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大打出手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77章 大打出手 文 / 栗子糕

    “上无!老子死都不会放过你的!”在被庞大僵尸群吞噬的一瞬间,苏锦身躯颤抖,双手已经握不住刀,只依靠绑在手腕的布条牵连住,挂在手上。

    密密麻麻的僵尸争先恐后,将苏锦包围的紧密严实,半点没有空隙可以逃脱。

    而上无,始终保持高人姿态,居高而望,一双深沉如墨的眼睛晦涩难懂,眼睁睁看着苏锦被僵尸淹没,兀自衣不带水。

    这时,疯狂的僵尸堆里,一道狂暴的金光冲上云霄,伴随狰狞藤蔓一举将僵尸群碾碎!

    金光充满磅礴杀意,所到之处,支离破碎!

    藤蔓遍布狰狞利刺,缠绕万物,绞成烂泥!

    只见苏锦从僵尸群里冲了出来,腾空立于半空之中,左手金光,右手绿光,同时操控!

    金色光芒形成数以万计的尖锐刀片,如暴雨倾注,众多僵尸被刀片穿过,牢牢钉在地上!

    绿色光芒生出粗壮狰狞的墨绿色藤蔓,如狂蟒过境,绞碎大片僵尸,留下一地残破血腥之物!

    苏锦眉目依旧清冷,眼底满是肃杀,哪怕此时十分狼狈,衣衫破烂不堪,也无法掩去狂暴凶戾之气,仿佛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恶灵,触之毛骨悚然。

    “嗬嗬!”

    僵尸们的前仆后继,死了大批之后又有大批补了上来,源源不断,生生不息,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

    苏锦面不改色,身上多处衣裳被划开了口子,露出卷了红肉的入骨伤口,也看到那森白骨头上浮现若隐若现的黑色,紧接着一点点恢复白色。

    双手交缠,飞快结印,玄奥气流随之流淌,将金光与绿光揉杂一体,形成新的光芒,近乎青铜色,却又不是青铜色的奇怪光芒!

    只见那光芒在苏锦身躯周围流淌,如同调皮的孩子,撒丫子四处奔跑。

    光芒之中,粗壮藤蔓如同疯狂的巨蟒,长长的尾巴横扫四方,卷了众多僵尸狠狠往地上砸去,直接拍成血肉模糊的烂泥,同时也将大地拍开了一条条裂缝!

    大片的僵尸因此死亡,化成黏稠碎尸,藤蔓一扫,将之拨落,打入裂缝之中,清出了大片空地。

    然,那空地很快又被后来的僵尸填补。

    藤蔓上,金色刀片穿梭而出,准确刺入僵尸头颅之中,随即一颤,那头颅砰的一声炸开,氤氲起朦胧却残忍的红色轻纱。

    失去了头颅的僵尸直挺挺躺下,很快被后面的僵尸当成垫脚石,踩了过去!没多久,那被当成垫脚石的僵尸便找不到完好的一块肉。

    袖手旁观的上无笑了,捏在手指里的一把树叶随之散落在地,失去了它们存在的价值,很快化成枯叶,被风卷起,飞向了远方。

    果然,人的潜力都是逼出来的!

    苏锦拥有皇级修灵师的实力,不弱,甚至可以说同龄之中最强,然,对上前仆后继的僵尸,也会力竭,生死之间,苏锦终于爆发了!

    悟出属于自己的招式,将金系与木系融合在一起,使得灵气既有金属性的刚猛暴戾,也有木属性的温和生机磅礴!

    “瞬息万变!”苏锦一声清喝,手中光芒随之迸发,藤蔓表面生出无数金色尖刺,迅速旋转生长,如同凶猛的搅碎机,将沿路若接触的所有僵尸一一绞碎!

    然,下一刻,藤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万丈金光,如同巨大的圆饼之物,自高空垂直坠落!

