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灵气皇级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69章 灵气皇级 文 / 栗子糕

    一丝纯净碧色气流从苏锦额间淌出,径直被端阳吸取,那张本就年轻的脸庞肉眼可见的陇上一层如玉般温润的光泽。

    而苏锦,精神立刻就萎靡了下来,脑袋低垂,神色莫名。

    蹲在苏锦脚背上欣赏宝物的二叔,徒然被抖落,心目中无价之宝撒了一地,顿时怒从心起,爬出来,找到罪魁祸首,狠狠给了一口大板牙!

    沉浸在极致欢愉之中的端阳微微蹙了眉,停止了吞噬灵魂,舔了舔嘴角,低头一看,一只没有尾巴的小老鼠正叼着他的大腿肉,力气之大,那块地方渗出了血迹:“哪来的丑老鼠?滚一边儿去!”

    抬脚一动,无形力量轻颤,直接将二叔振开了去!

    ——呸呸呸!

    二叔被狠狠甩在地上,两颗大板牙磕在坚硬的水晶之上,鲜血淌了出来,连忙低头吐掉血沫子,同时双眼凶狠的瞪着端阳。

    之后又快速窜了起来,眨眼的功夫钻入水晶地面,下一刻竟是从端阳身处之地周围钻了出来,绕着他,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洞。

    “这是干什么?难不成想挖塌陷这一片土地么?天真,虽然不知道你这只小老鼠怎么有如此的钻地,可以轻易挖开水晶地面,但本神司不介意实话告诉你,这水晶地面是活着的,不管你如何破坏,一刻钟的时间,便会恢复往常的模样!”

    端阳环视四周,那张愈加年轻的脸庞带着讽刺,也不任何作为,十根手指抓着苏锦,眼中带着些看戏的戏谑。

    ――吱!

    是么?钻地是寻金鼠的本能,生存是根本,上苍给了寻金鼠如此天赋,也给了寻金鼠恐怖的破坏之力。

    然而,二叔的话语在端阳耳中只是一阵呱躁吱吱叫声。

    ――吱吱!

    小锦撑住!二叔这就来救你!

    二叔偷空瞥了苏锦一眼,见她双眼放空,满头大汗河流一般不停的往下淌,脸色变成青灰色,张着小嘴大口而急促的呼吸,胸膛剧烈起伏,心口一跳,忙开口道。

    苏锦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抬手擦去额头密布的汗水,清冷眉目陇上一层阴霾,无边黑暗盘旋笼罩,仿佛沉浸在崩溃的边缘!

    这时,端阳身下的地面徒然塌陷,端阳却笑得自信洋洋,依旧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在等待自己陷入水晶地面:“本神司说过,水晶地板之于我没有半分用处。”

    下一刻,端阳俊美年轻的脸却突然沉了下来,满脸阴鸷难看。

    只因为苏锦所在之处同时下塌,且更为快,范围更广,速度之迅猛,让他根本来不及用力抓住苏锦以拦住她的逃离!

    “那到底是什么老鼠,竟有这般破坏之力与速度?”端阳暗自不解,死死的瞪着那下陷却没有如若认知的一般重新恢复之处。

    “我记得我说过,不许打苏锦的主意,端阳你是没听进去么?需要我请出师尊做主么?”仲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端阳的身后,口气阴森,看了一眼那凭空出现的大洞,脸色发黑。

    端阳蓦然转身,嘴角微微僵硬:“凭什么你可以独自占有,我却不能?别总拿师尊压我,只要我的实力超过你,师尊便不会只有你一个选择!”

    “凭什么?就凭苏锦身上有我们所没有的灵气,我不相信你垂涎那灵气,师尊他老人家辛苦这么多年为了什么?不就是摆脱死亡,得到永生么?那股灵气能够驱散死气,只要我们找到那灵气,还愁大业不成么?”仲夜怒道:“至于选择你?呵,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端阳冷哼一声:“灵气?那小子身上还有灵气么?谁知道是不是被你偷偷的吸光了。再说,我有分寸,不会弄死她,吸点灵魂之力怎么了?只要她活着,便不会碍着师尊大事。”

    仲夜怒气浓了三分,冷笑道:“究竟是你太小人之心觉得师尊与我都不会分你一杯羹,还是单纯好奇想要尝一尝富含灵气的美味,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逾越了这一步,违反了我的再三警告!那你就必须付出代价,牢牢记住这个教训。”

    “怎么?想打架不成?我端阳从不惧你!”端阳也怒了,他的本意只是长一点这纯净灵魂的滋味,并不会让苏锦丧命。

    他也不敢让苏锦死去,因为师尊是知道苏锦那一身浓郁灵气以及纯净的灵魂,自然也不会放过苏锦,而他若是独吞苏锦,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悲惨死去!

