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烧油老人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70章 烧油老人 文 / 栗子糕

    ――诶诶诶?小锦你要去哪里?不是说了走这条路么,你往哪儿走呢?

    只见笔直前行的苏锦徒然拐了个弯儿,而这弯明显和二叔的指引背道而驰!

    站在苏锦肩膀上的二叔忙扯住苏锦的耳垂,小小的身躯往后仰,仿佛拼了命拉住苏锦一般。

    苏锦屈指弹了它的脑门,抢回耳朵,轻轻揉了揉,道:“你不是说后山在这个方向么?我得去那片尸香魔芋生长之处。”

    二叔捂着脑袋,感觉被打的地方肿了个大包子,瞬间明白苏锦意欲何为,到底那个亲了她一口的小鬼还是被她放在了心里。

    ――早知道亲你一口能得你如此另眼相待,老头子定然亲你一口,不,一百口!不知道现在亲,来不来得及?

    苏锦步伐不减,警惕提到最高,留意四面八方,同时道:“少想这些有的没的,我承认我去尸香魔芋生长之地是为了小阿妹,但跟亲不亲没什么关系。”

    ――别不承认,老头子不笑话你的,你就是看上那个小丫头了。

    苏锦无言的张了张嘴,没再搭理二叔,这时一黑色身影出现在视野之中,苏锦想也没想,一把扯下二叔捂在手心之中,身影快如闪电,径直与旁边一处不大的树木融为一体。

    二叔整只鼠被苏锦不算大的手掌包裹,仅留下小小的短尾巴在外面,用力往后拉扯。

    “嘘!不要乱动,外面有人,等一下就放你出来。”苏锦通过契约传信,成功安抚了躁动的二叔。

    后背贴着树干,视线跟随那黑色的身影。

    但见十来个黑色衣袍的人纵列而行,步调完全一致,步伐却僵硬无比。

    苏锦注意到,这些人和启明星那三十个伺从不一样,目光完全呆滞,面容发青,眉宇之间笼罩一股浓浓的死气,在外的肌肤隐隐溃烂。微微挑眉,扫了一眼便移开的视线,因为视线过分的缠绵灼热,让人察觉到,从而泄露她的藏身所在。

    没多久,这队人马径直从苏锦面前走过,一股尸体腐烂臭气熏染了四周。

    “果然有活死人啊。”苏锦暗道。

    ――快点收尸走人,管他什么活死人,老头子的珍宝更为重要。

    二叔不满的声音传来,此时的他完全淹没在苏锦的手掌之中,只能露出锋利的小爪子,对着苏锦的手掌轻轻抓了抓。

    苏锦点了点头,确定再没有任何人出现,这才显露身形,行走在阴气森森的长廊之中。

    雕梁画栋,处处彰显历史华韵,本该雄伟壮阔,威风凛凛,却因为一股森冷腐臭而变得腐朽枯败,就像沉睡了几百上千年的古墓。

    ――咦?小锦你看,那里的水是不是在燃烧?

    一得到自由,二叔就迫不及待爬到的肩膀上,更加容易看清前方的地势。

    然后,一汪冒着淡青色火苗的水流进入了它的视野之中,水火不相容,看这里的池水,却生出了火花,跳跃晃动,怡然自得,半点没有水火不容的架势。

    苏锦顺着二叔的指引看去,果然,一座镌刻各种凶兽的拱桥之下,流淌的水流却升腾着火苗,半点,没有因为深处水流而熄灭,反而持久隽永,就像灯芯与灯油。

    也许,这流水是同灯油有一个道理?

    带着好奇,苏锦驻足,取出一条素白色长绫,朝着水面甩了出去,长绫飘荡,灵蛇般钻入水中,再出来时,带着沉甸甸的重量,以及如水般清透的颜色。

    苏锦猛然收力,长绫回到手中,折叠成整齐的方块,乖巧的躺在苏锦手心,屈指点了湿润的长绫,指尖轻碾,眉心随之微蹙。

    ――怎么样?这些不是灯油吧?