    很快,那圆饼之物化成点点金光消失,原地出现一棵不足指甲盖大小的绿色植物,抖了抖叶片,在僵尸即将踩在头顶上时,迅速钻地而出,眨眼睛撑破了土壤长成森天大树!

    那森天大树竟是长着金色的叶片,风一过,大片落叶被卷了下来,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那些落叶被僵尸们踩在脚底下,半分威胁也没有。

    然而…

    落叶竟是黏在了僵尸脚上,或翻动了身形,贴在僵尸脚背上、小腿上,甚至头顶、肩膀上!

    嗖嗖嗖!

    数道金光穿破空气刹那钻入僵尸体内,很快又钻了出来,进进出出,快速而敏捷,没多久,僵尸身上遍布小洞,恶臭黏腥之物糊了一地,简直触目惊心。

    那僵尸跑了几步,竟是失去了行动能力,软塌塌摔倒在地,张着枯黄的牙齿,淌出混浊的液体,张牙舞爪的往苏锦方向蠕动…

    瞬息万变,一种灵气,万种屠杀方式!

    苏锦眼睛徒然闭了起来,认真感受手中操控的灵气分布,一种难言的晦涩意境于脑中形成。

    “苏锦,接着,炼化它。”上无袖口一甩,一道浓绿色光芒窜向了苏锦!

    苏锦头也不抬,手指轻动,数道属于她自己的灵气游了出去,将那浓绿色之物缠住,卸去那物继续前进的动力,各占一角,拖着那物往苏锦头上游动!

    一股磅礴生机自头顶灌入体内,绕行奇经八脉,洗涤五脏六腑,缓解丹田撕裂疼痛!

    源源不断的修复身躯受伤之处,如同干裂许久的大地终于迎来了绵绵春雨,甘甜可口又温柔清爽。

    地上的屠杀还在继续,半空的苏锦却是盘腿悬空而坐,引头顶的浓绿一点点进入身体。

    上无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苏锦身后,屈指于半空点了几下,以苏锦为中心,方圆一里之地,迅速出现一幕浅灰色薄膜,光芒一闪,薄膜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僵尸们嚎叫不休的声音,以及,令人作呕的腐烂气味!

    ※※※

    水晶石铺就的地板上跪着两个面容俊朗的少年,一个气质温润平和,一个气质暴躁热烈。

    两人面前,一用被黑色长袍完全包裹的人背对两人而立,没有言语,却自身体之中弥漫一股生人勿近的恐怖死气!

    他的脚下,水晶石渗透着诡异气流,一点点蚕食水晶石,令之剔透光泽空了一层黑色,黯淡无光,娇花失色。

    “第一天就让她跑了,发动整个城堡的力量都没有找到踪迹?”

    黑袍开口了,那声音就像破铜锣,异常的暗哑难听!

    “师尊,弟子该死,心甘情愿受罚。”仲夜没有解释,也没有求饶,一开口便是接受惩罚。

    可端阳就没有这般可以忍受委屈,大声道:“师尊,并非弟子故意让那苏锦跑掉,实在是那小鬼实力不弱,弟子竟是无法与之对抗。而且滑腻如泥鳅,怎么抓都会滑手,弟子已然将苏锦在乎的人抓了来,相信苏锦很快就会出现。”

    “哦?”黑袍道:“你抓了她在乎之人?若本座没有记错,她似乎是外来者,孤身一人,如何有在乎之人?”

    端阳一愣,额头的冷汗顺着额角掉了下来,忙道:“苏锦的确是外来人,也的确是孤身一人,但弟子发现,那红发傻子与苏锦的关系,就像师尊与谒泽大人之间的关系。”

    黑袍口气终于有了起伏:“竟是契约关系么?”

    端阳忙点头,但他对所为的契约并没有多了解,甚至说不出来什么是契约,因为在百水千山,更本用不上契约兽,道:“正是那契约,想必苏锦不会眼睁睁看着那红发死去,我们只要牢牢抓住红发,那么苏锦就一定会心甘情愿的落网!”

