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山中古堡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67章 山中古堡 文 / 栗子糕

    这是一座浩瀚庞大的山中城堡,高耸入云,处处彰显豁然开朗之意境,身处挺拔地势,仿佛将整座大山揽入怀抱。

    数千年的风吹日晒,甘霖雨露,以黑曜石筑起的高大城墙隐隐失去了光泽,再没有那种剔透质纯之感。

    但却保留了一种浓厚的历史韵味。

    城堡四周成片带刺的血红蔷薇耀眼夺目,每一朵都极尽盛放,争奇斗艳,娇艳欲滴,黑色的城墙与鲜红的花朵形成鲜明的对比,又有一种诡异的和谐。

    白色云雾终年缭绕,氤氲一种难得的缥缈梦幻。

    半山腰,苏锦被三十个身着深灰色收口长衫的伺从推搡着上山,身上白色锦袍染了灰烬,松散挂在身上,一头青丝不知何时失去束缚,凌乱披散肩头,少了三分英气。

    很快将这座仿佛淹没在花海之中的古老城堡收入眼中。

    “这是你们神司所住之处?”苏锦双瞳倒影着古堡巍峨雄壮的姿态,面露诧异。

    哪怕她不曾见过现代欧式古堡,不知道什么是哥特式建筑。

    但眼前这座古堡线条轻快,小尖塔造型挺秀,飞浮壁轻盈通透,立柱与簇柱修长威武,以及彩色玻璃镶嵌的花窗,一种向上升华之神秘感跃然脑中,忍不住心生赞叹,大呼鬼斧神工。

    如此庞大的工程,一座孤立偏僻且落后的小村子是怎么打造出来的?

    意料之中,这些面目冷漠隐隐带着呆滞的灰袍人没有搭理她,反而将她推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个五体投地!

    苏锦面色阴沉难看,回头狠狠瞪了推她的那人,心中暗自发誓:上无!老混蛋小贱人!最好别出现在老子面前,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妈蛋!

    那人却是面不改色,仿佛没看到苏锦的瞪眼,再说了,瞪一眼又不会少一块肉,不痛不痒。

    不久前,束手待缚的她被一众村民捆绑,送到神山脚下,山上神司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早早的让人等在山脚下,只待送苏锦到来将之押到山上。

    三十伺从倾巢而出!

    最让她气愤的是一豹那头蠢豹子!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豹能发现上无的存在,战战兢兢,畏畏缩缩,连她这个主人的求救都选择视而不见,仿佛受到什么威胁一般,瑟缩了两下,再将视线移开。

    然而,苏锦还算了解这头蠢豹子的德性,贪生怕死,好吃懒做,还经常犯蠢,帮倒忙,惹事非。

    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脑中思绪万千,脚下的步子却是不慢,一步步朝着那座古老城堡而去。

    苏锦眼珠子一转,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城堡,又看了看一脸麻木的灰袍人,道:“喂,听说你们是山下的村民?为何甘心成为神司的奴才?我知道你们的生机还没有完全断绝,不算完全的死人,能够听懂我所说的话。那么请你们告诉我,想要活下去么?”

    那些灰袍人完全不搭理苏锦,眉头都不皱一下,径直围堵着苏锦,以包围之势将苏锦往城堡赶,仿佛驱赶一头不听话而离群的羊。

    苏锦并没有气馁,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复,不是么?扯了扯嘴角,继续道:“成神有什么好的,很多美味的食物都无法下口,因为杂质太多,影响修行,也影响寿命。”

    “想想你们近在山下的家人朋友,在他们心中你们成神了,脱离人间,长生不老,羡慕崇敬,但其实你们只是一具可以行走的身躯,还是受人掌控的傀儡。我猜测,很快你们的身躯将会腐烂、生蛆,最终只剩下白骨一具,还不得善终,沦为某些人的肥料,我说的对么?”苏锦蓦然转身,倒着行走,清冷眸子紧紧盯着众人的脸上。

