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天真无邪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81章 天真无邪 文 / 栗子糕

    “苏锦哥哥!”

    一道充满惊喜,又带着委屈与害怕的声音钻入苏锦耳中,下意识转头看去,君颜那脆弱得仿佛风吹就能跑没的身躯映入眼帘。

    此时的君颜一身狼狈,细棉布缝制而成的衣裙已然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一只鞋子不见了踪影,几个圆润小巧的小指头露在外面,隐隐渗出血迹,粘和了尘沙,青丝歪歪斜斜,小脸上几道被树枝划破的列痕,唇瓣半点血色没有,还泛着不正常的青色,眼瞳之中害怕与惊喜交织,异常生动!

    “君颜?你怎么来了?谁放你出来的?”

    清安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顾不得在场这么多高人存在,径直就想要上前,却被一只手拽住,转头看去,一面容清俊,眉宇充满平静淡薄的男子正看着他,说道:“你最好留在这里。”

    那丫头身后可是站着高大魁梧、一身戾气的男人,这样的人十分危险,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还是安分一点,以免自寻死路!

    铃音北棠松了手,没再多说,他已经给了警告,若这人鲁莽不听劝,心甘情愿赴死,那么他没话说,到底是连陌生人都算不得的过客,是死是活与他没有多少关系。

    清安愣了愣,这几个小锦的同伴从头到尾都没有搭理他,清安不是不知好歹之人,对于这人善意的提醒,心领了,但君颜是他看着长大、在他心里就像女儿一样的存在,试问哪个父亲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担惊受怕而无动于衷?

    若有,那是心狠,不配为人父!

    至少清安做不到,打从这孩子呱呱坠地,她就是清安的掌中宝。

    笑了笑,清安抱拳道:“多谢提醒,但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小辈,而且身上还有胎里带来的病症,受不得惊吓,此时正被人抓着,我作为孩子长辈,亦父亦兄,断没有视而不见的道理。”

    铃音北棠下意识看了苏钰一眼,这人最见不得情深义重,若是冷漠自私之人,苏钰看一眼都觉得浪费表情,但若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深情重意,那么苏钰一定会出手相帮!

    果然,只见苏钰转身,看着清安道:“你是什么人?那小姑娘又是你什么人?”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叫他妹妹为‘苏锦哥哥’!

    别以为他看不出小姑娘眼底的浓浓娇羞,以及全身心的信赖,这是看情郎才会有的情绪,可是,他的蠢妹妹是女的啊,虽然女扮男装,言行举止也像个男子,但蠢妹妹的确是个女的!

    这点毋庸置疑!

    旁边,星灵百汇星眸流淌笑意,手中折扇点着唇瓣,低低的笑了出来。

    清安看了星灵百汇一眼,这份尊贵无双的气度是他在百水千山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也就身边这几位,以及小锦,这几个来自外面世界的高人才有的得天独厚,心中那抹决定终于印了戳子,盖棺定论!

    忙道:“我叫清安,是这神山之下百水千山的村民,君颜是我的侄女,小锦在我们百水千山住了一段时日,因此熟识几分。”

    大概是知道苏钰等人同苏锦一样来自外界,因此特意点明了苏锦曾在他们百水千山住过,受过他们的恩惠,希望这些高人能出手相帮,救下君颜!

    苏钰冷冷凝视着他,扔下一句:“且在此处候着。”之后便不再搭理他!

    隐世不出的小村庄里,竟然也会耍心眼!

    也就是这小心眼不是很过分,目的单纯,否则他不介意一刀结果了这人,一切拿蠢妹妹作伐子之人都不是好人!

    清安愣住,不明白苏钰是什么意思,还是铃音北棠为他解释道:“苏钰是苏锦的同胞兄长,言出必行,他说了让你等着,意思就是会出手救下这个小姑娘,你且放宽心。”

    清安点了点头,道:“多谢!”

    犹豫了片刻,还是绕到苏钰面前,认真感激了一番,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苏钰始终没有理会他,倒是眼中的冷意散了三分。

    苏锦徒然出力,翻腾而起,一脚将仲夜踹翻,身躯一个跳动,眨眼在君颜不远处落地,碍于她身后一脸阴郁的端阳而没有直接动手。

    要知道这端阳可不是个心善之人,残忍自私,又暴戾狠辣,一个不小心惹恼了他,直接捏死君颜都不需要惊讶。

    皱着眉问道:“怎么来了?你爹没拦着你?”

    君颜脆弱得身躯注定无法像普通孩子那样蹦蹦跳跳,父兄宠爱非常,而且神山异常险峻,是百水千山趋之若鹜又敬而远之之宝地,怎么可能让她一个小姑娘上神山?

