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我的好诤友(全剧终) - 酒店风云之诱爱成瘾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潇湘人鱼之泪 > 酒店风云之诱爱成瘾

番外4、我的好诤友(全剧终) 文 / 潇湘人鱼之泪

    宋海澜一把推开了周陌,“小心宝宝,别闹,让我跟他说完。”

    周陌这才起身,捡起被子上的手机,还给她。

    宋海澜接过了手机,继续说教。

    “小于,前阵子给你介绍的女孩子,都还记得吧

    看上你的那几个女孩,全部都是身份阶层,家庭条件,个人能力远远低于你的。对于你和曹雪芹的事,她们一面倒的支持你,不敢有任何非议,不敢忤逆你的意思,你以为她们心里当真没想法她们为什么违心的恭维你,她们所图的是什么,相信你比我清楚。

    而和你门当户对,条件匹配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人愿意跟你交往,这说明了什么她们和你站在一样的高度,对你无所求,无所依。有你这种男朋友,是锦上添花;没有你,她们也不缺什么。她们当然不介意袒露真实的自己,更不愿意为了迎合你,而委屈自己。

    你到底是要找一个绝对服从你,听你话的女孩子;还是要找一个会对你说真话,表达真实意愿的女孩子

    你自己决定吧,如果你非要从社会地位比你低的女孩子那里,才能找到满足和自尊,我不拦着你”

    宋海澜的话不大中听,却又句句属实。

    当今社会,说是说人权平等,可阶层的差别还是存在的。

    高低不同的阶级之间,不如古代那样严格的区分。世人也不会像古代那般,反对不同阶层之间的通婚。

    可人们的内心里,未必没有想法。

    这些话是忠言,却刺耳。

    于德利摇摇头,苦涩的笑了。

    “她们想的太多了吧,只要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没有背叛我,欺骗我,我也不会无缘无故针对谁啊,我是在网上挂人了,也只挂了曹雪芹一个人,没有挂别人啊。”

    “”宋海澜给噎得说不出话来,敢情说了半天,白说了。

    “我说错话了”

    “没有,恩这么说吧,就拿我来说,我曾经也受到过网络流言的伤害,碧青和孙菲菲在网上抹黑我,我体会过,被网络暴民攻击的痛苦,微信上的好友还故意问我那些事是不是真的,看似关心,实则八卦,故意戳人痛脚”宋海澜回想起一年前,网络谣言给她造成的伤害,颇有感触。

    “那是谣言,是别人造谣你,我不一样,我在网上写的句句都是实情”于德利坚持己见。

    哎哟喂,他这态度,也是气头上了吧。

    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上司说话。

    还好宋海澜不介意,这起码说明,私底下于德利和周陌的交情十分好。

    想了想,她还是得把话给说透了。

    至于听不听,就随他去了。

    “还是拿那个男明星举例子吧,他老婆和他经纪人出轨,他是受害者,舆论当然是支持他的,还有不少女孩子跳出来示爱,要嫁给这个男明星。

    然而,这些女孩子不是过气网红,就是一百八十线的小艺人,全都是蹭热度,想出名,以便获取某种利益。

    娱乐圈里稍微有点名气的女明星,谁敢说一句我要嫁给他

    这是为什么呢

    你,于德利,一直以来给我的印象都非常好,我觉得你是一个情商很高,为人大度的好人,什么时候你变得那么睚眦必报

    有些事,我不说,不代表不知道,钱大宝离职,是你在周陌耳边说三道四。

    钱大宝进了监狱,也是被你举报的,如果四海在缅甸那间赌场的总经理不是钱大宝,你根本不会管这种闲事。”

    听了这话,于德利目瞪口呆,额角上渗出了一层冷汗。

    周大boss,把他给出卖了啊亲

    “嫂子,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人总有情绪要发泄吧,事情没发生在你头上,你当然可以理智的跟我分析一二三条,如果出轨的人是周总呢你还会这么冷静吗”于德利是故意,绝壁故意的,周陌说漏嘴了出卖他,他也要小小的膈应周陌一下。

    果然,电话另一头,传来周陌低沉的威胁声,“不想活了你明天就给我滚回来”

    于德利不敢接腔,“”

    却听宋海澜继续说道,“我正面回答你的问题,我威胁过周陌,说他如果不忠,我就让他做不成男人,再给他戴无数的绿帽子,让他舌头伸出来都是绿的不过是说说而已。如果他真的喜欢上别人,我会大度的放手,只要他在其它方面,譬如经济方面,他有诚意做些补偿的话,我不介意成全他,离了婚,就天天都去北极海狼,一天点一个牛郎,不带重样的,夜夜当新娘”

