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时光时光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82章 时光时光 文 / 栗子糕

    苏锦已经成六岁一跑就摔跤的小娃娃长成十四岁的少女,尽管面容还有些稚嫩,却已经像花骨朵一样盛开了。

    都说水系异能者不会丑,甚至个个绝色。

    苏锦也是如此,五官本来就生得好,唯一遗憾的黝黑肤色,也在时间推移中一点点洗去,白皙透亮得如同盈润的珍珠。

    身躯纤细而娇美,加之动作随意,举手投足洒脱大方,整个人朝气蓬勃,充满生气。

    前世带来的暴躁、杀戮、凶狠、残忍一点点被时光打磨圆滑,无法彻底磨灭,却完美的隐藏心底。

    通身一股冷月清新之气。

    “阿锦,我刚学会一招新的,过来陪我练练手!”夜长眠声音清脆婉转动听,如同夜间啼叫的夜莺,声音细腻悦耳。

    七年,足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学会很多。

    夜长眠从小孤身一人长大,最不缺的就是早熟和坚韧,加上后来苏锦不得当却十分有效的教学手段,夜长眠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只为了活着而吃饭的小女孩了。

    但人无完人,从小缺少太过,导致这个姑娘占有欲特别强,喜欢的东西一定要随身携带,喜欢的人也必须喜欢她。

    就像苏锦,她喜欢苏锦,当成亲姐妹一样疼着宠着,哪怕只是她单方面认为疼爱苏锦。

    也喜欢苏锦把她当妹妹疼爱,哪怕苏锦其实把她当成小辈。

    占卜一事苏锦无法帮忙,依靠的都是夜长眠自己的摸索,也许是天生占卜师的关系,占卜一途,夜长眠走得十分顺畅。

    尤其是学了修灵之后,以灵气亲手刻画了一副四十九支的灵签,通体散发诡异红光,图案神秘而复杂,字体古老而深奥,可当占卜工具用,还是夜长眠本命武器。

    而修灵,水系灵核的她在金系所在的铃音帝国修为进展十分缓慢,但却诡异的威力强大,一分力量可以发挥出他人十倍的威力。

    原因无从得之,只能猜测血脉之由。

    别忘了夜长眠是兽族与人类的后代,属于半族,只是血脉更偏向于人类,但同样流着兽族的血液!

    苏锦从一堆书中抬起来,看向背着光向她走来夜长眠,眼底不由自主的带上笑意。

    嘴角扯了扯僵硬的笑容,这才一拍地板,从原地蹦了起来,如同一束耀眼青光,飞快射出藏书楼,眨眼落在门口那尊雕像旁。

    双腿侧开,摆出攻击姿势,下巴微抬,扬眉一笑,英姿勃发,洒脱而飒爽,笑道,“来吧,长眠!”

    夜长眠跟着她走到外面,面对面而立,回以一笑,双手抬起,淡蓝色光芒于手心闪烁,蓝光中一抹血红。

    光芒闪动,夜长眠双手多了一对血红竹签,扬手往上一抛,双手迅速交叉,比划出一个托举之势,血红竹签悬浮于半空之中,蓄势待发,“吾之红日,光芒圣耀,于吾之力量,去!束缚!”

    指尖向苏锦方向倾斜,那两支血红竹签得到指令一般,立刻像离弦的箭矢,笔直而飞快的朝苏锦射去,尾部拖拽出长长红光尾巴,耀眼夺目。

    血红竹签在苏锦三尺之距徒然顿住,似乎被什么力量定住,怎么样也无法前进半寸。

    夜长眠屈指一动,“分,三十六齐动!”

    嗖嗖两声,那两支血红竹签原地不动,却凭空生出三十四支一模一样的血红竹签,整齐有序将苏锦包裹在中心,一圈诡异红光将苏锦环绕。

    苏锦微微一笑,手腕翻转,一柄金色璀璨夺目的长剑一点点凝聚,乖巧任由苏锦握紧,衣袖翻舞,长剑闪烁金光,径直攻向最近那几支血红竹签。

    锵!锵!

    火花四溅!红光与金光交缠而斗,两色灵气一圈一圈四散开去,有如柔和的涟漪,温顺却致命!

    灵气圈利刃般,在阻挡物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痕迹。

    夜长眠慢慢收敛笑意,血色双瞳严谨而认真,美丽的像一颗红色宝石,盈润而洁净,仔细看可以看到瞳孔中倒影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那边,苏锦仗剑疾驰,挥剑敲碎数支血色竹签,身躯笔直穿出包围圈,凌空而立。血色竹签立刻调转方向,自下而上,锋芒森冷,飞向苏锦!

