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玄幽战衣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26章 玄幽战衣 文 / 栗子糕

    ——老头子活了那么多年…有泪咽下去,有苦不能说…熬了几万年,到头来还被一个死丫头收为契约兽,寻金鼠尊贵血脉、高贵地位都在老头子手中砸碎了…老头子无颜面见族内长辈…

    老鼠几乎泣不成声。

    泪珠竟是湿透了毛茸茸的脸,纠结成一块块的。

    苏锦同样泪流满面,苏锦抬手擦去脸上的眼泪,明明不想哭的,也不觉得过去的事值得****夜夜去怀念、悲伤,却没想到最后哭成了狗。

    原以为那段腥风血雨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只会待在角落里蒙尘,偶尔拿起来清扫怀念,仅此而已。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这段封存在角落的记忆会重新苏醒,占据脑海,挥之不散!

    那边,百里倾彦双眼不时迸发着黑色灵气,黑色灵气光束追着那黑袍,狠狠击打在那黑袍之上,每一下,那黑袍便黯淡了三分光泽,同时,呜呜埙鸣更加悲戚,感染人的情绪,唤醒心中最痛苦的回忆。

    一时间,摘星塔塔上塔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哭声一片,磅礴悲伤之气不再只是从陶埙上流淌而出,也从所有哭泣的人身上蔓延!

    “那黑袍到底是什么东西?龙脉可以修出灵智与人形,是否说明,这件黑袍也可以?那么这件黑袍是灵器么?”苏锦擦着不停歇的眼泪,顺便戳了戳悲伤难以抑制的老鼠。

    ――世间万物皆有灵,只有找对方向,死物也能修成正果!

    ――咦?不对,老头子怎么会把这些埋藏心里的话说出来?老头子怎么会哭?

    皮毛上的触感让老鼠回过神来,湿漉漉的纯金眼瞳,鼠脸湿嗒嗒一片,仿佛脑袋泡进水里一般。

    老鼠怔愣,几万年得过且过,不知道开心快乐,也不知道悲伤难过,哪怕身处险境,几次逃生,他不会因为面对危险而心生惧怕,更不会因为顺利逃生而心生喜悦。

    哪怕他的脸上装作很高兴或者很害怕的样子,心中其实早已心如止水,再无任何事能在他的心湖里掀起波澜。

    而现在,它哭了,压抑在心中的不甘与委屈全部发泄出来,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多年经历这么些事,所有在心上留下创伤之事都在脑中书写下顽固的记忆,任凭时光流逝,岁月穿梭,每每想起都十分清楚。

    擦了擦双眼,老鼠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原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苏锦再次戳了戳老鼠,满脸泪水地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影响人的情绪至此,要怎样才能打破这个影响?毁了它么?”

    老鼠看了看苏锦,再次叹了一口气,带了三分无奈与认命。

    好吧,谁让这个效果小丫头是他的主子,除了认命还能如何?何况,这丫头看着冷漠如冰,不爱搭理人,真正相处时,便会发现这个丫头其实很简单。

    待人随和自然大方,只要不惹她,她便会对你和颜悦色,但若是惹她…被揍算是小惩罚!

    而且这丫头体内住着上无,一辈子虽然要迎接大量的狂风暴雨,但有上无在,任何事都能小小唯一。

    想通了被且契约成灵兽之事,老鼠看苏锦的眼瞳之中再没有之前的嫌弃与不甘。

    ――这是玄幽战衣,传说是上代魔主的随身宝物,可以自由隐藏身形、隐藏实力、乃至变化体貌特征的一件宝物。三界之中只有这么一件,传说出自魔主之手,融合了三界中多重珍贵的宝物,加上魔气、灵气、鬼气以及神力和精神之力,三界之中几乎所有的力量都融合其中,完美的避开等级差异与力量差异。

    ――使得所拥有者,可以纵横驰骋三界之中,称霸一方天地!

    可以说,魔主每一件宝物都能够引起大势力一番动荡!

    苏锦眸光微闪,下意识伸手摸了摸丹田。

    这里不仅住在上无,还住着上代魔主的武器‘吞天’,以及神界重宝封魔塔。

    只是…

    魔主的武器啊…

    【片面之言。】

    丹田之中的上无自然将老鼠所言收入耳中,立刻就出声反驳。

    而老鼠,在感觉到上无的气息时,第一时间炸了毛,如同见了猫一样,一头钻进苏锦袖兜之中,半点不敢发出声响。

    【果然是鼠辈。】

    冷漠的声音明显带着嘲讽之意。

    老鼠连头都不敢冒一下,更不用说同上无动怒!

