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束手待缚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66章 束手待缚 文 / 栗子糕

    朦胧之中,苏锦看到一张找不到语言描述的脸庞。

    冰冷孤傲的眼睛波澜不惊,触及眼底是浓浓的冰霜,视线仿佛被冻住了,无法移开半分,值得一说的一双眼瞳,黑沉沉望不到深处,就像没有星辰的夜空,幽深得让人心慌,空寂得令人心静。

    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三月柳,皎如月’、‘光风霁月’,脑中不算多的词汇飞快刷了一遍,最终被抛弃在角落,择最直接的赞叹——惊呆了!

    仿佛有一道光,照射下来,笼罩在俊美男人脸上,白净脸上万丈华光。

    什么叫恍若天神降临,以前苏锦嗤之以鼻,此刻却清晰有了概念。

    当然,若是这天神没有剥夺她的灵气,没有吸收她的血液,那么她会给予这个天神百分之二十的好感。

    ※※※

    一间四面封闭的房间之中,仅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窗户,光线斜斜投射,万千粉尘跳动。

    铺着柔软兽皮的软塌之上,一白色长眉垂落眼角、绑成小髻子的男人盘腿端坐,双目紧闭,仿佛陷入了沉睡。

    一杯清水悬浮在胸前,一枚细长银针笔直矗立当中,八分满的水丝毫不动半分。

    忽而,银针颤抖,尖端摩擦着杯底,发出细小而尖锐的声音。

    一滴水珠子被甩了出来,落在男人唇角,男人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底飞快闪过一丝亮光,同时探出殷红舌尖,将唇角那滴水珠卷入口中。

    只见那杯清水突然变成红色,犹如鲜血一样浓烈,血腥弥漫。

    男人伸手在墙壁上一重重拍,那处立刻凹陷了下去,露出一个不大的口子。

    “告知血尊,他等的人出现了!”

    声音有些沙哑,干涩,一字一句说得极慢,却掷地有声。

    小口另一端,瓷器破碎声清晰嘹亮,紧接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重及轻,很快归于平静。

    男人抿着唇角低低的笑了出来,长眉系成的小髻子颤颤跳动,双眼之中隐隐恍惚。

    这时,没有门的小房间徒然出现一个黑色洞口,浓浓黑气旋转,仿佛要倾泻出来一般,一群身着黑色宽大斗篷的人踏着额黑雾杀了进来,气势汹汹,卷着浓浓的彪悍之气。

    这些人无一例外身披斗篷,宽大的黑色兜帽遮挡了大半张脸,只留下红艳的唇瓣和带着胡渣子的下巴。

    众人在男人榻前站定,居高临下,当先一人开口道,“是你说,本尊等的人出现了?”

    “是,你等待的人出现了。”男人不卑不亢,丝毫没有沦为阶下囚的自觉,言语之间多为洒脱自然,仿佛身在自己家中。

    “是么?待本尊确定之后,再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

    “不急。”男人抓了胸前的水杯,轻轻一挥,那水杯竟是笔直的飞到不远处的桌上,滴水不漏,气质悠然的下了软塌,理了理有些发皱的衣袍,抬起头,眸光深沉:“能让我看一看你的模样么?”

    话音落下,一股浑厚的冰冷之气爬上脊背,仿佛身处无尽血液之海洋,令人无端生怖,暗暗压下心中涌起的畏惧,男人补充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莫名其妙被囚禁了这么多年,总不能连囚禁我之人都不知道吧?”

    “你有什么资格窥探本尊的容貌?”那人冷冷讽刺,殷红唇角带着浅而易见的嘲讽,吐出的话高高在上。

    在他心中,这个男人不过是一个工具,判断等待之人何时到来的工具,此外,无一是处。

    袖口一甩,那人转身就要离开,身后,随行而来的人如来时一般安静,一句话也没有开口,只是在听到男人口中吐出‘等待之人出现’之时,齐齐加重了呼吸,是急促,也是紧张,更有三分激动。

    那人于黑洞前停住脚步,似乎想到什么,没有回头,只是说道:“本尊给你一个忠告,你那重了不知道几辈的孙子倒是手段不少,竟然在短短时日之内,在本尊门下众弟子故意错引之时,找到了你的囚禁所在。本尊可以轻易抓捕你,囚禁你,也可以轻易抓住他,你有价值,他可没有。明白本尊的意思么?”

    男人额头浮上一层浅浅的汗水,打湿了长长的白眉,竟是顺着那小髻子滴下了汗珠,心中百转千回,最终化成一声叹息,顾不得擦拭,忙道:“血尊放心,你我约定即将完成,我不会在这关键时候往脚背扔石头。”

    可以被放过,不能自己逃跑。

    代价太大,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每一次,面对这人毫不客气的威胁,他就感觉一身旁人所羡慕的通灵之力是个笑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徒劳!

