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山里山外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72章 山里山外 文 / 栗子糕

    清安瑟瑟缩缩地躲在一豹身后,咽了咽口水,注视着眼前深沉得仿佛矗立的木头疙瘩灰袍者,忐忑道:“豹子,你打不打得过他们这么多人?”

    来者足足百人之多,将两人团团围住,一句话也没有说,却也没有立刻动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与见到过的三十伺从完全不同,这里的百来人,浑身散发阴冷之气,就像长时间生活在灰暗潮湿的地方,一种枯败腐朽的气息自身躯散开,弥漫在空气之中。

    “如果我说不能呢?你准备怎么办?”一豹没有回头,赤红双瞳穿梭在灰袍者身上,似乎在寻找最佳逃跑的路线。

    清安沉吟了片刻,突然丧气道:“能怎么办,跑也跑不掉,只能认命了,最多不过成为他们口中的食物罢了。”

    口中如此说,但他心里其实还是恐惧不安的,生怕真的成为食物,被人撕碎了一口一口吃掉,那就太悲惨可怜了,死无全尸啊!

    一豹回头瞥了他一眼,双瞳带着嫌弃:“就你这小身板儿,还不够塞牙缝呢!”

    见清安炸毛怒起,一豹忙笑道:“不过我是不会让你有事的,我可是一头八级灵兽,这些灰袍人虽然很强大,但那只是相对于你们这些没有修行的人来说,在修者的世界里,他们不过是刚踏入修行的新人。”

    而且修的还是见不得人的力量。

    邪,终究不胜正!

    这么一闹,紧绷的神经倒是松散了不少。

    清安撸起袖管,眉宇间带上三分严肃,道:“若是打不过,你就不要管我,先跑要紧,然后再想办法回来救我。”

    豹子以速度闻名天下,带着一个人跑,也许有些困难,但是自己跑绝对是万中无一对手!

    一豹轻哼一声,脑袋微扬,一头火红长发被风撩起,美得狂野,美得粗暴,美得大方洒脱:“莫要小看我!”

    两人说话之间,灰袍人始终不发一言,一双双冷若冰霜的眼睛麻木呆滞,没有半分生动,就像雕刻的栩栩如生,却没有灵魂的木偶人。

    清安忍不住笑了:“豹子,若此次我们带着小锦顺利离开白水千山,我向小锦讨了你去可好?”

    虽然一豹经常犯傻,很多方面懵懂无知,但它的性格爽朗、直接,经常被它气得暴跳如雷,不可否认,豹子品性十分上佳,加之不弱的实力,若是能当自己的契约兽真是上天保佑啊!

    然…

    豹子蓦然转身,火红长发炸起,一脸受到惊吓:“住口!不要胡说八道,我是小锦的契约兽,就是死了,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虽然我知道我矫健身姿威霸雄伟惹人类喜爱,但我是一只有原则的灵兽,哪怕你拿出最大的诱惑贿赂于我,我也会无动于衷,你还是死了这个心思吧!”

    说到最后,正气凛然,理直气壮,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骄傲!

    看,豹子多么受欢迎,才化身不久,有人想要讨要他,真是太苦恼了,这么热情都不好意思拒绝了!

    豹子眉宇间渐渐染了得意,下巴微微抬起,骄傲不言而喻,一条粗长尾巴不由自主露了出来,来回摆动。

    清安捂脸,简直不敢直视,这么自恋的灵兽,他还是第一次见,又不是狗,摇摆尾巴做什么?不知道外面的灵兽是不是都这个德性?

    这时,静默不动的灰袍人似乎受到某种指示,已经晃动身躯,朝着清安和一豹冲了过去!

    “躲开点!这东西拿着防身,只要有人靠近立即撕碎了,扔出去就行了!”一豹一把推开清安,同时往他怀里塞了一把灵符,快速叮嘱,之后身躯一动,化成庞大威武的烈焰豹!

