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仲夜阴谋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83章 仲夜阴谋 文 / 栗子糕

    “秦王殿下,就是这里了,我亲眼看到大哥他们从此处地洞走了进去,然后再也没有出来,我们快点去看一看,我想大哥他们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被耽搁了。”苏韵云脸上带着着急之色,急切的催促秦王殿下。

    秦王殿下无奈的摇摇头,心中对苏钰起了三分不满,软言劝道:“你这是何必,苏钰心中并不当你是妹妹,这是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自找羞辱。”

    秦王殿下十分不明白苏韵云这个芳华出众的美女为何一直纠缠着苏钰,说什么苏钰是她的亲大哥,你要得到这个亲大哥全心全意的宠爱,这话她自己都不相信吧?

    要知道两人之间可是隔着血海深仇,苏韵云的母亲毒杀苏钰母亲罗氏,为了替母亲报仇,苏钰联合妹妹舅舅杀了苏韵云的母亲百里氏报仇。

    如此说来,两人之间根本不可能拥有所谓的兄妹之情,所谓的全心全意的宠爱,苏韵云又为什么拼了命、不顾羞辱的想要得到苏钰的原谅?

    这点秦王殿下想好几天一直没想明白,只能放弃。说到底,苏韵云貌美如花,是个男人都会投以几分关注,心生爱慕,但到底是一个外人,一个不起眼的庶女,哪怕她已经冠上了嫡女的名讳,但出身是永远改变不了。

    “是啊,云儿就是太善良了,既然人家不愿意,你的情况又何必上赶着寻找羞辱呢?”孟珊珊走了过来,小手搭在苏云肩膀上,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断魂岭一道,她终究还是选择同路而行,也算进入圣灵学院前的一次历练。

    苏韵云咬着唇瓣摇头,额头上不在一层细密的汗水,眼底满是痛苦,轻声道:“秦王殿下,珊珊,我知道你们为了我好,谈谈什么是说这事的时候,我们快点去找大哥吧,我担心他出了什么意外。”

    不久前,大片的活死人围攻众人,庞大队伍瞬间被打散,各自为政,抵抗活死人,谁也顾不上谁,许多士兵因为敌不过凶猛不知疲惫的活死人而被分尸,连残骸都没办法找回来,现在活下来的大部分都是实力比较强大的。

    但人数大打折扣,且身上伤痕累累,疲惫不堪。

    按说这样的状态并不适合继续行军,但此时天将黑已经顾不上太多,要知道入了夜,那些活死人更加活跃灵敏,对付起来只会更麻烦。

    百里馥翔伸手握住苏韵云的小手,轻轻捏了捏,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秦王殿下道:“就如云儿所言,找到苏钰和星灵公子、七皇子要紧,殿下以为如何?”

    秦王殿下转头看了看遍体鳞伤的众士兵,再抬头看了看已经爬上天空的清冷残月,终于点了点头道:“那就下去看一看吧。”

    一行人顺着苏钰三人不久前刚走过的通道小心而行。

    漆黑甬道之中,苏韵云眸光闪动,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然,谁都没有注意到苏韵云,或者说天色太过黑暗,众人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停留在脚下,以及四周,留意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她的诡异笑容。

    ※※※

    砰!

    漫天弥漫的血雾,端阳捂着心口摇摇欲坠,眼中恶毒凶狠更加明显,但深究眼底,可以看到几分凄凉与绝望。

    大片血迹从他的指缝里渗了出来,染红了衣袍。

    唇齿之间,鲜血不停的流淌:“为什么我们的实力差不多,你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打败我?”

    为什么?

    败得茫然不知,似乎一眨眼,那把长剑便顶住了他的胸口,紧接着齐根没入,穿胸而过!

    他明明感觉自己的力量和这小子的力量差不多,不相上下,可为什么结果就是天差地别?

    苏钰淡定的收回长剑,取了一方素白绣帕,细心的抹去长剑上的血迹,十分爱惜的将它收回空间里,这才抬头看着端阳:“你当为何?你我实力的确相差不多,但你的身体完全被死气覆盖,那些肆虐的死气早已破坏你身体里的生机,寿命之上受到很大的影响,在修为上更是给了当头一棒,没有完全断绝你的天赋,已然是网开一面了。”

    苏钰清楚的看到端阳听到这话后身体晃了一下,眼底的绝望彻底流露了出来,仿佛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懂得自己修为止步不前的根由。

    端阳昂首凄惨一笑:“师尊,你当真容不得我么?弟子犯了何错?好歹让我死个明白!”

