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自尽殉主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178章 自尽殉主 文 / 栗子糕

    苏钰昂首望着那新做的匾额,再不如往日那染了浓重肃杀之气的气势,不免涌起了三分叹息。

    苏锦微微一笑,踮起脚尖,努力让自己的身高接近苏钰,而后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全身重量靠在他身上,笑道,“哥哥,晚上让容叔送几只八灵锦绣鸡,再添两个小菜,妹妹陪哥哥小酌一杯怎么样?”

    苏钰忍不住笑出声,大手揉了揉苏锦的头发,将发髻打乱,道,“嘴馋了直接说,哥自认从不曾亏待于你!”

    苏锦眸光亮了亮,眉开眼笑道,“哥,我嘴馋,想吃肉!”

    “好,晚上让容叔送来…”苏钰宠溺的笑了笑,一句话没说完,眼角瞥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不由得收敛了笑意,静静等待那人走来。

    而苏锦,顺着苏钰的视线看去,也看到了那熟悉之人一步步靠近,冷清眉目微挑。

    来人正是苏韵云!

    “大哥,大姐姐,宫里早些时候送来消息说哥哥姐姐今日归来,父亲已让人备下酒菜,二哥也在一旁作陪,就等哥哥姐姐入席。”美人如画,一颦一笑优美动人,莲步轻移款款而来,苏韵云眉眼俱是温柔,声音清脆动听。

    “你在这里干什么?”苏钰皱了眉,再美的人在他眼中都一样,只是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是迎接?

    当日和百里世家彻底结怨起,他就不认为还能和苏韵云兄妹和平相处!

    但此刻笑得如此真切可人是几个意思?

    苏韵云宝石一样的眼睛闪过一分受伤,咬着唇瓣,小手揪着袖口,支支吾吾,一脸局促和不安。

    美人不管做什么动作都十分的优美,哪怕是苏钰这个不喜欢苏韵云的人都忍不住卸了三分厌恶。

    苏钰叹了一口气,放轻了声调,道,“我们在宫里已经进食,你快回去吧,告诉父亲一声,我兄妹二人回去梳洗一番再去向他问安。”

    他可不想见到百里氏那个女人,而且他的确吃饱了,迫切的想要睡个好觉。

    苏韵云猛然抬起小脸,泪珠子随着这一动作滚落,长长睫毛沾染点点水珠,异常耀眼,哽咽道,“母亲…我母亲死了?”

    苏钰和苏锦两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同时怔愣住,随即面带诧异的对视一眼,很容易从彼此眼中看出不可思议。

    苏锦疑惑道,“那个女人…她怎么死了?”

    明明入宫前还好好的,以百里世家对百里氏的重视,不可能惩处了她才是,而外人更不可能闯进百里世家杀了她,难不成死于意外?

    那么,这个擅毒的女人真的就怎么就死了?

    “是…是容叔…”苏韵云似乎想到悲伤之事,眉间陇上一层悲痛,竟是泪如雨下。

    “容叔?”苏锦心口一跳,总觉得他们不在的一个月发生了什么难以控制的事。

    “还是我来说吧。”

    一道略带恨意的声音插了进来,紧接着,一身素白长袍的苏韵潇从角落走了出来,眸光较往日阴沉了三分。

    走到苏钰面前站定,定定看着苏钰,眼底充满仇恨!

    两个年岁相当的少年相对而站,一个面色平静,隐藏丝丝不解,一个面色阴狠,压抑浓浓仇恨!

    “我母亲被你养的一条好狗给咬死了!”少年仿佛一夜之间变得阴鸷,原本清亮双瞳带了三分凶戾,就这么直勾勾盯着人看,仿佛一条匍匐在草丛里伺机而动的毒蛇!

    “你说容叔杀了你母亲?”苏钰还是很难相信,自动屏蔽苏韵潇那难听的词句,不确定的确认。

    “是,那个下人为主报仇,我母亲罪有应得!”苏韵潇稍稍敛了三分恨意,眸光转向苏锦,眸光闪动。

    至今,他还不可思议自己这个从不放在眼里的大妹妹一飞冲天!

    甚至…毁了他的丹田!

    纵然,此刻的他在外家的帮助之下恢复了丹田,也恢复了修为,那段生不如死的绝望时段恍如隔世,却刻入骨髓。

    外祖父请来的高人如此对他说,“二公子,其实你丹田并没有毁去,而是被人下了阵法,这个阵法十分奇妙,给人一种丹田被毁、修为散尽的假象,史书上有记载,数万年前,曾有大家子弟以此来磨砺心境!”

    毕竟没有多少人能从天才堕落成废物之中站起来,而那些能够打破这层境地之人,往往成为人上人,一生前途无量!

    据说,皇家学院院长的师兄夏大人就曾经历这样的磨砺,也在看破这天翻地覆的改变之后探得属于自己的路,终于在一百年后成神级!

    这个大妹妹深藏不露得可怕!