    很快,她现在这三十人之中有几个眸光微动,仿佛从死气沉沉中挣扎着苏醒,但很快又陷入麻木呆滞之中。

    这就足够了,这些人身上隐隐有生机而不全是死气,说明他们是用活人炼成的傀儡,而非死人禁锢了灵魂。

    那么他们就有机会选择以后,要么继续浑浑噩噩,得过且过,一辈子困在肉身之中,失去自我,失去自由,直到身躯腐烂,化成白骨,被神司抛弃而泯灭天地间。

    要么选择轮回,抛却伺从光鲜靓丽的表面,转世投胎,重新做人,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至于恢复完全的生机,那是不可能的,生机被破坏了,便是被破坏了,很难修复,就算有条件修复,也没有人愿意花费大力气去复活一个无关的人。

    苏锦自然也不会,她自私惯了,心中只有自己和在乎的人,旁人是死是活跟她没有半分关系。

    适可而止,苏锦没再说下去,而是道:“只要你们愿意,我可以帮你们脱离苦海,让你们逃脱身躯的束缚,转世投胎,怎么选择,相信你们自有决断。”

    她相信,有人会心动的,能活着固然好,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有时候活着这是一种受苦,明明身躯已经无法负荷灵魂,却不愿意离开肉身,那承受所有苦难的只会是灵魂了。

    而且,每天看到自己的亲人朋友向往憧憬神明百事无忧的生活,受尽欺骗,稍微有点血性的人都受不了。

    终于,一个灰袍人艰涩开口了:“苏公子,城堡之中多多保重,尽量不要乱跑,很多地方不是凡人能够到踏入的。”

    可能长时间没有开口的原因,这个人的声音完全是破碎了,无法清楚每一个字,比之丫丫学语的幼童还不如。

    这话是提醒,同样也是一个信号。

    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苏锦笑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努力让自己活下来。”

    那人双瞳似乎点亮了光芒,恢复些许人气,只是依旧死气沉沉:“城堡没有那么简单,从来没有活人从里面走出来。”

    苏锦点头,认真道:“因为走出来的都是死人?或者该说是…活死人?”

    在此之前,苏锦已经完全确定了所谓的神司就是秦王殿下口中的吸血怪物。

    而哥哥苏钰他们的目的地便是此处,那么她就有必要提前了解一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那人闭了口不说话,冷硬的眉目闪过丝丝困惑,似乎不明白苏锦再讲什么,道:“我没见过,活人死人都没见过。”

    苏锦紧紧的看着他,并不意外他的无所知,话头一转,笑道:“能否告知我,你的名字?”

    那人似乎想了一下,僵硬着一张脸,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

    是啊,不记得了。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活了多长的岁月,只知道偶尔混沌之中醒来,就处于这种飘忽的状态,似醒非醒,似醉非醉。

    苏锦意外的挑了挑眉,道:“那么,我给你取个名字吧…”脑子一时间满是浆糊,硬是想不出合适的名字来,视线一瞟,落在城堡最顶端那颗闪烁的明星。

    灵光一闪,眼睛一亮,道:“就叫启明星吧,象征美好的希望与未来。”

    “启明星?”那人咀嚼这三个字,神色晦涩难懂,却在下一刻失去了光泽,如同吹灭的蜡烛,恢复黑暗冷漠、麻木呆滞与森然诡谲。

    苏锦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眼前的高大城堡。

    来不及发表半句言论,一股满是诡异森冷的阴风自大门涌了出来,两扇置地厚重、雕刻花纹繁琐的门板撞得砰砰响,高大的城墙,仿佛晃动了一下。

    紧接着那股阴冷至极的风像一只大手,竟然卷着苏锦,飞快的往城堡之中扯去!

    砰!

