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父女陌路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77章 父女陌路 文 / 栗子糕

    苏锦没被这股威压压趴,反而自己逼出一口血,点点红梅在胸膛盛开,苏锦扯了扯嘴角嘲讽一笑,“父亲,父亲……呵呵…”

    笑容中隐有几分苍凉。

    这是苏锦两辈子的第一个父亲,却是带着浓浓的嘲讽和决绝!

    反正从来就没有父亲,那就一直没有好了!

    苏锦一脸寒霜,无所谓道,“将军怎么认为,我便怎么受着!”

    苏玹微恼,脸上冷漠更甚,“管家,请家法,拒不认错,不知尊卑,重打二十鞭!”只有他自己知道,隐藏在宽大的袖子里双手颤抖。

    曾经有一个温柔的女子用这双眼睛温情脉脉的对他笑,少年时承载甜蜜温馨,终究比不过权势与地位诱惑,他亲手葬送这份感情。

    她…是恨他的吧…

    苏玹悲伤一闪而过,看着苏锦那双熟悉到梦里纠缠不休的双眼变成疏离,心口一硬,语气冰冷,“打!”

    苏锦嘴角勾了勾,眼底闪过几分嗜血,却很快收敛,指尖不由自主的收紧。

    啪!啪!啪!

    一鞭接一鞭!

    苏锦有些迷离,不由得想起上一次被打,也是这条鞭子,只是这次再没有一个人傻乎乎冲过来救她,再没有人。

    一旁的苏韵云和百里氏幸灾乐祸,却要装出悲伤害怕模样,以至于脸上微微有些扭曲。

    苏玹至始至终盯着苏锦的眼睛看,他看到冰冷,嗜杀,怀念,庆幸最后终归平静,有如一汪死水。他知道,从此,父女陌路,血缘之根斩断。

    苏玹握紧双手,眉目冷硬。

    可那又如何?

    一个废物女儿罢了!

    没了就没了!

    苏玹理清心绪,复杂之色顿消,如旧冷漠。

    这时,守卫急匆匆跑了来,单膝跪地,急声道,“禀报将军,大少爷的好友易修易公子递了拜帖!如今正在门外侯着!”

    苏玹微微皱眉,道,“告诉他大少爷外出历练去了,他日回来请大少爷前去请罪!”

    守卫再道,“易公子说大少爷托他寻找送给大小姐的礼物已经找到,就是这东西!”

    说着,递上一个灰扑扑的盒子。

    苏玹眉头微皱,抬袖一挥,无形的气流将盖子掀飞,露出里面漆金令牌,苏玹心口徒然一跳,抬手一声呵斥,“住手!”

    管家鞭打苏锦已经到了第十七鞭,将将好十八鞭下去,在苏玹喊声下停下鞭打,恭恭敬敬后退,一点好奇心也没有。

    苏锦脸色惨白得下人,身躯却一点打颤都没有,好像被鞭打的人不是她。

    “你有个好哥哥!即便出门在外,也能伸手护住你!滚下去!别再让本将军看到你!”苏玹声音听出的几分怒火,掌下的扶手因为愤怒而裂开丝丝口子。

    苏锦缓缓爬了起来,冷冷扫一眼愤怒的苏玹以及幸灾乐祸看戏的苏韵云母女,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背鲜血淋漓,血肉外翻,惨不忍睹。

    苏锦却像没有反应一样,一步一个血脚印,不急不缓,昂首挺胸,姿态轻松自如。

    生而不养,生来作何?

    生恩养恩,这一刻,全部归还了苏玹,从此以后,她再不会顾忌‘苏锦’深埋心里那点卑微的孺慕恭顺!

    下人见到这样凄惨的苏锦,一个个吓得脸色发白,双腿打颤,缩在一旁给苏锦让路。

    回到院子,下人一个不在,想必是被百里氏以各种方法弄走了。

    打开房门,一道熟悉的人影扑了过来。

    “听说你被苏将军揍了,我赶紧……阿锦?!”易修正想炫耀自己的本事,却看到苏锦面色惨白,脸上血色刹那间退尽,抓了苏锦双肩,这才发现苏锦身后一长串的血色脚印,发现苏锦后背衣裳狰狞鞭伤,殷红鲜血汩汩而流,湿透了一条长裙,当下大怒,“苏玹那个老东西打的?”

    苏锦舔了舔嘴角,面无表情的脸突然扭曲的狰狞可怕,哑声道,“给我一杯水,口渴!”

    易修忙转身倒水,捧了递倒苏锦唇边,手指微微颤抖,“肯定又惹祸了!活该被揍!”

    “我都这么惨了,你不觉得应该安慰我么?”苏锦大口灌下,眼神示意再来一杯。

    易修将整壶递给她,心尖发颤,昂首大笑,“老子不会安慰人!”

    苏锦一连喝了一壶水,抬袖一抹嘴,“走吧,明天上课,你是来接我的吧?”