    血尊似乎哼了一声,只是轻的听不见,袖口一动,黑洞旋转的黑气如同张开大口的凶兽,一口将众人吞没。

    直到黑洞消失,直到空气中的压迫力散尽,男人才跌坐在地上,张着嘴,如同将死的大鱼,拼命的吸收空气。

    嘴角牵起苦笑,摇着头自言自语:“哪怕过了上万年,还是无法承受这份气魄,血尊,魔宫,真是…深不可测呀…”

    另一边。

    血尊回到自己的寝宫,立刻吩咐道:“速速传令下去,将无上锦宫收拾出来,所有物品必须是新的,敢留下一分尘埃,小心你们的狗命!”

    “是!”

    “还有,尊主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检验,拿出你们最好的气势来,敢让本尊失了脸面,那你们就去死好了。”血尊声音冷漠,却不难听出丝丝愉悦。

    等待太久了,属于他们的辉煌时刻终将到来!

    一人犹豫了片刻,终是咬牙上前一步,道:“关在黑岩洞那名弟子如何处决?”

    “哦?”血尊微微一顿,似乎没记起来说的是谁,轻飘飘道:“杀了便是,关起来无甚用处。”

    那人低下头,兜帽将整个脸庞遮挡,只留诡异之色:“可是,那弟子可能是尊主的舅爷。”

    “什么舅爷?”血尊愣了愣,有些不明白一个门下弟子怎么就扯到舅爷上面去了,尊主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血脉相连之人?怎的他这个伴随而生之人半点不知?

    那人忙解释道:“是尊主夫人的亲舅舅。”

    血尊恍然大悟,那半点顾忌也抛了去,冷道:“那就关死在黑岩洞吧。”没有食物,没有水源,哪怕那弟子神通广大,肉体凡胎终究有一日会死亡。

    无关紧要之人,死了就死了!

    “是。”那人似乎松了一口气,又似乎叹息了一声,恭敬应下之后,便规矩的退到一旁。

    血尊再次叮嘱了一番,这才赶苍蝇将众人赶走。

    无人之时,血尊才扯下遮挡了容貌十万年的黑色兜帽,露出一张十分古怪的脸庞,青面獠牙!

    一道暗红色复杂花纹攀附半张脸,鼻翼出奇的高耸,微微勾着,仿佛凶猛猎鹰的喙,眼角呈三角形,上翘弧度大,几乎咧到了鬓角,一双通红的眼睛,一看便是充满杀机,无时不刻都泄露着狠戾,随着嘴角上扬,那诡异的双瞳带着残忍嗜血的笑意。

    “啧。”血魔舔了舔猩红唇瓣,带着三分回味:“那些家伙可都还好?”

    ※※※

    “这么快就来了。”

    漂浮的云端,一少年手执三尺青峰,剑指苍穹,低头俯视脚下层层烟云,低声自语:“本尊说过,本尊不会输…天冥上无?尊主?主人?呵…”

    少年嘴角噙着丝丝冷冽,眸光满是寒霜:“本尊能逼死你一次,自然能够逼死你第二次,本尊不惧半分,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少年一声声轻喃,似是道与自己听,又像追思过往。

    “尊主,绝杀阵已然重新开启,是否前往查看?”一青衣小童匍匐在云上,小小的身躯激烈颤抖着,双眼紧闭,不敢乱动半分,柔软云层几乎将他淹没吞噬。

    少年慢慢转身,收拢手中长剑,手腕一动,剑气无意倾泻,竟是朝着跪在云上的小童扑面而去!

    “啊!”一声惊叫,小童身躯被剑气冲撞而跌倒,惊恐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尊主,急急忙忙低下了头,爬起来重新跪好,道:“请尊主赎罪,童儿该死!”

    滴滴鲜血流淌了出来,但那鲜血竟是古怪的紫色,将大片白云然染成了紫色。

    然而,小童身躯直打颤,却半点不敢伸手擦拭。

    少年眉目如故,没有丝毫恻隐之心,捻着锋利剑口,道:“既然知道自己该死,那就去死好了。上一个打扰了本尊之人已经悄然死去,你也自己找个地方去吧,污了本尊这宫殿,的确该死呢。”

    少年冷酷无情,人命在他手中不过是一只蝼蚁。

    小童面如死灰,脱力一般跌倒,小小的身躯蜷成一团,呜呜咽咽哭了出来。没哭多久,那雪白绵软的云朵竟是将小童缠绕住,如同无数爪牙,拖着小童沉淀渗入云层。

    哭声嘎然而止,淡淡腥气被清风吹散。

    那处染成紫色的云朵,微微一颤,竟是恢复了雪白无暇。

    “没有人,能够在触及本尊这一面之后安然无事。所以,要怪就怪你太过愚蠢,撞到了枪口之上。死,已然是最好的结局。”少年蹲下身躯,长剑没入云中,一手轻轻抚摸白净无暇的云,目光带着迷离之色:“赤修,静候尊主归来。”