    苏锦消失,阴风消失,厚重大石所筑重门砰的一声重新关上,将温暖美好的阳光关在外面,与世隔绝。

    那个刚被苏锦取名为启明星的灰袍人双瞳闪过一丝挣扎,却很快被压制,随着其他二十九个灰袍人一起,被平地上突然探出来的猩红长舌状之物吞了去。

    ※※※

    远在万里之外,一座金碧辉煌大殿之中,以血尊为主的三千黑袍半跪在大红色地毯上,头颅压低,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敬重。

    “见过尊主。”

    整齐呼声震天动地。

    高位之上,身着黑底金边卷着红色尊贵长袍的上无,此时,大大的兜帽挡住了半张脸庞,仅露出过分猩红的唇瓣和线条优美的下颚。

    轻轻抬起双手,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跪在地上的所有人托了起来!

    无限冰冷夹杂迫人气势之声传来:“十万年已过,准备好了么?”

    众人正沉浸在尊主依旧无人能够匹敌的巨大狂喜之中,紧接着被这股充满无限威力的声音震得血液翻滚。

    毫不犹豫地再次跪了下去,咽下喉间的腥气,齐声高喊道:“准备好了!”

    “很好,气势很好,结果究竟好与坏,一刻钟后试炼台见,本尊拭目以待。”上无声音听不出喜怒,黑色兜帽之下,冷戾之气无声而动。

    “是。”众人屏住了呼吸,井然有序退出了大殿。

    长长的红色地毯上只剩下一个人――血尊。

    只见他一把拉下兜帽,露出凶狠可怕的青面獠牙,咧着嘴笑容满面,道:“主人可算归来,血魔整整等了十万年,有些迫不及待了。”

    “是啊,十万年,为了这一天,本尊也等了十万年。”上无似乎叹息了一声,冷戾声音竟然多了丝丝侥幸和柔和。

    血尊,或者该说血魔,笑道:“主人深谋远虑,所料想之事分毫不差。”

    “本尊所需之物可否准备妥当?”上无沉声问道。

    血魔点头,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手指一动,一枚朴素无华却镌刻晦**字的戒指出现在他过分尖长的手掌上:“请主人验收,当日被封印,血魔实力不足,无法探入其中,无从得之是否损坏。”

    上无屈指一弹,一缕黑气飘了出去,缠住那戒指,眨眼回到上无手中,而那黑气被他扬手打散了。

    随意翻动了两下,似乎在查看戒指上的封印,冷笑道:“他也就这点手段!”

    话落,莹白手指掐着指诀,丝丝气流形成玄奥符文,流淌在指尖。

    只听喀嚓一声,那戒指竟然碎裂成两瓣,在宽大的手掌之中化成一缕青烟!

    这时,上无的手指揪住那青烟,于指尖绕行了几下,之后编织衣物一般,以青烟为丝线,手指翻飞,一点点将之揉捏挤压,戒指原来简朴的模样一点点重现。

    血魔却是懊恼道:“没想到竟然上了那小子的当!真真是该死!劳动主人出手善后,血魔罪该万死!”

    若不是主人有神通,这枚珍贵戒指便风华消失,化为乌有了。

    那人也是诡计多端,得不到的也不让别人得到,因此才会在戒指之上烙下封印,门外汉强硬破解封印,那封印便会顺势吞噬了戒指,连同里面价值连城之物与无价重宝!

    算计颇深!

    血魔懊恼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反而送回到主人面前才显露毒计,让他在主人面前丢尽了脸面!

    真是…该死呀!