    君颜露出了惨淡而释然的笑容,终于见到锦哥哥了,那么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锦哥哥,阿爹不知道我跑了出来,我是趁着阿爹和哥哥睡觉的时候出来的。”

    苏锦眉头紧了三分,看了一眼她脖子上清晰的牙齿印,眯起眼睛道:“你让他吸了你的血?所以他才答应送你上山?”

    君颜张了张小嘴,脸上写着‘你怎么知道’的字眼,单纯而美好。

    不等她问出来,苏锦直接回答道:“我猜的。”

    以君颜脆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长时间剧烈运动,更不用说无人相帮,依靠自己的两条腿爬上神山,并且在庞大城堡之中找到她的存在。

    如此,只会有人出手相救。

    结合君颜憔悴的脸色、勃颈上的压印,猜出真相并不困难。

    也就这样小丫头心思纯净,没有心眼,才不会想到这些。

    君颜立刻红了眼眶,小手扯了扯衣领,企图遮住脖子上的压印,抽了抽小巧的鼻子,道:“锦哥哥好聪明,猜对了呢,君颜的确是用血液交换上山,不过锦哥哥不要担心,喝几碗水就补回来了。”

    “是么?那你哭什么?”苏锦扫了一眼眸光盯着她发亮的端阳,脑中飞快算计着怎么抢回君颜,不会伤到她,也不会让端阳有夺回去的机会!

    君颜抬起小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噘着嘴,不满道:“君颜害怕啊,锦哥哥一个人孤零零在山上呆了那么久,一定也会害怕吧,锦哥哥害怕,君颜会跟着锦哥哥害怕,害怕了就哭,哭过了就不怕了。”

    有些人就是这么单纯美好让人舍不得伤害半分,更想将之好好收藏,妥帖安放,挡去风霜雨露,免去四下奔波。

    君颜就是这么一个人,喜欢苏锦,便不会因为她是外来人而心生犹豫,更不会因为苏锦被抓上神山而放弃,在她单纯干净的世界里,喜欢了,就是一辈子。

    苏锦隐隐觉得不对劲,却想不明白哪里不对劲,只能安慰道:“别怕,我会救你的。”

    君颜重重点头:“嗯,我知道锦哥哥会救我,但是这个人好凶好凶的,会咬人吸血,很疼的,锦哥哥若是打不过就赶紧跑,不要管我,千万不要被他抓到,好不好?”

    “小丫头,你自己尚且自身难保,还管苏锦做什么?而且…”端阳忍不住想笑,苏锦是女人之事他是知道的,只是这个单纯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打碎的丫头似乎不知道?

    呵,真是有趣极了!

    不知道小丫头得知真相之后,会不会心生绝望而崩溃?

    “我跟你换。”苏锦上前一步,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清冷双眼始终盯着端阳看,以寻找最合适的时机。

    与此同时,苏钰悄悄召唤出龙浔,握在手中,掩藏在袖口之中!

    “我为什么要跟你换?这丫头虽然是凡人,脆弱得仿若蝼蚁,但滋味还是不错的,也许是小时候药材灌多了?”端阳十分在意苏锦这个人,尤其是在她从他手中逃跑之后,毕竟因为苏锦,他被师尊很是责骂了一顿!

    因此,第一眼看到苏锦,他便发现苏锦身上的灵气回来了!

    美味可口的食物长了利刺,下口自然要再三犹豫。

    “呐,小黑妹,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死了就死了,你管她做什么?”星灵百汇摇晃着折扇,笑得一脸百花盛开,慢腾腾走到苏锦身旁,与之肩并肩而立,星眸打量着端阳,仿佛在评估端阳的实力。

    端阳这时候才注意到此地多了好几个陌生人,并且这些陌生人都拥有浓郁的灵气,散发可口诱人的气息!

    然而,越是美味的食物,越是有毒,稍有不慎,等待他的结果便是粉身碎骨!

    但是,这些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们是从枫叶村进来的?”端阳一下子抓住了唯一可行的通道,眼中没有意外,只是恍然。

    枫叶村被他待人屠杀干净,什么也没有留下,整个村子变成废墟,但那些碍事的骨头都还在,想必这些人便是顺着那些骨头残渣找过来的!

    “所以枫叶村是你动的手?”铃音北棠上前一步,平淡双瞳深处流淌着几分危险,似乎只要端阳答是,那么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端阳看了铃音北棠一眼,眼中带着满满的不屑,道:“是我动的手又怎么样?那些人该庆幸能够作为食物,勉强入口,否则,一群小蝼蚁谁会理睬!?”