    “咦?小锦留下的痕迹?真是太粗心了…”找夏大人解阵时,苏韵潇明显听到夏大人不算大声的自言自语,原本不相信褪去了九成九。

    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从夏大人惗熟的口气不难听出苏锦与夏大人关系匪浅,兴许,这该死的阵法便是夏大人教于苏锦的!

    明明一个不上课堂的后进生,却识得外祖父口中唯一的神级修武师,得到夏大人的倾力教导,全心相助。

    不可思议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惊骇!

    苏锦兄妹很快明白容叔为了生母罗氏而出手杀了百里氏。

    毕竟罗氏死在百里氏手中剧毒!

    只是,杀了一个大世家之女,容叔还好么?

    两人不约而同想到宠爱妹妹的百里家主,以这个人睚眦必较的性子,容叔不可能全身而退!

    “怎么?在担心那个死奴才?”苏韵潇冷冷一笑,浓墨长眉添了三分讽刺,道,“没想到,堂堂将军府当家主母,竟是比不得一个欺主的奴才!”

    “容叔自尽殉主了。”苏韵云面带背上,睫毛粘着水珠,声音哽咽。

    苏韵潇别开视线,缓缓闭上眼睛,遮去眼底的情绪,双手负在身后,抿着唇瓣,年轻的脸庞硬是加了丝丝老成。

    苏钰皱着眉,心里担忧得不行,“容叔殉主了?”

    “是,大哥,你和大姐姐进宫之后不久,罗…罗舅舅和容叔带着人闯入百里世家,不分黑白对错,看到人就动手斩杀。后来,容叔找到了母亲,残忍的将之杀害,然后仰天狂笑,自爆灵气而亡。”苏韵云绝美的脸蛋点点泪花,梨花带雨,好不娇美。

    心中却满是仇恨,那一夜血淋淋的一幕至今不忘,梦中时时牵绊,如影随形。

    顿了顿继续道,“容叔说母亲杀了罗夫人,这件事事实如何我们无从得知,毕竟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年,根本找不到蛛丝马迹,但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容叔殉主,罗舅舅还在,当日他也是主谋之一,若不是他带人拦住舅舅,母亲就不会死!”

    深吸了一口气,苏韵云脸色难掩痛苦,道,“此仇必报,哪怕罗舅舅是大哥和大姐姐的亲舅舅。只是,我们终究是血脉相连的兄弟姐妹,云儿恳求大哥和大姐姐,袖手旁观此事,到时候不管是云儿和哥哥杀了罗舅舅为母亲报仇,还是被罗舅舅杀了去陪伴母亲,都听天由命。”

    苏锦冷哼一声,道,“你这姑娘没睡醒是么?凭什么我和哥哥要袖手旁观?死了一个母亲而已,你还有亲舅舅亲外公,亲外祖母,而我和哥哥只有一个小舅舅!”

    是的,在苏锦眼中,苏玹早被她排除在亲人之外,而罗帆则上升为第二个亲人!

    只是容叔殉主…

    苏锦表示不理解,明明可以好好活着不是么,打不过人家完全可以告诉哥哥或者她,毕竟罗氏是他们的母亲,杀身之仇自然要由子女来报,而非忠心护主的下人!

    “那就拭目以待,看看最后鹿死谁手!”苏韵潇蓦然睁眼,眸光阴冷的凝视苏钰!

    而苏韵云则面色惨白,一脸深受打击,仿佛被雨摧残过的娇花,一种赢弱美好浮现,不堕第一美人之称!

    苏钰抿着唇,始终没从容叔殉主的打击中回过神。

    其实,早在入宫之前、苏家主宅那夜,容叔特意命人送来无数账册与发号令牌,交代那些人可以放心用、那些人需要警惕,他就隐隐感觉不对,只是容叔推脱想出帝都磨砺一番好寻找到突破的切入口,苏钰便没有多想,还特意叮嘱容叔小心一些,赠送不少防身宝物。

    只是,没想到那就是最后一面!

    自尽殉主!

    多么沉重的字眼!

    苏钰心里动容,更多却是叹息,活人永远比死人重要,而容叔是母亲留给他和妹妹唯一的亲近之人,但是现在、从今以后,这个亲近之人已然抛下了他们!

    其实苏钰不知道容叔心中的执念,罗家培养出来的下人永远以主人为尊,主死仆从,从来没有独活的例子,哪怕主人是自然生老病死。而容叔的心早在罗氏死去的那一瞬间跟着死去了,之所以死死撑着,还是碍于罗氏死前拉下身份的恳求!

    幼女太小,苏钰尚且无法自保,旁边还有百里氏这个虎视眈眈的敌人,没人看护,这兄妹十之八九会不小心得了什么急症悄然死去!

    苏钰自然也不会知道,十几年里,容叔悄然无声为他们兄妹做了多少事,挡去多少明里暗里的杀机,用他宽阔的肩膀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这些,随着容叔的殉主,一起成为永恒的秘密,深埋黄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