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横空出世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65章 横空出世 文 / 栗子糕

    君颜诧异的转头看着清安,她和四叔是一起跑来的,在众人商量着怎么劝服苏锦自愿登上神山是出声反对,因此,两人被其他人关了起来。

    四叔在带她出来的过程中,被掉落的窗柩砸中了腿部。

    若是普通的窗柩,四叔就不会被重伤了,只是她家里的窗柩比较奇特,由山上一种神奇树木打磨了好几年才完成的,水火不侵,坚硬如铁,却自带一股草木清香,可除去室内异味。

    她每天要服用汤药,家中没有一处不带有药味,因此才装上了这种木料做成的窗户。

    只是四叔为什么这般着急?

    给她塞了一颗药丸子嘱咐她先去拦着,务必不要让人带走了锦哥哥,而他自己摔得一身狼狈,不管不顾的匆忙而来,为什么不能上山?

    苏锦抬手贴在君颜身后,渡过温和的木系灵气,以缓和她跑动而带来的呼吸不畅。

    君颜红着脸回头,一只手还抓着苏锦的袖口,没敢直接抓她的手掌,因为之前曾触碰过,只是被苏锦躲开了,君颜脸皮薄,觉得被嫌弃了,之后便不敢再直接触碰苏锦,“谢谢锦哥哥,我感觉好多了。”

    苏锦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这时清安已经被一豹拎住衣领,拖了过来,一脸愤懑的瞪着一豹,两只手拼命的撕扯那头火红色的头发,一条跛脚勾着,以免二次伤害,另一条腿使劲蹬着,试图上胸前那只大手松开,却被一豹无视了,只是手往边上移了移,仿佛对待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清安面色涨红,又憋着不能破坏往日的英明神武而没有大叫,任由一豹将他拎进小药庐。

    “快放了小四,你要干什么?”村长顾不得纠结闺女向外,急忙喝止一豹,生怕太过凶残而勒死了清安,大步上前就要动手,突然意识到这个人红发红眸,危险程度未可知,不由得顿住了脚步,“松开,小四快不能呼吸了!”

    要知道清安可是百水千山最优秀的大夫,得到神司大人亲身指点,宝贵着呢!

    一豹歪着头想了想,看着手上如同小鸡崽一样的清安,突然松开了手。

    喀嚓!

    村长:“……”

    闻声赶来的君落:“……”

    清安一条腿不正常扭曲,青色外袍染了泥沙,同时还有斑斑血迹,凝视着断腿愣了愣,后知后觉的嚎了一嗓子,“蠢豹子!老子疼死了!”

    什么长辈形象,什么英明神武,什么公子风度翩翩如玉,都见鬼去吧!

    一豹无辜摊手,双瞳流淌着不悦,“是这个老头叫我放手,而且我好心替你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路,你不感激我就算了,竟然还骂我,真是不可理喻。”

    清安脸上瞬间扭曲,转头怒瞪苏锦,看,这就是你养的蠢豹子!

    苏锦笑了,“一会儿负责治好你就是了。”顿了顿,收敛笑容,道,“那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不能上山?”

    清安面色一僵,抱着断腿调整了姿势,就地盘腿而坐,抬眼看了村长一眼,道,“因为我怀疑我的父母是死在神司手上的!”

    话音落下,村长厉声喝道,“住口,休要胡说八道。”随即做贼一般看了看神山所在,然后警告道,“再敢胡言乱语,不用伺从出面,我先打你一顿,不知天高地厚!”

    伺从的存在不止随身保护神司的安全,也维护神司至高无上的地位,只要有人敢对神司不敬,伺从就会从天而降,代替神司灭杀了这人!

    这话并非危言耸听,百水千山几千年的历史,自然不可能人人都信仰神司,有些看不惯神司、或者想取代神司存在的人无一例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君落走到君颜身边,牵过她的手,临了会苏锦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清安耷拉着脑袋,三分心灰意冷的绝望,不去搭理村长,而是道,“十年前我父亲突然之间死亡,什么信息都没有留下来,所有人都说父亲是自然死亡,但是我不相信,父亲,那么注重健康的人,饮食规律,作息稳定,又擅长药物,怎么可能正值青壮美好的年岁死亡?”

    凯贤大叔讽刺道,“自然猝死的人并不是没有,医不自医,医术再高明,却治不好自己的隐疾也说不定,当年可是神司大人判定的死亡,怎么可能出错?且,神司如此器重于你,亲自教你医术,你竟是这般回报的?呵,真是白眼狼,恩将仇报的畜牲!”

    清安怒起,猛地抬头瞪着凯贤大叔,“你胡说!父亲才没病!”