    端阳阴森森道:“总有一天,我会亲自抽筋扒骨,将你的血肉喂养后山尸香魔芋阵!”

    仲夜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端阳面前,扬手就是一掌,掌心带着浓郁的黑色气流,弥漫无边黑暗:“我等着便是,至少现在的我比你强大,比你有天赋,你打不过我,还要战战兢兢的担忧被我斩杀,活了这么多年,半点精进也没有,我若是你,早就羞愤自杀了!”

    端阳最讨厌人家拿他的年龄说项,要知道师尊最早的弟子只有他一个,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的穿梭,他的天赋修为始终没有提高太多,这才让师尊选择了还是幼童、却天赋出众的仲夜。

    身躯猛然往后下腰,避开了仲夜的掌风,同时抬脚狠狠踢向仲夜,这一脚用尽了力气,卷起层层飓风,气流摩擦生出赤红火花!

    “我要你死!”

    千百年的怨恨,一遭引爆!

    仲夜讥诮:“就你这点修为?就算你吸食了很多灵魂之力,天赋太差永远会拖你后腿!”

    掌心打空,黑色气流涌动,手掌顺势转动用力一推,同端阳那充满力量的脚板对了个正着!

    磁啦!

    火苗烧了起来,红色之中泛着黑色!火光照亮了水晶屋,无数个镜面反射那处火苗,诡异而恐怖。

    两人各据一方,同时向后倒退,擦过水晶地,掀起无数碎屑。

    轰的一声巨响!

    不大的水晶屋汇聚了一股恐怖的力量,达到容量之后,竟是轰的一声爆炸了!

    ※※※

    百水千山。

    一豹托着下巴,瞪着双眼凝视拼命往箱子里塞东西的清安,那副模样,仿佛要将整个屋子一起装进箱子里带走。

    尤其是珍贵的药草,与一副特殊材料打造而成的银针,清安直接将它们揣进怀里。

    “你把东西全收了也带不走的。”一豹懒洋洋,丝毫没有主人被抓走的急切与担忧。

    清安狠狠转身,一脸愤怒道:“小锦被人抓走了,看你这当契约兽的一点都不着急,你可别忘了,主人出事,这契约兽也有无法独活!”

    简直贪生怕死!

    虽然他不知道外界的契约兽和主人之间的具体关系,但他也是从小有灵兽陪伴长大的,知道感情是相互的,是处出来的。

    哪怕他的猫类灵兽没有和他有契约,但是在他遇上危险的时候,急得团团转都是轻的,往往直接犯蠢,明知有危险,还不要命地冲了上去,仿佛要陪他生、陪他死一般决然!

    而这头蠢豹子,在主人被抓走的时候,完全选择袖手旁观,仿佛被抓住的不是它的主人,而是一个陌生人。

    真是冷血到令人震惊!

    一豹却是叹了一口气,眉宇间一股忧愁:“小锦才不会死。”

    没人知道,在苏锦被抓走,他准备出手解救时,上无那令他忌惮到骨子里的气势将他定在原地,明显不希望他插手。

    至于为什么他大概能猜到三分。

    无非就是让逆境逼迫苏锦快速成长。

    八年的帝都安逸生活,苏锦修为受限于灵气被剥夺而无法成长,现在,上无出来了,再不会同苏锦抢夺灵气,只要给她时间,她就会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成长起来!

    但,这很短的时间,在上无眼中依旧漫长。

    这才使了手段,逼迫苏锦!

    只是为何这般着急?仿佛下一刻就要天塌地陷了,需要能力逃命一般。

    一豹不算聪明的脑袋,很是不明白。

    迫于上无的淫威,一豹只能忍着,憋着,藏着,一点不敢透露给苏锦知道。

    “唉!我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昨天的小锦也许不会有事,但是现在的小锦你没发现么?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精神,萎靡不振,就像枯萎了即将凋谢的花朵。这样的小锦,三十伺从尚且无法应对,那移山填海的神司呢?大神司呢?”清安拖着有些跛的脚,走到一豹面前一屁股坐下,怀中兜着的珍贵药草掉了一地,肉疼的扯了扯眼角,却没有弯腰去捡。

    因为他知道这些东西都带不走。

    与其心疼的无法言语,不如别开头当成没看到。

    一豹摇了摇头,绷着脸,高深莫测道:“你不知道,小锦不只有我和那只老鼠两个契约兽,还有一个毁天灭地的恐怖存在,只要有他在,死天死地都不会死小锦!”