    在二叔的认知之中,除了最常见的聚光石,以及几种照明之物外,知道的也就灯油这种液体状东西可以燃烧火焰,从而达到照明的目的。

    下意识的,二叔也和苏锦一样,这流水便是灯油。

    小身躯前倾,嗅了嗅气味,一股近似硫磺却充满压抑的恶臭充斥鼻孔,二叔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嫌恶道――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这般恶臭难闻?简直齁死人了!

    苏锦裹了裹的长绫,卷成一团,直接将它丢入水中,长绫落水,眨眼被流水吞没,消失不见了,苏锦面无表情道:“是尸油。”

    二叔一惊,脊背上毛孔竖了起来,双目瞪大――老头子没听错吧?你说这是尸油?这么多?

    的确很多,多到形成一汪小湖!这得死了多少人才能够形成凝炼出这么多的尸油?而且这尸油怎么只有靠近才能闻到恶臭难闻的气味?

    “你没听错,这的确是尸油。”苏锦取了一方帕子擦了擦手,抹了直接丢弃,皱着眉,总觉得那股难闻的尸油气味停留在手指上。

    奈何她现在没有水系属性的灵气,无法直接召唤出清水,以往仗着身上有水系灵气,用水格外方便,以至于她身上从来都不会带水的。

    二叔十分嫌弃地跳下苏锦的肩膀,鼠脸上夸张的扭成一团――真恶心,你身上沾染了尸油的气味,离老头子远一点,太可怕了,吓死人!

    苏锦忍不住白了它一眼:“你不过是一只小老鼠,算什么人?等你你幻化成人,再来说‘吓死人了’这句话!”

    二叔双目浑圆,怒气冲冲――

    你这孩子真是不可爱,不懂尊老爱幼么?老头子现在无法幻化身形,以后也不能,寻金鼠一脉从来没出现过修炼成人的!

    顿了顿,老鼠脸换成犹豫,有些不确定,又有些忐忑――

    小锦不会嫌弃老头子的吧?老头子承认,打架没有半点用,但老头子可以帮你寻宝啊,自然世界玄妙莫测,神奇多彩,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出现什么宝物。但老头子天生拥有寻宝的血脉,能与珍贵的宝物沟通,从而得知它的所在,这是寻金鼠的天赋,以小锦的性子,应该不会抛弃这份诱惑的吧?

    话音落下,老鼠自己乐了,嘴边胡须一抖一抖――

    哎呀!果然年纪大了,竟然忘了我们之间是有契约的,解除契约哪有那么简单?

    苏锦抬脚,踩在二叔身上:“真是呱躁!”

    二叔内脏差点给踩出来了,忍不住心生怒火,昂起头瞪着苏锦,正待说什么,金色双瞳倒影着一个人影。

    二叔惊了一下,逃跑能力无人能比,以至于周围有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与视线,而现在,一道人影悄然出现在视野当中。

    二叔毛骨悚然,心生恐惧,若这人是一个敌人,悄无声息的靠近他们,并且给他们致命的一击,那么他们十之八九会中招。

    抬头,却发现苏锦似乎早有觉察,掩在袖口之下的手指夹了几枚刀片,寒光凛冽。

    这时,那人影似乎也发现了苏锦,一声惊疑道:“咦?这里竟然有活人存在?哎呀!我倒是想起来了,听说城堡之中来了一个人类女娃子,并且逃脱了,闹得整个城堡沸沸扬扬,大军出动,想来说的就是你了吧?”

    苏锦不语,目光无波,冷静的注视着那人一步一步的向她走来。

    近距离,才看清楚这人的模样,简直可以用黑皮枯骨来形容。

    简单点就是丑陋到极点!

