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把柄在手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75章 把柄在手 文 / 栗子糕

    “你不是说你不会让我有事的么?怎么就怂了?叫你先跑你偏不,非得两个人一起死!这下好了,小锦被抓了,我们也被抓了,还有谁能救我们?”清安不满的踢了踢身边埋着头装死的一豹。

    不久前,两人被一头长着凶猛利爪的灵兽擒住,等级压制严重,一豹还没开打直接投降了。

    而清安,撕碎了所有的灵符,除了把自己炸一身伤口之外,并没有动对方一根寒毛。

    一豹动了动身躯,让自己离清安远一些,不搭理他。

    果然人类就是麻烦,而且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那可是完全的大累赘啊。

    “你别不吭声,我告诉你,若是我死了,那么我一定会拉你下地狱的!”清安故作凶狠,嗓门极大,却用手指在一豹手心里写了几个字。

    然而,一豹愣了愣,看着手心呐呐无言,终究是重重点了头,道:“我知道了!”

    清安满意了,感觉身下颠簸起伏也没那么难受了。

    一人一兽由几个灰袍人抬着,一步步往山上走,但神山地势险峻,几乎每一步都充满重重困难,不是沙地,随时可能一脚陷入,就是湿滑险地,随时担忧脚下不稳而摔跤,进而滚落山峰,摔成肉泥!

    两人很快被送上了山顶城堡之中。

    那巍峨壮阔、处处彰显浓郁古朴韵味,有带着奇怪风格的建筑着实让一人一兽看呆了去。

    “这山顶什么时候修建了这么一座古堡?”清安轻喃,眼底倒影了古堡深沉厚重的影子,脸上一脸震惊。

    自觉在百水千山活了近二十年,孰知每一个角落,包括百水千山的千百条河流与上百座山峰。

    然而,他却不知道,神司所居住的山头,竟然伫立一座庞大巍峨的古老城堡。

    观其古风味浓郁之气,见悬檐奇特精致,便知道这座城堡存在的时间不会太短,并且融入了他所不知道的风格。

    灵动又美好。

    一豹也道:“这古堡真是壮观啊,我看过铃音帝国的皇宫,比之这里完全是农家茅草屋,不知道住在里面舒不舒服?”

    清安隐隐觉得不对劲儿,却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只能暂时放下了奇怪的感觉,笑道:“住这里哪里好了?难道你没发觉这里的气温偏低么?白日尚且如此低冷,到了夜里可不就是该被冻僵了?”

    这时,古堡大门突然敞开,几道同样灰色衣着的男子走了出来,所有人面无表情,身上散发浓浓冷漠,径直朝着清安与一豹走去,接过抬着两人的竹架子,一言不发的往古堡里走去。

    一豹瞪着赤红的双瞳,刚进入城堡,一头火红嚣张长发立刻竖了起来,仿佛受到惊吓一般,绷紧了脊背,防备的注视黑漆漆的前方。

    “怎么了?”清安下意识放轻了声音问道。

    一豹头也不回,道:“此地十分诡异,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更像起深埋地下百年之久的地下宫殿,散发一股浓郁的生人勿近气息。

    “怎么会这样?没有活人?那小锦去哪儿了?也许你的感觉出错了?”清安看了下冷漠抬着他们往深处走的灰袍人。

    若没有一豹的话,他也许不会发现这些灰袍人神色古怪,而一豹说这里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他立刻发现抬着他们的灰袍人身上不同寻常的冰冷!

    一豹口中发出阵阵警告的叫声,偷空回答道:“不可能出错。”对自己的敏锐,一豹相当自信。

    很快,一人一兽被送入一间特质的小房间,透明水晶点缀了一切,前后左右、四面八方俱是自己的倒影!

    扔下一人一兽,那些灰袍人悄无声息离开了,如同来时一般,始终没有表达任何情绪。

    “看,豹子的身姿多么优美?”一豹已经变回了原型,火红色大豹子格外壮硕魁梧,迈步轻缓步伐,优雅而高傲。

    清安扯了扯嘴角,颇有几分无可奈何的叹气:“豹子,我们不该想一想怎么离开这里么?”

    一豹依旧神缩着肢体,火红色双瞳欣赏水晶反射的影子,目光痴迷、惊叹:“啧,果然豹子是最完美的,看这结实的四肢,看着优美的身形…哦,我快要被自己迷晕了…”

    清安终于崩不住,怒道:“都什么时候了,看看看,看你健美的英姿就不会死么?有本事撞碎这水晶铸成的房间,有本事杀出去!”

    一豹淡淡瞥了清安一眼,身躯摆动了一下,抖落身上存在细小绒毛,就地一趴,大脑袋搁在前爪子上,懒懒的甩了甩尾巴,无所谓道:“杀不出去,我相信小锦回来救我的!”

