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神司仲夜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50章 神司仲夜 文 / 栗子糕

    “我的云溪妹妹呢?”褚云人神色沉重,这样的变故说是家破人亡也不为过,心中恐惧,面上却绷得紧紧的。

    清安侧开身躯,露出被纷扬抱在怀中、昏迷不醒的褚云溪。

    “云溪丫头运气甚佳,只是吓晕过去罢了。”

    褚云人狠狠松了一口气,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额头疼得直抽,昏迷前的一幕浮现脑中,不由得瞪向罪魁祸首纷扬。

    纷扬昂起头看天,一脸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的无辜表情。

    清安道,“别愣着了,快点过来帮忙,此次死了两个,还有好几个等待救治。”

    褚云人忙点头,捂着被咬伤的手臂跟在清安身后。

    纷扬心虚的看了一眼褚云人,见他似乎不打算和他算账,心下一松,抱着怀中昏迷不醒的褚云溪走进了屋里。

    苏锦远远站在一旁,注视着清安手中伶俐飞动的银针,那神乎其技的速度,那明明不懂灵气,却在落针时自带的丝丝浅薄灵气,无一不让苏锦侧目,果然,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缺的是天才磨砺成才的艰辛过程。

    不过十九岁的清安就是一个绝对正面的例子,百水千山村算得上条件艰辛,这里大夫有,但仅有的几个都是三脚猫,会医术,却不擅长医术。

    而清安依靠一个人摸索,纵然有神司从旁引导,那也不可能天天待在身边,所以,清安如今令人惊叹的医术,完全可以说是依靠自己成才。

    察觉到苏锦的视线,清安抬头,露出温润如玉的浅笑,只是眼中带着让人不知道情绪。

    苏锦别开头,带了三分嫌弃,这小子人前人后两种人。

    没多久,两队人马一前一后而来。

    最先到达的是村长带领的村民,可能来得着急,一个个额头挂满了汗水,正不时的抬手擦拭,收入眼中的是触目惊心的血红色,村长明显吓了一跳,声音都在颤抖,“怎么样了?受伤的人都有救么?”

    只是,知情人还没开口回答,旁边突然有人嗷的一嗓子,声音极为悲伤,“我的儿?这…这怎么弄成这样了?满脸的血,这手…手呢?”

    只见一个三四十岁的妇人猛然凑近,张着双手颤抖不休,目光死死的黏在地上半靠着坐在墙根、闭眼忍受疼痛的年轻男子,两只手抬了又放,一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的模样。

    一年轻女子白着脸,扶着那大娘,眼底满是不忍,口中说出了残忍的事实,“大娘您就别嚎了,您儿子只是断了一条胳膊腿,人还好好的活着,您看看人豆秧子,腹腔都被掏空了,死得真是凄惨!”

    视线落在旁边死状凄惨的两人身上,一个被掏空了腹腔,瘆人脏腑淌了一地,一个半个脑袋被咬穿,头骨诡异扭曲凹陷,隐约可见红红白白之物。

    两人身上带着深入骨缝的伤痕,一看就是小黑锋利爪子抓出来的,以及锋利獠牙咬出来的,密密麻麻,又道道入骨三分,几乎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

    两人都死不瞑目,两只眼睛不正常的突出,染了血红,惊恐万状之色还没有散去,浑浊而恐怖。

    “什么叫只断了一条胳膊腿?断了胳膊腿,他还怎么下地干活?怎么养家糊口?可怜我那小孙子才刚刚落地啊!我那儿媳妇还在坐月子,样样离不开人手。老头子死的早,这以后可怎么办才好啊?”那大娘拍着大腿,双眼泪水狂流,仿佛预见到悲惨可怜的未来,声泪俱下,哭得好不凄惨,随即想到什么,四下找了找,从地上捡起一根布满獠牙痕迹的木棍子,杀气腾腾的冲了出去!

    那年轻女子稍稍慌神,手中扶着的妇人便脱离了去,忙出声询问道,“哎!大娘您去哪儿?”

    大娘满是愤怒得声音远远传来,“去打死那作恶的畜牲!”

    再聪明的狗,在某些人眼中依旧只是一条狗,畜牲!

    胆敢反主,就该一棒子打死!

    村长乍然惊醒,忙道,“快,快拦住她!”

    开玩笑,作为一村之长,知道的远比村民们多,这小黑可不知道一条黑犬,它还是神司大人亲手喂养出来的,等同于神司大人的所有物。

    旁人妄想不言片语便动了这所有物,惹怒了神司大人就闯大祸了!

    别忘了他们祖祖辈辈都在天寿山,依靠神司大人而活,惹怒了神司大人等同于惹怒老祖宗,老祖宗一怒,遭殃的只会是小辈孙子,最难过的还是他自己!

