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年少轻狂(加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76章 年少轻狂(加更) 文 / 栗子糕

    与此同时。

    褚云人的脑袋从房间里探了出来,在漆黑一片的屋里四处看,确定四周没有人,而几个房间的灯光都暗了下来,表明家人都陷入了沉睡中。

    褚云人松了一口气,走出房间,轻轻地将门带上,贴在门板站了一会儿,抬头看着惨淡的月光,良久,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叹了一口气,终究是迈出了那一步!

    月光之下,褚云人脚步轻盈的来到父母的房间,迅速的跪了下来,无声说了一句:“对不起爹娘,孩儿不孝,有些事没有完成,终究过不了心中的那个坎儿,此事之后,若孩儿得以顺利平安归来,自当伺奉双亲膝下,从此不远游。”

    若是不能…

    褚云人猛然抬起头看着清冷月光,眨去眼中泪意,轻轻地叹了一句:“若无法归来,还请父母忘了不孝儿子,就当没生过孩儿吧,来生再报生恩养恩!”

    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褚云人站了起来,抬手抹了一把湿润的眼角,留恋的扫视小院一遍,最终拽了拽背上的包袱,毫不犹豫的转头离去。

    翻过篱笆小院,褚云人朝着心目中神圣了十几年的山峰走去。

    平日里虽然劝褚云溪不要多管闲事,也说了因为小妹的失踪而迁怒苏锦,但终究也知道苏锦是个无辜的人,不应该因为村民的逼迫,被送上神山,生死不知。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褚云人总是会想起苏锦,心中有愧,时间久了,愧疚越来越浓,渐渐笼罩了心口,占据了心扉,用了好几天,终于下定了决心上神山一趟,虽然不一定能解救苏锦,但至少能完成了心中的想法,了结了心中的愧疚不安。

    他冷漠,因为他有家人要照顾,但也心软善良,因为本性如此。

    然而,刚来到山脚下,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迟疑了一会儿,开口唤道:“纷扬?”

    没错,那道熟悉的背影正是纷扬的背影。

    高大壮硕的纷扬,贼头贼脑的四处张望,两只手抚摸着虚无的半空,仿佛触碰到什么阻拦一般,似乎在探索怎么撕开口子,找到进入的方向。

    听到背后有熟悉的声音,纷扬狠狠的吓了一跳,下意识将双手背在身后,转身看了过去,身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纷扬张了张口,来不及说出什么话语,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撞了出去,眼冒金星,胸腔一阵翻滚,浓郁血腥在口腔中散开!

    噗!

    大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纷扬的身躯狠狠撞在旁边的巨大石头之上,清晰听到骨头的碎裂声,滚了一圈跌落在地,一动也无法动,竟是生死不知。

    “纷扬!”褚云人吓了一跳,小跑了上去,犹豫了好半天终究没有动手扶他,生怕自己粗鲁的动作给他造成更大的伤害,问道:“可有怎么样?你不知道这里有结界么?目的是为了阻止外人上山么?这么鲁莽,死了也是活该!”

    纷扬一脸鲜血,刚硬脸庞添了三分虚弱,忍着胸腔撕裂般的疼痛,缓了好久才缓过一口气来,随即听到褚云人的挖苦声,忍不住想要对他打招呼,却牵动了伤口,疼得他直抽抽!

    褚云人扯了扯嘴角,道:“还活着么?要不要带你去找村长?你这么晚上这里作何,别告诉我你想要上山?”

    村里最高明的大夫——四叔离开了,只能找村长,通过他找到其他几个略懂医术的村民治伤。

    纷扬忙道:“不不不!不能找村长,不能找村长!”

    纷扬五官扭曲,疼得说一句话都是考验,细细密密的汗水遍布额头,湿润了脸庞,与血水融合一体,滴答滴答落在了地上。

    “你马上就要死了,硬撑什么?”褚云人皱着眉,抬头看了一眼什么都看不到的结界,却也知道这个结界十分凶悍。

    纷扬深呼吸了一口气,捂着疼痛不已的胸膛,半撑着身躯坐了起来,道:“不能找村长,要是被他知道我半夜三更偷偷上山,一定会被他看管起来的,我要上山找小锦,我要救她!”

    褚云人微微挑眉,有些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纷扬就是这么一个人,平日大大咧咧的,看起来有些憨傻,但他为人正义,被当成朋友的人便会深深放在心上,为朋友两肋插刀这种事,纷扬做的得心应手。

    所以,纷扬会上山准备解救苏锦丝毫不需要意外,反而有一种理所应当、本该如此的感觉。

    缓过气来,纷扬终于觉察到褚云人此时出现在这里十分不正常,问道:“你不会也要上山救小锦吧?”

