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美人画皮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181章 美人画皮 文 / 栗子糕

    “这一个月里发生了什么?”

    为何容叔会杀了百里氏再自尽殉主?为何小舅舅魔气攻了心时日无多?为何苏韵云性子天翻地覆?

    苏锦百思不得其解,十分想知道当中的内幕真相。

    星灵百汇幽幽一叹,推了推桌上的酒杯,“喝了,听我慢慢道来。”

    苏锦视线一凝,聚起酒杯昂首一口闷掉,抬袖擦了擦嘴,道,“可以说了,说快点!”

    “呵…”星灵百汇被苏锦孩子气的动作逗乐了,忍不住笑出了声,无奈摇了摇头,道,“事情得从百里世家莫名其妙惨死无数子弟说起……”

    ――――――

    “你们都下去!”

    粉刷一新的房间之中,苏韵云和苏韵潇一前一后踏入,走在后面的苏韵潇冷声赶走了候在屋里伺候的下人。

    “哼,母亲尸骨未寒,你就着急巴结苏锦兄妹,当真是最得母亲疼爱的女儿啊!”苏韵潇面带嘲讽,口气十分恶劣,看着苏韵云莲步轻轻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拿了梳子轻轻打理发丝。

    苏韵云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眸光闪过一丝抽疼,口中却冷淡道,“母亲逝去,我能如何?你该知道,现在苏锦兄妹一只手就能捏死我们,这时候给他们摆脸色,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养精蓄锐、伺机而动才是上策!

    “呵?有父亲在,他们兄妹就不敢对我们动手,更何况,杀母之仇就这么算了么?苏韵云,枉费母亲往日最为宠爱你,你对得起母亲么?”苏韵潇布满青紫的脸上带了怒容,双拳捏紧,咬牙切齿的看着苏韵云。

    “父亲?”苏韵云冷笑,美眸带着讽刺与悲哀。

    不久前这个‘父亲’满面沧桑躲在角落,远远偷看苏锦兄妹,后悔‘丢掉’了苏锦兄妹,这样的‘父亲’靠得住?

    要知道,以前的父亲可是极为宠爱她和哥哥的,而现在,母亲亡故,父亲不闻不问,连母亲最后一面也不曾见过,冷酷得可怕!

    而现在,苏锦兄妹一跃成为绝世天才,他们的这位父亲再没有往日那般厌恶苏锦,反而经常站在苏锦小院门前发呆,一呆便是一天!

    甚至为了苏锦,精心装扮那所院子,昂贵的摆件家具不要钱的往里送!

    只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当日不顾苏锦幼儿之躯,狠心以家法惩处之时就该知道,父女情分渐渐淡漠!

    苏韵云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如此冷情冷心的男人可以成为一国将军?爱民之心何在?他只在乎他的地位、权势,只在乎圣上的想法!

    为什么如此狠心果决的男人会是她的父亲?娘亲身亡之****在哪里?娘亲下葬之时他又在哪里?她恐慌害怕时,这个父亲在哪里?在皇宫里商谈将军府重建之事!

    “他算什么父亲?他心里只有自己,只有他的权势地位,我们算什么东西?”苏韵云讥讽道,言语之间满是愤怒与怨恨。

    苏韵潇脸色一沉,显然也想到母亲从死亡到下葬全程不曾出现过的苏玹。

    “娘亲的仇我会亲手了结!”苏韵云注视着铜镜之中那张绝美的脸庞,纤长手指轻轻抚摸脸庞,愤怒之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动人心魄的笑容,嘴角带着勾起浅浅弧度,美眸婉转流连,绝色倾城。

    眼底深处却是异常冰冷!

    “你想做什么?”苏韵潇渐渐冷静,终于发觉苏韵云的怪异,似乎从母亲身亡那天起,苏韵云就经常对着镜子笑得惊艳绝色,但他总能觉察几分违和。

    “做什么?”苏韵云笑得极为温柔,令人忍不住软了骨头,“哥哥不必过问,我自有分寸!”

    美眸徒然一厉,杀气如刀!

    苏韵潇皱了眉,看着不对劲儿的苏韵云满心疲惫,揉了揉眉心,一不小心碰到伤口,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道,“你自己当心…”

    叹息了一声,苏韵潇收敛心中担忧与不安,走到苏韵云身旁,有些浮肿的手掌放在苏韵云肩膀上,道,“父亲…就算了,母亲的仇该由我这个哥哥来,妹妹专心到圣灵学院去学习便是…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哥哥不希望你出事,明白么?”

    “哥哥…”苏韵云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声音微微颤抖,脑袋往苏韵潇掌中蹭去。

    这是兄妹俩第一次那么亲近,也是苏韵潇第一次说这么煽情的话,以往的苏韵潇全身心只有修炼,只有超越苏钰!