    清安恨不得拎起一豹的耳朵,大声质问它是不是疯了,小锦都被抓走了,是死是活都不清楚,怎么来救他们?

    就算小锦平安无事,并且在城堡里横行霸道,怎么会知道他们被抓了,又怎么会及时跑来救他们?

    简直异想天开!

    ※※※

    “你说什么?那头蠢豹子上山来了?还被抓住了当威胁我出现的筹码?”苏锦瞪大眼睛,盯着地上指手画脚的二叔,满脸的不可思议。

    ――没错,老头子亲耳听到那些灵兽讲的,不会有错。

    苏锦摇头,吃惊一点不少,道:“那头贪生怕死的蠢豹子怎么会有勇气上山来?”

    在苏锦眼中,一豹又蠢又胆小,经常犯蠢就不说了,一遇到危险之事,绝对跳得远远的,半点不会顾忌她主人的身份!

    此次被平凡村民掳上山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纵然有上无威胁的意思,但主要还是它怕死,否则完全可以钻回灵兽空间,与她一路同行,不是么?

    但它没有,果断选择无视。

    二叔偷看了一眼盘腿悬浮在半空的上无,小声道――还带了清安那个孩子,要不要老头子先去同他们交涉,交换彼此的信息,以此来判断活下去之路?

    苏锦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问道:“你说他们打算用一豹和清安当筹码,以此威胁我出去?”

    二叔点了点头――是这话没错,仲夜那小子说了,三天之内你没有出现,那么他就吃掉一个人!

    苏锦忍不住笑了:“我竟不知我这么值钱,需要活捉人质以威胁我出面。”

    二叔犹豫了一下,问道――那小锦会出面么?会去救那头豹子么?

    苏锦奇怪的看了它一眼,不解道:“它是我的灵兽,我不该救它么?”

    口气带着疑问,却也带着理所当然。

    二叔两只小爪子抓了抓腮边的长须,金色双瞳微微动了动。

    “不过是一头灵兽罢了,何必脏了手去解救?死了换一只就是,世界之大,还怕找不到一只契约兽么?”上无不知何时出现在苏锦身后半步之遥的距离,口气冷淡得近乎冷酷。

    那凉薄的口气让二叔鼠脸露出错愕,碍于上无难测的实力,不敢顶回去,忍不住去看苏锦,却看到苏锦愤怒的瞪着上无:“你不是说了把圣灵木给我的么?现在倒好,一个都没有给我留下!”

    二叔完全愣住了,蠢豹子死不死活不活也忘记了,全身心被小锦的话吸引了。若它没有听错,小锦说‘一个也没有留下’,是不是说明这里不是只有一个圣灵木?

    心中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渴望如同沸腾的开水,不断冲刷着心扉,再次充斥脑门。

    上无笑了,轻声道:“我会给你的,只是现在的你不适合炼化圣灵木。”

    苏锦不解:“炼化五行异宝还需要挑日子的么?之前的圣灵水和圣灵金可没有!你不会是在找借口,目的是为了拖延不给吧?”

    砰的一声!

    苏锦脑门挨了一下,疼得她龇牙咧嘴、眼泪汪汪,只听上无道:“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东西之于我没有半分用处,反而鸡肋得很。”

    苏锦捂着额头怒道:“你这样子的反应很容易让人以为在心虚的…”

    上无突然伸出手,将苏锦揽入怀中,冰冷刺骨的气息涌入身躯,刺激心神,丝丝毛骨悚然之气钻入四肢百骸。

    “信我,苏锦,以后你会知道一切的。”

    耳旁是上无近乎呢喃的声音,却因为波澜不惊的口气添了三分冷硬。

    “松开,快松开!”苏锦忍不住红了耳廓,两只脚用力踩在上无的脚背上,用力碾压,然而,上无却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兀自抱着她一动不动。

    苏锦其实心里很纠结,想上无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绝世大美男这么莫名其妙的接近她,不时抱抱她,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语,很容易让人误会。

    按说,她应该乐颠颠享受上无那张前无古人的绝美容颜,可上无同样经常气得她跳脚,经常将她仍入险地之中,看她垂死挣扎,简直恶劣又讨厌!

    苏锦纠结万分,上无的所作所为究竟为了什么?

    她可不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利益可图。

    难不成上无看上了她?

    心思百转,苏锦脸色飞快变来变去,如同变色蜥蜴一般。

    一旁的二叔早已目瞪口呆,心中掀起惊天骇浪,一个从来不敢想的念头浮上心头,并且越来越清晰。

    而这时,上无平静无波的视线轻轻扫了过来,落在二叔赤金色小身躯之上,一下子仿佛置身冰天雪地之中,澎湃汹涌的冷意侵袭神志。

    二叔不长的金色绒毛炸了开,哪怕看不到上无的脸庞,仅看到一层黑色细纱,二叔还是感觉到了上无浓浓的警告,下意识动了动爪子,飞快的刨地,一头扎入地面,眨眼之间只留下一圈新土。

    ――吱!

