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尸香魔芋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68章 尸香魔芋 文 / 栗子糕

    阳光照射繁盛树林,地上光影斑驳陆离。

    一队伍甚是浩荡,正停留在树下作短暂的修整,填饱肚皮,喝口清水,恢复一下疲惫困乏的身躯。

    “离我远点,我不想看到你。”苏钰口气略微暴躁,转过了身躯,不去搭理站在身旁的女子,眉宇间满是不耐烦。

    他脸色并不好,近几日总是莫名其妙出现一个声音,来来回回只有一句话――

    来不及了!

    什么事来不及了,苏钰至今没有想明白过。

    也因此休息并不是很好,整夜作着玄乎无比的梦境,如同身临其境,美好又酸涩,温暖有无奈,仿佛得到了整个世界。

    然而,每次梦醒之后,梦中的一切化为泡影,甚至根本记不清梦境里的内容,反而身心疲惫到极致。

    垂下眼睑,苏钰目光飘忽不定,一会儿,沉浸在未知的梦境中无法自拔,一会儿又想到不知身处何处的蠢妹妹。

    短短几日的功夫,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眼底青影浓郁深刻。

    他的旁边,苏韵云一脸局促,绝美的小脸涨得通红,两只手揪着帕子,忐忑不安,似有悲伤难过。

    犹豫了片刻,道:“大哥…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一问大姐姐去了哪里?我很担心她,你说到了断魂岭就会见到,可是我不放心,她一个人该怎么办?帝都一呆就是八年,外面沧海巨变,她一个人能应对么?”

    苏钰拧着眉,阴郁遍布,口气略冲:“那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妹妹我自己会操心,不劳苏二小姐惦记!”

    不久前,苏韵云三个字,与苏韵潇三个字已经载入了苏家族谱,成为尊贵的嫡系一脉,只是俩兄妹强烈要求不改名字。

    苏韵云美眸闪过一丝受伤:“大哥…我…”似乎想到什么,低下了脑袋,轻声道:“这事我不再过问,但是大哥已经好久没好好休息过了,是否趁队伍修整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我…我这里有一颗静心丹,有助睡眠的丹药,是表哥给我的,你可以问他。”

    说着,递上一个白色瓷瓶,美眸充满期待的看着苏钰。

    苏钰却没有接过来,淡淡瞥了那瓷瓶一眼,随即转头看向百里馥翔,不满道:“还把她带走?磕着碰着,伤了残了,我是绝对不会负责任的!”

    言语间,毫不掩饰不耐烦。

    百里馥翔叹了一口气,缓缓走到苏韵云身边,执起她的小手,将温暖传递过去,轻声道:“你这是何必?往日你可不是这般死缠烂打,苏钰不愿意接受你这个妹妹,那就算了吧,真正关心你的人,是不会这般冷落你的!”

    苏韵云摇了摇头,眼珠子随着甩落:“表哥你不会懂的,他是大哥啊,作他的妹妹很幸福,你看大姐姐就知道,我也想要这样的哥哥…”

    百里馥翔微微诧异,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几天前他们同苏钰等人一起启程,期间难免有接触,但云儿却不知道为了什么,热脸贴冷板凳都不在乎,一次又一次的靠近苏钰,再一次又一次的被恶言驱赶。

    然而她却始终不曾放弃。

    出声询问,她就会说:你不懂,我想做大哥的妹妹。

    明明他们之间隔着杀母血海深仇,一辈子不可能跨越的鸿沟。

    为什么还要屡败屡战?拼命接近苏钰?

    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苏韵潇,似乎心有所感,苏韵潇也正看着他的方向,眼底晦涩莫名,看不出在想什么。

    “好了。”秦王殿下走了过来,蹙着眉扫了苏钰一眼,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人,这么美貌如仙的妹妹不要,那就当成陌生人好了,偏偏言语恶劣,字字句句的嫌弃。

    不过旁人怎么样与他无关,一脸正色道:“很快就在踏入断魂岭地界,这片土地百里之内已经没有人类居住,尤其要小心谨慎,谁也不知道那些吃人的怪物什么时候会冒出来。所以,从现在开始,苏钰,你不能再这般恍然若失,要时刻警惕着,防止突然发生的危险,可明白?”

