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死亡威胁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55章 死亡威胁 文 / 栗子糕

    苏锦转头看向地上那依旧瞪着仇恨兽瞳的小星子,意思不言而喻。

    都走了,这只兽怎么办?

    “苏公子,请把小星子交予在下吧,在下已然命人告知神司,相信很快会有人下来处理。”君落上前一步,拱手行了一礼,认真道。

    苏锦挑眉,“小星子会像小黑那般收回去?”

    君落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头,“神司大人说过,不允许野性未驯的兽类为祸乡邻。”

    苏锦退开一步,到底不是百水千山的人,没立场参与小星子的去留。

    苏锦的识趣让君落隐隐升起几分好感,越是强大的人,越把自己置于高高在上的位置,不将比她卑微的人放在眼里。

    君落再次拱手,“在下褚君落,苏公子入住百水千山,有任何需要,尽管前来寻我,此前多谢苏公子救下舍妹。”

    否则,娇弱软绵的妹妹定然逃不过竹屋。

    苏锦摆摆手。

    这时候,清安已经以最快的速度为清姑姑诊脉完,留下一些药草磨成的细粉,道,“找个地方暂住,让人敷上药粉,排出毒素之后,我会尽快为你清除伤口烂肉。”

    说罢,看也不看那清姑姑一眼,转头抓紧苏锦就走。

    “清安!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原谅姐姐么?姐姐就剩你一个亲人了…”

    身后虚弱却带着悲怆哭腔的声音让清安顿了顿,却没有回头,也没有停留,步子加快,抓紧苏锦袖口的手紧了三分,指尖泛白。

    苏锦侧目看着清安,随即啧啧两声,被清安瞪了一眼也不在意。

    “锦哥哥等等我,我也去!”小姑娘君颜见苏锦忘了她,心下一急,细细的汗珠子浮上鼻梁。

    刚踏出一步,却被君落抓了回来,“小妹,苏公子有事忙,你乖乖回家好不好?你听话,最近村子里不太平,小阿妹失踪,生死不知,小黑、小星子先后丧失本性,发狂残暴,现在又死了人,小妹听话,回家去,阿爹阿娘会担心的!”

    君颜咬了咬微白的下唇,看着苏锦渐行渐远,半点没有转头的意思,终究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君落松了一口气,眸光暖暖,轻轻揉了揉妹妹的脑袋,转头道,“清姑姑,随我上家门养伤吧,松柯回来寻不得你自然会找去我家。”

    松柯是清姑姑唯一的儿子,年纪不大,十四五岁,随着村中小队一起到处找小阿妹了。

    清姑姑擦了擦眼泪,扯出浅浅笑意,道,“那就叨扰了。”

    ――――――

    “怎么会这样?我好好的儿子,从来不曾和人闹腾,乖巧伶俐,究竟是哪个死绝全家的畜牲下的这般毒手?他才七岁啊,七岁的孩子啊!”

    “别这样,孩子出了事大家都不想看到,但不能让孩子一直这个肮脏的模样,他娘,松开手!”

    苏锦等人才来到小院之外,就听到一道略显沙哑的女音近乎疯狂的大吼,以及低沉男子百般讨好的声音。

    苏锦和清安对视了一眼,彼此加快了脚步,抬手推开那扇掩着的木门。

    比起褚云人家低矮的篱笆院墙,这户人家的院墙使用土块堆里而成,外面一层灰色泥状物,又高又厚。

    入目便是凌乱的一幕,满院子都是人,大家一致拧眉带着惧色,地上满是臭气熏天的排泄物。

    一坨又一坨湿嗒嗒,恶臭难闻的物体摆放在人群堆中。

    透过重重包围,苏锦看到了最中间,一个染血的妇人怀抱球状之物,跌坐在地上,青丝缠绕的脸上带着癫狂,又哭又笑,时而尖锐控诉。

    她的身边,一个男子半蹲在地上,苦口婆心的劝说,口气却随着女子起起伏伏的情绪跟着跌宕起伏,哀伤几乎无法控制。

    不远处的房门口,一老者抽着旱烟,双手隐忍着颤抖,浑浊老目落下两行热泪,一老妪黯然抹泪,止也止不住。

    推门的声音引来的众多视线,看清楚来人之后,围观的人忙让出一条路来。

    “小四,快,快给你嫂子看看,肚子那胎十之八九流掉了,你帮哥看看大人有没有事!”蹲在地上劝慰的男子一看到清安,忙站起来出声道。

    清安皱着眉,视线落在那一坨坨被污染的肉状物,“虎子哥,怎么会这样?”

    是啊,怎么会这样?

    这些一坨坨的肉状物便是那死去的小孩子碎片。

    下手之人十分残忍恶劣,杀掉孩子不说,还将孩子不大的身躯分割成好几部分,又似乎为了显示刀工,每一块都恰到好处的均秤。

    虎子哥当即就哽咽了,都说男子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处,这么多年,膝下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全家宠爱,恨不得揣在心口,谁知道,只是上了个茅厕,竟然天人永隔!