    褚云人却是毅然点头道:“苏锦到底不是我们白水千山的人,不该因为灵兽的暴动伤人之事受到牵连,还被我们的叔伯兄弟送上了神山,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我不上山亲眼看一下,确定苏锦安然无恙,我这辈子都无法心安!”

    纷扬毫不掩饰脸上的惊讶,看着褚云人犹豫道:“你的家人怎么办,叔叔婶婶年纪都大了,家中又只有云溪妹妹一个,以后怎么办?万一你出事了,你让他们怎么办?”

    他不一样,他的全家只有他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真出点意外,也没人为他伤心难过,一个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褚云人摇了摇头,右手成拳放在心口之上,面色坚定,道:“我心难安。”

    没有人知道他辗转反侧了好多天,整天每次夜里都梦见苏锦,一身鲜血淋漓,死得好不凄惨,用诡异恐怖的声音责怪他为什么不出手救她!

    纷扬憨憨的笑了,和褚云人当小伙伴好多年,自然知道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过多的劝阻并没有用,反而会激起他的倔强,因此,纷扬也不打算再劝了。

    褚云人犹豫了片刻,道:“你现在这个模样怎么上山?要不你回去吧,我自己去,虽然不一定能救下小锦,但至少能亲眼看一下她,哪怕只是…”尸体。

    纷扬摇头:“不回去,我的这个念头想了好几天,终于逮到这个机会,怎么能轻易放弃?而且小锦也是我的朋友,没道理她一个人在山上孤零零的受苦受难,而我却在山下悠闲自在。”

    “可你现在的伤势根本无法上山!”褚云人再次强调道。

    纷扬立刻挣扎着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晃了好几下才勉强扶着巨石站稳,笑道:“你看,我可以的!”

    褚云人耸了耸肩膀,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随你吧,我本来就没想着能够活着回来,多个人好歹壮壮胆子!”

    纷扬笑了,不客气的将手臂往他肩膀一搭,道:“那就麻烦哥们儿带我上山吧!”

    褚云人扯了扯嘴角,终究没有推开肩膀上的大手,反而用力托着他的身躯。

    两人同时转身看着大山,齐齐愣住。

    别忘了此处可是有结界的,他们这些肉体凡胎之人怎么可能轻易破除?

    那么他们该怎么上山呢?

    这个问题,将两人难住了,面面相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一股凉风吹过,映衬三分凄凉。

    “你刚刚就是在摸索这结界,想找法子穿过去么?”褚云人暗骂自己蠢,想着要上山救人,却没想过怎么上山怎么救人。

    纷扬耷拉着肩膀,叹气道:“可我摸索了好久,只找到合适的力度可以不被结界排斥,此外一无所获。”

    两人同时浮现了三分无奈,望着幽深一片的神山,无所适从,村民们只知道神山神秘高贵,知道山脚下有个结界不得靠近,此外,之于神山可以说完全不了解。

    望洋兴叹,大概就是两个人此时的心情了。

    “怎么办?”纷扬苦着脸,突然觉得胸腔的疼痛也不那么难忍了。

    褚云人蹙着眉,凝视漆黑一片的神山,眼中闪烁着灼热光芒,轻声低喃:“果然是神么?才会拥有如此通天的本事?”

    每个孩子都有一个成神的梦,希望能够像神明一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褚云人也不例外,也曾年少轻狂有过美好的梦想,却在家人朋友一次次的警告中渐渐失去了向往。

    想要成神?可以,等你老了再说吧!

    想要到神山看一看?可以,等你老了再说吧!

    想要和神明一样拥有翻云覆雨的能力?可以,等你老了再说吧!

    所有的热情随着时间的渐渐消逝,最终遗忘在记忆深处,若没有提起一辈子都不可能想起来。

    这时,月光刚好爬到中空,柔和的光芒洒落一层细细薄纱,散发无尽凄凉、寂寥与落寞。

    纷扬突然喊道:“云人快看!”

    声音带着颤抖,震惊不已!

    褚云人回神,道:“怎么了?大半夜大惊小怪!”

    纷扬屈指一指,手指剧烈颤抖,双目瞪得老大,一副见到鬼的模样。

    褚云人无奈,转头看了一下,正准备嘲笑纷扬动作太夸张,太过虚假,却看到那常人看不见的结界,在月光的照射下出现一层薄薄的白纱!

    “看到了么,这结界在消失啊!”纷扬惊呼。

    果然,结界随着月光摇曳生辉,也在一点点变得稀薄透明,仿佛风一吹就能吹散!

    “可以上山了!”褚云人忍不住心生雀跃。

    儿时想要瞧一瞧神山真面目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两人的心情苏锦自然体会不到,此时的她,再次被上无扔进了僵尸堆里,挥舞着长刀,筋疲力竭,口中骂骂咧咧,凶残又粗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