    苏钰抬手抹了一把脸,眉宇间疲惫依旧,叹道:“是,殿下,我会打起精神,不会给队伍拖后腿。”

    秦王殿下点了点头,解释道:“并非本殿下有意针对于你,而是此地危险难测,真的出现危险时,谁也救不了谁,只能依靠自己,而你的状态实在在太过糟糕,本殿下不得不出声提醒你。”

    苏钰站了起来,恭敬行了个礼,道:“苏钰明白。”

    秦王殿下摆摆手,取出一个瓶子递给他,嗯:“你状态太糟糕,还是吃点东西睡一觉吧,今日暂且不赶路,于此地安置,明日直达断魂岭。这是静心丹,本殿下猜测,现在的你十分需要。”

    苏钰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无力的推了推那静心丹,拒绝道:“这丹药我这里不少…”

    只是梦中的一切太过美好,诱人而致命,让他忍不住驻足长留,不愿意醒来,因为醒来之后这美好的一切将虚无缥缈,抓不住,也回忆不起来。

    秦王殿下皱了皱眉,显然不满苏钰的态度,却没多加强求,转头看向苏韵云,那张美丽的小脸挂着晶莹泪珠,无一之中拨动心弦,忍不住软了口气道:“百里少主说的有理,何必拼了命去讨好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呢?浪费时间精力,也浪费心情,将那份心思转到其他人宠爱你的人身上,或者抓紧时间修炼。”

    苏韵云抹了抹脸上泪痕,微带三分羞赧,柔声道:“多谢秦王殿下关心,云儿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着轻轻瞥了苏钰一眼,果然依旧是视而不见,白嫩的小手捂着脸,转头跑了出去。

    树上翘腿侧卧、双手枕着脑袋的星灵百汇口中叼着一根草,将这一幕收入眼中,讽刺一笑,扫了一眼跑掉的苏韵云,眸光微微闪动,在无人可见的角度打了一个隐晦的手势。

    空气似乎扭曲了一瞬。

    ※※※

    山中古堡之内。

    沉睡的苏锦被两个婢女送入一间四面封闭的石屋之中,只有角落一个不足拳头大大的小口子留着透气。奢华耀眼的水晶点缀了整个石屋,哪怕没有阳光的射入,这间石屋却不缺少光线,水晶剔透光芒笼罩。

    直到两个婢女静悄悄地退了下去,苏锦才猛然睁开了眼睛,盘腿坐起,视线飞快在亮堂的水晶屋之中扫了一遍。

    目光突然一凛,取出一颗不大的果核甩了出去!

    只听一道琉璃炸裂清脆之声!

    一只属于人类的眼珠子掉了下来,污浊猩红染了一角,微微颤了颤,便失去了动静,粘稠发黄的液体汩汩涌了出来,不大的眼珠子硬是形成一大滩水渍。

    而那眼珠子随之干瘪,一股恶臭弥漫升腾!

    瞬息之间污染了整个石屋。

    苏锦面露嫌弃,抓了一颗丹药捏碎,扬手一撒,那滩恶臭无比的水渍触及白色齑粉,竟是形成小小的颗粒状之物。

    目光流转,上下左右前后,无数个‘苏锦’对她呲牙咧嘴,清晰的反射出苏锦此时狼狈不堪的模样。

    忍不住大吃一惊――

    “卧槽!这什么鬼地方?”