    枫叶村的村民十分不普通,或者可以说是一个专门为那些天生无法修炼的‘废物’准备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废物与废物待在一起,才不会彼此嫉妒。

    端阳觉得自己换换口味的举动是帮那些人解脱,否则,夫妻双方是废物,生出来的孩子也是废物,以此无限死循环,想要得到一个拥有修炼天赋的孩子借此一飞冲天谈何容易?

    与其活在微弱、渺茫的希望之中,不如早早的解脱了去!

    简直谬论!

    “荒诞可笑!”铃音北棠气笑了,眼底冰冷一片:“枫叶村一百二十九户人家,包括襁褓中婴童共计人口五百八十二人,被你凶狠残杀,你觉得你是替天行道?”

    弱小的人就该死?

    他们已经退避三舍,龟缩在偏僻小山之中,如此还不够么?

    端阳鄙夷道:“弱小的人没有资格活着!”

    “那么你怎么不去死?”星灵百汇笑容可掬,风流倜傥、绝色倾城,一下一下的晃动着手中的折扇,衣炔飘飘:“长着一张年轻的脸庞,其实已经几百岁了吧?老胳膊老腿儿的老不死,不好好蹲在房间里安享晚年,整日出来晃悠着找死呢?还是膝下空虚,长夜漫漫寂寞无法安枕?”

    端阳脸色一变,年龄一直是他的禁忌,现在被毫不保留的揭了开,仿佛撕开了已经结痂了的伤口,汩汩鲜血流淌出来,简直是罪不可赦!

    “就是现在!”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似乎空气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握着龙浔的苏钰应声而动,快如闪电的冲向端阳,手中长剑青色光芒大镇,高高扬起,重重劈砍而下!

    “哼!就会偷袭么?那你们也不过如此!”端阳冷哼了一声,眼中带着讽刺,一手掐着君颜,另一手绷直成爪,狠狠朝着苏钰抓去!

    ——锵!

    端阳的手指直接抓在长剑上,碰撞出橘黄色火星子,四处飞溅!

    “是么?”

    苏锦那张清冷的脸庞在端阳面前一闪而过,端阳心口一跳,不好的预感隐隐上升,果然,他的不安成真了!

    只觉得手下一空,被他牢牢抓在手里的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苏锦抢了去!

    当下一急,就要去抓苏锦,好挽回损失,不想,苏钰的身躯挡住了他的去路,手中长刀一横,冷冷道:“你的对手是我才对!”

    端阳怒急,被苏钰这么一阻拦,再抬眼看去,苏锦已经带着小丫头跑了很远,不在可攻击的范围之内!

    愤怒被点燃,端阳转头看着苏钰,凶狠道:“既然你想找死,那么我就成全你!”

    “我谢谢你全家。”苏钰冷道,口吐讥诮言语。

    长剑出窍,剑气凛然,苏钰长身玉立,一身气势恢宏磅礴。

    端阳怒火中烧,忍不住心生嫉妒,长得出色,天赋出众,这种人活着就是为了打击人的,简直该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阴鸷恶毒陇上眉梢,端阳手指流淌着浓浓的黑气,仿若一汪黑水的源头,源源不断的往下流淌,落在地面,晕开大片污渍!

    苏钰眉心一动,握紧了长剑,倾身而上!

    端阳身躯前移,赤手空拳对上苏钰!

    ——锵!

    长剑与手掌剧烈碰撞,火花四溅,点点黑色污迹染黑了长剑,却在下一刻被迸发出来的青光震离,零星点点,落在四面八方,一阵刺啦刺啦的声音,伴随股股白烟升空,仔细看可以发现这些黑色污迹在逐渐扩张!

    与此同时。

    苏锦已经将君颜送到星灵百汇身侧这个安全的地方,松了手就要离开,衣角却被抓住了。

    “锦哥哥,谢谢你。”君颜小脸通红,有些羞赧的从苏锦怀中退开,一只小手却死死的抓着苏锦破烂不堪的衣角:“我就知道锦哥哥会救君颜的。”

    苏锦扯了扯嘴角,有些僵硬的笑了笑,道:“不客气,你是清安的侄女,自然也是我的侄女,我这当…叔叔的,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不要放在心上。”

    哪怕苏锦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也知道相恋之中的男女的相处方式,只是她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女的,不会想到有个乖巧善良的小姑娘会将青春美好的爱恋送予她!

    没有激动,只有惊悚!

    卧槽!

    老子怎么可能是男的!

    姑娘你认错人了!

    但看着君颜那过分稚嫩的脸庞,甜蜜温暖的笑容,终究还是咽下了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叹了一口气,暗道,不久之后她就会离开,也许时间久了,君颜就会忘了她。

    搓了搓手臂,苏锦轻咳了一声,眼神有些闪躲,道:“那个,君颜,你已经安全了,放开我的衣服,我得去帮帮我哥哥,就是现在和端阳斗得不可开交的那个美男子!”