    轰的一声响动!

    一豹身躯骤然燃起熊熊大火,火光冲天,扭曲了空气,灼伤了微风!

    ——吼!

    昂首一声嘶吼,豹子嚎叫震耳欲聋,一股磅礴力量随着声音冲了出去,扑面而来的灰袍人随之冲散,如同被浪花打上岸的鱼类,挣扎的再次往浪尖处冲!

    “啊…!唔!”清安抱着灵符不知所措,这是一个灰袍人带着森冷气息扑来,清安下意识惊叫,却突然意识到一豹正全身心应对敌人,万不可在这个时候分了心,从而遭了暗算,因此急忙捂住嘴巴,让尖叫淹没在唇口之内!

    砰!

    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直接讲清安冲击重重甩在地上,口中闷哼出声,脸色刹那间惨白,五官扭曲,拼命压制身上带来的无尽疼痛。

    而这时,那攻击他的灰袍人已经扑了上来,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发黄发臭的牙齿,尖锐如犬牙的牙齿明显不是人类有的!

    浓郁恶臭就像腐烂生蛆的尸体,触之便有作呕的反应!

    “呕…”而清安也的确吐了,弓着身躯,吐得昏天暗地,紧接着,身上被那灰袍人按住,十指锋利如刀,直接扎入清安臂膀!

    清安颤抖不已,双瞳一缩再缩,奈何身体被压制,任他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束缚,反而让那刺入臂膀的十指更加深入,汩汩鲜血染红的衣裳,腥香血气扩散。

    清安似乎看到那灰袍人咽了咽口水,发黄锋利的犬牙摩擦了片刻,那双看不出情绪的眼瞳徒然蹦出贪婪的万丈光芒,看准他的脖子就要咬下去!

    “……”要死了!吸血怪物啊!

    清安身躯紧绷,怔怔的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黄牙,这一刻,迅速的动作在他眼中仿佛用胶水涂抹了遍,每一个动作都迟钝了百倍不止!

    突然,后背一疼,皮肤擦过粗糙地面,一股黏腻很快湿了背部。

    清安微愣,怎么视野之中出现一豹那张张扬狂野的脸庞,此时满是不悦:“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了用灵符护身的么?真是没用,就会拖后腿!”

    一豹歪着头想了一下,鄙夷道:“你不会听不明白怎么使用灵符吧?是你太蠢了,还是我没说清楚?”

    一豹认真想了一息的时间,手掌握拳,对准侵袭而来的灰袍人就是一拳头,打得那灰袍人眼冒晶星,身躯失去平衡,竟是一头栽倒在地上。

    清安这时候才幽幽回神,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轻声呢喃道:“竟然没被咬到!”

    啪的一声,脸庞挨了一巴掌,清安怒目横视:“你没事打我干什么?知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么?”

    一豹哼了一声道:“都快死了,还管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

    清安一怔,没明白一豹的意思,它这一拳就能撂倒灰袍人人么,怎么就快死了?

    脸颊被一豹凶狠而粗鲁的捧着扭向另一端,这才意识到一豹口中要死了的意思——只见百数之多的灰袍人具是凄惨横倒在地,不是缺胳膊断腿儿,就是身躯被拦腰截断,被烈火烧得面目全非,到处散发令人恶心的气味,古怪的却是看不到半点血迹!

    “看那里!”一豹带了几分破罐子破摔的认命,手指着山巅一角。

    清安愣愣抬头看去,一个身披贵气锦袍的男人负手而立,遥遥而望一豹和清安,隔着老远的距离,却还是能够清晰感觉到男子身上散发的阴森,比之百多个人来说更加浓郁,也更加惊骇人心,那冰冷之气仿佛刺入骨髓之中,直达心底最深处。

    哪怕清安不通修行之事,也看得出来这个人不好惹,气势比一豹强大霸道的多。

    “看到了么?那人的修为诡异莫测,一种来自灵魂的心悦诚服,这是一头至少十级的化形灵兽。”一豹略微气恼,很恨自己修为等级不够,才会被高等级灵兽死死压制!

