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我的姑娘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52章 我的姑娘 文 / 栗子糕

    时间快如流水,眨眼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里,整个百水千山活跃了起来,不管男女老少,不分白昼黑夜,往返于村子、山峰、小溪河流之间。

    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目的。

    那便是失踪已久的小阿妹。

    就是神司,也派出了队伍帮忙寻找,重点在无人走过的山峰,以及对孩子来说危险重重的河流。

    “这都过去三天了,大山家那小姑娘想必已经……”

    “噤声,莫要多言!”

    黑夜之中,几个村民拿着自制的简陋火把,结伴出现在满是野兽的大山之中,火光倒映下的眸子,没有因为黑夜、处于野兽横行的山中而害怕。

    只是带了丝丝怨气。

    “唉!我知道这话不该说,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相信很多人心中都是这么想的,况且,这么早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不知道能怎么办?还没找到…之前,我们就不能放弃。”

    “可不能因为一个孩子,放下田里的活儿啊,还有家人要养啊,能空出三天已经是莫大的诚意了!”

    “好了,不要说了,我们自己说说就行了,你没看到大山家四口子人短短三天形销骨立么?好歹是本家人,地里的活儿…就先放放吧!”

    “唉!”

    一行人叹息,刻在骨子里的纯朴善良让他们咽下了怨气,守望相助一直是百水千山的传统,哪家有事,出动的往往是整个村子的人。

    “多亏了神司大人,否则,夜里温度这么低,野兽那么可怕,谁敢上山找人啊?”

    “我说,咱们百水千山那么多河流,大山家的小姑娘会不会掉下去了?要知道水流可是通向四面八方的,兴许出了村子也说不定?”

    拽了拽衣领,一行人缩着脖子,哈着气,各说各话,没说多久,众人便冷得不想开口,四周静寂,唯有清风拂过树叶摩擦发出的莎莎声响,凄凉之中带着几分阴冷。

    “哈哈,豆秧子,我至今还从你死而复生玄幻之中醒过来,总觉得很不真实,不过你同那些祖宗可有人气多了。”

    似乎觉得气氛太过冰冷。

    队伍中,有人忍不住来了口。

    那被叫做豆秧子的青年憨憨的笑了笑,伸手摸着肚皮,“我也感觉像做梦啊,小黑那条狗真够凶狠的,撕开了腹腔不说,还捣出内里的脏器,我还能感觉小黑那口锋利獠牙在肠子上啃咬,太他么疼了,完完全全是活活被疼死的!”

    顿了顿,口气带了丝丝崇拜,丝丝庆幸,“神司果然是神司,我都死了他还让我回来,我在我都不知道我的家人要怎么办了!”

    家中一个两岁不到的小侄儿,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母亲,还是眼睛看不见的老母亲,年纪也二十几岁了,相貌什么也不差,只是太辛苦,家中负累太重,硬是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嫁他。

    他是这个家维持下去的唯一柱子,要是倒了,老母亲和小侄子该怎么办?

    按了按肚皮,豆秧子心中更加感激神司,恨不得给人家磕上百个头,每日三柱香供着!

    “你造化大!”

    旁人竖起了大拇指,道,“你看,咱们的那么多人死去,哪一个不是成神离家的,我要你和那七郎造化大,竟是得了神司恩泽,起死回生!”

    七郎便是被咬碎了头颅的人,同样在神司手中起死回生,只不过这个七郎年纪太轻,如此大的刺激,直接伤了脑子,纵然恢复了生息,不如往日那般灵巧,迟钝得惊人。

    好在一条命捡回来了,迟钝些倒是不碍事。

    豆秧子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小黑那张血盆大口如影随行,历历在目,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心惊胆战。”

    其他人也一脸唏嘘,没亲眼见过,根本无法想象当时有多么惨烈。

    突然,冷风一声呼啸,一道黑影快如闪电从众人头顶飞了过去!

    “你们,有看到什么东西飞过去了么?”豆秧子猛然抬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立刻有人嗤笑,“什么东西?这黑灯瞎火的,鬼都嫌弃,怎么会有东西飞过?更何况,咱们百水千山可是出了很多神仙的,还怕几个鬼怪作祟么?想必是你看错了。”

    豆秧子抓了抓脑袋,憨憨的笑了,大家都没看到,就他看到,那么十之八九是他眼花了。

    黑灯瞎火,哪来的东西?

    ――――――

    不闻半丝药香的房间之中。

    苏锦盘腿而坐,双手抓着灵石,周身笼罩一层薄薄浅浅的绿色光晕,月光照在半张脸上,给她那张清冷的面容添了三分柔和。

    百水千山的空气格外清新,连带灵气十分浓郁纯净,尤其是木系灵气,简直媲美在灵池之中修炼速度。

    在这里修炼三天,木系灵源里的灵气,竟是比过往七年修炼所得,要来得快些。

    三天前,亲眼目睹仲夜起死回生之术,苏锦便知道前途漫漫,不提高修为不行。

    毕竟她现在被那些神司盯着。

    于是她开始没日没夜的闭关修行。

    砰!