    不是它愿意认怂,而是对方太强大太恐怖,只是一个眼神瞟过来,它就差点被吓尿了!

    如此,还是遁地而走吧,免得丢人现眼!

    至于苏锦,很抱歉,它无能为力,而且观上无所表现,很明显不会伤害她,那么,它就可以安心的跑路了!

    就在二叔离开不久,地宫突然一阵晃动,顶端泥沙不停的往下落,大地裂开丝丝裂缝,并且这裂缝明显有在不断加大的迹象。

    大片行走僵硬、面容狰狞恐怖的僵尸从出口处涌了进来!

    它们像潮水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半点没有停滞的迹象。

    苏锦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惊愕道:“卧槽!哪里来的这么多活死人?”

    此时苏锦所在之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位于地宫深处,地势略微低浅,并且只有一个出入口,四面俱是高墙。那些僵尸像闻到了某种充满吸引力的气味,拼命的往深处涌,往苏锦所在的方向钻!

    苏锦咒骂一声,推了推怀中的上无,道:“上无,你实力强大,一挥手便能死一片,那么这些蝼蚁一样繁多的僵尸就交给你了!”

    上无却是松开了苏锦,慢丝条理的为她整理了凌乱的衣裙,道:“它们为你而来,没道理由我出手。”

    说罢,竟是用力一推,直接将苏锦推入僵尸堆里!

    “上无,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苏锦已经不记得自己第几次放话威胁了,然,实力渣渣,只能逞逞口舌之能罢了。

    上无气定神闲:“我等着便是。”

    苏锦很快被僵尸群吞没,张牙舞爪的僵尸露出一口恶臭难闻发黄牙齿,苏锦不得不提起灵气,斩杀准备分尸她的僵尸们!

    砰的一声!

    苏锦一脚踹翻了大片僵尸,为自己赢得暂时的喘息时间,双手凝聚出锋利的长刀,金色光芒闪过,扬手一刀一个,凶猛悍然得如同收割人命的杀人机器!

    砰砰砰!

    被苏锦砍掉头颅的僵尸直挺挺的倒下,发出沉闷的声音,脑袋依旧长着大口,张张合合似乎在咀嚼着什么,浑浊的双眼麻木、死气沉沉。

    “哬哬!”

    其他的僵尸口中发出拉风箱子般粗嘎难听的声音,挥舞着双手,哪怕身躯掉了胳膊腿儿,重伤了心腹经脉,只要脑袋不掉,他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不知疲惫,不知后退,脑海中只要吃人的念头,拼了命往苏锦方向挤!

    轰隆一声巨响,被万千僵尸包围的苏锦徒然迸发一层耀眼夺目的光芒,光芒磅礴,如同盛开的大朵鲜花,震得包围而来的僵尸齐齐被掀飞了去,朝着四面八方摔去!

    然而,下一刻,潮水一般的僵尸再次涌了过来,双手成爪,露出漆黑一片的指甲,指节不规则扭曲,面目狰狞,直挺挺的冲了过来,简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卧槽!怎么都杀不完?”苏锦咒骂一声,看着倒了一片又爬起来一片的僵尸生出一股熟悉感,正是前世所经历的悲壮末世,永无休止,永不平息!

    源源不断往地宫涌入的僵尸,苏锦心里咒骂不休,过去的经历,她会记住,却不愿意重温!

    偷空转头看了一眼上无,却见他悠闲自在的矗立一端,双手负在身后,冷漠双眼盯着她看,仿佛巡视领地的王者,而这些只知道攻击的僵尸却仿佛齐齐瞎了,没有看到他一般,直接绕过他,还给他留了几分转身的余地,竟是朝着她堆了过来!

    这不科学!

    苏锦大呼不可能,然,事实摆在面前!

    眼珠子一动,苏锦眸光亮了亮,嘴角牵起恶劣的笑容,手中长刀斩杀僵尸更加卖力!

    刷!

    砍杀一只僵尸,污浊湿黏之物喷溅在身上,速记却像没有看到,眉头都不动一下,继续砍杀!

    随着僵尸的大量死亡,苏锦身上到处是恶臭难闻的腐烂之气,斑驳脏污粘在身上,尽管她已经‘尽力’去躲避,却必不可免的沾染了些许。

    而苏锦也且战且退,一点点退到上无身侧,伸手抓住上无一看就尊贵无比的袍子,扬声道:“这僵尸太多了,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等到僵尸将整个空间填满,那么我们也就出不去了!”