    君颜受了惊吓一般,嗖的一下就放了手,两只小手背在身后,低着脑袋,面红耳赤,轻声道:“那锦哥哥快去,不过答应君颜,不要受伤好不好?”

    苏锦尴尬的后退了两步,捂了捂脸,咧开完全被冻僵的嘴角,道:“好,答应君颜,努力不受伤!”

    说罢也不等她回话,转身就跑,左闪右动,化成一阵清风,眨眼消失在君颜身边,仿佛身后有一只凶猛的恶鬼在追着她!

    君颜撅了噘嘴,点着脚尖,晃动着身躯,不满的嘀咕:“跑那么快干什么,万一摔跤了怎么办?而且、而且君颜又不吃人…”

    旁边传来一声轻笑,君颜立刻抬头,入目的是一张邪魅动人心魄的绝美脸庞,君颜张着小嘴愣住,目光迷离,竟是自言自语道:“长得真好看,就像后院里那朵摇曳生辉的‘星辰花’,花开时分最能拨动人的心弦…”

    “你是花精灵么?”君颜双眼发亮,亮光刺破迷离,恢复清醒,目光灼灼的盯着星灵百汇。

    星灵百汇怔了怔,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是不是花精灵,忍不住笑了,终于体会到小黑妹那种舍不得伤害她的滋味了,他就说,冷漠自私如小黑妹,怎么会有良善之心去救一个陌生人?

    笑容多了三分真切,星灵百汇道:“小丫头说错了,我不是花精灵。”

    君颜歪着头想了想,认真点头道:“嗯,我知道了,你不是花精灵,你是花中仙子,对不对?”

    星灵百汇笑了出来:“为什么觉得我是花中仙子?因为我长得好看?”

    君颜点头,唇色发黑,巴掌大的脸庞羸弱的仿佛易碎的琉璃,笑得天真无邪、纯净无垢,道:“哥哥说过,长得好看的人都是被上天眷顾的人,君颜从小身体就不好,是被上天遗忘了的人,所以要好好保重自己,因为在没有人会比自己更心疼自己了。你长得比哥哥还好看,像一朵花,所以是花中的仙子,正游戏人间,对不对?”

    星灵百汇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贴在君颜后心,一股纯净灵气轻而缓的进入君颜的身体。

    君颜眼睛更亮了,几乎发出光芒:“我就说你是仙子!看,仙子才会仙术,就这么随意摁着,君颜感觉没那么难受了,仙子能不能再贴一会儿?”

    星灵百汇笑着点头,抬起手,娴熟自然地揉了揉她的发顶:“君颜乖,闭上眼睛睡一觉,醒来无灾无痛,一世安康。”

    君颜用力的点头:“我听仙子的,我睡觉,我闭着眼睛站着睡觉!”

    星灵百汇点了点头,见她听话的闭上眼睛,扬起手轻轻一挥,清风飘过,君颜身躯倾斜,竟是直接睡了过去。

    伸手抱住君颜,小心翼翼拥入怀中,转头寻找清安,此时的清安一脸见了鬼的呆滞模样,不由得好笑,道:“过来,抱着你家侄女,千万别赖上我,我可不负责的。”

    清安眼角一抽,抬手抹了一把脸,小跑着过去,伸手接过君颜,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那股和小锦相似的光芒也和小锦一样救了君颜,自然该出声道谢。

    顿了顿,犹豫了片刻,咬牙道:“小锦之事能不能一直瞒着?她身体不好,经不起大的刺激。我知道小锦身娇肉贵,一身无法言语的尊贵气度,注定了她不会在一个地方久留,离开百水千山是迟早之事,时间久了,君颜也就忘了小锦,如此,可以么?”

    君颜对苏锦的情谊太过明显,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一个女子恋上另一个女子,说出去十分不好听说不定还会为人所诟病,哪怕此时的君颜并不知道苏锦是个女子。

    星灵百汇笑了笑,看着清安怀中的君颜,这个孩子犹如剔透干净的琉璃,那么就让她这份天真无邪继续保留下去吧!

    要知道,世尘污浊,每个人都生有七巧玲珑心,周旋于形色纷繁的人流之中,像君颜这般单纯美好的人着实是闻所未闻,有人想要呵护,自然也有人想要打碎。

    “我不会说出去。”至于旁人会不会说,那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星灵百汇带着淡淡的笑容,道:“但此事终究不容于世,君颜还是个孩子,需要多加引导。”

    也怪苏锦女扮男装,莫名其妙的就吸引了单纯善良的小姑娘。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