"既然身子不舒服,就早些回去休息吧,明个让李太医给瞧瞧.退下吧″

    小玥儿如蒙大赦.被拓跋玉直接拽走了、

    “李公公,你有没有觉得,三皇子和以前相比,有些不同”

    望着远处那两个身影.皇帝的眼中散发出一丝不解.

    出了草场.小玥儿一把甩开被拓跋玉紧紧攥着的手:"小玥儿.你生气了吗

    拓跋玉乖巧的样子.

    小玥儿无奈:“拓跋玉,你知道刚才多危险,若是皇上一句放肆,估计现在你就得被罚面壁了。”

    “对不起。”

    孩子査粒着脑袋,一副认错态度良好的样子:“又是对不起,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是对不起。”

    小玥儿越说越气愤,越说越激动。“你觉得我会一辈子在你身边提醒你吗会一輩子都照顾你吗,这是不可能的,拓跋玉,就算你想要逃避,就算你耍脾气都改变不了我们最后终将离开你的结局,所以,你总有一天要独白面对一切,要成熟要长大,不然你将失去所有的一切,拓跋玉,你究竟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拓跋玉低着头,久久没能说话,,小玥儿无奈,对于这样乖巧到让人可怜的样子,她从来都没有抵抗力,随即整理了下情绪:“说说吧,你怎么想的”

    拓跋玉抬起头,眸子里除了纯净従增了一股子悲伤:“小玥儿,你说我要学会反抗,当尔欺负我的时優,我记得,所以,我再也没有在她们面前对他们她们委曲求全过,小玥儿你说我要做一个合格的皇子,所以,我每天努力的学好多不认识的功课,小玥儿你说我要坚强,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我再也不敢流泪,可是小玥儿,如果到最后,无论我做了多少努力,終究只剰下我一个人,那么,皇子,权利,庇佑宠爱,这些又有什么意义玉儿不要这些,玉儿只想要桂花羹,纸风筝,还有小玥儿。”

    小玥儿的眼眶泛着酸,没错,这就是拓跋玉,那个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不阿谀奉承,不随波逐流,一块桂花糕一个纸风筝就足以欢天喜地的小傻子,

    “哈哈哈哈,咱们三皇子果然长大了,说得好”

    空气之中忽然响起一阵豪通的笑声,小玥儿一惊,循着声音望去,

    说话之人.正是右相赵胤。想来应该是进宫议事,恰巧经过了.倒是正好听见了拓跋玉的话

    "臣赵胤拜见三皇子″

    赵胤恭敬的行礼.威武的身躯不卑不亢。

    拓跋玉应了一声.便要离开。

    对于朝堂之事.人家孩子恨不得永远六岁.又怎会挂心。

    “难道三皇子想一辈子都这般过日子吗″

    身后传来赵胤浑厚的声音.拓跋玉的脚步顿了下.继续拉着小玥儿往前走。

    赵胤提高了嗓门:"微臣知道三皇子无意于朝堂.但是.在现在的信况下.难道三皇子以为逃避得了吗与其被他人当做棋子,为何不选择条属于自己的路

    “三皇子,你真的还要继续躲下去

    拓跋玉已经走了很远,终究停了下来,脊背挺直,他攥了攥拳,然后把小玥儿留在原地.他温柔的摸了摸小玥儿的头发,像是无声的安抚,随即大步走向赵胤。

    低低的声音在兩人耳边响起.

    “右相,你到底要如何”

    赵胤正视着眼前的少年,风姿绰约,眼眸深沉.俊俏的面容带着独有的魅惑.

    “三皇子既然已经清醒过来,为何不敢再向前一步”

    拓跋玉抿唇,眼底闪着精光.