    几百年的坚持,到头来竟是一个笑话!浓郁阴霾与绝望爬上眉梢,一度将他压垮,周身黑暗腐朽的气息将他笼罩。

    苏钰才不会心生怜悯,不再理会已经陷入癫狂的端阳转头寻找自己的蠢妹妹。

    只见她正和另一个身上带恐怖死气之人打得天翻地覆,那诡异的灵兽似乎没给她带来任何的负面影响,反而为她的实力添砖加瓦,威力翻了数倍!

    暂时放下了担忧的心,苏钰退到一旁,静静的看着苏锦与仲夜之间的打斗。

    “你说的那‘转生’可有解救之法?当年的星灵燕云没有让星灵家的诸多前辈心生警惕,进而研究解救之法么?”犹豫了好片刻,苏钰终究还是讲心中想知道之事问了出来。

    星灵百汇夸张的愣住,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苏钰,叹道:“我以为你不会开口。”

    苏钰十分忌讳‘转生’之事,能打开尊口询问‘转生’之事,着实让人大感意外。

    苏钰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旁边的清安有些懵逼,听不明白两个在说着什么,只能静静的抱着怀中的君颜,往后退了退,却是高高的竖起耳朵,打算听一听两个人的交谈。

    两个将他的小动作收入眼中,但谁也没有说破。

    “改天我回星灵世家,再将这段属于星灵燕云的历史找出来,交给你自己看。”说的再多都不如亲眼所见,史书的记载轻易不会骗人的,纵然稍有偏差,那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毕竟关乎一个家族的传承。

    星灵百汇不打算亲自开口,以免得到苏钰的白眼。

    苏钰张了张口,咽下了想要说出去的话,冷冷的扫了一眼星灵百汇,以示自己对他敷衍态度的不满。

    铃音北棠淡淡开口:“皇家也有这段记录,若是想要查看尽管来寻我。”

    苏钰笑了笑,道:“多谢七皇子殿下,有需要的话,我不会同你客气。”

    星灵百汇面露不满,凭什么对他冷若冰霜、一副欠他百万金币没有归还一般,对七皇子殿却笑意盎然,平易近人?

    城市区别对待,不公平!

    然而,苏钰和星灵百汇似乎没看到他的不满情绪,十分默契的选择视而不见,同时转头看着苏锦。

    漫天飞舞的灵气激烈碰撞,这座城堡之下的地宫终于承载不住,竟是开始剧烈摇晃,沙尘土块落了一脑袋!

    而苏锦与仲夜,已经一前一后窜了出去,继续缠斗不休!

    苏钰和铃音北棠两人一左一右架起清安,于半空踏步,跟在后面飞了出去!

    “诶!你们太不够意思了吧?”星灵百汇抗议道。

    然而那三人的背影已经消失了,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果然都靠不住啊,这些人真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简直讨厌。”

    随即也运起灵气,踏空而行,离开这个即将坍塌、布满污秽死尸的地宫。

    眼前飞快地闪过一道红光,星灵百汇故作忧伤:“连一头畜牲都跑得这么快,简直没有天理。”

    就在星灵百汇离开地宫的一瞬间,庞大巍峨的地宫轰然倒塌,卷起大量粉尘,淹没了视线,自高空而望,怀抱整座山峰的城堡竟是塌陷了一块角落!

    广阔平地之上,苏锦与仲夜打得不可开交,两人谁也不让谁,从天上打到地下,在从地下攀越升空,夹杂金光的绿色光芒同浓墨一样的气体交缠,摩擦碰撞,火花四溅,凶猛的余波冲击四面八方!

    “有个地方,我觉得你应该去一下,想来不会让你失望的。”仲夜边动手,边带着温暖的笑容说道。

    苏锦微微挑眉,道:“你说的是哪里?如果不去又该怎样?”

    仲夜笑了,低浅的声音悦耳动听:“自然不会怎样,但是我觉得你会后悔的,因为那里有某些在乎你的人,当真不打算亲自看一看么?”

    苏锦脑海中闪过几个人影,但是很快被否决,百水千山之中,她认识的人不少,然具是萍水相逢,算是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如此说来,有谁会在乎她?

    哦,不对,有清安和那个君颜丫头!

    “你说的是谁?”苏锦想到了褚云人和褚云溪,但这两人在她被村里人压迫之时选择视而不见,那么就说明他们与她划清了界限!

    如此说来,来的人不可能是这两个人。

    那么会是谁?

    脑海中浮现出纷扬那张憨厚的笑脸,心中了然,想必来的便是这个小子吧?

