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罗氏忌日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185章 罗氏忌日 文 / 栗子糕

    这边两人客气交谈,隐带三分火气。

    另一边,苏锦等人已经来到大堂。

    苏玹一人端坐高位之上,手中端着一盏清茶,小口抿着。

    四下没有一个人陪伴,就这么孤身一人等着苏锦等人的到来。

    当苏锦等人映入眼帘时,苏玹常年冷漠的目光徒然晃了一下,手中茶盏盖子与茶杯磕碰发出清脆的声音。

    “父亲。”苏钰拱手行了一个礼,道,“少主同星灵公子前来府中做客,因此没有前来看您。”

    苏玹眸光微闪,手中茶杯搁在桌上。

    “某不请自来,还请苏将军莫要怪罪!”星灵百汇微微一笑,随意的拱了拱手,眼中没有半点‘不请自来’的尴尬,十分自来熟的打招呼问好。

    苏铭也道,“是小侄失礼了,十二叔。”

    跟在苏钰身旁的苏锦象征性的福了福身,然后便站在一旁,低着脑袋,眼睛注视着地面发呆。

    苏玹看了几个站在他面前的天才少年,眸光飞快闪过一丝疲惫,转瞬即逝,冷漠道,“两位公子客气,将军府随时欢迎你们到来。”

    视线落在苏钰脸上,道,“为何耽误如此之久?”

    从苏韵潇踏入那座院子,道几人离开院子前来大堂,足足过去了一个多时辰,的确是耽误了很久。

    “父亲,儿子知错,同两位公子分享经验,倒是忘了时辰。”苏钰没有过多的解释,也没说明苏韵潇才刚说明他们就立刻过来,径直将责任揽下,果断认错。

    苏玹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想要说什么,却想到此处还有两个外人,便止了说下去的念头,转而问你龙脉山谷之事。

    苏钰有问必答,却不会述说过多,这谈话竟是苍白无力。

    星灵百汇和苏铭兀自找了凳子坐下,听着父子俩僵硬的交谈,而苏锦干脆闭着眼睛,用修炼来打发时间。

    没多久,苏玹自觉话说不下去了,便让人送来饭菜,一行人沉默是金的用完一顿晚饭。

    “两位是回府还是在府中安置?”苏玹抬手招来管家,分心询问星灵百汇的苏铭。

    此时,天色已然发黑,半月挂在半空,星辰闪闪发光。

    “感谢苏将军热情款待,本公子还是回百里世家住好了,告辞。”星灵百汇伸了伸蓝药,啪的一声打开折扇,风流自成,嘴角带着痞笑说道。

    苏铭也道,“小侄自当回府。”

    苏玹赶人的意思太过明显,纵然想要再呆一会儿,也因为如此而不得不离开。

    “如此…”苏玹点点头,转头看向管家,道,“管家,你且送送两位公子。”

    管家恭敬点头,应道,“是,将军。”

    看了看仿若隔了千山万水的父子三人,暗暗摇了摇头,伸手一划,示意星灵百汇两人走在前头。

    送走了两人,苏玹终于说出了此次找兄妹两人前来的目的——

    “不久之后就是你们母亲的忌日,想必你们兄妹都打算离开铃音帝国,前往圣灵学院参加招生测试,这一去便不知何时归来,不如趁此机会前去祭拜一番。”苏玹极少说这么多的话,口气有些僵硬别扭,冷漠的眸光因为谈及罗氏而微微缓和,陇上点点温度。

    这样的苏玹在苏钰认知之中是陌生的,总觉得此时的苏玹被孤寂落寞包围。

    说道罗氏之事,苏锦不再当雕像,终于抬起头,正视苏玹的眼神。

    只见苏玹在兄妹俩的注视之下,一只手负在身后,一手大拇指碾着血红色扳指,眸光温度散去,染上丝丝寒光。

    “娘亲忌日是什么时候?”苏锦问道。

    来圣灵大陆七八年,根本不知道忌日这种日子,身边也没有人提醒,自然想不到忌日这一天要前去祭拜。

    苏钰轻轻揉了揉苏锦的头发,轻声道,“就在三天之后。”

    转眼都过了这么多年,放在心里怀念的人早已变得模糊,每每想起,再没有当时一提及便撕心裂肺的抽疼,果然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解药。

    苏钰叹了一口气,忍不住道,“父亲,其实二弟和二妹更需要你。”

    百里氏死去之后,或者说将军府化成废墟之后,苏玹便不再搭理百里氏母子三人,哪怕不久之后百里氏身陨,潦草的葬礼之上,这位帝国将军始终没有露面。

    为此,将军府和百里世家关系破裂。

    为此,苏玹和苏韵潇兄妹相对漠然。

    苏玹,真正的孤家寡人,此时完全可以说众叛亲离!

    苏玹猛然转身,宽大后背对着苏锦兄妹,声音几乎冻结成冰,“本将军之事不需要你来过问!”

    苏钰愣了愣,自嘲一笑,竟然会觉得父亲落寞?真是可笑至极!