    灵兽的世界十分单纯,它们信奉强者为尊,只要比它们强大,它们就会甘愿的俯首称臣,发自内心深处的顶礼膜拜。

    “你说什么?它是一头灵兽?”清安诧异道。

    什么时候百水千山生活着这么一头恐怖的灵兽?为什么他们居住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听到过?

    “是的,越是强大的灵兽气息与人越接近,以你的肉眼凡胎根本看不出它的区别。”一豹叹息一声道:“我们还是束手就擒吧,以免徒增伤残,最后同样要被这人逮了去。”

    清安垂眸,注意到怀中大把灵符,眼睛一亮,忙举起手,道:“这东西有用么?能不能杀死它?”

    一豹摇头:“无用。”

    这灵符是它觉得好玩从小锦那里偷来的,威力并不大,对上宵小之辈勉强能够应付,然,敌人强大如十级灵兽,灵符的威力,便只同于脆弱不堪的树枝,一折就断。

    “还是试试吧,兴许能打得过呢?”清安捏紧了灵符,慢腾腾爬了起来,后背火辣辣的疼,忍不住挤出了大滴热泪!

    一豹耸了耸肩膀,无所谓道:“那你就试一试吧,不过千万别带上我!”

    等级压制太过明显,不用靠近,就能感觉到无尽的压迫,忍不住心悦诚服,想要趴在地上,这样子的状态怎么能够对战?

    清安身躯一抖,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山巅之上的人,再看了看手中的灵符,终于还是咬着牙,向前迈进几步。

    “你们可是商量好了?准备如何死去?”山巅之上的那人冷冷道,不见声音多么嘹亮,却清晰的传入耳中,字字句句带着森冷,就像一条吐着蛇信子的毒蛇。

    清安猛然顿住了脚步,抬头仰望。

    ※※※

    高达百丈的大树浓密茂盛,成片生长,聚成一座小的森林,枝繁叶茂帽遮住了阳光,投下斑驳缤纷落英,枯黄犹如被大火烧过的巨大岩石随处可见,大地上布满干枯落叶,落叶上是星星点点的小洞,似乎被某种小虫子啃食过一般。

    一身着军人爽利武士装的青壮年规矩坐在地上,整齐有序,半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刚猛、雄壮、气势凛然、循规蹈矩,在这队伍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旁边,一顶小帐篷之中走出来一个少年,单手揉压眉心,步伐略微凌乱,微微发白的脸色显示少年此刻的状态,并不是特别好。

    “怎么?还在做那些奇怪的梦?”

    树杈之上传来星灵百汇调侃的声音。

    苏钰抬头,露出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眉宇之间浓浓的疲惫,整个人憔悴不堪。

    “啧,小黑妹才不在多久?你就这副死样子,不怕她看到了心疼么?”那副疲倦落在星灵百汇眼中,眸光微闪,一丝惊讶飞速而过。

    苏钰向来自律,修炼时间安排得十分妥当,但,自从小黑妹失踪,他就没有认真修炼,终日恍惚不定,夜里常常醒来,满头大汗,带着还未散去的过分欢愉或过分悲伤的表情,捂着脸叹息。

    大半个月了,苏钰的状态一直这么起起伏伏,无人的时候,还会莫名的发脾气!

    怎么看都不正常。

    星灵百汇自认为是小黑妹亲密无间的小伙伴,有责任在她不在的时候,替她关心一下她的哥哥。

    “我没事,你去休息吧!”