    “不愧是做大事的人,嫂子真想得开,呵呵。”于德利干笑着,分明是不相信宋海澜对待感情如此洒脱,如果她当真如此洒脱,周陌不就悲催了

    “感情就像筷子,拿得起,也要放得下。”宋海澜脸上的笑容不改。

    “长本事了,啊”周陌黑了脸,一把抢过了手机,直接按了挂机键,又压到了她身上,“跟他说那么多干嘛爱听听,不听拉倒没看出来你还是知心大姐,肚量还不小嘛”

    ~

    讲完了电话,于德利的心结,还没有解开。

    被前前女友说几句就算了,还被集团里最高位置的那对夫妻说了一通,他心情能好才怪。

    于德利只觉得,全世界都不理解自己。

    能怎么办

    不能跟下属发泄,在纽约又没什么朋友,就算有,也没有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整个一下午,他的情绪都十分糟糕,还把犯了小错的两名下属,给臭骂了一顿。

    下了班,他独自去了公司附近的酒吧。

    叫了美酒与食物,当做晚餐。

    食物没吃几口,酒倒了喝了不少。

    喝到酩酊大醉,视线模糊,意识不清,嘴里还念念有词:

    “谁都不理解我,你们谁都不理解我,一个个都只知道讲大道理,一个个只会怪我,还说我心狠手辣,说我做得太绝,我有什么错出轨劈腿还有理了你们不是我,你们没有被人背叛,没被人戴绿帽子,当然不懂了”

    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

    他念叨了整整半个晚上,前半个晚上。

    不知是谁带走了他,不知谁把他送到了酒店,不知谁把他扶上了大床,不知谁给盖上了被子

    后半夜,他睡得十分踏实。

    第二天凌晨,他醒了。

    口干舌燥,渴醒了。

    床头的灯,拧到了最暗的光线。

    他挣扎着坐起来,睁开惺忪的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

    一个人,一间房,一张床。

    是酒店的大床房,而且,貌似是金皇冠刚注资改名的新店。

    咦

    他不是喝醉了吗

    谁送他来的

    于德利用手撑住了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大概喝断片了吧。

    忽然看见床头柜上,搁着一杯白开水。

    他抓起来就“咕嘟咕嘟”的一饮而尽,才缓解了宿醉后的不适应。

    放下杯子,发现了一张便签纸条。

    捡起来看。

    酒吧打烊了,看你都没人领走,我把你送回酒店,不用感谢我,房费和出租车费已帮你垫付,一共是人民币七千元,请转给我。附上一串银行卡号小米

    于德利看着纸条,尤其看到最后面的署名,不觉扬了扬唇角。

    这姑娘,刀子嘴豆腐心,把他批得一无是处,到底没有把他一个人扔在酒吧,不理不睬。

    ~

    这七千元钱,于德利一直没有打款过去。

    不是他想赖账,而是两个星期后,他就坐上了回国的航班。

    有些工作,他需要当面汇报给周陌和宋海澜。

    还有一些,是私事

    在飞机上,于德利除了用餐和休息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消磨在一沓资料上,看了又看。

    是他委托国内的朋友,调查了范米粒的个人资料。

    这份资料十天前,就到手了。

    他早就看过了,还是看了又看。

    工作,住址,感情状况,甚至跟那些人近期碰过面,还有手机通话清单都打出来了。

    ~

    晚上,范米粒正在家里看电视,脸上还贴了一片保湿面膜。

    “叮咚”

    门铃响了。

    “哪位”范米粒走到了门口,透过猫眼望出去,什么都没看见。

    没人

    按错了

    转身,踢踏着拖鞋,回到了沙发里,刚坐下,就听门铃又响了一声。

    “叮咚”

    “谁啊,那么无聊”范米粒撇撇嘴,到了门口,又望了一眼猫眼,还是没人,怀着疑惑,她打开了门。

    就看见旁边的楼梯上,跳下来一个男人,故意躲开猫眼的范围,跟她玩耍呢。

    待看清了男人的脸,她吃惊的张大了嘴,“你、你、你”

    “是我。”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范米粒扯下了脸上的面膜,不论什么时候,她都要以最良好的姿态,面对任何人。

    “有心,总能找到,这小区又不难找。”