    忍不住舔了舔嘴角,端阳仿佛又品尝到那绝妙的滋味,眼中飞快闪过一丝炙热,却碍于师尊所在,不敢表现得太过放肆。

    “本座只要结果,七天后,本座会准备好所有材料,你们务必抓住苏锦,本座欲将之炼化成精华液。”黑袍冷冷说道。

    端阳和仲夜忙低下头,应道:“请师尊放心,定不负师尊嘱托!”

    “下去。”黑袍沉声驱赶。

    端阳和仲夜似乎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没有任何怨言,恭敬的应了一声,之后便缓缓退了下去。

    直到再没有任何动静,黑袍袖口一闪,一只巴掌大的黑色蝎子落在了地上,动了动尾部的大钳子,轻轻触碰黑袍。

    黑袍嫌弃瞥了它一眼,“你的本源真的没了?”

    蝎子竟然开口道:“我也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发现珍珠秘密,那几个普通珍珠丢了就丢了倒没什么,但我的本源只有一个,蕴含我族特殊能力,可改变骨骼灵动之力,用对了方式,完全可以说是脱胎换骨!”

    黑袍沉默了片刻,道:“你能感觉到本源还在,还是被用掉了?”

    蝎子明显愣了一下,周身散发一股颓废之气,道:“我想,我的本源已经被用掉了,半分感觉都没有了。”

    本源,关乎它以后的修行,往轻了想,以后修行止步不前,说严重了,那就是它的命,本源消失,它的命很快就要到达终点!

    黑袍明显带了怒气:“为何你不第一时间追过去?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那苏锦究竟是什么人本座无法预知,更不能测算到她的去向。”

    蝎子动了动尾骨,道:“我知道她在哪里,并且早已派遣僵尸大军围攻她,相信此时已经有了结果。”

    ※※※

    最后一丝绿光被苏锦收入体内,融入骨血之中。

    苏锦睁开眼睛,清冷双瞳闪过一丝幽光,剔透纯净了三分,身上的伤痕已经消失不见,狼狈依旧在,却因为精神状态十分上佳而遮掩了所有狼狈!

    苏锦低头看去,大片僵尸死无全尸,泥泞碎肉染了一地,聚成厚厚的一层。

    但,此时的她最关心的却是…

    “上无,老子到底那点得罪你,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报复?这都第几次了,老子差点就被那些丑陋的僵尸吞没,若没有老子突然的觉悟,老子就真死了,死了!”

    苏锦一脸愤怒的转身,脸上清冷之气随着愤怒的取代崩裂,看着上无的眼神,仿佛要吃了他一般。

    上无却道:“若没有逼迫,你不会如此快的领悟。”

    苏锦一噎,差点无言以对,道:“老子又不是要去危险重重之境,为什么要这么被逼着增长实力?想要增加修为,老子会自己琢磨、领悟!”

    她现在的实力的确有上无的功劳,甚至可以说,完全因为上无而消失,又因为上无重新回来,更因为上无领悟旁人所没有的灵气重合!

    但那又怎么样?

    上无害她数次入险地几乎死亡也是事实!

    上无淡淡看着她,说了一句:“可我看不到啊。”

    苏锦怔愣,不明白上无的意思,疑惑道:“你看不看得到有什么区别?我只要保证不给你拖后腿,不会被你打断双腿就完了,不是么?”

    上无摇了摇头,目光轻轻移开,落在遍地残尸当中,道:“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知道什么?苏锦想问,却看到上无一脸不想回答的模样,不得不咽下这不解。

    苏锦记仇,觉得上无莫名其妙的报复她,才会三番两次将她打入绝地,没有报复回来,总觉得全身又无数虫子攀爬,不是滋味!

    当下不再多说,蹭的跳了起来,一拳头送了出去!

    “先打一架再说,这口气不出去,老子堵得慌!”苏锦怒道。

    包裹着特殊光芒的拳头眨眼到了面前,上无忍不住捂脸,轻轻说了一声:“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你确定还要打么?”

