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黑犬发狂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48章 黑犬发狂 文 / 栗子糕

    踏进屋子,苏锦敏锐的发现,身为大夫,全身都是药味,所住之处自然也该满满的药香,然而,清安所住的屋子竟然半点药香也没有!

    顾不得多想,苏锦急步踏进屋里,因为她闻到了可口美味的烧鸡味道,以及清安啃骨头的声音。

    走近一看,人前一表人才,端着叔叔架子,俊美出众的四叔,此时正抱着一只烧鸡吃得正香,值得注意的便是他撸得高高的袖子,一只脚光着,踩在对面一张小凳子上,白皙脸庞都是油渍,吃相甚是凶狠。

    苏锦愣了愣,反差太大,有些接受无能。

    清安闻声抬头,就看到苏锦傻愣愣站在那里看着他,确切的说,看着他,手中啃得几乎没有肉的鸡架子。

    清安也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有人会在他最没形象的时候,半个招呼都不打就突然闯了进来。

    苏锦很快回神,视线流转一圈,最终落在那盆还冒着香气的鸡汤上,舔了舔嘴角,在清安呆愣的注视下,大步上前,抱了汤锅退到一旁,拿着大大的勺子装着大大的鸡块往嘴里送。

    清安咽了咽口气,乍然回神,用鸡架子指着苏锦,一脸不满,道,“嘿,丫头,放下那鸡汤,那鸡汤可是云溪丫头给我的,你这人,不知道尊老爱幼吗?我是你四叔!更何况,就你那破身体,吃这种东西是在找死么?那层油花没有撇干净的啊!”

    苏锦无声的笑了笑,道,“谁刚刚还让我别叫他四叔来着?”同时伸出手,意思不言而喻,把脉。

    清安舔了舔嘴角的油渍,然后扔掉鸡架子,用手掌随意擦了擦脸庞,道,“我是不让你叫我四叔,但我也确实是你的四叔啊,你不能因为一个称呼忘了长幼尊卑吧?小丫头?”

    苏锦晃了晃手腕,“你姓褚,我姓苏,哪儿来的四叔啊?”

    清安轻哼了一声,油腻腻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保养得十分细腻的手指贴在苏锦手腕上,想要说出去的话语咽在喉咙里,略显三分随意的眸光徒然蹦出震惊之色,结结巴巴道,“你、我说、你吃了仙丹么?怎、怎么会这样?”

    犹不相信,来来回回试了好几次,每一次都显示苏锦已经痊愈。

    这时候,清安才注意到苏锦的脸色已经不是惨白,而是正常人该有的红润。

    当真吃了仙丹么?

    苏锦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清安你说对了,我的确吃了仙丹,所以才一会儿的功夫便恢复正常。”

    清安斜眼笑,一脸不相信,“小丫头,说谎是不对的呀,举头三尺有神明,小心受罚哦!”

    苏锦趁机吃掉大块鸡肉,小脸魇足,再喝下大口鸡汤,咂吧咂吧嘴,道,“不然清安怎么解释我突然之间痊愈?还是觉得我那伤势是装出来的?”

    清安看了看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便消去一半的鸡汤,眸光闪过几分好笑,道,“也许你真的是装的…”

    这句话说出来清安自己都不相信,口说无凭眼见为实,苏锦那常人根本活不下去的脉象,是他亲手诊断出来的,对着自己医术,清安十分自信,不可能诊错。

    所以,苏锦并没有装。

    话头一转,清安带着三分怀疑,“你真的吃了仙丹?”

    除此之外,清安找不到别的解释。

    苏锦笑了笑,掏出一个小瓷瓶扔给他,“看,仙丹,一颗足以恢复我的伤势,两颗固本还原。”

    清安忙伸手接住,只觉得苏锦在逗他。

    然而,木塞子扒开,那一颗颗圆滚滚的丹药让他视线凝固了,好看的眉头皱起,哑声道,“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苏锦吃肉的动作顿了顿,诧异的看向清安,为什么看到这些丹药,清安便哽咽了呢?

    没得到回答,清安深吸了一口气,往苏锦旁边一坐,还将她挤了挤,好让自己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坐得舒服一些。

    声音有些低沉,似乎心情不佳,“这些东西是你们那里才有的么?”

    苏锦点点头,咀嚼鸡肉,清晰道,“我们那里叫做丹药,修行之人必不可少之物,这是我在你这里,似乎没有看到。”

    百水千山村的医术还停留在最原始的阶段。

    “果然。”清安突然笑了,嘴角带了三分苦涩,带着苏锦看不明白的情绪,然后伸手从苏锦手中抢过大勺子,舀了一口鸡汤灌入口中,将哽咽的声音也咽了下去,道,“心情不好就特别想吃东西,小丫头,要尊重老人家,知不知道?”