    四面都是水晶反射的倒影,仿佛有无数个自己待在一起,表情生动,栩栩如生。

    苏锦不记得有多少年没见过自己的脸了,似乎上辈子就不怎么见过,这辈子忙着修炼,忙着吃东西,更没有时间看自己了。

    透过水晶,苏锦才发现自己长了一张不错的脸蛋。

    说的不错,不是绝美动人,也比不得倾国倾城,身边的美人太多,尤其是上无那张无法描述的脸,看到知道觉得再没有比他更加让人无法忘怀的了。

    而是一种月华的清丽冷冽,说柔美却透着凉意,说冷漠,又有月光的温柔。

    总之,十分矛盾,却又诡异的和谐。

    “看来上无找的身躯并不是很糟糕。”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庞,一抹红痕清晰出现,苏锦愣了愣,嘀咕道:“似乎太过用力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照镜子?你还是不是女人?会不会害怕?知不知道身处何地?

    金色的老鼠从苏锦袖口中钻了出来,爬到她的肩膀站定,两只前爪怀抱胸膛,鼓着赤金双瞳瞪着前方。

    “咦?你不是最怕上无的么?怎么没有跑掉装死?”想到这里,苏锦就来气,别人收契约兽无一不是威武霸气、以主人为主。

    而她收了两只灵兽一个比一个贪生怕死,置主人于不顾!

    二叔气短,心虚的偷看了苏锦一眼,却见她转头瞪着自己,不由得虚张声势的挺起胸膛,大声道――

    老头子怎么会装死?老头子才不是那头愚蠢的豹子!

    苏锦扯了扯嘴角:“…呵呵…”装,再装,好歹一起生活了八年,还不知道你的死德行?

    最会和稀泥,装傻充愣!

    妈蛋!

    好想换契约兽!

    ――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头子说得不对么?那头蠢豹子看都不敢看你一眼,老头子好歹壮着胆子跟了来!

    “可你除了会刨地,除了寻找珍贵宝物之外,你还能干什么?”苏锦看了看地上的水晶,那只没有鞋子的脚丫子原地跺了跺,道:“这水晶铺就的地板可是很硬的呀,你钻得下去么?”

    二叔嘴角长须一颤,鼓着腮帮子怒道――这有何难?老头子活了一把年纪,什么样的地面没见过?不就是水晶地板么?老头子见过用灵气织就的台阶,用白云搭成的高楼!

    竟带着三分得意的炫耀!

    苏锦一笑,直接拎起二叔往地上掷去:“钻一个看看。”

    二叔一脸恼怒,觉得吃饭的能力被侮辱了,小身躯一动,竟真的钻入了水晶地面!

    苏锦收敛的笑容,目光如炬,盯着那个小洞看,细碎的水晶齑粉被甩了出来,很快在洞口之上形成一个小堆。

    之所以引二叔钻地,是想知道这座城堡究竟藏着什么古怪之物,竟然能够让她陷入短暂的幻觉之中!

    加上仲夜近乎催眠的语调,苏锦想忽略其中的怪异都不可能。

    片刻,二叔金色的小身躯驮着一背白色细粉钻了出来,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洞口之上不动了。

    口中吼道――

    小锦!小锦!不得了了!这城堡之中竟然大量种植尸香魔芋!简直太可怕了!

    苏锦微微迈近一步,问道:“你说什么尸香魔芋?”

    尸香魔芋,圣灵大陆盛传的死亡之花!

    通身碧色,庞大的喇叭口含着巨大粗壮的花序,据说每一株成长起来的尸香魔芋,都需要无数的鲜血灌溉,而且必须是新鲜的血液,刚从活人身上取下来的!

    这尸香魔芋浑身散发一股诡异的气味,时而恶臭如腐烂的尸体,时而清香充满诱惑,可能制造许多高深莫测的幻境…

    ――就是尸香魔芋还有什么尸香魔芋?

    苏锦微微点头,道:“你说这里种植了很多尸香魔芋?”

    二叔将自己的小身躯拔了出来,弓着背,抖落一身白色粉末,奔跑着朝苏锦而去,抓住袍摆一角攀爬而上,很快来到她的肩膀,四肢扑腾一下子摊开。

    ――很多很多!你也知道尸香魔芋这东西十分庞大,而这里的尸香魔芋只会比书上写的庞大三分,整朵花充斥着大量鲜血,仿佛轻轻按压就能挤出血来!