    抬起手,手掌成刀,柔若无骨的打了个转儿,一股无形的力量倾泻,上无将之推了出去,迎接苏锦充满愤怒的小拳!

    苏锦哼了一声,以实际行动,说明了一切。

    一道快如闪电的身影绕着上无打转,不时猛然一下靠近,带着凶猛杀气的长刀狠狠劈砍!

    却很快被轻而易举的打散,化去杀机。

    两人一来一往,不似不死不休,更像一场切磋,一场指点!

    苏锦越来越认真,随着上无若有似无的指点,渐渐将自己还没有完善的武技修复完美,韵律流畅,力量翻倍!

    地上,那些徒然安静了的长着金色刀刺的藤蔓更加凶悍,攻击不再凌乱随意,反而充满节奏韵律,威力翻了好几倍,每一次攻击,都带上强烈杀机。

    僵尸群大量死亡,尽管依旧源源不断、不知疲惫,但苏锦的群攻却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之灭杀。

    空中,苏锦每一次突然近身,上无都会出手反击,却不会太过,反而是与苏锦实力相近的力量,以实际行动无声的指点她。

    到后来,苏锦都觉得羞耻了。

    人家好心好意助自己开发潜能,虽然过程太过残暴粗鲁,但结果明显,而她却恩将仇报,哪怕苏锦这个自认为脸皮十分之厚的人都觉得羞耻了。

    猛然抽身,停下了攻击,苏锦于半空站定,随意的抓了抓头发,有些别扭道:“此次谢谢你,否则我不可能领悟”瞬息万变“,但我不希望有下次,与顶尖实力相比,我更在乎我的小命。”

    上无歪着头想了一下,似乎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良久,终于点了点头,道:“我以为你很喜欢这个结果。”

    苏锦扯了扯嘴角,道:“喜欢,很喜欢!”实力强大有谁不喜欢?但拥有强大实力的过程能不能不要那么荆棘坎坷?

    上无低吟了片刻,点头:“我懂了。”

    苏锦很想问,你懂什么了,但看到上无那张再多言语也无法描述的绝美脸庞时,咽下了想要说的话,就像一种剧毒,充满致命的杀意,却也充满无尽的诱惑,让人心甘情愿中毒太深,心甘情愿沉溺其中,不愿意醒来。

    心中突然涌现一股占为己有的念头,苏锦目光不由得带了几分灼热,直勾勾的看着上无。

    而上无似乎没有看到,唇角上扬,轻声道:“我们的未来息息相关,作为另一半的你,修为自然不能太差,若我的手段你无法接受,那么我会换另一种方式。但请记住…”上无面色渐渐严肃:“若无法站在我身旁,那么我会毫不犹豫斩断你这累赘!”

    苏锦忍不住怒起,那点好感灰飞烟灭,暗骂自己被虐出了幻觉:“老子才不会是累赘!”

    其实她更想说,老子才不愿意与你有牵扯,拥有莫测实力的上无,一看就非同常人,而这非同常人也折翼落入尘埃,那么他的敌人得多恐怖?

    与之同条小船的自己未来得多坎坷不平?

    “把话说清楚,上无,你若是觉得我终究是拖累,那么你可以想法设法解除我们之间的契约,你嫌弃我是拖累,老子还嫌弃你是大麻烦呢!”

    苏锦心中不平,她是被上无救了没错,没有上无,早在同丧尸王核同归于尽时,她就灰飞烟灭,再也看不到圣灵大陆的繁华美色。

    但她同样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旁人也许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强大灵气,因为上无,轻而易举化为虚无,全身血液绝对重新换上新的,而那些旧的的血液,完全被上无吸走!

    苏锦生气愤怒,却也知道报恩还情,因此,哪怕心里恨的要死,也牢牢记住,是上无救了她的命,深深觉得,不过是灵气、血液罢了,只要小命还在,没什么不能拿出来当报酬的!