    苏锦微恼,嫌弃的看了看那个被用过的大勺子,想到这里是这个人的地盘,好歹忍了三分,只是抱着汤锅,三两口,将剩下为数不多的鸡汤喝掉,抓着唯一的鸡腿啃着。

    清安笑了笑,一手撑着脑袋,把玩着手中的大勺子,“修行之人,那是什么?”

    苏锦瞥了他一眼,默默伸出手,掌心出现一颗纯金色的光球,轻轻浮动。

    清安骇了一下,整个人从长条椅子上站了起来,差点儿没让苏锦因为失去平衡而摔跤,瞳孔猛缩,死死的盯着那光球看,颤抖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拥有神明之力?”

    苏锦挑眉,淡定的收回光球,道,“我都说过了,我被人追杀,无意中落到百水千山村里,而且,这并不是什么神明之力,而是最普通的五行灵气,我们那里人人都能修炼,像我这样的被称为修灵师。”

    果然与世隔绝么?最普通的修炼常识都不知道,那么百水千山村究竟与外界隔绝了多少年?从开天辟地开始么?

    想了想,苏锦问道,“你们那神司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苏锦大概可以猜测,那个什么神司也是从外界无意中来的,然后发现这个村子不懂修炼,趁机装神弄鬼,以神明标榜自己,用来谋夺所需。

    一个连修炼都不知道的村子,有什么东西值得那神司惦记?

    清安也猜测到事情有些复杂,神司传承了几百上千年,突然某一天有人告诉他神司十之八九是个骗子,清安第一反映便是不相信。

    然而,想到自己无意中发现的几个不明之处,心中某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开始动摇。

    正当他想开口说些什么时,褚云溪一脸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开口就道,“四叔,小妹不见了,你能不能让人帮我找一找?”

    身为百水千山医术最高明的大夫,清安在村子里的地位十分之高,说是一呼百应也不为过。

    清安立刻忘了想说的话,皱眉道,“不要急,你慢慢说,小妹怎么会不见了?小黑在哪?”

    白水千山村每一个小孩子都会受到孩子神司大人的礼物,一头二三级的灵兽,至于什么是灵兽,村民的眼中就是十分聪明的野兽!

    褚云溪家中那条黑犬,便神司大人送给小阿妹的,用于陪她长大。

    褚云溪猛摇头,眼泪顺着晃动滴落,几乎崩溃道,“我不知道,刚刚啊娘哭着跑来问我有没有看到小妹,还说小黑伤痕累累的回了家,四条腿断了两条,腹腔内脏完全拖沓在外,最奇怪的是,以往温和乖巧,突然变得凶残可怕,啊爹都被小黑咬伤了!”

    清安惊了一下,这种事在百水千山村从来不曾发生过。

    忙道,“你别怕,让小锦陪你回家,四叔现在找人去寻小妹,然后直接你家看你啊爹的伤势,云人去哪儿了?”

    褚云溪面色惶恐,带着哭腔道,“我哥被小黑袭击,重重摔在地上晕厥过去了,啊爹就是为了救我哥才会被咬伤的!”

    清安点了点头,看向苏锦,道,“云溪就拜托你了…”最后,竟是欲言又止。

    苏锦掏出一张手绢擦了擦嘴,直接道,“放心吧清安,别的事情我也许做不到,但护住他们一家子我还是可以的,不过,那条凶狠的黑犬,杀掉会不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清安嘴角一僵,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是神司所赐之物,旁人恨不得当成祖宗供起来,这死丫头竟然想着把它杀掉?

    褚云溪哭着道,“不能杀,小黑那么好,它只是生病了,治好了就行了,不要杀掉!”

    心绪混乱的褚云溪根本忘记了苏锦只是个孩子,哪来的能力杀气灵兽?

    “听到了么?不杀!”清安附和着点头,神赐之物,哪怕反主,也要好好留着,听从上面神司大人的指示。

    苏锦应下了,走到褚云溪身旁,轻轻松松搀扶她站不稳的身躯,往门口走去。

    身后的清安目送两人离开,眸光渐渐冷却了下来,攥紧手心那个白色瓷瓶。

    “十年了,终于要揭开真相了。”

    那声音,说不出是讽刺还是叹息。

    苏锦带着褚云溪来到篱笆小院,远远的便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疯狂跳窜,几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全身是血,正同那道黑色的影子纠缠不清。

    透过篱笆,隐隐可见地上横躺、抱着伤口痛苦呻吟的男人。

    石桌子旁,不久前苏锦还在这里小坐,不过半天的功夫,石桌子是那张石桌子,只是上面遍布淋淋血迹,褚云人趴在旁边人事不醒。

    “小黑快住手!”

    褚云溪吓得脸色苍白,尖叫着想要喊住疯狂撕扯人们的小黑。

    然而,似乎因为听到声音,那道黑色的影子顿了顿,竟是纵身跳过篱笆,气势凶狠的朝着苏锦两人扑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