    “阿宝调皮了些,小错不断,但从来都是大错不犯,也不知道哪里惹了人,竟然残忍杀害…”说着,七尺男儿脊背弯弯,捂着脸庞呜咽了起来。

    清安叹了一声,随即蹲下,看着瞳孔有些环绕的女人道,“嫂子,松开手,让我为你诊脉,听说你要有第二个孩子了!”

    这话落下,回答他的是一阵尖锐惊恐的尖叫!

    只见女人面容扭曲,双目徒然鼓起,丝丝猩红爬上眼球,憎恨又悲哀,“我的阿宝!我的阿宝死了!哪来的第二个孩子?还我阿宝!”

    话语颠三倒四,情绪激动万分。

    清安趁机将捏在手中的银针送了出去!

    嘈杂小院徒然沉静下来。

    清安明显松了一口气,这才注意到,脊背已然布满冰冷的汗水。

    清安伸出手,仔细为妇人诊脉。

    及时出手抱住女人的虎子哥抿着唇,视线从女人怀中那颗惨白又可怕的脑袋移开,一脸苦涩的望着清安,“小四,你嫂子如何了?”

    儿子已经出事,但愿妻子平安无事!

    苏锦看了看惨不忍睹的一堆碎尸,十分平静的别开头。

    此时的院中人满为患,三天不见的褚云人、褚云溪赫然在列,只是两人俱是憔悴不堪,身心疲惫,显然小阿妹的失踪,两兄妹都没有好好休息。此番跑来,想必也是觉得阿宝的死亡是小阿妹下落的线索。

    察觉到苏锦的视线,兄妹俩点了点头权势打招呼,之后便不再言语。

    清安摇了摇头,“阿宝惨死对她的打击十分之大,诚如你所言,腹中尚未成型的胎儿已然流掉,并且没有流干净,若不仔细处理,未来很可能因此出变故,轻则终身没有怀孕的可能,重则…此外,打击太大,脑中出现断裂碎片…简单来说,嫂子的情绪以后会起起落落,时好时坏…”

    虎子哥一下子的垮了下来,呜咽哭声婉转悲痛,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清安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虎子哥,只是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叔和婶都离不开你,阿宝…你还是振作一点。”

    人死不能复生,纵然可成神,那也是离他们很远的神,高不可攀、尊贵无双,距离已然产生,也许,一面便是永恒。

    但好歹还知道记挂的亲人在远方活得好好的。

    咬了咬牙,清安犹豫道,“有没有通知神司大人?此前有起死回生之术,现在也许也可以?”

    起死回生之术,多么令人神往!

    却见虎子哥摇头,“神司大人已经来过,那些…碎尸还是神司大人显神通捞起来的…并且,神司大人说了,阿宝染了一身晦气,无法举行仪式,助他成神。”

    清安愣了愣,眉头拧得死紧,不发一言。

    “你说,到底是谁人阵法残忍可怕,七岁的孩子也下得去手,阿宝怎么招惹人了,在自家茅厕里也能遇害?”虎子哥几乎崩溃,抱着鲜血淋淋的妻子全身打颤,湿嗒嗒的泪水打湿了一张略显黝黑的脸庞。

    清安无言以对。

    这时,一声冲天尖叫冲上云霄!

    稚嫩、恐惧、不安、绝望,那道声音在百水千山村上空盘旋,绕梁三日,仿佛为了让所有人都听到!

    众人齐齐抬头,面面相觑,一股从未有过的死亡威胁陇上眉梢。

    “怎么回事?”

    “那里是…水塘吧?”

    “我来的时候路过水塘,还看到许多小孩凑在一起玩水…”

    那么是谁出事了?

    人群之中,一面相略显凶悍的男子身躯晃了一下,随即懵着脑袋,深一脚,浅一脚,步伐凌乱的冲出院子!

    不远的距离,硬是摔了三次!

    众人犹豫了一会儿,跟着走了一大半人。

    清安猛然站了起来,三两步走到苏锦身边,轻声道,“随我前去一观?”

    苏锦抬头看了看正当空的红日,很想说该吃饭了,触及清安那双饱含焦急之色的脸庞,终究是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可是你这里才把了一下脉象,可以离开?”

    清安抹了一把脸,眉间带了几分疲惫,认真道,“开服药让她灌下,等腹中脏物流干净了,我才好针对下药,至于脑袋上的重创…此时的我无能为力。”

    苏锦点头,医术之事她一窍不通,术业有专攻,这一点她一直都知道。

    转头叮嘱了虎子哥几个注意事项,留下几颗黑漆漆的药丸子,这才带着苏锦急匆匆离开了。

    苏锦回头,看着那堆隐隐散发森森死气的碎尸,竟是不知道如何开口,终究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