    道,“您说得对,我没资格过问。”

    原本以为,父子亲人之间就该相亲相爱,哪怕之间的摩擦纠葛不少,至少表面的和谐需要保持,为此,苏钰自认为一退再退,使得唯一的妹妹中了算计孤身潜入魔涯森林差点死去,放下母仇接受苏韵潇兄妹!

    只是,不过短短几年,父不父,子不子,这种世间最残忍、最不愿意接受的血亲关系还是发生了。

    “母亲忌日我们会去,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和哥哥就先离开了。”苏锦伸手握住苏钰冰冷的手掌,皱着眉头冷声说道。

    苏玹头也不回,一声低不可闻的‘嗯’仿若叹息。

    苏锦拉了有些失落的苏钰大不离开。

    直到身后听不到声音,苏玹才转过身来,冰冷的目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言的苦涩笑意——

    “妙儿,你的孩子真像你…”

    ——

    “姐姐忌日?我倒是给忘了。”此时的房间只有罗帆一个,苏韵潇早已离去,罗帆口气充满诧异,之中还带了三分懊恼。

    那么多年顾着报仇雪恨,并没有想到祭拜之事,就连罗家满门,也只是草草收尸,化成骨灰,找了个风景秀丽的广地埋了起来,只有在快被仇恨淹没了神志之时才会前去看一眼,坚定了复仇之路。

    随即拿出一个古铜色瓷坛子,道,“只是容叔的骨灰,你们带着容叔一起去,将他葬在姐姐身边,也算全了一场主仆之情。”

    苏家有自己的埋骨之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去的。

    免得打扰祖宗仙人安眠。

    罗氏是苏家嫡系夫人,死后自然葬入苏锦祖坟,享受苏家香火供奉。

    但这个地方是罗帆去不了的地方,因为那是苏家祖坟,守卫森严,不会欢迎外人进入,哪怕这个外人是罗氏唯一存在的亲人!

    苏钰接过坛子,将之小心翼翼收进空间。

    “小舅舅想不想进去看看娘亲?”苏锦没错过罗帆隐在黑纱内的脸上的遗憾沉痛,不由得开口说道。

    “哦?锦儿可是有办法?”罗帆微微一笑,莫名的感觉到苏锦有办法让他看看姐姐的长眠之地,而苏钰也转头看她,带了三分狐疑。

    要知道,苏家这个古老世家十分注重规矩,先人沉睡之地神圣不可侵犯,严防死守,加之高深莫测的阵法,那片土地,可不是随随便便闯得过去的!

    苏锦眨了眨眼睛,不带任何情绪,却让人感觉到丝丝狡黠,笑道,“哥哥还记得慕容家的隐形阵法么?”

    当年在魔涯小镇,苏锦拓下这个阵法,用了一段时间仔细琢磨钻研,然后自学成功,并且给苏钰的储物戒指布下,使得苏钰在苏家暗室七年留有一分家底。

    苏钰自然不会忘记,也因为妹妹这份天赋,他才觉得妹妹不容错过圣灵学院的招生,要知道,整个大陆之中最好的阵法大师就在那所学府内!

    笑道,“至死不忘。”

    罗帆又茫然,看看苏锦,又看看苏钰,显然不明白兄妹俩打什么哑谜。

    见状,苏钰解释道,“小舅舅,当日妹妹布下阵法拦截百里世家诸位长老之事,你就该知道妹妹是个阵法师,且等级不低。早在八年前,妹妹就从魔涯小镇那个慕容世家的拍卖行中拓印慕容世家特有的隐形阵法。”

    罗帆恍然,看向苏锦的目光带了几分惊奇,和容叔的第一反应一样——贪多嚼不烂,修行一道本就逆水行舟,再分心兼顾其他,不会翻船么?

    可苏锦没有翻船,还脚踩两条船,平稳、顺畅,甚至超出同龄人许多,完全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修炼领悟能力!

    果然天赋很重要!

    苏锦微微抬起下巴,毫不掩饰她的得意,道,“不就是阵法么,没什么难度!”

    苏锦绝对不会承认练习阵法时,也曾被激发的阵法搞得狼狈不堪!

    那得瑟的小模样,看的苏钰和罗帆齐齐一笑,沉浸在罗氏死亡的悲痛气氛一扫而空!

    “妹妹,你是说可以让小舅舅隐形么?”笑过之后,苏钰便说到罗帆进入祖坟之事。

    苏锦点点头,道,“正是如此,以前我就在想,阵法可以刻在阵法盘上,应该也能刻在其他地方,比如武器,比如人,只要有灵气供应!”

    苏钰和罗帆收敛笑意,眸光带了几分认真。

    苏锦继续道,“所以我尝试了很多,武器、衣裳、灵兽、乃至人体,我都一一试验过,但武器冷硬,灵气无法停留太久,衣裳是死物,承受不住阵法的晦涩力量,而灵兽,阵法的存在只会让它们焦躁不安,时刻处于危险之中,至于人体…”

    苏锦顿了顿,目光充满严谨,道,“人体本身就是储藏灵气的载体,完全可以承受阵法,需要的时候激发便可!”

    如此,只要在罗帆身上刻下隐藏阵法,然后驱动灵气激发隐藏阵,再小心注意收敛调整气息,不久可以顺利进入苏家祖坟了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