    凯贤大叔晃了晃手中的大刀,随即往脸上一扛,继续嘲讽道,“有没有病他都死了十年了,谁也说不清楚,我很好奇,苏锦给了你什么好处?能让清心寡欲无所求的清安为她说话?甚至扯出死去之人这面大旗?”

    清安不顾残腿,蹦了起来,扭曲着一张脸,脖颈上青筋跳动,“不准侮辱我父亲!”

    凯贤大叔不慌不忙的笑了,仿佛成竹在胸,又像逗弄小猫儿,“侮辱?只是一句话而已怎么就侮辱了?不过你爹有你这么一个里外不分的儿子想必十分厌恶吧?还好他已经死了,否则不得再气死一次?难怪当年清丫头会狠心离开!”

    清安气得全身发抖,自以为忘却了的过去一点点浮现在眼前,清晰的仿佛昨日之事,原本幸福美满的小家,在父亲母亲相继离世之后,彻底变成一盘散沙,怎么聚也无法聚集起来!

    父亲死亡,母亲随之死去,同样的死法。

    草草为父母清洗身躯,送他们上天寿山,等待他的却是姐姐毅然他嫁。

    她怎么没想过唯一的弟弟才九岁不到,往日调皮捣蛋惯了什么都不会,一个人该怎么活下去?

    没有,姐姐一句话也没说,冷漠得冻僵了清安的心,带走了这个家仅剩的温暖。

    一只猫类灵兽,一个九岁的孩子,相互做伴,磕磕绊绊的长大。

    “我还觉得那丫头心肠太狠,现在看来,是你的问题,是你逼走了清丫头的吧?身为百水千山的一员,你帮着外人就算了,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扯着死去的父亲名义,只为了替她遮掩脱罪,不该质疑神司大人之圣洁,只为了让她逃离责罚。”凯贤大叔冷着脸,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所有人,包括苏锦都没有注意到,凯贤大叔脸上闪过一丝麻木,就像木头雕刻的木偶人,没有灵魂的呆滞,转瞬即逝。

    清安脸色发青,怒到极致而发不出声音,却始终狠狠的瞪着凯贤大叔,往日和蔼可亲的长辈形象荡然无存。

    此时的他只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可怜孩子。

    十九年华,的确还是个孩子。

    “怎么?无话可说了?被我戳中了心事?找不到话语来反驳?哼!没想到,享受百水千山所有人敬重的清安竟是这般狠毒之人,我们所有人都受到了欺骗,瞎了眼!”凯贤大叔上前一步,气势汹汹,竟是压住了清安磅礴的怒气。

    一只手轻轻托住清安的后背,却稳稳的将他摇晃的身躯固定,接着一股暖流涌入心口,顺着经脉流经四肢百骇。

    “好歹为百水千山兢兢业业当了九年的大夫,救下多少人命,而今不过一句话,竟被打压至此。他说他的父母死在神司手上,那就给他时间、给他机会,让他诉说完整,交代始末,再来定是非曲折不就完了吗?这位大叔拼命的指责,是否可以认为你意图掩盖事实?”苏锦面无表情,声音不带一丝波动,清冷的目光扫了一眼那把黑色大刀。

    若是没有看错,从大刀身上冒出一丝黑气,直接钻入凯贤大叔的额角,而凯贤大叔那张黝黑的脸,竟是白了三分,不是白嫩的白,而是苍白的白,是死人的灰白!

    然而,苏锦并不打算提醒,选择视而不见,第一缕黑气涌入身体,凯贤大叔已然药石罔效。

    凯贤大叔眸光闪动,避开了苏锦那双清冷的眸子,同时冷道,“牙尖嘴利,当时他还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能知道什么?说出来的话,叫人怎么相信?而且他父亲身上半点伤痕都没有,排除了他杀,脸色平静,不见挣扎之色,不见中毒之后的乌黑,说明是自然死亡,这难道不对?”

    苏锦摇头,道,“他杀分为很多种,利器所杀,毒物所杀等看得到的,还有看不到的,比如震碎心脉,比如抽取灵魂等,这些死亡都会维持表面的完好,看不出半点痕迹。”

    玄幻的世界意外死亡方式很多,有时候一缕灵气就足够悄无痕迹杀人!

    清安眼睛一亮,难看的脸色依旧带着愤怒,道,“我现在可以肯定父亲是死于他杀,我记得父亲的额角有一块青色印记,几颗红点,这是往日所没有的,我完全可以肯定,有人用细小的绣花针谋害了父亲!”

    “胡说八道!”凯贤大叔冷斥,“就几个红点能代表什么?说是蚊虫叮咬也可!更何况,就算你父亲被谋害,同神司大人何干?至于将罪责强塞到神司身上?你这是大不敬,是渎神!罪无可恕!”