    “上无知道这东西?”苏锦抬眼看向那黑袍,眼底倒影着冲天黑气,埙鸣阵阵悲伤。

    【此为玄幽蔽日战衣,的确是上代魔主手中之物,同时也是魔主亲手打造而出。除了那只耗子所言,玄幽蔽日战衣还是一套完整的战斗铠甲,只有找对方法,玄幽蔽日战衣才会显现出它的本来模样,否则,它只是一块没用的布。】

    上无冷冷说道。

    上无口中‘没用的布’,最基本还能遮掩修为,改变气势。

    苏锦点点头,脑中那个‘上无就是上一代魔主’的猜测浓了三分,只是没什么?一个终日惹是生非,一个整日沉默寡言,这两个人真的会是同一个?

    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想了想,苏锦道,“你想让我收服那什么玄幽战衣?”

    【不错。】

    上无毫不犹豫的肯定。

    果然!

    苏锦脸上带了几分果然如此,同时也肯定了上无就是上代魔主!

    而让她收服这玄幽蔽日战衣,不过是替他收服罢了,毕竟,上无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从她丹田离开,就连龙脉山谷也是匆匆来去。

    那么,是否可以猜测,上无在忌惮什么,以至于必须呆在她的丹田里不能出来?

    苏锦脑中飞速转动,口中却道,“好。”

    那边,百里倾彦同玄幽蔽日战衣好一番缠斗。

    那战衣已然伤痕累累,完全看不出之前深沉幽暗的色泽,多处小口子纵横左右,发出的埙鸣也断断续续,凄婉悠长,深远幽沉。

    而百里倾彦,瘦弱身躯微微打颤,兜帽之下精致下巴染红了鲜血,一滴滴滴落在地!

    苏锦一把扯乱头顶的青丝,长长的头发乖顺垂落,遮挡半个脸庞,又从空间里拿出一件宽大斗篷穿上,遮盖身形容貌,周身气息一变,出入尸山血海的血腥凶悍之气徒然笼罩全身!

    身形一动,朝着那几乎两败俱伤的战场冲了过去!

    啪!

    半空之中,苏锦一身黑色斗篷,气势凶猛血腥,右手握着一条墨绿色藤鞭,与空中抽打,发出瘆人鞭声!

    同时也引起了百里倾彦和玄幽蔽日战衣的注意。

    “来者何人?为何前来抢夺在下即将到手之物?”百里倾彦声音变成沉稳男子深沉的嗓音,散发无尽阴暗与不悦,冷冷的看着苏锦。

    苏锦静默不语,抡起藤鞭,对着百里倾彦狠狠抽去!

    她想知道百里倾彦是否如表现出来的一般只有师级的实力,若能趁机揭开他隐藏的秘密就更好了。

    百里倾彦忙侧开了身躯躲开那带着凶猛气势的藤鞭,那藤鞭险险擦着手臂而过,撕裂了一大块黑袍角!

    这时,呜呜埙鸣再起,浓浓的悲伤中带着三分怨恨,三分责怪,三分委屈,剩下一分浅浅的兴奋。

    而且,这玄幽蔽日战衣竟然没有攻击苏锦,反而朝着苏锦所在方向,一步步的挪了过去!

    “可恶!”百里倾彦微恼。

    即将到嘴的肥肉,被旁边的筷子截了去,是个人都会不开心,何况这块肉是他费尽心思与力气才堪堪可以拿下来的。

    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

    简直怒不可遏!

    双眼一眯,隔着浅浅一层兜帽,两道黑色灵气自双目射了出去,径直朝着苏锦刺去!

    苏锦自然不会傻傻的站着等待被攻击,手中藤条狠狠抽打那射来的黑色灵气!

    砰!

    激烈碰撞发出恐怖威力,空气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灵气晃动不休,剧烈翻滚,磅礴灵气波四处散去!

    哗!

    自下往上看,那处高空仿佛盛开的烟火,炸开大都黑色的花,颤抖不休!

    人群哗然,顾不得去擦脸上似乎流不尽的泪水,双眼倒映着那盛开的大朵花,黑色的灵气冲击波扩散,席卷整个摘星塔!

    “这……这是什么力量?”

    “是魔气,黑色的灵气被称为魔气,魔族之人特有的力量,就像神族的白色灵气一样,都是人类无法修炼的。”

    “也就是说,那个满身冒黑气的人是魔族?可这不对啊,魔族之人怎么可能在人界自由行走不受约束?”

    “谁说一定得是魔族?我听说咱们人界之中有个存在人类和魔族之间的种群,被成为人魔族,这个种族的无人可以自由修炼魔族的魔气!”

    “我还听说魔宫之人都能够使用魔气,而且修为突飞猛进,和刚进魔宫那会完全是天壤之别!”

    塔上塔下,人们议论纷纷,心中莫名其妙涌现的悲伤也无法掩饰此时的激昂!

    “你看那黑袍!”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众人抬眼看去,却看到那不停吹奏陶埙的黑袍竟然自己飞到其中一个人面前,袍摆荡开一圈圈涟漪,紧接着那黑袍竟然化成点点光点,洒落在地,眨眼消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