    “你猜到了是不是?那你可要前去一探究竟?”仲夜依旧在笑,一脸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祗,圣洁如一束白光。

    甜蜜蜜,总觉得不对劲儿,但是却想不出哪里不对,考虑到纷扬一个平凡农家汉子不辞辛苦的跑来,哪怕可能不是为她而来,这一趟苏锦也必须去!

    于是,赫然点头,微微抬起下巴道:“去,自然要去。”

    话音落下,仲夜立刻停下了攻击,化去手上的浓墨液体,恢复一片光洁,自然无比的往身后一背,眸光暖阳如春,看着苏锦道:“那便去吧,且让我为你带一回路。”

    隐没袖口之中的手臂剧烈的颤抖着,发麻胀痛。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地宫废墟之地。

    这是一座祭台,高大雄伟的圆柱冲上半空,一个巨大的野兽头颅燃烧着熊熊火焰,火苗被风吹的呼啸,发出烈烈的声音。

    圆柱两侧,各有上百个原木桩子成排而立,最顶端摆着几个野兽头颅,不如高台上的那个兽颅那么庞大狰狞,却同样燃烧着熊熊烈火。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野兽头颅绕着巨大的血池围成一个晦涩难懂的古老图案,弥漫一股神秘而深远的气息,无尽沧桑与寂寥!

    一到陌生的地方,苏锦的第一反应便是环顾四周,将四面八方的地势分部收入眼底,最终将视线落在哪个血气浓重的血池之中。

    几乎视线一触及,便注意到那个血池之中有两个脑袋。

    “褚云人?褚纷扬?”

    苏锦惊诧出声,那两个脑袋凄凄惨惨的浮在血水之上,脸色苍白的吓人,眉宇间却充斥着一股安静的气息,始终闭着眼睛仿佛陷入了沉睡,沉溺于美妙的梦境之中

    对于苏锦的呼唤自然不会有回答。

    苏锦面露惊色,同时心中出现了一个十分不好的预感,侧身看着身边的仲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仲夜笑了,笑得一脸温润无害,道:“不干什么,只是借你一点血用用而已,想必苏锦不会拒绝的吧?”

    苏锦眉心一跳,运起瞬移,眨眼睛退开了好几步,道:“为什么是我?难不成,我的血液有奇怪之处?”

    仲夜认真的点了点头:“因为你的身上承载了圣灵木的磅礴生机,甚至还有…”

    仲夜说的便是苏锦体内融合了的圣灵水与圣灵金,这两种东西仲夜并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宝物,但不妨碍他感觉到这两股力量的神秘与强大。

    犹豫了半天,依旧没找到合适的词汇去形容那充满诱惑的力量,具体是什么力量,他感觉不出来,但是师尊说这种力量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所以,你要把我炼化在这血池当中,成为补汤么?”苏锦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变成食物,直接被人炖煮了!

    简直不可思议!

    仲夜点头,带着几分遗憾道:“本打算连你那几个小伙伴一起带过来的,谁知道端阳那个家伙半道掉了链子,愣是打不过人家,果然无用之人!”

    苏锦心惊,没想到端阳与仲夜竟然打算把他们一锅端了,若是哥哥没有打过端阳,是不是现在出现在这里的就是他们所有人?

    不过想想也不对,两人既然有了这个打算,自然不会只两人出面,定然还有其他的陷阱!

    似乎猜测出苏锦的心思,仲夜笑了笑道:“你很聪明,我的确布下了不少陷阱,地宫坍塌只是第一步,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在这里,相信你那些小伙伴会很乐意自投罗网的。”

    似乎想到了什么,仲夜笑容深刻了三分道:“今天送入口中的美味当真是丰富,除了你们,你可知道还有其他人?”

    苏锦并不觉得意外,哥哥他们都出现在此地了,那么秦王殿下等人又怎么会距离很远呢?

    “啧啧,真是千年一遇的奇景,那些人像耗子一样整齐地通过甬道,神经紧绷,仿佛四面八方都埋藏着各种陷阱一般。”仲夜笑道。

    这时,血水之中的褚云人和纷扬慢慢的醒了来,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四处打量,触及脖子以下血红的池水,两人齐齐一惊,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无处可躲,反而拍打得血水四处喷溅!

    苏锦抬眼看去,道:“既然你觉得我可口美味,又为什么要做他们这两个平凡的普通人?”

    仲夜毫不客气道:“白水千山中众人只是师尊圈养的入口食物罢了,随时可以屠宰,这不,逮了两个前来换换口味。不过你说得对,我的确觉得你美味可口,这点毋庸置疑。”

    舔了舔嘴角,仲夜眼中浮现了三分热切。

    再等一会儿,很快就可以动手了!