    苏锦暗暗惊讶,她活了两辈子,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丑的人。

    来人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模样,个子矮矮,又瘦又黑,长满皱纹的脸上一双眼睛混浊发黄,似乎很久没有休息过,以至于眼球布满了血丝,隐隐发红。

    过分干瘦的双手垂过膝盖,一身破旧、污迹斑斑的短袍歪歪斜斜的挂在身上,头顶毛发稀疏,毛燥发黄。

    “你是什么人?”苏锦冷道。

    “唉!好久没见过人了,真是怀念啊。”那人叹了一口气,双眼闪过他乡逢故知的欣喜,继续道:“我啊,名字叫什么已经不记得了,活了多少年也不记得了,名字留着也没有人叫,没过几年便忘记了,但隐约有个‘牧’字,具体叫什么还真的想不起来了,女娃子随便叫好了,嗯,用人类的辈分…太长了,你叫我牧爷爷吧。”

    苏锦点点头,从善如流道:“牧爷爷。”

    从这人身上,苏锦感觉到了蓬勃的生机。

    牧爷爷哈哈大笑,表情愉悦畅快,那张丑陋无比的脸抽搐扭曲,简直丑出了新境界,笑道:“好好好,我在这条清水渠带了几百上千年,从来没有一个人来和我说过话,小女娃是头一个。”

    苏锦道:“我叫苏锦。”

    丝毫不意外这丑人认出她女扮男装,因为这人的修为明显在她之上,并且多有保留,完全看不出深浅来。

    那就是实力的差距。

    “苏锦…我叫你小锦吧,小锦,既然你逃了,不直接下山,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我虽然一直没离开过清水渠,但也知道这条路通向后山尸香魔芋阵,那阵法恶毒阴邪无比,十死无生,我劝你还是趁着这些人没有找来,赶紧逃跑要紧。”牧爷爷因为大笑,脸上浮现了丝丝红光,那丑陋的面容似乎也没那么丑了。

    苏锦却道:“多谢牧爷爷指点,只是我一个小辈被落在那尸香魔芋阵之中,把她已经死了,我也要把她的尸骨带出来了,交给她的父母兄姐。”这是苏锦暂时想到的唯一能做的事。

    “哦?你那小辈定然是个比你还小的孩子吧?尸香魔芋挑剔无比,所需要的食物从来都是小孩子的血肉。”牧爷爷叹息了一声,双眼带着怜悯。

    苏锦眸光微动,道:“一个三岁的孩子。”

    话头一转,苏锦问道:“牧爷爷怎么会呆在这里成百上千年?”

    又什么能够以活人的身份平安在阴晦森冷的死地存活?

    牧爷爷又叹息了一声,之前可惜那才三岁的孩子,现在为自己叹息,走到拱桥边,干瘦身躯直接坐在栏杆上,同时朝着苏锦招了招手,拍拍身边的位置:“来这里坐,我从来都是自言自语,现在特别的想要说话,还请小锦不要厌烦才是。”

    苏锦连道不会,多多了解这个城堡,才能多一分活着的筹码。听话的坐在牧爷爷身边,只留下原地一个小小洞口。

    牧爷爷道:“说来也是几千年的事了,大概是在百水千山形成之时,我便上了山。那时候觉得成神十分神气威武,正值那什么神司招揽筑城堡队伍,报酬是成神,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十分有吸引力,便同村里的几个人报了名,不想,有来无回。”

    苏锦点头,“之后呢?那些人都死了?只有牧爷爷活了下来?”

    牧爷爷抬起头,看向天空,明明太阳猛烈,却感觉不到半分温暖:“是啊,他们都死了,被蚕食了灵魂,抽干尸油,成为长久不腐的活死人。”

    苏锦眼皮一跳,想到三十伺从那带着浅浅生机不尽死亡的状态,想到不久前从面前走过生机完全枯萎的活死人…

    “牧爷爷,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已经能够制造不死人?”