    正值列日炎炎,昨晚一场酣畅淋漓的大开杀戒,让一行人都十分疲惫,自从踏入片森林,众人便日夜颠倒,白天抓紧时间修炼、休息,夜里,则面对各种诡异的事件发生。

    “你看看你自己,这么些天瘦成这幅样子!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梦是不能说的?好歹我年长你几岁,能给你些许指点!”星灵百汇唇角上扬,星眸璀璨,扫了苏钰下三路一眼,带着男人才看得懂的笑意。

    苏钰身躯一僵,苍白的脸色泛青丝丝红晕,有些恼羞成怒道:“胡说什么?老子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十七岁,青春年少正好,芳华岁月如歌。

    星灵百汇轻笑出声,那一刻,成片牡丹盛开,争奇斗艳:“别不好意思嘛,大家都是男人,谁没有这个…嗯…情窦初开?…的时候?”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情窦初开,是不是太过了?毕竟妹妹生死不知,哥哥好意思去谈情说爱么?而且,那女孩是谁?为何伴随苏钰一路的他却从来没有看过?

    难不成苏钰喜欢男的?

    这个念头一起,便像火苗子越烧越旺,隐隐有灼伤苍穹的趋势!

    苏钰无语,静静的看了他半晌,见他面色越来越诡异,深知他生出了什么奇怪的想法,扯了扯嘴角,调转方向走了出去。

    稀碎阳光洒落在少年身上,镀上一层浅浅光芒,没有带来半分温暖,反而衬托背影十分落寞寂寥,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人一般。

    他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想一想,梦中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没错,梦境中有些碎片,被他想方设法牢牢记住。

    真相有些难以置信,却又带着丝丝窃喜。

    等一人百世,伴一人地老天荒。

    那人是谁?模样太过模糊,根本看不清楚,但他记得一个名字,令他魂牵梦萦、同时也心惊肉跳的名字,明明没有听过,却仿佛刻在灵魂一般——

    旋音。

    那是谁的名字?

    星灵百汇目送苏钰离开,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敛去,很严肃认真,纵身一跃,轻飘飘从树上跳了下来,正准备追着苏钰而去。

    两道人影撕碎了帐篷,冲了出来!

    “杀亲之仇不共戴天!百里倾墨!本少主与你不死不休,你不配复姓百里!”

    “哼!真当我稀罕姓百里?想要,拿去便是!你说的没错,杀亲仇不共戴天,所以我杀了百里氏那个的女人,我也不介意你来杀我报仇,只要你能打得过我!”

    “住口!不准你侮辱母亲!你该死!”

    “该不该死可不是你说了算,我已然脱离了百里氏,你再不是我头顶上高不可攀的少主,你无权命令我!想要我的命,拿出本事才行!”

    百里馥翔与百里倾墨,从来没有交集的本姓兄弟,此时斗的不可开交,一个王级修灵师,一个堪堪师级的修灵师,却诡异的打成了平手!

    一旁尽忠尽责守护小帐篷安全的侍卫们,气定神闲的看着兄弟俩打得热火朝天,半天没有出手阻拦的意,甚至连观摩打斗的兴趣都没有了。

    大半个月,兄弟俩见面就掐,一有空就斗,所有人都习惯了,一开始还会劝架,还会观摩打斗技巧,到后来所有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且看本少主毁去你一双邪瞳!”百里馥翔脸色阴沉得几乎滴出水来,手下动作越发狠戾,招招攻击百里倾墨的一发力便漆黑如墨的诡异双瞳。

    不需要怎么了解这双眼睛,一看深藏秘密。

    也正是这双眼睛的存在,才让百里倾墨以师级修灵师的脆弱对上王级修灵师的百里馥翔,并且打成了平手。

    手指成勾,对着百里倾墨的双眼狠狠挖了去!

    然而,百里倾墨自知自己托福于乌禁魔瞳,才有与之一战之力,自然会拼尽全力保护自己的双眼!

    只见他身躯猛地往后压倒,就地一滚,半跪在地上,漆黑得没有眼白的双瞳迸发两股黑色气流,撕碎了空气,如同张牙舞爪的巨龙,嘶声怒吼,朝着百里馥翔面门冲了过去!