    大开的窗户突然撞了一下,仿佛被是风呼啸过而撞了墙面,声响十分之大,一层薄薄的窗户纸都掉了下来,整个窗框晃了晃。

    苏锦徒然睁开眼睛,正想下地看看为何刮起妖风,却突然感觉疲惫侵袭脑门,仿佛许久不曾入睡,下一刻,整个人歪倒,竟是靠着墙壁,气息沉重,显然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这时,自苏锦眉心涌出一丝黑色,黑气旋转成型,在苏锦身边逐渐堆积出一个人形,高大挺拔,不过瞬息之间,那人形竟是盖过了苏锦,完全将之包围。

    那人全身漆黑,宽大黑色衣袍自头顶开始直至脚跟,全是墨色,就像一团浓墨,深邃得仿佛能滴出墨汁来。

    一双苍白修长的手轻轻抚上苏锦的脸庞,撩起她数日未打理有些凌乱的发丝。

    动作轻得仿佛触碰一块豆腐,生怕太过用力就将之碰碎。

    窗外再次刮起大风,窗户撞得砰砰直响。

    “主上。”

    一道声音传来,同时,大风停歇,窗户静止,一切,似乎用上了休止符。

    只见窗台之下,床榻旁边,一道黑影半跪在地上,脸庞朝下,一头墨色长发随着低头而散落额前。

    那双过分苍白的手依旧轻轻抚摸苏锦的脸庞,一下一下,犹如欣赏稀世珍宝,珍爱万分。

    良久,苏锦身边那黑袍人转过头,宽大兜帽遮住了他的脸庞,只能看到冷硬如寒冰雕刻的下颚,冷道,“作何?”

    只两个字,却让人觉得无边的黑暗,冰冷之气丝丝渗入骨缝。

    跪地那人身躯压得更低了,几乎匍匐在地上。

    然而,他却似乎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冷言冷语生出不满,眼神丝毫不敢移动半分,道,“主上,血尊命属下询问主上何时归,并告知主上,一切准备妥当,随时可以行动。”

    “让他看着办,本尊不曾开口,谁也不许再出现在她面前,明白?”

    “是!”

    “自去领罚,另,问一问血魔玩够了不曾。现在,立刻离开。”

    一股浓腥血气涌上喉间,那人却不敢吐出来,拼了命将之咽了回去,“属下该死。”

    软塌上的黑袍人直接甩袖,一股不慎浓烈、却足以将人掀翻的无形力量裹着那人飞出了窗户。

    紧接着一道重物落地之声传入室内,然后再没有任何动静。

    风不刮了,窗户安静了。

    柔柔月光洒在黑袍人身上,稍稍褪去三分冷戾。

    黑袍人静静跪坐在苏锦身边,注视了歪在强上的良久,直到那月光移了开,黑袍人终于动了。

    苍白的手穿过苏锦腋下,肩窝,轻轻抱起,放置在腿上,双手随之收拢,将苏锦牢牢困在怀中,动作轻柔又娴熟,仿佛曾经演练过无数次。

    兜帽低下,墨色长发倾泄,大片黑色竟是将苏锦吞没,哪怕一片衣角也不曾露出来!

    “苏锦,我的姑娘。”静寂之中,一声幽叹,仿佛盛满了浓浓情意,又像娓娓道来的无尽空谷思念。

    然而,苏锦半分不知,兀自睡得天翻地覆。

    ――――――

    “唔!”沉睡的苏钰突然惊醒,捂着砰砰狂跳仿佛要跳出胸膛的心口,一张脸苍白无比,月光照射下,凄凉惨淡。

    旁边守夜的铃音北棠手中握着树枝,正摆弄着火堆,苏钰似是做噩梦的模样落入眼中,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苏钰摇了摇头,捂着心口低下脑袋,大颗大颗冷汗滴落在地上。

    好疼!

    为什么心好疼?

    疼得说不出来,疼得无法呼吸!

    左胸膛,一股什么东西拼命挣扎,疯狂又急切,似乎要破体而出。

    有一道声音在大吼――再不去就无法挽回!

    是谁在呐喊?

    苏钰张着嘴大口喘息,却感觉不到半分舒适,反而,心口越缩越紧,几乎碾碎了心脏!

    很快,苏钰全身痉挛,不停的打颤,狰狞青筋浮上额角。

    树上的星灵百汇一跃而下,屈指在他颈间处一点,苏钰立刻失去了行动,软绵绵的栽倒在地。

    “星灵公子,我家少爷怎么了?”容三思瞪着惺忪双眼,急切挡在苏钰面前,一脸防备,却有担心无比,咬着牙问道。

    星灵百汇冷哼一声,并没有搭理容三思,瞥了呼吸平稳的苏钰,脚尖一点,纵身飞上树杈,侧身躺下,手执折扇对月而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