    村长眉头死死的皱着,直到现在他才注意到凯贤的非同寻常。

    往日里,凯贤尊重神司,崇敬神司,却不会表现的这么极端深刻,而现在的凯贤,完全就是另一个是伺从,心里眼里只有神司大人,处处维护,不容许他人言语侵犯。

    简单来说就是化为神司大人的走狗!

    只是为什么呢?成神长生固然好,但高处不胜寒,神是寂寞的!

    这一点,从神司仲夜脸上就能看出来。

    尽管他悲天悯人,胸怀天下,眉宇间总是笼罩一股化不去的阴郁,一股冷漠,从来没见它舒展过。

    而且要成神也得等以后,现在的凯贤正值壮年,还不得成神的年纪。

    村长思索间,对峙的人已然有了动作。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苏锦抓了清安往一豹处扔去!

    如今的情况是不打不行了!

    撩起碍事的袍摆打成结,眸光注视着凯贤大叔,也分心留意那把邪恶无比的大刀,“那么就斗上一斗,想来大叔不会因为我是空有蛮力的小鬼而拒绝的吧?”

    一豹忙接住清安,打断他想要开口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想说的是,不要小看了小锦,她的实力与年纪成反比,反比你知道么?就是反向的比较,别看她年纪小,其实实力十分强大!”说道最后,一豹张扬的眉目带着骄傲,与有荣焉。

    清安住了口,却是面带怀疑。

    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再出色能出色到哪里去?

    也是清安对外面世界一无所知,不了解修者的恐怖力量,只觉得从小干农活长大的凯贤大叔力气只会比苏锦还大!

    心中不免担心。

    但是考虑到一豹一个非人类,锋利的爪子轻易能撕碎野兽,能轻易拍碎一方巨石,那么对付最弱的人类,简直易如反掌。

    若苏锦打不过凯贤大叔,还有一豹在,身为契约兽的它,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主人出事!

    暗暗点头,清安心中稍安。

    另一边,君颜泪流满面,抱着君落的胳膊,担忧道,“锦哥哥会不会有事?凯贤大叔那么高那么壮,力气肯定也大,锦哥哥才几岁,打得过凯贤大叔么?何况凯贤大叔还有一把大刀!怎么办?哥哥,会让他们不要打好不好?”

    君落清秀眉目蓦然挑起,略带诧异的看向自家小妹,心中一个不愿意相信的想法变得清晰,却开口道――

    “此战不可退,我们的叔伯兄弟,每一个人都觉得苏锦只是一个孩子,力气大点而已,人多势众的他们轻易就能抓住苏锦,再将之捆绑送到神山之上。但苏锦由始至终不露半分怯懦,要么胸有城府,要么懵懂无知,看苏锦的架势显然是第一种。打一场,以绝对的实力,压下叔伯兄弟们蠢蠢欲动的心。想来苏锦也是这么想的,若是怕麻烦,早就一走了之,何必等到众人上门抓捕?”

    君颜眼泪哗哗,鼻尖眼眶通红,就像没听到君落的话,声音之中不难听出浓浓的担心,“可是锦哥哥太小了,还没有凯贤大叔肩膀高,怎么打得人高马壮的过凯贤大叔呢?哥哥这么厉害,一定能救下锦哥哥的,对不对?”

    君落无奈的叹气,每个人都有弱点,他的弱点刚好就是自家水一样的小妹,“别哭了好么,哥哥答应你,若是苏锦落败,便出手相救,这样可以了么?”

    至于怎么救?君落心有谋算。

    目光落在那把大刀之上,将一缕黑色收入眼中,眸光闪了闪。

    君颜依旧哭哭啼啼,却少了几分担忧,从小到大,哥哥就是她心中的守护神,无所不能,再艰难的事到了哥哥手中能轻易化解。

    因此,得了哥哥的保证,君颜心安了。

    与此同时,褚云溪也面带担忧,扯了扯兄长的衣裳,低声问道,“若是小锦打不过,村长他们是不是真的会把她送上神山?”

    褚云人毫不犹豫的点头,“自然。”

    褚云溪温柔如水的柳眉蹙起,一脸纠结。

    褚云人看了她一眼,开导道,“我也想出手救下小锦,但我没那个能力,那些人指定要的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如何抵抗?你再想想那日小锦随意挥手就抓住了小黑,并且救下你,想来不仅仅只是蛮力而已。”

    褚云溪灵光一闪,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初初遇见小锦时,一只小小的手就扼住她的咽喉,力量之大,褚云溪毫不犹豫的认为足够粉碎她的脖子!

    还有那股涌入体内便浑身暖洋洋的气流,当时她还认为是神力呢!

    拥有如此神奇力量,想来对付一个只会下地干活的汉子不会太难吧?