    苏锦错愕,尸香魔芋这种东西并不是很好种植,不止因为它需要大量的血液,还因为它十分挑剔土壤,不潮湿不活,不阴冷不活,没有腐烂尸体不长!

    这里竟然生长了这么多?

    苏锦心惊之下,更是将上无咒骂了一顿。

    ――想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么?

    苏锦收敛惊色,从善如流问道:“不知二叔看到了什么?”

    ――小阿妹。

    二叔说着,一咕噜爬了起来,鼠脸上写着悲伤难过。

    苏锦瞳孔一缩,口气带着她都不知道的三分焦急,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哪个小阿妹?”

    二叔拍了拍苏锦的脸颊,叹息了一声道――

    老头子认识的小阿妹就那么一个,你说老头子说的是哪个小阿妹?

    “怎么会?”苏锦眸光闪动,不由得轻喃出口:“她还那么小,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

    猛然抬头,道:“你说你看到了她,她还活着么?还是…死了?”

    二叔缩了缩身躯,道――

    小锦怎么了?老头子认识的你从来都是冷漠无情,旁人死在你面前眼皮都不带挑一下的。不会因为小阿妹亲了你一口,融化了冷硬如石头的心吧?那老头子也亲你一口,以后好好对待老头子,怎么样?

    两根手指揪起二叔的后颈肉毫不留情的甩了出去!

    “问你话呢,胡说八道什么?”苏锦略带三分怒气,只有她自己知道,听了二叔说的那句话之后,整颗冰冷的心颤了颤。

    ――老头子怎么就胡说八道了?这么凶残,你还是女人么?小心,以后没人敢要你!

    苏锦挑眉,那只****的脚踩了上去:“闭上你的臭嘴,再胡说八道,你就一辈子待在灵兽空间里吧!”

    ――不要!

    二叔两只眼睛差点被踩凸了,四肢绷得紧紧的,讨好道――老头子闭上嘴,我再也不说你不爱听的话,千万不要让老头子送回到灵兽空间里去!

    开玩笑,灵兽空间虽好,感觉没有它喜欢的金银珠宝,是只寻金鼠就不会喜欢天天呆在灵兽空间里不出来!

    苏锦缩回脚,双手环胸就地一坐,道:“那么清清楚楚的告诉我到底怎么一回事。”

    二叔趴在地上动了动,调整了一个舒适的位置,也不准备起身。

    ――每朵尸香魔芋都缠住一个不大的孩子,和小阿妹差不多大,有男有女。但无一例外,这些孩子都已经失去了肉体,仅保留灵魂,束缚在尸香魔芋宽大肚口之中。

    成片的尸香魔芋生长,泥泞土壤被染成了诡异的红色,浓重血腥混合尸香魔芋诡异的香气,形成新的气味。

    只要在这群尸香魔芋的攻击范围之内,所有路过的活物都会陷入编织的幻境之中,轻易拔离不出,然后接受尸香魔芋的诱惑指引,最终成为尸香魔芋的养料,滋养生机。

    每一株尸香魔芋低下堆积了累累白骨,仔细看可以发现这些骸骨都是小孩子的,小到不足月份的婴儿尸骨,大到七八岁左右的孩子尸骨。

    而且――

    那些灵魂抗拒非常,不停的挣扎尖叫,发出凶戾阴冷的气势,已经跨入恶灵行列,想要转世投胎已经不容易,除非有高人愿意为他们耗费功力,净化身上的戾气,否则冥界大门是不可能向他们开启的。

    二叔脸上带着丝丝心惊肉跳。

    它是从那层层白骨之中钻出来的,向阳的天空充满诡异阴冷,阳光照射下没有半分温暖,鬼哭狼嚎,让它这只身经百战的老鼠都忍不住竖起鬓毛,抖落仿佛粘在身上的恐怖鬼怪。

    “还有什么?看到尸香魔芋,看到累累白骨,看到无数冤魂,还有什么?比如活着的死人?”苏锦问道。

    二叔歪着头细细一想,摇了摇头――老头子之所以会发现尸香魔芋还是因为那处土壤太过奇怪,腥臭湿粘,好奇上面种植了什么东西,才钻出地面发现了尸香魔芋,其他地方还来不及去看…

    骤然顿住,没有眼瞳的双眼瞪着苏锦,怒道――好啊,小丫头,学会算计别人了,竟然用话语激发老头子为你探路!