    百里氏死后,兄妹俩一夜长大,虽然多少有些极端的想法,但彼此当成唯一的亲人,感情自然亲近三分。

    “我是哥哥,你明白么?以后我会照顾你,别怕,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苏钰兄妹…”苏韵潇皱了皱眉,布满伤痕的脸微微扭曲,三分残忍跃然之上,“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百里氏心中只有苏韵潇兄妹,全身心的宠爱他们,也是他们的依靠,乍然间靠山倾塌,无依无靠,迷茫不安过后便是振作起来,为母复仇!

    哪怕百里氏在他人心中是无恶不作的毒妇,在苏韵云兄妹心中却只是个疼爱儿女、恨不得将天底下最好的东西捧到儿女面前的平凡母亲。

    苏韵云恢复平静,眸光温暖,笑了笑,道,“哥哥只要对付苏钰就行了,苏锦交给我。”

    苏韵潇有些僵硬的学着苏钰揉苏锦脑袋的亲昵动作摸了摸苏韵云的头发,动作轻柔又带着小心翼翼,道,“可以,不过你想做什么要跟我说,好么?”

    苏韵云笑了,容颜如花绽放,眼底暖流涌动,“嗯,我知道了,哥哥!”

    从此以后他们兄妹相依为命!

    只是…

    苏韵云垂眸,长睫毛在灯光下拉出一道剪影,遮挡了眼底的沉痛,抬起白玉一样的手轻轻碰了碰脸颊。

    “我走了,你内伤还未痊愈,自己小心。”苏韵潇感觉不到苏韵云隐藏心底的痛苦,却清楚感觉到她此时悲伤环绕,“有什么事跟我说,我解决不了,再去…请百里少主…”

    “嗯。”苏韵云点了点头,再抬起头来,那抹悲伤情绪已然烟消云散。

    送走苏韵潇,苏韵云回到梳妆台前坐下,纤长手指在脸上流连,轻轻按压,很快,那张绝色倾城的脸庞竟是浮出一层薄如蝉翼的膜!

    用力揭下那层薄膜,一张布满纵横伤痕的脸庞狰狞恐怖!

    ――“与魔鬼交易,还你如花美颜,许我顺服一生。”

    ――“我同意。”

    “苏锦…苏锦…我要你不得好死!”苏韵云对着镜中那张找不到完好无损的脸蛋笑得温柔如水,伤疤密密麻麻爬了一脸,丑陋扭曲得仿若恶鬼临世,口中喃喃自语,说的话却狠戾残忍。

    白玉手指攥紧那片薄薄皮膜,青筋隐隐跳动,隐忍丝丝怨毒怒气!

    当日容叔不止残杀了百里氏,更是毁去苏韵云一张娇美绝色的容貌,甚至使用了特殊药水,使得丑陋伤疤永世不消。

    “二小姐,当年你骗我家小姐魔涯森林有香芯草一事我一直记在心里,谁也没有告诉,就是少爷,也特意瞒了些许消息,以免为了给小姐出气而耽误修行。”

    “但这个仇我记着,虽然这件事让小姐脱胎换骨,可也让小姐变得冷漠残忍,半点没有大家闺秀该有的气度,我家夫人在世时并不希望小姐修行,这才封了她的经脉,只让她可以修炼,不至于沦为寿命短暂的普通人,也能平安活下去!”

    “是你打破了这个封印,那么你就要付出代价!”

    苏韵云永远不会忘记容叔一边凶狠的往她脸上动刀子,一边喃喃自语,声音平淡不起波澜。

    那特殊药水往脸上抹,火辣辣的疼痛,却因为修为不够被压得死死的,无法撼动半分。

    “既然你嘲笑小姐容貌丑陋,那么你就享受一下丑陋容貌带来的伤害吧。”

    记忆回笼,苏韵云捂着心口,容叔那张冷漠脸仿佛就在眼前,一刀一刀划破娇美容颜,一句一句述说过往旧事。

    心口不由得发颤,冷汗沁出皮肤,血液仿若冻僵凝固,竟是呼吸困难!

    片刻后,苏韵云露出笑容,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抚平手心捏皱的假皮,对着镜子敷回面上,小心翼翼粘合细弱缝隙,那张完美倾城容貌再现。

    仔细一看,竟是看不到半分造假!

    “表哥也回来了…明天能看到表哥…表哥一定不会嫌弃我…表哥…表哥…”轻声低喃,苏韵云笑容甜美动人,白皙手掌撑着下巴,微微歪着脑袋,俏皮之色尽显,美眸盈盈如水,纯净剔透。

    一边想着百里馥翔,一边面带羞涩,少女怀春一览无余。

    兀自自言自语的苏韵云并不知道,一墙之隔的窗外,苏韵潇后背贴着墙面,双手无力垂在身侧,双眼看向黑沉沉的天空,眼神忽闪,斑驳树杈暗影打在青紫一片的脸上,看不清楚神色。

    窗内言语一句不落收入眼中,苏韵潇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抓在手心揉捏一般,疼得无法呼吸,一种名为心疼的陌生情绪于心尖蔓延。

    良久,一声叹息于夜色中散开,眨眼被风吹走,了无痕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