    苏锦的话成功让上无冷了脸,初见时那种冷漠、无法跨越的阴冷气息瞬间陇上眉梢!

    眼前一晃,下一刻,苏锦脆弱得一折就断的脖子上出现了一只大手,并且用力掐着,空气的缺失,让苏锦憋红了脸,扬手就打,却被上无轻易化解,只听上无冷声说道:“解除契约?嗯?做梦!”

    苏锦诧异,还以为上无是因为她嫌弃他是大麻烦而心生怒气,谁知道竟是因为那契约。

    难不成这契约还有她不知道的内幕?

    下意识,苏锦仔细思考自己身上可图之处,将上无的执着阴谋化,若无所图,又怎么会在她身上下如此大的功夫?

    “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上无阴森的声音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曾看到过的宠溺,冰冷的手掌已然松开她脆弱的脖子,并且轻轻贴着她的侧脸,那模样,仿佛在抚摸一件稀世珍宝!

    也让苏锦有一种错觉,仿佛上无爱她入骨,无法忍受她的半分逃离,这才用契约将她束缚!

    然,错觉之所以是错觉,那便是因为它是错误的感觉,苏锦眉心狠狠一跳,这样的上无太过诡异,让她忍不住颤抖、心生惧意,道:“我…唔?”

    苏锦双眼猛然瞪大,惊恐的看着上无放大的脸庞。

    那双冷冽如万年寒冰的双瞳倒映着她此时难以置信的模样,幽深漆黑的眼睛浮现丝丝压抑的愤怒,也有无边蔓延的侵略。

    冰冷如冰棍的柔软舌头撬开她的唇齿,滑入口中,****唇齿,没有心跳加速,只有心惊肉跳,就像一条满是冰冷的小蛇钻入了口腔,忍不住想要驱赶。

    然而,身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定住,半分无法移动,只能意识清醒的承受这近乎凌虐的亲吻。

    一只手轻轻环过苏锦的纤腰,将她带入充满冰冷寒霜的怀抱,紧贴坚硬的胸膛,被迫昂起头,承受狂风暴雨般的亲吻。

    唇瓣刺骨的冰冷让她无所适从,同时也充满畏惧。

    “不要怕我。”

    口中冰冷骤然消失,苏锦忍不住打了个颤,随即颈窝一重,竟是上无的脸庞埋入其中。

    “不要怕我,旋音…”

    后面两个字太过缠绵悱恻,以至于意识仿佛被冻僵的苏锦根本没有听清楚上无说的什么,但不妨碍她听出了无边的思念。

    “上无…”苏锦几乎颤抖着牙齿挤出这两个字,发麻发疼的唇瓣却被一只大手捂住。

    然后苏锦听到上无已然恢复冷漠的口气道:“再提解除契约之事,我会让你知道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

    冰冷气息打在耳廓,忍不住竖起鸡皮疙瘩。

    来不及反应,身体便被用力推开,自半空失去平衡跌了下去!

    与此同时,上无的身躯晃了一下,所处之处一阵扭曲,再仔细看去,上无已经没有踪迹。

    那层上无亲手布下的结界如同砰然破碎的玻璃,随着上无的消失支离破碎,嘈杂恐怖的僵尸叫声乍然响起,同时还有臭气熏天与浓腥血气交叠的难闻气味。

    砰的一声!

    苏锦重重摔在地上,胸腔一阵翻滚,唇齿间涌出几分腥气!

    “就是这里了,不知道这些活死人拼命往这处地宫钻去是为了什么?”

    “也许里面有宝物?”

    “莫要异想天开,你们可以进去一探究竟,我去四周看看。”

    “你等上一等,我只进去看一眼,看看里面有没有倒霉鬼被这么多活死人蚕食,之后便跟你去找小黑妹。”

    ……

    熟悉的声音清晰从不远处传来,苏锦面色一喜,随意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深吸了一口气:“哥哥救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