    长久不腐,那么肉身一直完整无缺,只要肉身完整无缺,禁锢灵魂于肉体之中并不是很困难的事。

    而这些,可以说是不死人的特征!

    “不死人么?这倒是贴切,我听他们叫这种东西为僵尸。”牧爷爷抬手指了指那燃烧的水道:“这尸油便是从这些僵尸身上来的,几千年的积累,尸油已经形成了永不枯竭的湖水。”

    苏锦不解道:“为什么他们独独放过了牧爷爷?”

    牧爷爷笑了笑,看着苏锦充满温暖,道:“因为呀,牧爷爷有特殊的能力!”

    苏锦挑了挑眉,问道:“什么特殊的能力?”

    牧爷爷抬起手,高手发黑的手掌徒然燃起一抹火苗,呈诡异的青色,有点像鬼火:“看到了么?就是这个,他们说这是灵火,狂躁狠戾,这也是牧爷爷的保命手段,否则,牧爷爷早就死了!”

    苏锦瞳孔微缩,通读百书,只一眼,她就认出这缕为难得的灵火,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青焰’,据说可燃尽天地之中所有邪祟!

    只是灵火从来都是桀骜不驯,宁愿同归于尽也不愿意臣服于人类,那么,牧爷爷是怎么收服这灵火的?

    似乎知道苏锦的疑惑,不等她问出来,牧爷爷已经开口解释道:“小青它在我们刚搬来百水千山之前便生活在那片土地了,我也是无意中发现了它,至于怎么它就进入了我的身体,成为血脉的一部分,我也说不清楚。”

    收起掌中隐隐有发怒迹象的青焰,牧爷爷抚掌而笑,道:“这么多年都是小青陪着我,否则我都不知道天天对着恶臭恶心的尸油该怎么活下去了,哦,刚运送到清水渠的尸油可不是这般剔透,这清水渠里的尸油是被小青燃烧过的,将肮脏的、腐臭的东西燃烧干净,剩下的虽然还有味道,但比之前好了百倍不止。”

    苏锦犹豫了一会儿,道:“牧爷爷想要离开这里么?”

    牧爷爷愣了愣,似乎没想到苏锦会提起这个话题,沉吟了片刻,坚定的摇了摇头:“外面的世界沧海巨变,精彩纷呈,十分美好。但我当了几千年的烧油人,已经将这项工作当成了每日必不可少的习惯,离开了这里,我会彷徨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此,倒不如留下来,直到生命耗尽之时。”

    洒脱开朗的笑了笑,牧爷爷道:“是不是很没用?哈哈,小女娃不必担心我,这城堡虽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但爷爷有保命手段,只要小青一直陪着我,那些人便不敢朝我动手。”

    ※※※

    “就是这里,我记得这里有一透明屏障,哪怕眼睛粘在上面也看不出来,但这屏障十分诡异,一靠近便发出可怕的光芒,能直接两人斩成两半!”

    清安背着大大的包袱,身前长长的袍摆被撕裂了不知道扔在哪个角落,两只袖管挽得高高的,露出洁白略瘦的手臂。

    汗水打湿了脸庞,发丝粘腻糊在额头上、脖子上,让人无端感觉燥热,微微发白的嘴唇大张,贪婪的吸收空气。

    他的身边,一豹气定神闲,悠哉悠哉不掉队,哪怕清安被大大的包袱差点压趴下,它也没有泄露半分心软。

    听了清安的话,一豹来了兴趣,上前一步,抬手轻轻覆在那屏障之上,一道光芒随之崩裂!

    “哎呀!你别…”清安吓了一跳,急忙出声阻止,却快不过一豹,下意识捂着脸就地趴下。

    个不要命的!

    不是说了么,一靠近就会发出恐怖的光芒,轻一点也是重伤,重的而且当场被撕碎,鲜血成雾!