    这一点一豹莫名的相信。

    好歹和那上无呆在一起整整八年,八年内,它不止一次看到上无化成人形,静静的盘腿坐在丹田之内,哪怕那张脸被厚重的黑纱挡住,它还是感觉到无边蔓延的暖意,仿佛春回大地。

    这是面对它和老鼠永远不会有的。

    “又是契约兽么?一个人到底能拥有几只契约兽?”清安并不相信一豹口中那谁拥有什么毁天灭地的能力,端看蠢豹子和小老鼠,他根本无法联想到上无的恐怖。

    一豹再次摇头:“不是契约兽。”具体是什么它还真说不清楚,但那恐怖的黑暗力量,让它忌惮十分之深重。

    并且没有随着它修为的增进而减少,反而…有种一辈子无法企及的预感。

    顿了顿,一豹话头一转,道:“话说你收拾这么多东西准备离开百水千山么?不是说出去的路被神司把持么?你准备怎么离开?”

    清安叹了一口气,稍稍压抑住心中对灵兽的渴望,双眼带着坚定,道:“我不是要离开白水千山,我要上山,我要救小锦。”

    一豹眼神一变,满是怀疑,歪着头道:“你睡醒了没有?就你这小身板?我一个指头就能戳穿你,你去山上送死么?”

    清安面色一红,他也知道自己太过不自量力了,但良心上过不去啊,若不是因为他无法说服村里人,苏锦一个不是百水千山村民之人怎么会遭到这般对待?

    哽着脖子道:“别的我也许不行,但我有你们都没有的能力!”

    一豹道:“什么?”

    清安脸上带着骄傲,道:“银针!”

    一豹嫌弃的瞥了一眼缩在他怀里有些扭曲的银针,道:“就是小东西?挠痒痒都嫌弃力道太弱,能干什么?”

    清安脸色涨红,用力一拍桌子,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吼道:“少小看人,银针虽小,却有很多你所意想不到的效果!”

    说着,竟是掏出了银针,对一豹手臂上扎了一阵,手指在尖端动了动,形成一个旁人看不懂么看不到的玄妙气流!

    一股冰冷窜入手臂,酥麻,渐渐僵硬,一豹那头火红的头发瞬间竖了起来,双瞳瞪大,恐惧道:“你往我手臂的扔了什么东西?怎么有无数只虫子在里面攀爬?还冰冷刺骨!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清安得意了。

    也就是一豹对他没有任何防备,才会让他得手,否则,就像一豹所言,它一根手指就能戳穿他,根本不可能中了他的算计。

    清安祖上世代从医,但是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一套特殊的针法流传了下来,唯有每一代的继承人才知道、才能学习的秘法。

    父亲死之前,便有意引导他学习,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是单纯的觉得手势好玩。

    直到后来整理父亲的遗物,才发现这套祖上传下来的针法,也依据书册,加之过往的学习,一点一点的读透这套针法。

    “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还认为我上山是送死么?”

    “不不不,再也不敢了,求你快快放了我!”一豹咧开嘴角,讨好道。

    清安很满意一豹的态度,傲娇扬眉,道:“可以放了你,但你必须跟我上山。”

    没有一豹,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上山,仅仅山下那看不见的屏障就足够撕碎了他!从小生活在白水千山,并且因为对神司多有猜忌,比任何人都知道神山山下的危险!

    一豹忙不迭的点头,哪怕没有清安的要求,它也必须上山一趟,不担心主人的安危,但它希望时刻陪着主人,同它一起成长。

    只是主人会不会误会它了?

    觉得它是贪生怕死的契约兽,恨不得它去死然后找别的契约兽?

    这个念头一起,便如杂草般疯狂生长,很快占据了一豹的心扉,令它心惊胆战!

    主人!

    一豹真的不是贪生怕死!一豹是被逼的!请主人一定要相信一豹!一定不能找别的丑兽!

    ※※※

    ――小锦,你还好么?

    二叔小身躯趴在苏锦额头上,凝视着她有些发散的眼瞳。

    苏锦眨了眨眼,晃去脑中的混沌,伸手扯下爬到头顶上去的老鼠,随意往旁边一扔,慢腾腾地盘腿坐起。

    摊开双手,带了茧子的双手充满了讽刺。

    辛辛苦苦修炼八载,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再没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事了。

    若是没有二叔,此时的她,只会是一具冰冷尸体,甚至,尸骨无存,成为某些人的盘中餐。

    这种感觉太过糟糕了!

    ――用完就丢,小锦好生无情!

    四脚朝天的二叔瞪眼望天,鼠脸满是不满。

    苏锦双手交握,转头看着二叔:“谢谢你。”

    二叔骤然转头,神色有些莫名其妙,随即微微别扭道――

    你是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契约兽,救你是理所应当的,小锦不必放在心上。

    苏锦摇了摇头:“不,谢谢你。”

    上无离开了,再没有任何人成为她最后的依靠,这一刻起,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二叔扭动身躯,翻身趴在地上,怯怯的看着苏锦,这样的苏锦太过不正常,让它忍不住毛孔直竖。

    苏锦却没有再理他,转头看了看四周的景色。

    同样是水晶铸成的房屋,不同是四周空荡荡,半点点缀也没有,整个就一空壳,除了她和老鼠,再有就是水晶反射的‘苏锦’。

    苏锦面部表情的转头看着二叔:“…这是什么地方?”