    易修哼了一声,抓了一把丹药直接塞进苏锦嘴里,“你知道就好!谁知道竟见到你这副可怜模样。快吃,司徒家的十级上品丹,我的压箱底!”

    吞了几枚十级上品丹,换了一身衣裳的功夫,身上的伤痕已经不再流血,隐隐结痂发痒。

    易修一脸怒气坐在一旁。

    苏锦整了整头发,走到易修身侧,“走吧,回学院去!”

    易修转头怒瞪漫不经心的苏锦,“你个愚蠢的女人!不是挺牛的么?怎么任由苏玹鞭打?还是嫌弃身上的血太多,找虐?”

    苏锦不语,轻轻坐下,立刻疼得龇牙咧嘴,忙又站了起来了,“他是老子,我是孩子!”

    易修怒气再升一个阶段,几乎用吼的,“你不长脑子啊,为了你个下人请家法?苏玹脑子被门夹了,你哑巴了不会说话么?还是你是捡来的,并非苏家之女?”

    猛然一掌拍碎了一张桌子,“就因为那个女人的使绊子,你杀了那管事,然后苏玹发作于你?”易修突然瞟了一眼门外,声音加大,不惜用上了灵气,“你们将军府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做卑贱奴婢的比嫡出大小姐尊贵无双,怎么不抓了你去陪葬?”

    苏锦眼底闪过笑意,嘴上却说着伤感的话,“谁让我没有娘,哥哥又外出了,谁让我是个无能的废物,我就一吃白饭了!那些下人说得对,我活着就是浪费将军府的粮食!”

    易修对苏锦挤眉弄眼,甚至掏出一块黄澄澄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往苏锦脸上抹,“将军府很穷么?一碗饭都供不起?要不你随我回公仪家吧,我家别的没有,就饭菜管够!待你哥哥归来,我也好向他交差!”

    苏锦脸上一阵热辣辣,随即眼泪开了闸门一样往外冒,声音都带了鼻音,“这……”

    门被猛然推开,苏玹率先抬步走了进来,“公仪少爷,小女蠢钝,当不起公仪少爷如此对待。且她是我苏玹长女,断没有住到别人家中去的道理!”

    易修一看到苏玹就来气,恨不得鞭打苏玹一顿,面上却是一脸为难,道,“可是…本少爷和阿钰交情好,他的妹妹自然是我的妹妹,本来想着明日就要离开,最后来看看妹妹,谁知道竟看到一身是血的妹妹!说到这个…苏将军,你府中好生奇怪,一个卑贱婢女死了就死了,就算之前与阿锦有冲突,后来死了,这也要怪到阿锦头上?证据有么?还是就因为那婢女死了?所以尊贵的嫡出大小姐就要付出代价?甚至…偿命?”

    易修突然摇头,一脸坚定道,“那不行,阿钰向来待阿锦感情深厚,若是回来后阿锦出了事,阿钰不和我打一架甚至绝交才奇怪!我不愿意失去阿钰这个好友,所以阿锦妹妹我还是带走吧!免得府内不小心再死一个下人,怪在阿锦妹妹头上,要去给人陪葬!苏将军放心,我定然保证阿锦妹妹不会受到委屈!”

    苏玹脸色阴沉得可怕,若让人知道,他苏家嫡女为一个老仆偿命,那么他也就不用出门了,直接一掌自尽算了,省得被人笑死!

    当时鞭打苏锦,完全是因为父女之情无以为继,苏锦不愿认他,他也嫌弃她,那么他最后打她一顿,从此天涯陌路,有什么错?

    与那婢子没有半分关系!

    “公仪少爷多虑了,小女顽劣,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本将军不打她一顿,她不知道悔改!断没有什么给奴仆偿命的意思!”

    易修缓缓点头,眸光还有几分怀疑,“那这院子的下人都去哪里了?本少爷来了大半天,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只能自己进来,还得自己烧水泡茶。苏将军,阿锦妹妹不会是私生女吧?”

    苏玹一甩广袖,铁青着脸道,“公仪少爷慎言,你同我儿关系密切,形同亲兄弟,却不能参合本将军家事!”

    心中却将百里氏记了一遍,他怎么会不知道不久前百里氏以各种理由将苏锦院子里的下人全部借走,说是借,根本是直接威胁!

    易修拱手一礼,“将军说的是,在下逾越了!阿锦,随我而来,你哥请我万要照顾好你,掉了根头发,你哥会揍我!此处一个照顾你的下人都没有,我不放心,万一被抓去给下人陪葬,我上哪找一个阿锦赔给你哥?快走!”

    抓着苏锦就要走。

    易修是顶级世家培养出类的子弟,气势比之苏玹更甚,长兄如父,苏钰将苏锦托付给易修,易修完全可以护着苏锦。虽然带走苏锦有点过分,毕竟人家生父还在,可易修身份比苏玹高贵得多。若是强势两分,苏玹这个为权势、地位折腰的小世家子孙还是会低头!

    这就是仗势欺人,大世家与小世家的差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