    手下一动,那朵白云随之震碎,化成丝丝缕缕白雾,氤氲梦幻,如白茫茫的棉絮,如沉甸甸的雾霭。

    ※※※

    百水千山。

    苏锦被夺取了过半的血液,身上浑厚灵气归于原始,软绵绵如同一只死狗被上无抱在怀中,一双清冷的眸子此时充满愤怒,死死的瞪着上无…的下巴。

    “再瞪,眼睛就掉下来。”上无抱着苏锦盘腿而坐,以两人为中心的位置出现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晦涩阵文。

    那些阵文不停的发出光芒,调整变换,汇聚成看不懂的图案。

    苏锦怒极,小胸脯剧烈起伏,咬着牙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夺走我的血液,现在还把所有灵气都吸走了,此刻的我只是一个废物!废物你知道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我马上就要被这群无知的村民绑走了!”

    妈蛋!

    苏锦从来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粗人,虽然深信用拳头说话,但是她很少破口大骂,因为她觉得咒骂无用,唯有以拳头为自己讨回公道,才是最值得倡导的反抗!

    但,此时的她已然无法用拳头说话。

    上无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让她半分抵抗的机会都没有,纵然有旁人所没有的强大灵气,也无法派上半分用场,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的血液流失,看着自己的丹田枯竭,看着上无那张美得不像话的脸旁波澜不惊。

    妈蛋!

    老子辛辛苦苦,战战兢兢修炼了这么多年,一眨眼回到解放前!

    上无好心带她穿越时空,是不是为的这个目的?

    以她的鲜血灵气,成全他横空出世的野心!

    怒极,苏锦双瞳迸发了丝丝恨意!

    一只冰冷的手轻轻覆在苏锦眼睛上,遮住了她隐隐泛着恶毒的眸光,那冰冷的触感直接渗入骨头缝隙,钻入四肢百骸,脑子被冻僵了一般,徒然发空。

    头顶之上传来一道似是叹息的声音:“莫要如此看我,我说过不会让你死的,你不信我?”

    苏锦动了动脑袋,想要拜托遮住眼瞳的大手,却只是无用功,泄气讽刺道:“可你没说会吸干了我的灵气!”

    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割。她的世界才刚刚起步,美好未知的道路等待她一点点挖掘,不想,一瞬间被上无夺走了所有,沦为废物!

    这让她如何不生气?如何不怨恨?

    在苏锦看不到之时,两人四周那道诡异的阵文爆发出强大的光芒,五颜六色的光芒交缠在一起,璀璨夺目,慢慢扭成一股,浓缩,挤压,最后变成小小的一丝。

    上无冷酷的双瞳微微眯起,一丝黑气窜了出来,直接将那小气流斩断成两截!

    一截飞向上无,一截飞向苏锦,同时钻入眉心,眨眼消失不见。而那阵文随之崩塌,散成无数光珠,落在地上叮叮咚咚,片刻之后化为虚无。

    一抹粉红色花形印记出同时在两人额头闪动。

    上无似乎笑了一下,眼底飞快闪过丝丝轻松,很快消失不见。

    苏锦只觉得额头徒然发烫,什么东西拼命往脑袋了钻,落户安家,生根发芽,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浮上心头,和契约有些相似,却又不同,她清楚的感觉到脑海之中与上无相连的那丝细线崩裂了,惊异道:“这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她会有一种不能伤害上无,上无是自己人的古怪感觉?

    上无松开了手,冰冷手掌白烟闪过:“生死契。”

    “不是同生契?”苏锦皱着眉眯起眼睛适应着突然的浓烈光线。

    上无抱着苏锦,双腿一动,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那等低劣契约我不会。”

    “你不会?”苏锦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小手软绵绵抓着他的袖口,这才注意道上无身上的着装不再是死沉的黑色,而是黑底金边卷着红色的长袍,尊贵睥睨尽显无疑。

    微微闪了神,继续道:“你不会当初怎会跟我说是同生契?而且我的感觉的确是同生契!”

    别看同生契和生死契差不多,其实这两者天壤之别。

    同生契,一方身死,一方倾尽一世功力,将懵懂的灵魂捆绑,助身死一方重生,从此两人共命!

    所谓共命,便是共同拥有一条命,分割两段,只要一方不死,另一方就不会轻易死去,分担痛苦折磨,磨合期过后甚至能达到心灵相同!