    二叔跳了起来,带着三分兴奋――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我觉察到这周围有好东西,只是放了什么隔离的宝物,完全隔绝了我对珍宝的探索。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有吸引力,所以二叔十分惦记的宝物,才会直接将苏锦带到此处,希望借她之手,撩开宝物的面纱!

    苏锦微微挑眉,眼中带着丝丝笑意:“什么好宝贝,值得你这只寻金鼠惦记?我倒是有了几分好奇。”

    二叔更加兴奋了,两只小爪子搭在苏锦膝盖上,摇摆着短短的尾巴,道――是么?是么?那你带我去吧!我保证当你拿到最珍贵的宝贝,相信小锦不介意分我一点的是么?

    苏锦忍不住笑了,心中抑郁不得志一扫而空。

    没了上无,她的灵气只会属于自己,以她的修炼资质,短时间恢复并不是多难的事!

    那么她又何必纠结这一点不快呢?平白影响了自己的修行!

    心中纠结之事化解,苏锦仿佛听到脑中琉璃的破裂之声,整个人豁然开朗,仿佛置身浩瀚广阔的大草原,感受无边宁静!

    ――吱!

    二叔一脸不可思议。

    有些人修为的晋升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在想开了某些事之后,修为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原来还能这样?”苏锦牵起嘴角,眸光依旧清冷,却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疯狂:“这是…皇级么?”

    没有上无的剥夺,苏锦此刻涌现出来的灵气完全化为己用,只属于她自己。

    一下子,修为恢复了前世初期水平,这辈子的皇级修灵师!

    值得一说的是…

    “这里木气空前浓郁,我猜测,二叔说的那什么宝物,定然与木系相关。”苏锦摊开手掌,一株绿色植物颤颤巍巍的站在她的手心上,眸光闪烁一丝无奈。

    身处铃音帝国,快速成长的永远只会是金系属性!

    ――吱!

    金属性恢复皇级,木属性处于王级,如此还不够么!小锦,做人不能太贪心了!

    二叔怒起,对苏锦的不知足表示谴责。

    常人修炼,哪个不是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晋升,而她,不过用了一瞬间而已,若是让旁人知道,岂不是要用唾沫淹死她?大骂她打击人心!

    苏锦满不在意道:“你忘了我之前的修为可是尊级,现在下降了,而且只剩下木系和金系!”

    ――吱!

    以你现在的灵气基础,瞬间恢复双系已经是得了莫大机缘!虽然我不知道你得了什么机缘,但这足够你傲视群雄了!

    二叔鼠脸扭曲!

    还想当一回救世主,在主人面前显示它有用的一面,告诉主人,它除了在寻宝方面十分有天赋之外,在其他方面也有大用处!

    不要小看小个子!浓缩就是精华!

    而现在,被莫名其妙的机缘打碎了!打碎了!就这么打碎了它的计划!

    爪子好痒,好像挠墙!

    苏锦哈哈大笑,心情空前舒畅,双手用力撑地,整个人站了起来,同时拎起咬牙切齿一脸踩了****模样的二叔往肩膀上一放:“走吧,你不是说有宝贝?我们去寻宝吧。”

    二叔瞬间忘了心中愤懑,后腿直立而站,一爪子轻轻抓着苏锦的耳垂,小身躯前倾,另一只爪子指着某一个方向――

    走这里,这个方向能最快到达藏宝之地!

    苏锦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二叔小爪子所指的那面墙壁:“没门怎么走?直接轰碎么?二叔先去探探这水晶墙壁有多厚?”

    二叔鼠脸一抽,似乎叹息了一声――

    真是没用!是看老头子的吧!

    说罢,小身躯径直从苏锦肩膀上跳落,直接钻入地面不见了。

    下一刻,苏锦眼中倒影着那边水晶墙壁出现一条裂痕,划出一个门的框架,砰的一声响,水晶墙壁出现了一个大洞。

    白色碎屑纷扬飘动,遮挡了视线。

    二叔的影子从地上钻了出来,得意洋洋道――

    还是老头子厉害吧?哼!走吧!

    苏锦笑了笑,弯腰拎起它的后颈肉,轻轻放在肩膀上,笑道:“嗯,二叔最厉害!”

    二叔嘴角一咧,大板牙洁白如雪,闪烁着旁人才知道的寒光。

    就是这几颗门牙,残忍凶狠,明明脆弱得一磕就出血,却硬是啃出了一扇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