    上无皱了皱眉,望着袖口被染成黑色的位置不语。

    那里有一只小手紧紧的攥住。

    苏锦眼中发光,松了污迹斑斑的袖子,直接抓住上无的手掌,粘稠小手抹了大掌一片污浊,冰冷刺入骨髓,手中僵硬之感清晰传达。

    苏锦满意了!

    让你折腾老子,看老子不报复回来!让你一身光洁无暇,老子便要将之染成恶臭不堪!

    上无只是皱了眉,并没有出声让苏锦拿开手,也没甩开苏锦的手,瞥见她带着孩子气的恶作剧得逞的眉飞色舞,不由得好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手抓住苏锦的手,不嫌弃她满身污秽,径直往怀中一带!

    驱动体内灵气,裹着苏锦,一起朝着出口杀了出去!

    “早出手不就好了,为什么等到我染了一身恶臭难闻的污秽之物再出手?”苏锦不满的嘀咕道。

    上无甩袖,一道黑气冲了出去,冲飞大片僵尸,呈现一条平坦宽敞的道路,道:“你需要战斗磨刀,这些僵尸脆弱不堪,却是难得的练手材料,我想,与之打斗之中,领略了三分紧绷的战斗氛围了吧?”

    刀不磨不利,人不炼不才。

    苏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经历紧张的战斗氛围了,过分的安逸容易让人迟钝。

    上无抓住每一个打斗的机会来磨砺苏锦,有些仓促,有些迫不及待,似乎希望苏锦一夜达到实力巅峰!

    然,此时的,苏锦没没有体会到这一点。

    “哼,打斗气氛?这种东西还需要磨砺?只要将一个人丢在垂死挣扎的死亡边境,那人自然知道怎么活下去,知道合适的打斗技巧,哪里需要什么打斗气氛?”苏锦轻哼一声,八爪鱼一样缠上上无,务必将身上属于僵尸的污浊传递给他,同甘共苦。

    上无身躯僵硬了一瞬,很快恢复自然,但这一瞬间,已然被苏锦收入了眼中。

    苏锦眉开眼笑,身心愉悦,最喜欢看这种明明厌恶排斥得要死,却不得不拼命忍耐的小模样!

    百水千山。

    村子里最高耸的房屋之中。

    一道瘦瘦小小的身影于月光下艰难攀爬。

    一个不注意,那道身影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清浅的呼声,却很快捂住口鼻,不让声音倾泄。

    圆溜溜的大眼睛四处探索,在确定周围只有冰冷的空气,寂寥的沉静之后,小身影狠狠松了一口气,松了捂住嘴巴的小手,攀上高墙,艰难的爬了上去!

    “不知道锦哥哥怎么样了?有没有饭吃?有没有挨打?”

    属于女子清亮而稚嫩的声音轻轻响起。

    君颜跨坐在院墙之上,抬头看了看有些惨淡的月光,又低头看了看沉睡之中漆黑一片的家。

    满怀歉意道:“对不起,啊爹,君颜,君颜要去救锦哥哥,只要确定她没事,君颜定然乖乖回来,届时再接受啊爹、哥哥的惩罚!”

    重重点头,君颜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纵身从院墙跳了下去!

    喀嚓一声脆响!

    君颜脸色一变,整个人扑倒在地,却不得不忍受难以抑制的疼痛,不敢尖叫,以免声音引来了人。

    爬起来跪坐在地,两只小手拼命的揉捏扭伤了的脚腕,那里,肉眼可见的迅速涨红发肿,不过几个呼吸,已经肿成了馒头!

    君颜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无声的哭了,吸了吸鼻子,随意擦了一把眼泪,继续揉捏脚腕。

    片刻之后,君颜觉得脚腕好了许多,忙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粉尘,跛着一条腿,慢腾腾往神山的方向走去!

    身影狼狈却充满了坚定。

    在君颜不知道的死角,君落的身影出现在惨淡的月光之下,注视着她从爬窗户,爬院墙,摔倒在地扭伤了脚,抱着脚丫子无声落泪,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收入了眼底。

    多少次想要出手相帮,却考虑到某些事不得不咬牙忍住。

    “小妹,哥哥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之后的路…未来的路,全都靠你自己了…”君落自言自语,断断续续,紧接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半晌,终于缓过气来,君落低头看着手掌,当中一抹殷红格外触目惊心!

    笑了笑,君落自然的取出一方素帕,仔细将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

    直到君颜跌跌撞撞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之中,君落终于忍不住,一改往日温文尔雅,毫无形象的跌坐在地上!

    月光照射下,他的小脸尤为惨白,仿佛行将就木的老者,双眼带着浓浓死气…

    一颗淡粉色珍珠从他怀中掉了出来,径直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便不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