    “右相怎知我清醒了

    “老臣不过是猜测,不过现在看来,倒是猜对了,三皇子虽然竭力隐瞒病愈,但是,老臣i这么多年也算是阅人无数,就算三皇子刻意隐藏了,老臣依旧得出,试想一个心智在六岁的孩子,又怎会有这么睿智的眼神

    拓跋玉不自觉的望了望远处的小玥儿,小玥儿正在百无聊赖的摘地上的杂草,样子颇为可爱,

    他再次压低了声音:“就算恢复了又如何右相既然这么了解我,也知道我无心陷入到朝堂争端之上,何必强人所难,”

    赵胤打量着着拓跋玉的眼神,打量着小玥儿,不过是个普通的模样,充其量带着些灵气,却不曽想居然唤醒了一直麻痹白己的三皇子:“三皇子,你就真的以为,你可以装一辈子傻吗,眼前,凤岐贵妃虎视眈眈,皇上的身子每况愈下,她必定会有所图谋,拉拢你而努力打击二皇子,介时,二皇子倒了,且不说你无心争位,就算你借着凤岐的手上了位,你觉得她会饶了你女人蛇蝎心肠,三皇子恐怕没那个资格躲清闲”

    拓跋玉笑笑:“无妨,谁当皇帝都与我无关,既然我是个傻子,那就傻到底好了,你们争你们的,我绝不干涉,也不破坏,至子凤岐,野心太大终究酿成祸害。”

    赵胤的脸上泛着愤怒:“三皇子,你是皇上的儿子,眼下冥渊国只有你和二皇子能重振朝纲,可是你却急着把白己撒清,你对得起你的父皇,对得起黎民百姓吗你就真的忍心从小疼爱你的二皇子遭人毒手”

    拓跋玉本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可是在听到拓跋秦的那一刻,目光有了一些的波动,

    赵胤看他有些动揺,连忙加把火:“想当年,者不是二皇子死命的护着你,恐怕,三皇子也就随着大皇子去了,既然上天让你清醒过来,难道就不能为你身边的人做些什么吗你这样有对得起谁还有哪位名唤小玥儿的姑娘,你现在装疯卖傻的欺骗她,你觉得,她知道会怎么想难道就不会伤心”

    秋风吹过,天气转凉,远处的小玥儿打了个喷嚏,只见她调皮的揉了揉红红的鼻头,眼神不住的朝着拓跋玉的方向漂,拓跋玉一直紧紧攥着的拳头慢慢舒展开,他微笑,带着落寞:“你说我对不起天下之如此,可是,天下之人又有那个对得起我”

    至于小玥儿,拓跋玉的眼里泛起一丝暖意,朝着小玥儿的方向,他大步走过去,眼角藏着温暖,似乎每一步都在追赶着太阳,每靠近一步,便离温暖近一步,小玥儿朝着拓跋玉走过来,看着他无比白然的牵过白己的手包在手心,笑了,夕阳之下,拓跋玉被落日渡上一层金黄,白希的皮肤上是清晰可见的绒毛,纯真的眼神因为微笑透着温暖,她的小傻子就像是个布偶,让人爱不释手,爱不释手,她微笑。眯着眼:“玉儿,你真好看。”

    “小玥儿喜欢看嘛”

    她点头,面颊带着一点绯红。

    拓跋玉小,圆圆的眼睛泛着光华:“玉儿一輩子都不要离开小玥儿,一輩子都只给小玥儿一个人看。”

    落日之中,他牵着她的手穿过一座座宫墙,似乎奔跑到天际。,

    皓月高悬,中秋将至,,整个皇富一片张灯结彩,小玥儿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右边是大片大片的茶花.空气中泛着淡淡的花香,进出的宫人无不在张罗着中秋的布置,忙碌而热闹、小玥儿微微的叹了下气,,凤岐贵妃先前有言,三个月,把拓跋玉改造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子,使他和皇帝父子和陸,眼下时间已经过半,可是,且不说他们父子和陸,連最起码的人际交交往拓跋玉都不愿意去作,只是每日呆在雍和宫,白娱白乐倒也快活,但凡是来探望的,无论妃子还是大臣,一律避而不见,经过前阵子的几番折腾,雍和宫倒是今时不同往日,皇帝会来坐坐,及时拓跋玉依旧待理不理,,小玥儿常常想,如果拓跋玉不是皇子,如果他不是被困在宫墙之中,那该有多好,他就像一株向日葵,纯粹的让人不忍打破那一份安静和温暖,,可是,这些都只是如果,不管怎样假设,拓跋玉终究是个皇子,置身于这样的漩涡之中,又怎么能够为所欲为,更别提独善其身,手里把玩着刚才凤岐贵妃命入送来的中秋贴子,无非是家宴,邀请各个宫的主子同过中秋,可是,又何尝不是一种提醒,,精致的信件提醒着小玥儿,时日不多,中秋,小玥儿喃喃自语,目光看向正向白己走来的小傻子。