    上无仿佛没听到这话一般,兀自忙碌着手上的动作。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那戒指已经恢复了原状,分毫不差,并且一分为二,一大一小,于掌心颠了颠,随之五指收拢,掩入袖口之中。

    抬起头,隔着黑色兜帽,直直看向血魔:“这东西本尊收下,让你准备之物且妥善安放,他日本尊自会前来取走。”

    血魔错愕:“他日取走?主人不打算留下?而是要离开?”顿了顿,脑中很快想到十万年前主人所言,眉间飞快闪过一丝不赞同,却是开口道:“无上锦宫已经十万年不曾住人,****打扫清洗,随时恭候主人。”

    上无的声音轻了三分:“本尊有事要做,暂时不会住无上锦宫。不过尽管往里面添置女子所需之物…”犹豫了片刻:“以简洁舒适为主,另,找个擅长做饭的人类,尤其是肉食手艺出众者。”

    血魔徒然瞪大的眼睛,本就狭长的眼角差点没直接裂开:“主人…”

    上无气势徒然冷凝:“十万年一方为主,忘了本尊的规矩了么?本尊不想听半句忤逆之言!”一道黑色自身躯炸开,笔直冲向血魔!

    轰!

    宫殿晃动了一下,一朵墨色蘑菇云平地升起,浓郁混浊黑气眨眼将空旷宫殿填充,遮挡了视野!

    “此次饶过你,再有下次…”

    “血魔该死!绝不会有下次!”血魔整洁如新的衣袍污迹斑斑,半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口气却充满了坚定。

    没有解释,没有求饶,只有承受,绝对的服从。

    “自去领噬魂鞭三十。”

    “是!”

    上无站了起来,步伐沉稳,一步步往宫殿口走去,冷冷道:“本尊检验你的成果,若有半分不妥…”

    血魔眼皮一跳,舔了舔嘴角,诡异的脸庞浮现三分嗜血而残忍的笑意:“血魔自赴溧水池。”

    溧水池,一处幽暗无天日的深水古地,任何神魔人鬼进入其中都会先被剥夺三成灵魂,之后****沉浸在抽骨锤筋之苦痛中,直到一身修为散尽,直到灵魂枯萎。

    溧水池还有一个别称,罪恶深渊。

    ※※※

    “欢迎你,亲爱的苏…小姐?”仲夜一身白色锦袍,浅笑晏晏,那双眼睛带着习惯性的悲天悯人,却在触及苏锦的一瞬间愣了愣。

    此时的苏锦披头散发,阴风将她的头发吹得疯狂摆动,一只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去,露出白嫩玲珑的小脚。

    结合没有喉结,面容线条柔美,仲夜惊觉苏锦并非男子,而是一个冷淡惯了、穿着男装的小姑娘。

    苏锦龇着牙,面色阴沉地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皱巴巴的袍摆,遮住小脚,抬手抓了抓杂草一样凌乱的头发,取了一根丝带,随意束缚住,这才抬眼看向仲夜。

    这个容貌出众,一身死气中带着浓郁生机的少年。

    冷漠道:“千方百计把我弄上山来,到底为了什么?”

    千方百计,从小阿妹失踪开始,灵兽暴起发狂,幼童意外死亡,一切只是为了将苏锦逼入绝境,为百水千山众人若排挤,进而送上神山。

    仲夜却是皱着眉,答非所问道:“你的灵气呢?为何此时枯竭殆尽?”

    苏锦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来你的目的是灵气啊,也对,你这一身脏污的死气唯有灵气可以拔除,想来你也不喜欢身上的死气吧?”

    仲夜眸光恢复悲悯,一脸普渡众生的圣父模样:“自作聪明之人往往没有好下场,苏小姐,你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么?”

    “我只知道上山来就不会有好下场。”既然结果一致,不如过过嘴瘾,苏锦毫不畏惧的顶了回去,清冷眸光带了三分讽刺。

    “神明至高无上,还看不上你这小蝼蚁,要你上山,不过是看中你体内那浑厚无比的灵气。只是此刻的你似乎没有半点价值,怎么办?该送回去么?”仲夜眉头舒展,轻轻一笑,眉目圣洁光芒绽放,完美无瑕。

    苏锦忍不住想要撕碎这笑容,看看背后藏着多少阴晦不可见光之事!