    狠辣阴毒,毫不留情!

    百里馥翔脸色一变,知道百里倾墨的双眼十分诡异厉害,却想不到竟然能够凝聚成实体,攻击力翻天覆地!

    被那两道巨龙状黑气逼得一退再退,直到退无可退!

    百里馥翔周身气势暴涨,无数金色气流淌了出来,盘踞四周,双手交缠,迅速结印,金色气流随之旋转跳跃,慢慢形成一个密布金色光芒的圆盘,只听百里馥翔一声厉喝:“乾坤变!”

    轰的一声巨响,那金色圆盘炸裂,刺目金光洪水般涌了出来,形成气势恢宏的光道,仿佛扭曲了天地,撕碎了万物,直接将百里倾墨那两道黑色巨龙状气流冲散,打落尘埃!

    砰砰砰!

    巨龙重重地砸在地上,卷起声声惊雷,大片青翠植被被灼伤,化为灰烬,甚至殃及了周围几顶帐篷,以秦王殿下为首的几人,同时阴沉着一张脸走了出来,离开即将被灼烧成灰烬的帐篷。

    “闹什么?都太轻松了是么?看来夜里那些吸血怪物对于你们开始太过小菜一碟,才会你们保留了这么多的精力!不抓紧时间修炼补充灵气,反而聚在一起打得要死要活!”秦王殿下面色十分难看,没有人看到他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剧烈颤抖。

    但,不远处一直看大戏的星灵百汇,却看到秦王殿下嘴角未擦干净的血迹。

    “秦王殿下。”百里馥翔猛然收了一身凶悍之气,抱拳低头,并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

    在他眼中自己根本没有错!

    相比之下,百里倾墨要无礼得多,拱手一礼,然后便别开了脑袋,始终不发一言。

    打那么多次一开始怎么不说,现在又说什么说?仗着皇家出身,傲得跟眼睛长在天上一样,尤其嫌弃他这个庶子出生的人。

    由始至终没给什么好脸色,反而有一种被当成垃圾看的感觉。

    卑微、低贱、肮脏…

    “来人,灭了这…”秦王殿下徒然收声,双眼瞪大,眼中倒映着一大波行走僵硬、面容溃烂得惨不忍睹的吸血怪物!

    比以往夜晚之中偷袭队伍的数量还要多数百倍!

    它们就像密密麻麻的小蝼蚁,轻易就能杀死,奈何数量源源不断,并且你的指甲和牙齿带了剧毒,一旦被这剧毒缠上,结局只有一个,那么就是同化为吸血怪物,丧失理智,沦为空有躯壳的活死人!

    其他人也发现了这漫山遍野的吸血怪物,一个个拿起武器,以圆圈的排布位置,将后背交给自己人!

    星灵百汇蓦然想起‘离家出走’的苏钰,眼皮狠狠一跳,随即想到他身上拥有器灵的宝剑,以及自己送上门的求着契约的神兽,心中担忧立刻灰飞烟灭。

    “快,我们直接冲过去,前面就是断魂岭,地势易守难攻,只要我们拿下那处宝地,定能立于不败之地!”秦王殿下抹了一把脸,掩去微微僵硬的脸庞,沉声吩咐道。

    “是,殿下!”三千兵士齐声响应,身上盔甲摩擦碰撞,发出金铁铿锵有力之声。

    铃音北棠避开众人,悄悄走到星灵百汇身侧,低声道:“要走的时候带上我如何?”

    星灵百汇微微挑眉,诧异道:“你说什么要走?”

    铃音北棠不语,而是用他那一双过分冷静的双眼看着星灵百汇。

    星灵百汇似乎承受不住,竟是叹息了一声,摆摆手道:“好了,怕了你了,我带你走就是!”

    没想到这人如此敏感,稍微有点蛛丝马迹便被抓了个正着,果然皇家这大染缸之中没有蠢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