    况且,这灵兽可不是普通野兽,哪怕它此时被绑着扔在一旁,但到底比野兽聪明,比野兽大力,威胁不是一个普通农妇可以抵挡的。

    村民们应声拦住了那打算为子报仇的妇人,“大娘,你要为你儿子,你孙子想想啊,小黑是神司大人所赠,怎么处置还得神司大人拿主意,你轻易把它打死了,这不是在神司大人心中挂了名,待你百年归天,怎么入神座?”

    那妇人愣了愣,随即惊慌了扔了木棍,喃喃道,“你说得对,就算我可以不入神座,但我的儿子、我的孙子他们也要入神座的,我不能害了他们!”

    妇人面色纠结,终是放弃了所谓的报仇,就地一坐,捂着脸庞呜呜哭了出来,“谁能知道,只是好心帮忙护送受伤昏迷的小黑,没想到竟然遭此横祸…”

    百水千山村的人始终保留着淳朴,纵然会迁怒褚云溪一家人,但只要想到人家可爱的小妹还没有找到,再大的怨气都一一咽了下去,正如那年轻女子所言,断了手,断了腿,至少人还活着。

    这时,神司带领十几个伺从姗姗而来,视线从被金色铁链子的小黑身上扫过,凝固在铁链子一瞬,步子微微一顿,很快收敛,若无其事的直接从小黑身边走了过去。

    村长忙带着村民们上前迎接,跪在地上,恭敬道,“恭迎大人圣驾。”

    村民们齐齐大呼,“恭迎大人圣驾!”

    不起眼角落里的苏锦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偷偷抬眼看向那神司大人。

    此人面容俊美,颇为年轻,五官深刻,眉目清晰,唇角带着悲天悯人的浅笑,看着在笑,又有一种为世人悲悯的伤感,褪去繁琐庄严的装束,身着洁白长袍,身姿颀长,一头青丝仅用一根发带竖起,随着走动晃荡,仿佛自天而降圣洁光芒,笼罩全身,弥漫一种高不可攀的尊贵遥远之感。

    只见那神司大人忙伸手扶起村长,声音犹如清泉如海,“村长折煞仲夜了,莫要如此多礼,仲夜当不起村长一拜。”

    这神司,名唤仲夜。

    村长面带感动,却坚持的摇了摇头,道,“礼不可为!”

    角落里,纷扬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苏锦身边,轻声道,“这仲夜是神司之一,早上你该见到过的,一老一少之中的少,说起来这仲夜还是我们百水千山村的村民呢!”

    纷扬眉宇微扬,竟是带了三分骄傲。

    苏锦有些意外的挑眉,“你说这仲夜是你们百水千山村的人?此言当真?”

    纷扬不悦的凝视苏锦,“我像会说谎的人么?仲夜的确是百水千山村的村民,算起来,云人还得管他叫一声老叔,血缘十分之亲近,仲夜和云人的父亲是同胞兄弟,只是仲夜生得比较晚,和四叔一样,仲夜在村里的辈分也很高,只是后来成了神司,该有的只剩下恭敬,渐渐的也就忘了仲夜是百水千山出身之事。”

    苏锦问道,“那他为什么会成为神司?”

    纷扬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道,“仲夜五岁的时候就死了,被神司大人收回天寿山,五年之后陇上了神司的光芒。”具体怎样,纷扬也说不清楚。

    苏锦眨了眨眼,“五岁的时候死的?”目光看上那和村长寒暄的仲夜,一种诡异违和再次侵袭。

    死人?怎么会有磅礴生机?

    纷扬点了点头,“正是如此,据说那年,神司大人踏月而来,亲手为他渡上神光,哦,我这里说的神司大人可不是早上那位老者,而是从不在世人面前露面的神司!”

    苏锦眸光微闪,收回视线,默默的低下了头。

    就在苏锦低下头的一瞬间,那神司仲夜竟是看向了苏锦所在,那不动声色的模样,仿佛这一眼只是不经意而非特意。

    四叔清安赫然出列,拱手行了一礼,道,“大人,还请出手解救受伤的民众!”

    受伤的人十分惨烈,那伤口涂抹了许多药粉,竟是半点止血的效果都没有,清安不止一次感到无力,然,每一次无力之时,神司大人都会及时出现,解救受苦民众,清安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有浓浓的不甘。

    为什么这些所谓的神司,只是用一颗药丸子便解救了无数人,而他则需要大把力气,大把药材,大把精力!

    直到他看到了苏锦扔给他的‘仙丹’…

    仲夜温文尔雅,朝着清安遥遥一拜,道,“我此来便是为了小黑发狂之事,受伤的人自然要救,四哥莫要着急。”

    清安面带恰到好处的受宠若惊,忙道,“大人客气。”

    说完伸手一摆,示意仲夜前去救治伤员。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