    于德利避实就虚,没把调查她的事情告诉她,他还记得她最讨厌别人侵犯她,干涉她的自由,或是擅自替她做决定了。

    果然,范米粒没想到那一层,还以为是同事告密了。

    转念一想,租的房子可是高档小区,只有业主和租客能进来,外人都不行,就连快递员也不行,只能把快件放在物业管理处,他怎么混进来的

    “保安没查你”

    “查了,我还把身份证都压在物业了。”于德利摊摊手。

    “他们就这么放你进来了”明天她就打算去物业管理处投诉,没有跟她通报,就放人进小区。

    “是啊,我给他看了这个,还有这个,这个都给他看了。”

    于德利掏出手机,翻到相册,手指轻轻划拉着,将照片一张张给她看。

    都是几年前,他们两人的旧照片。

    照片上,两张年轻的脸庞都飞扬着肆意的笑容,他们不是搂着,就是抱着,或是脸贴脸,头抵头,行为亲昵。

    分手后,于德利将微博上的照片都删除了,可电脑里还有,他全部下载到手机里了。

    天哪

    鬼知道他跟保安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说他俩是男女朋友,才混进来的

    “那你怎么没按门铃谁放你上来的”小区不光门口有物业,单元楼道也有门禁呢。

    “你邻居上来,我跟着进来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范米粒皱眉,一脸警惕的瞪着他,总觉得他贼眉鼠目,看上去不怀好意。

    “登门道谢,并且还钱。”这理由真是冠冕堂皇。

    “我不是给你留账号了吗”

    “挺麻烦的,我不会弄。”于德利赔了满脸笑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范米粒嘴角一抽,网银转账分分钟办好,你确定不是在说谎

    “不请我进去坐坐”

    “”好吧,看在七千块钱不是小数目的份上,范米粒拒绝不了,只好开门了。

    进来的不是他一个人,后面还拖着一个大号的行李箱。

    “喂喂喂,拿那么多行李干什么,你打算在我家住”太可怕了,引狼入室好么。

    “你要是乐意,我也没意见。”给个杆子就往上爬了。

    “出去,出去,钱我不要了,就当被偷了”范米粒慌了,推推搡搡,想把他赶出家门。

    “我刚下飞机,还没回家,先来你这儿了。”于德利好不容易才进了门,才不会放弃好机会呢,拖着行李箱走到沙发跟前,不由分说的坐下来,一副男主人的架势。

    “你到底想干什么”

    “还钱啊,这就还给你。”说到做到,于德利打开了微信,“你微信号多少,我加你,转账给你。”

    “扫我的码。”范米粒把手机送到男人手里。

    于是,成功的加上了微信。

    “转好了,查一下。”三下两下,就把七千元整转过去了。

    “收到了,你可以消失了。”范米粒确认了一下数目,就撵人了。

    “这么现实,连杯水也不给我喝”

    范米粒无奈的笑笑,转身去了厨房。

    于德利趁机打量起她租的房子,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单室套,高档小区,精装修拎包入住,这房子不错,租金也不会便宜,看来她经济状况还挺好。

    范米粒回来了,将一杯温热的白开水送到男人手里。

    “喝完快点走,我要睡觉了。”

    于德利喝了几口水,放下杯子,凝望着她的眼睛,诚恳的说道,“还有句话,想对你说。这些天,我仔细想过了,你说的话也有道理,那件事我在气头上,做的是有点儿过激。”

    他表情认真,态度恳切,不似作假,范米粒微感诧异。

    他以前可不是这样子,别看他在周陌面前做小伏低,对待朋友、熟人也都彬彬有礼的样子,可在女朋友面前可不是这样。

    他有点大男子主义,会给女朋友钱花,会给女朋友买生理用品,表现得像个暖男,可是有一条原则,就是两人遇到分歧时,必须女朋友顺从他才行。

    他能给她道歉,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默了几秒,范米粒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哦,我也想过了,我是用上帝视角来判断你,对你不公平,如果站在你的角度,你的做法是人之常情,毕竟你只是人,不是神。”

    “谢谢你对我说真话,你真是我的好诤友。”

    “切。”范米粒嗤了一声,他大晚上闯到她家里来,还诤友呢,想找炮友才是目的吧。

    她只猜对了一半,不止是诤友,不止是炮友,于德利还想把她变成女朋友呢。

    至于他会不会如愿,谁知道呢

    全剧终

    ------题外话------

    人鱼之泪书友群:492157169

    nn

    人鱼新文权少爱妻三十六式占坑,求收藏欢脱轻喜剧,温馨宠暖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