    “那你让人送我回去吧。”口中这般说,苏锦却知道,仲夜千方百计算计她,让村民们将她捆绑了送上神山,定有大用,不会轻易放过她。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会求师尊手下留情,免去你的罪责。”仲夜圣光普照,企图用神明至高无上的神圣之光感化苏锦。

    罪责?罪责个毛线!

    苏锦牵起嘴角冷冷笑意,道:“那么多谢神司了,该怎么做你告知于我,我会全力配合。”

    “我会的。”仲夜满意的笑了,目光温和得仿佛能滴出水来:“听话的孩子才可爱。”

    随之拍了拍手掌,两个身着艳丽长裙的少女自两侧墙面走了出来,如同没有墙壁似的,直接穿墙而过!

    半跪在地上,脊背挺直,两个少女低下头,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一言不发。

    “照顾好苏…小姐,若有半分怠慢,小心你们的脑袋。”仲夜说这话时嘴角依旧带着温暖慈悲的笑容,话语却是极尽威胁。

    少女轻轻点了点头,同样没有开口。

    苏锦微微挑眉,三十个伺从,现在又是两个婢女,无一不是**纵的傀儡!

    只是不知道这古堡之中,到底祸害了过多村民。

    视线移动,看向中心那盘旋而上的楼梯,最顶端通往幽暗深沉的阁楼,漆黑一片,肉眼凡胎之身,苏锦无法探得内里半分。

    忍不住咬牙切齿,心里将上无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骂了个遍。

    “好孩子要听话,乖乖待着,莫要因为好奇心作祟而丢掉一条小命了。”仲夜微笑,指尖掐着一片不知道哪里来的血红蔷薇花瓣,扬手一扔,那轻飘飘的花瓣竟是像有沉甸甸的石头一般笔直了飞了出去!

    砰!

    喀嚓!

    轻盈的花瓣重重落地,发出沉闷的声音,随即被突然窜出来的两截看起来纤细脆弱的花序分尸了,眨眼被绞碎,发出清脆的声音,化成湿粘的汁液,涂涂抹抹落了一地。

    “看到了么,古堡之中处处是危险呢。”仲夜轻笑,很满意的看到苏锦收缩的瞳孔,知道害怕就行,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苏锦哽着脖子道:“我不会乱走。”

    仲夜笑容深刻了三分,摆手道:“好了,带苏小姐下去休息,瞧瞧这小脸白的,好好休息,养足了精神,过几日师尊得了空闲,自会召见于你,希望你足够幸运,成为第四个神司。”

    苏锦心中冷笑,别以为她不知道仲夜在勾起她心中渴望,但,是什么东西在作祟?心中竟然生出一种神明至高无上、她想当第四个神司的古怪想法!

    面上却带着激动道:“我能当神司么?你师傅他老人家会同意?”

    “师傅最喜欢乖巧的孩子了,只要你乖乖听话,坦白自己的身份,道出灵气为何消失,成为第四个神司并不困难,而且,我会帮你的…”

    一只燥热的手轻轻抚上苏锦苍白的小脸,极尽诱惑,却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冷凛之意。

    “这般剔透的人儿,我倒是第一次见,山水宝地出妙人儿,红尘浊世同样人杰地灵,苏小姐…锦儿,留在此处可好?”

    如同催眠咒语,一声声打在苏锦心上,那双清冷双瞳蒙上了一层水雾,朦胧清雅,慢慢的,双眼变得迷离,彷徨,无措。

    仿佛变成一片落叶,随风飘荡,无处安家,不知前往何方。

    孤独,害怕,不安,渐渐冰冷…

    这时,冰冷的身躯徒然被温暖包裹,仿佛回归到树杈之上,回到母亲怀抱。两只手臂将苏锦揽入怀中,轻拍后背,声音充满缠绵与诱哄――

    “乖乖的,告诉我,灵气为何消失…告诉我,灵气为何消失…乖乖的,告诉我…你来自何方…去往何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