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苏钰归来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95章 苏钰归来 文 / 栗子糕

    之后是苏韵云,新的比试台拔地而起,苏韵云飘飘欲仙飞上高台,她的对手实力比她弱得多,没有百里馥翔同铃音北棠的比斗那么费时和惊骇人心,稍稍难缠了片刻便解决了对手成功进入终赛。

    苏铭、水霖宇也是如此。

    所有人比赛结束,得出五强留到三天后的最后一场比赛。终赛同样抽签决定,择一轮空者获得推荐名额,另外四人角逐两个名额。

    公平?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比赛暂时结束,学子们意犹未尽讨论百里馥翔同铃音北棠的战斗,有些人动用了影像记录石将之记录,一遍一遍重复观看。

    此外,皇家学院矗立万年之久的封魔塔被盗一事还流传在众学子之间。

    一些记录历史的书籍被学子翻了出来,万年前的三界之乱依稀浮现出来,却因为资料残缺,只知道当时三界合力杀死了大魔王,并将大魔王的武器‘吞天’封印在封魔塔内,从天界掉落到人界,由数个高级阵法师共同布下阵法。

    铃音帝国沉浸在大魔王的凶器被偷走的噩耗中,安危未可知使得人心惶惶,当年的历史怎样后人不曾知晓。

    但提到大魔王,人们脑中自然浮现杀人不眨眼,凶神恶煞,阴毒诡辩,嗜杀成性的大奸人形象,总之就不是好人。那么大魔王的武器自然是凶器,得了凶器的人自然也是凶残之人,铃音帝国将会掀起怎么样的风浪?

    于是,学院涌现一股积极修炼的热潮,不止因为封魔塔被盗可能带来的狂风巨浪,也因为圣灵学院即将到来的现场招生。

    谁也不知道盗贼会不会借着凶器作乱人界,有了实力便多了一分存活的可能。

    而圣灵学院现场招生,虽然比之皇家推荐名额争夺更加凶猛残酷,但也有机会不是?说不定走了运,侥幸夺得名额呢?

    封锁了两个月的学院解了禁,学子们潮水一样涌出院门,归家或者大采购。

    苏锦本打算继续留在学院,却突然得到容叔传来的消息,使得苏锦第一次感觉什么是欣喜若狂,扔了书籍马不停蹄的往将军府奔跑――

    苏钰回来了!

    一去七年,明明说好五年就回,明明说好互相传送消息,却始终了无音讯,不知归期。

    说不担心是骗人的,苏锦在这个世界是陌生的,唯有苏钰是真正自己人,流着相同血液的亲人!

    冷漠如苏锦也需要一个信念支撑,需要一个奋斗目标,才不会感觉生活迷茫不安,那短短一年的相处,苏锦已经将苏钰当成支撑!

    一路狂奔,周围嘈杂纷繁的景色都变得美好了,向来只给她一个后脑勺的下人也变得可爱了,连空气都清新了!

    此时的将军府人满为患,来自苏家主家的长老级人物汇聚此处,就连家主也没缺席。

    第一世家百里氏、第三世家水家、皇族,重量级人物都来了,因为苏家一脉的天才修武师、第一个以十岁稚龄入苏家暗室的子弟平安归来了!

    虽然拖后了两年,但不可否认,苏钰的归来成功让铃音帝国主要势力投入关注。

    是否脱胎换骨?是否一飞冲天?是否成为苏家的另一领头人物?比之这一代少年天才相差几何?苏家是否会跃上新台阶?

    这些问题铃音帝国所有势力都想知道,于是,众人打着祝贺苏钰平安归来的称号默契登门拜访了。

    苏锦看到将军府门口停放了豪华灵兽车群,将军府的下人个个面带红光,喜气洋洋,深吸一口气,稍稍压住了喜悦,停下脚步,调整了激动的心,这才抬步走进将军府。

    刚走进将军府,侯在不远处眼尖的容叔一把拉过苏锦,激动道,“小姐,少爷平安无事!一回来就让属下找你,你快去,在正堂会客呢!”终于有人来分担他的惊喜欲狂了!

    没有人知道,当他得到少爷平安归来后的心情,哪种感觉,不止有一扫阴霾的清爽,还有死也瞑目的轻松!

    苏锦咧嘴笑道,“容叔辛苦了!”

    容叔连连摆手,冷硬的面容露出满满笑容,示意苏锦赶紧去。

    苏锦点头,刚迈出一步,就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双手环胸,笑盈盈斜靠在大树之下,视线同苏锦相交。

    “妹妹,哥回来了!”