    “小玥儿,秋姑姑又做了桂花糕,好香好香的,我们去吃吧。”

    拓跋玉笑米米,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投下一片庇荫,今日他穿了一件紫色的长袍,袖口是精致的花纹,繁复却不杂乱,白希的皮肤在布料的映衬下格外透明,

    看的小玥儿心脏狂跳,以前也没发现,这小傻子这么漂亮,玥姑娘一直把拓跋玉当成孩子,可是,就算孩子傻了点,也是十八岁的翩翩住公子,如此深情的看着白己,任谁都无去抗拒,,小玥儿轻咳,自我鄙视。居然对人家孩子垂涎,不好,不好,,随即恢复淡定,冲孩子凶巴巴:“早上见你就吃了不少,还没有消化,晩些再吃,免得消化不良。”

    拓跋玉点头,嘴角弯弯。

    “好,就听小玥儿的,玉儿过些时辰再吃,”

    不知道哪里飘来股子花香,小玥儿猛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头,惹得拓跋玉一阵子轻笑,她白了他一眼,继续揉鼻子。“小玥儿不舒服怎么一直喷嚏”

    小玥儿一边揉鼻子,一边哼哼呀呀:“不是不舒服,是花粉过敏,尤其是桂花,所以一到了秋天,就度日如年。”

    “哦”拓跋玉皱眉,若有所思。

    小玥儿揉够了鼻子,心里千回百转,怎么也得让拓跋玉去参加中秋宴会,就当是给凤岐贵妃看看也好,好歹能缓一阵子。.

    “玉儿”

    “嗯”

    "玉儿,,贵妃娘娘特命人送了这暗纹镶金袍过来,说是让你中秋家宴的时候

    穿。”小玥儿不敢抬头,怕看到拓跋玉眼底的抵抗.

    “哦”头,

    龙生玥子,玥子各不同,拓跋玉总是笑米米,阳光加烂的样子,即或难过,也不过是眸子暗淡了些,而拓跋秦,且不说常年的冰块脸,单是惜字如金的性格,着实令小玥儿避而不及,忽而想起那天晩上,脖子上冰凉的匕首,更是没什么好感了,比较来,比较去。还是我们小傻子好,随即玥姑娘对着拓跋玉,嘴角弯弯,眉眼弯弯,无限宠溺,拓跋秦本来与拓跋玉聊着家常,却忽而转过身来,小玥儿这副样子正好被他收在眼底,

    他的嘴角抽动了下,然后淡淡开口:“不知道玥儿姑娘意下如何

    小玥儿愣了,刚刚自己一直在想可爱的小傻子,根本没听见拓跋秦说了什么,怎么几句话的功夫,就问起自己了,,,

    “额、、、

    拓跋秦转过身子:“我刚才说,宫中每年中秋家宴之前,各宫都要派人去佛堂写一周的经书,以示诚意,三皇子一直身体不好,以前都是秋代替,近来秋姑姑身体抱养,恐怕惊扰了神明,所以,今年请姑娘带三皇子去佛堂辛苦七日可好

    小玥儿这回听明白了。,原来是让白己替拓跋玉抄佛经,确实,自从上次拓跋玉失踪,秋姑姑急火攻心,后来身子便日渐沉重,小玥儿平日里都不敢去打扰的。

    可是,若是去抄佛经,恐怕再见拓跋玉,就只能是中秋那天了,中间要有七天的时间分开,且不说什么矫情的思念,小玥儿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呢,她看了看拓跋玉。

    果然,拓跋玉的脸上有些失落,不过,这抄佛经应该是件大事,冥渊对神明十分信奉,平日里和拓跋玉最接近的也只有小玥儿,小玥儿确实是唯一的人选能代替拓跋玉、

    小玥儿不想让拓跋玉为难,心想着去抄抄佛经也好,还能为拓跋玉祈福,随即跪下来,开口:"小玥儿遵命,请二皇子三皇子放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