    然而,暗自祈祷一豹这畜牲皮糙肉厚不会被炸死的清安等了半天没等到动静,不由得抬起头。

    这一看,清安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只见一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跨越的屏障了另一侧,正一脸‘你是傻瓜’的表情看着他!

    这头蠢豹子!

    不对,一豹是怎么过去的?以往百试百灵的屏障竟然在这畜牲面前失效了?这不可能!

    不信邪,清安一咕噜爬了起来,却差点叫背上的包袱再次压趴,踉跄了好几步,才抖着腿勉强站稳,然而,这里面九成九是他爱不释手的草药,实在不舍得扔掉!

    迟疑了一会儿,清安迈步走向屏障,步履慢丝条理,到底亲眼见过被这屏障杀死的人,因此过分的小心翼翼。

    一豹嗤笑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娘生你的时候没放鞭炮么?胆子这么小?哦,还真就小时候没放过鞭炮。”

    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庄,能够维持基本的衣食住已经十分难得,鞭炮这种东西无疑是奢侈品,甚至,有些村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清安就是当中一个,道:“你怎么知道?我出生的,时候的确没放什么鞭炮!”

    一豹忍不住哈哈大笑,挤出眼泪的双瞳始终看着他仿佛做贼的姿态。

    砰!

    一道光芒闪过,清安直接被击中,整个人摔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背上的包袱随即露馅,洒落一地晒干了的草药!

    一豹目光一凛,警惕的看向那根本看不到的屏障。

    清安疼得龇牙咧嘴,年轻的脸庞扭成一团,吐出一口浓血,表情十分痛苦道:“我就说!我就说!你看,这屏障真的会伤人!”

    一豹道:“可我就能进来,也许是因为你太脆弱,纸糊的一般,才会被这结界所排斥,是你没用!”

    清安一脸狰狞:“……”这畜牲!

    一豹忍不住笑了出来:“快点起来,我感觉有‘人’在靠近。”

    清安立刻忘了愤怒,擦了擦嘴角,翻身就要爬起来,然而,身后的大包袱随着他起身,哗啦啦撒了出来,寸毫不留。

    看着一地捧在心口的宝贝,清安一脸肉疼,口气略凶狠道:“这些都是好宝贝,绝对不能丢掉!豹子,要么帮我一起收拾了带走,要么老子拉你一起留下被人抓!”

    一豹嫌弃的瞥一眼地上的‘杂草’,正准备开口拒绝,却在看到清安那张满是威胁的脸止住了话语,不耐烦道:“怕了你了!比女人还麻烦!”

    话落,扬手一挥,那一地草药随之消失。

    清安面容扭曲如鬼:“老子杀你全家!能隔空收物不早拿出来,害得老子差点累死!”也差点抛弃这些宝贝!

    随即想到加重那带不走的二等宝贝,疼得心口直抽抽!

    一豹面露惊诧,道:“我都帮你了,你为什么要杀我全家?而且…”视线上上下下扫了清安一遍,怀疑道:“你确定你可以杀我全家?”

    它的全家也就主人苏锦一个,一只手就能撂倒清安!

    清安郁卒,一口血涌了出来,瞬间糊了一脸,差点被缓过起来直接背过去,他相信,真的背过气去,这畜牲绝对不会出手相救的!

    甚至还会傻乎乎的问:你怎么了?

    “糟了!都是你,拖拖拉拉,这下好了,被人当场逮住了吧?”一豹懊恼的声音响起,同时伸手扯住清安的衣领往肩膀上一甩,扛沙袋一样扛着往山上奔!

    砰!

    又一声巨响,伴随骨头碎裂声!

    一豹顺利过了屏障,清安却再次被排斥,这下,不止吐了血,还碎了骨头!

    躺在地上碎骨狂飙血的清安:“……”掀桌!抄家伙!杀豹子!

    一豹皱着眉转身,鲜艳红发狂魔乱舞,嫌弃道:“果然没用,只会拖后腿!”

    而这时,数道黑影无声出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