    而生死契…

    “什么是生死契?与同生契有什么区别额?”苏锦皱着眉问道,视线无意中瞥见一圈依旧保持原状的百水千山村民,一个极为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小手不由得抓紧了上无的袖子,但那点力气,哪怕用尽了力气,也无法在上无袖口中留下痕迹。

    “生死契,你以后自会知晓。”上无声音轻缓冷漠,脚下步子缓缓,每一步都优雅得仿佛踩着朵朵盛开的莲花,优美而动人。

    “你、你要干什么?”苏锦眼皮一跳,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凯贤大叔,忍不住惊呼,身上冷汗不由自主沁了出来!

    那可是手握邪恶大刀的危险分子!

    上无你到底要干什么?

    上无低头瞥了一眼苏锦,眸光冷漠依旧,沉声道:“我说过,待我重见天日之时,你不符合我的要求,不足以站在我的身边,那么我会亲手打断你的腿,找个地方关起来,了此残生。”

    苏锦气急而笑:“我看你是恩将仇报,找机会灭杀了我吧?”

    夺走了她所有修为,现在跟她说什么不足以站在他身边?鬼扯连篇!谁要站在他身边?麻烦鬼!

    心中更见坚定了上无在耍阴谋诡计,让她替他修炼了近十年不说,兴许还有其他她所不知道之事,比如丹田之中那柄大魔王的魔器,比如那座差点没折腾死她的封魔塔,比如那件会吹埙的黑袍!

    苏锦敢用脑袋作赌,这些都是上无想要的东西!

    “你果然不信我。”上无声音依旧冷漠,苏锦却诡异的听出了丝丝委屈,只听他再道:“我不会轻易打断你的腿,只要你乖乖听话。想必你心中正怎么大骂我了吧?骂我卑鄙无耻不劳而获?骂我自私自大装高深莫测?又或者骂我…大混蛋小贱人?”

    忽的低低一笑,唇角如同一缕阳光破开了寒冰,暖阳初升,绝美倾尘,卓绝风雅:“给你如此糟糕的印象真是…我的错,苏锦,试着相信我,好么?”

    苏锦似乎被那张带笑的脸吸住,整个人愣愣的凝视着上无,竟是着了魔一般轻轻点头。

    上无渐渐收拢了笑容,恢复一派肃然,道:“乖孩子,去吧。”

    苏锦反应不过来,刚想问去哪里,整个人便悬了空!

    砰!

    喀嚓!

    苏锦重重落地,疼得龇牙咧嘴无法呼吸,紧接着周围定住的一切像冰层碎裂,喀嚓一声脆响后支离破碎,所有被隔绝的声音收拢入耳。

    “小贱种!吃老子一刀!”

    凯贤大叔面目狰狞,眼中盛满愤怒与恶毒,手持大刀朝着苏锦当头劈下!

    苏锦扭头看去,大刀距离她不足方寸之距!

    “卧槽!上无!老子与你势不两立!老混蛋!小贱人!”

    苏锦小脸扭曲,忍不住扬声大吼,身躯却是飞快反应,使出吃奶的力气,腾的一下原地打了个滚!

    凯贤大叔一刀劈岔,抡起大刀第二刀紧随而落,口中恶劣道:“你不是能耐么?不是一脚能踹翻老子么?来呀!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

    苏锦身躯微微打颤,失血过多的小脸一片死灰,顾不得泄露丹药的秘密,从空间抓了一把补血丹药往嘴里塞,一边有些狼狈的躲着大刀攻击。

    心中将上无狠狠咒骂了成百上千次,果然越美丽的东西越狠毒,人也不例外,上无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这是……”村长等人将苏锦隔空取出什么东西的动作看在眼里,一个个露出惊骇之色,同时还有自己都不知道贪念。

    清安同样面露惊骇,但经过一豹变成人、老鼠是灵兽等一系列打击之后,很快就接受了隔空取物。

    “不过是圣灵大陆最普遍的空间罢了。”一豹狂野的性子完全收敛了,小媳妇一样怯怯的瞥着某个方向,同时漫不经心的说道。

    清安眼底一热,急切道:“你是意思是说,外界所有人都能隔空取物?”

    一豹点头:“与世隔绝虽好,却也错失了很多精彩纷呈的历程,人类啊,活着就要奋斗,拼命进取。为自己谋划一个缤纷多彩的以后,而不是碌碌无为的等待成神,成神?呵…”

    说道最后,一豹讥诮一笑,道:“什么神?不过是一坨恶臭难闻的烂肉罢了,说是人都配不上,更何况神,真正的神是你们这群坐吃等死之人一辈子无法企及的神秘存在。”

    “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清安眼底火苗燃烧了起来,而君落兄妹和褚云人兄妹四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正认真的听着一豹讲述在他们心中难以置信之事。

    “大惊小怪!”一豹鄙夷的扫了清安一眼,再看向那个角落时,存在的狂暴黑暗之气已然消失不见了。

    而这时,苏锦稍稍恢复了血气,伶俐躲开凯贤大叔的攻击,并且跑到村长面前,高高举起双手:“我跟你们上山。”

    竟是束手待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