    少年一身黑色束手骑装,身体修长消瘦,面色有些黝黑,眉宇清俊染了几分疲惫,眸光点点光芒,此时盛满笑意,锐利冷硬的眼神因为这笑意而变得温和柔软,唇角上扬,漫不经心中隐藏丝丝愉悦。

    这就是长大了的苏钰,收敛了凶煞气势的苏钰。

    七年不见,稚嫩的少年已经成长,挺拔高挑,沉稳可靠。

    苏锦不眨眼看了半晌,那张和自己三分像的脸即便七年未见还是觉得熟悉。

    “怎么?傻了?不认识哥了?还不快过来!”苏钰撩了撩眼皮,站直了身躯,双腿微开,张开双手,笑意盎然道。

    苏锦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拔腿冲了过去,一头扎进苏钰怀里,踮起脚尖搂着他的脖子,哽咽道,“哥!你可回来了,我快憋不住了!”

    天知道活了二十多年加八年的苏锦第一次哭得稀里哗啦,以往觉得眼泪是脆弱的表现,毕竟哭泣只是浪费时间,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而这次却觉得是一种发泄,将心里孤寂和压抑一咕噜倾倒的发泄出来!

    七年,多少次想动手都因为苏钰再三交代不足杀人而压抑了自己,尤其百里馥翔同苏韵云在她面前晃荡,手心发痒不得不忍住。

    七年,多少次想远走他乡、浪迹天涯,却因为苏钰生死未知暂歇了蠢蠢欲动的心,生怕错过苏钰归来的第一时间。

    七年,多少次想要闯入苏家主宅,好歹亲眼看一下苏钰是生是死,却犹豫苏钰从别的出口离开,导致两人走岔了路。

    苏钰超过两年没回来,苏锦就有过斩杀了将军府的冲动,甚至这次回到将军府夺权打的是毁灭的决定!

    脖子滑落冰凉的泪珠,潮湿与冰凉让苏钰怔了怔,莫名的感觉到心口狠狠颤抖了一下,疼得厉害!

    然而,这情绪来得莫名其妙,消失得莫名其妙,仿佛只是一个错觉。

    暗暗摇头甩去心里的莫名其妙,绽放大大的笑容,苏钰抱紧了苏锦,向上提了提,很满意苏锦的重量,然后一只手用力揉搓她随意扎在头顶的发髻,只把头发揉成鸡窝,欣慰才道,“女孩子香香软软才可口美味,妹妹做得很好!”

    随即又心疼了,那个凶残恐怖的妹妹变成这副小鸟依人模样得吃多少苦?这滴入脖颈的滚烫泪珠让他忍不住哽了喉咙。

    苏锦推开苏钰,抬袖粗鲁的抹了一把脸,再不复之前委屈,昂起头,愉悦道,“哥哥可有受伤?”

    苏钰抿唇一笑,伸手抓了抓苏锦的头发,将之打理整齐,长了厚厚茧子的双手灵巧翻飞,娴熟的束起孩童时的发髻,笑道,“怎么会没受伤?不过都是小伤罢了,已经好了!”

    出门在外历练,不受伤不可能成长!

    对此,苏钰并没有隐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至于其中的凶险,苏钰完全一句话带过,说得喝水一样轻松。

    眼角瞥到向他们的父亲苏玹,苏钰微微敛了笑容,屈指擦去苏锦脸上的泪水,面带宠溺道,“回院子去,晚上哥去找你说话!”

    苏锦点头,抓下苏钰的手掌抬步就走,路过苏玹稍稍行了个礼,也不等苏玹吩咐便径直离开。

    苏玹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谁能想到这个丫头这么不识抬举,拼命将将军府得罪到底,丝毫不考虑将军府这座靠山。

    不过想想也是,从魔涯森林归来开始,见的次数不超过一只手,挨打的次数就有两次,恨透了将军府才是正常。

    苏钰走进他微微一笑,道,“父亲可是同我一般嫌弃寒暄太烦而出来透气?”

    一回来便得到苏韵潇即将入军营的消息,苏钰便知道自己沦为弃子了,一个七年生死不知的继承人哪里比得上守在身边的孝子?何况苏韵潇背后是庞然大物百里世家。

    苏钰失望透了,原本就硌应父亲包庇纵容百里氏母子三人而打了他最宝贝的妹妹,而现在对这个父亲彻底失望了。

    将军府他并不打算继承,志不在此,从小他就决定长大后天涯海角历练,踏入神阶后成为苏家靠山,没有家族责任会更轻松。

    可自己不要和别人抢去是两个概念!

    况且蠢妹妹一去学院七年,竟是只言片语也没有,怎么对他都没关系,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怎么做。

    可是蠢妹妹还那么小,只是个孩子!

    七年不管不问,这,还是父亲么?

    苏玹冷声道,“三个世家少主都来了,主家家主也来了,你不该缺席!”

    苏钰笑容灿烂了几分,只是笑容未曾深入眼底,顺从道,“父亲说的是,儿子这就去敬酒赔罪道歉!”

    苏玹微微皱了眉,没再多言,率先抬步走回大堂,苏钰笑了笑,规规矩矩跟在他身后,眼底却是一片疏离。

    父子,已然离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