    夏老头儿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双手打出几个手印,将这一片地区隔绝开,以免毁坏公共财物,也防止苏锦与夜长眠的实力被人窥探。

    七年来,这种事夏老头儿经常干。

    可能年老了,总感觉寂寞,苏锦的出现才让他多了几分宽容和忍让。偏偏苏锦是个得寸进尺的,一步一步踏碎他的底线,他却不觉得冒犯,反而有几分纵然之意。

    再后来苏锦的粗鲁和细心,残忍和温柔,残暴和压抑,夏老头儿活了几百年从没见过这么矛盾结合的人,好奇之余觉得有趣,使得两人成为忘年之交。

    不是长辈与小辈,而是朋友与朋友!

    不远处,红光与金光缠斗得更加凶猛,地上碎裂很多黯淡的血红竹签,半空之上的竹签却不见减少,反而三十六支变成了一百四十四支,密密麻麻如影随形将苏锦包裹。

    每四十八支为一组,分三组围攻苏锦!

    锵!锵!

    苏锦手握的长剑早已扔掉,取而代之是两柄纯金长刀,简洁利落,没有丝毫累赘。

    倾身而上,进入其中一组血红竹签包围内,苏锦长刀势如破竹,抬腿踢飞那烦不胜烦想要往身上刺的血红竹签。

    终于,苏锦找到了最先的那两支!

    长刀一伸,准确将之勾缠,于长刀上旋转卸去灵气,反手一抛甩,两支血红竹签轻飘飘向停了手笑眯眯看着苏锦的夜长眠飘去。

    夜长眠伸手接过两只血红竹签,收入空间,抬眸看着苏锦,笑道,“阿锦,我又输了!”

    苏锦眼带笑意,化去手中金色长刀,扬眉一笑,摊开五指晃了晃,笑道,“老规矩,输了就快去买八灵锦绣鸡!要五只!夏老头儿吃两只!剩下的都是我的,你自己吃饱了再回来!”

    夜长眠噘嘴,看着苏锦一脸馋相,好笑之余添了几分无奈,嘟囔道,“鸡鸡鸡!你不能换一换?都吃了七年了!”

    苏锦慢丝条理的理了理青丝衣裙,踱步到雕像旁,倾身靠着,双手环胸,抬眼笑道,“好吃!死丫头快去!”

    夜长眠哼了一声,走到苏锦身旁,白嫩的小手一摊,道,“给钱!”

    苏锦抬手狠狠一拍,瞪眼,“没有!”

    夜长眠双眼瞪大,揉了揉被拍红的手心,不可思议道,“你不会让我去偷**?”

    苏锦白了夜长眠一眼,意味深长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小贼这两年干了什么!”

    夜长眠脸色一红,尴尬的笑了笑,“被你发现了?我只劫富济贫而已,那点金币,对有钱人来说只是一根毛发!”

    苏锦瞥了她一眼,骂道,“老子这么费心费力,就教了你偷鸡摸狗么?还劫富济贫?老子没给你饭吃还是没给你钱花?”

    夜长眠笑意慢慢收敛,面色有几分惆怅,“阿锦,我不能一直依靠你,你的年岁比我小,该是我照顾你。”

    苏锦垂眸不语,长睫毛掩盖眼底的神色,不语。

    夜长眠抿嘴一笑,“我这就去买八灵锦绣鸡!阿锦去挖埋在宿舍楼前的那坛醉九霄吧!”说完径直转身走人,一点也不敢多呆。

    她怕泄露她拼命隐藏的情绪。

    直到那熟悉的脚步声消失,苏锦才抬头,望着那渐渐变小的背影,目光隐隐迷茫。

    夏老头儿撤去隔离阵,走向苏锦,站定,叹道,“小锦,她心中有恨,有执念,终归是要走的。”

    苏锦淡淡笑了,之前那抹晦涩神情已然消失不见了,仿若只是错觉,“夏老头儿,我亲手送走了哥哥,七年不得一信,不知道是死是活!我亲手送走了易修,七年没有只言片语,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如今,养了七年的孩子也要离开了…”

    夏老头儿微微皱眉,“多大年纪,如此沧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苏钰是,苏家暗室给他的生死难料,也是破茧成蝶。公仪修是,千年公仪,祖宗传下珍贵宝库,待他一一翻看。夜长眠也是,只有那深埋心底的仇恨剪去,她的道路才会真正畅通无阻。小锦,你同样是,生离死别,在圣灵大陆很常见,你终究也要踏上自己的路。”

    苏锦其实也就这么一说,七年过去狂躁性子收敛很多,不代表忘却深刻骨子的冷漠,扬唇笑了笑,道,“我去挖酒了!”

    醉九霄,苏锦用万年灵药酿制而成,深埋地下五年,每日以聚灵阵熏陶。两年前挖出一坛,苏锦与夜长眠只饮一口,睡了半年,起来却发现修为大涨。

    后来经过夏老头儿之手压制了灵气喷发,使得味道更加醇厚,后劲儿隐没,最适合苏锦和夜长眠两个小丫头饮用。

    最终,夜长眠还是走了。

    一个夜色如墨的夜里,孤身一人,只带走苏锦送给她的储物戒指,没留下任何言语,在苏锦酒足饭饱,酣眠之际不告而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