    苏锦淡淡的瞥了它一眼,丝毫没有将它的愤怒放在眼里,道:“二叔猜对了,你也知道现在的我灵气归零,还得感谢上午没有将所有的灵气掏空,没有破坏我的灵源,否则我一辈子只能是一个废物。这样的我,根本无法同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交手,只能另辟蹊径,旁敲侧推,了解整座城堡,抓到致命把柄最好,抓不到也能因此想方设法的拖延时间。”

    只要哥哥他们来了就好,她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哥哥全身心的保护。

    再退一步,她也可以抓紧时间修炼,哪怕短时间无内法恢复灵气,但至少不是完全的待宰羔羊!

    二叔吱了一声,小身躯背了过去,口气带着丝丝难过――你可以直说啊,老头子难道还会不帮你么?非得用这种手段?很伤心,很难过,很脆弱,需要安慰。

    苏锦扯了扯嘴角,再次唾弃自己的两只灵兽,贪财兽,怕死兽!

    都不是好兽!

    却还是乖乖的将手递了出去,道:“想要什么东西自己拿,但只能拿三样,多拿,就把你关到灵兽空间里去,绝对是威胁!”

    二叔立刻抛弃了什么委屈,什么难过,什么脆弱,短短的尾巴抖了抖,龇着一口大门牙,兴致勃勃的一头扎入空间,疯狂的寻宝之中。

    ――这样就对了,咱们是契约关系,没必要躲躲藏藏,遮遮掩掩,小锦有任何需要老头子之处都可以说出来,当然,事后给老头子一点安慰就更好了,也更能提高老头子的办事效率什么的。

    妈蛋!

    好想换兽!

    苏锦忍着心中的咆哮,面无表情的二叔往外面淘东西。

    她也就想想罢了,解除契约这需要代价的。

    嗡――

    这时,水晶屋一声轻鸣,空气撕裂,形成一个圆形口子,一个鹤发童颜之人步履轻快,身着繁琐庄重袍服,从那个圆形口子走了出来。

    二叔似乎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动作十分伶俐迅速,卷了一地准备精心挑选出三样的宝物,眨眼钻入苏锦袍摆之下。

    背靠着苏锦的脚踝,金色的双瞳放光,嘴角流淌可疑的液体,痴迷得无法自拔。

    苏锦抬了抬脚,能清晰感觉到二叔在她脚背上举行了一场赏宝大会。

    妈蛋!

    更想换兽了!

    这只没多大用处的死老鼠竟然藏私!

    “你比本神司所想更让人意外呢,竟然没被仲夜那张小白脸迷惑住,啧啧!”端阳在苏锦面前几步之远的距离站定,那浑浊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苏锦,跳动着贪婪的火苗,仿佛在看一道绝顶美味可口的菜肴。

    苏锦后退了两步,这位神司身上的死气十分浓郁,生机也更加磅礴,古怪的是,磅礴生机夹杂着令人厌恶的污浊怪味,一股臭鸡蛋的气味!

    “别怕,乖孩子,师尊还没有召见于你,本神司不会夺走你的小命,但好歹让本尊尝尝鲜啊,要知道师尊出现之后,所有美味可口的东西,也没有本神司的份,因此神司只能先尝为快了!”端阳双瞳贪婪更甚,伸手一把抓住苏锦的胳膊,用力往怀中一扯!

    苏锦冷着脸,周身被阴冷包裹,脊背爬起丝丝森寒。

    砰!

    身躯徒然一软,双膝竟然直接跪在地上,重重地碰撞发出响亮的声音!

    原来,被吞噬灵魂是这种滋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