    这么想着,褚云溪眼中少了三分负罪感。

    褚云人看了看褚云溪,很容易知道妹妹有事瞒着自己,当下也没有问,想着回到家中再仔细询问。

    然而,事实总是出乎意料!

    苏锦赤手空拳迎上手执邪恶大刀的凯贤!

    一个经过专业修炼的高等修者,一个最多杀牛宰猪的农家汉子,怎么看都是高等修者会取胜。

    也确实如此,只一招,苏锦就像握着大刀,明显底气不足、握刀生疏、不曾杀过人的凯贤大叔撂倒了!

    一脚踩在凯贤大叔背上,冷道,“还来么?给你第二次机会,千万不要手软!”

    凯贤大叔自觉受到了羞辱,恶向胆边生,用力推开踩在背上的脚,憋足了一口气,抡起大刀对着苏锦狠狠砍去!

    苏锦双手环胸,一只脚抬起,轻而易举的踢飞了大刀,“捡起来,再来一次!”

    凯贤大叔恼羞成怒,捏紧了拳头直接冲向苏锦,却被她轻飘飘一脚踢翻了,只听苏锦道,“捡起你的刀,再来一次!”

    而这时,意外出现了!

    只见一缕墨色自苏锦眉心钻了出来,小小的一缕却在苏锦面前飞快编织凝聚成一道高大挺拔的人影。

    四周的气温徒然下降,仿佛置身无边幽暗沼泽之中,万里不见一丝光线,身下是越陷越深的湿重烂泥,头上是暗无天日的鬼影树杈,森冷寂寂。

    阴森恐怖,不寒而栗。

    “上无?!”苏锦一声惊叫,有惊喜也有惊讶,更多的却是激动,小心翼翼问道,“你是不是出来了?不打算回去了?”

    苏锦蓦然发现,她的声音生出了回音,层层叠叠,荡了好几圈。

    抬眼一扫,竟看到四周众人定在原地,身躯一动不动,眼睛一眨不眨,最重要的是半分生机都感觉不到,仿佛形成一方小世界,完全和外界隔离了开!

    正待说些什么,眼前徒然一暗!

    苏锦暗道不好,忙动了动身躯,果然,一如当日在龙脉山谷之中!

    脖子一疼,大量鲜血逆行血管,抽走温度!

    苏锦眉毛一竖,斜着眼睛怒瞪趴扶在肩膀上吞咽她血液的浓墨色人影,“上无!你个混蛋!贱人!快松开老子!”

    回答她的是一阵清晰的吞咽声。

    “禁锢老子算什么本事?有种放开老子!老子跟你决斗,斗输了保证乖乖让你喝饱鲜血,老子皱一下眉头就不是苏锦,绝无二话!松开!松开!混蛋!贱人!”

    苏锦咬牙切齿,破口大骂,一张脸扭曲得不像话,恨不得将脖子上那人拧成麻花,再一点点撕碎,碾成渣渣,最后扔到茅坑里去填粪池!

    依旧是吞咽声,此时多了一股血腥之气。

    “卧槽!上无!死混蛋!你想吸干我的血么?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听到了没有?你耳聋了?”

    随着血液的流失,苏锦声音变得虚弱,身躯发冷,渐渐支撑不住自己,亏得上无一手揽着她的腰腹,一手环过她的后背,全身力气交托在上无身上。

    “很吵。”耳旁寒风吹过一般,上无冰渣子一样的声音钻入耳膜,忍不住冻僵,毛骨悚然,竖起一层层小疙瘩!

    “别别别,再吸就死了,咱们分几次吃行么?分几次…”苏锦的声音蔫巴了,仿佛抽走了所有精气神。

    这话似乎奏效了,血液不再拼命往外淌。

    然而,丹田之中一个灵源、十种属性的灵气却像开了闸门一样,逆行经脉倒流!

    轰的一声!

    灵气的抽走,苏锦只觉得脑中炸开了无数烟花,眼前遍布星星点点,意识陷入混沌,分不清身处何地。

    唇上一冷,仿佛贴着一块万年寒冰,模糊不清的视野之中,是遮挡上无唇口以上宽大的黑色兜帽,以及冰冷刺骨的唇片。

    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单纯的贴合,唇齿相依。

    五光十色的灵气汇成一股,从苏锦口中溢出,进入上无唇齿,如涌泉,如清风,抽走苏锦的生气,给予上无生机。

    就像水墨画上了色,一身浓墨泼洒的上无身体着装有了明显的变化――

    墨色的宽大斗篷缩小,变成剪裁得体的黑色滚金边翻云暗竹纹长袍,脚踏黑面金纹长靴,内里鲜艳的大红色若隐若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