    “圈养的入口食物?”苏锦震惊的无以复加。

    那大神司多大的脸才能将整个村子纳为口粮?凭什么认为百水千山的众多村民,心甘情愿地沦为他的食物?

    哦,对了,弱者没有选择活下去的余地。

    血水之中的两人终于发现了苏锦的存在,急忙喊道:“小锦快跑,这个地方到处是吃人的怪物,赶紧跑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不要被那些人咬到身体,会被迷晕,进而抓起来的!还有指甲,那些人锋利如刀的指甲也含有剧毒,你千万要小心!”

    两人具是一脸惊色,却喊着让苏锦快离开的话,甚至撂狠话,道:“你赶紧滚,害了我家小妹不止,现在又来害我,害人精,滚滚滚!”

    苏锦却是笑了,口气带着认真道:“我会救你们。”

    这话成功让挣扎的两人愣了一下,傻傻的互相看了一眼,眼中浮现几分感动,竟是擦着眼角道:“我们不需要你救,你还是快点跑吧,这所谓的神山并不是好地方,随处可见累累白骨,简直是葬身坟场,阴森恐怖,你赶快离开这里,然后马不停蹄的离开白水千山,再也不要回来了!”

    “苏锦,对不起,我不该因为小妹事迁怒你,我向你道歉,快点走吧,我相信以你的能力离开这里并不困难。”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口干舌燥,得到的反应却是苏锦笑眯眯的凝视,半点照做的意思都没有。

    不由得渐渐的熄了声音,面面相觑,满是不解。

    “真是感人肺腑。”仲夜轻笑,带着三分嘲笑:“自己尚且陷入泥潭之中无法自拔,没想到,关心的却是旁边半分损伤也无之人,该说你们什么好?善良?还是…多管闲事?”

    “仲夜神司?你为什么将我二人抓来此处?”褚云人面色涨红,碍于身躯仿佛被血水禁锢而无法移动,只能用双眼狠狠的瞪着仲夜,满心愤怒。

    身边的纷扬同样满脸怒气,他向来想到什么说什么,不会拐弯抹角,怒道:“仲夜神司,你好歹也是百水千山出来的,和我们同根相生,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们?你良心无悔么?你心安理得么?”

    仲夜不耐烦这两个‘废物’吵吵闹闹,一丝黑色气流弹射而出,没入两人体内,那叽叽喳喳、令人烦躁烦躁的声音骤然消失。

    “好吵,现在多好,俘虏就要有俘虏的态度。”仲夜收敛了一丝笑意,侧身看着苏锦,道:“你是不是想说些什么?比如让我放了他们?”

    苏锦眸光微微一闪,总觉得仲夜在拖延时间,然而她却没想明白什么要拖延时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笑道:“不,我不想说什么。”

    想要放了他们,她会自己动手!

    这时,仲夜突然发出笑声,清清浅浅,如同美玉相互碰撞,见苏锦盯着他看,眼带不解,心情十分舒畅,口气带着三分宠溺道:“时间到了,你的作用来了。”

    苏锦周身毛孔一竖,警惕的盯着仲夜。

    “现在才开始防备会不会太晚了?”仲夜好笑,迈着步伐一步一步走向苏锦,那温润如一方美玉的俊美脸上挂着浅笑吟吟,却充满了阴冷与残忍。

    血水之中,褚云人和纷扬挣扎不休,发出呜呜噎噎的声音,愤怒的脸上布满汗水,散发浓浓的担忧之气。

    与此同时。

    “为何走不到边际?”孟珊珊搓着双手手臂,黑暗之中,声音有些低。

    “我倒觉得我们一直在原地徘徊。”百里馥翔停下了脚步,目光炯炯,看向某一角落,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不、不会吧?”孟珊珊似乎吓了一跳。

    秦王殿下却是赞同道:“而且我们身后的士兵一直在失踪,悄无痕迹,不发一言。”

    原本不想说出来,以免动乱军心,然而,队伍所剩之人不足百数,此行可谓全军覆没,说不说已经没有区别。

    “殿、殿下…”孟珊珊突然抖着声音,有些畏惧道:“我,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抓我的脚…”

    秦王殿下面色一凛,黑暗之中,一双眼瞳徒然迸发浅浅光芒,带着锐利如刀的寒芒,抽出一把匕首,直射孟珊珊脚!

    砰!

    有什么东西炸开,血腥弥漫开,越来越浓重!

    “啊!”孟珊珊下意识跳着脚尖叫,仿佛要抖落攀爬在脚上的东西。

    “住口!”秦王殿下一声冷斥:“想死你就继续大吵大闹!”

    刷!

    百里馥翔同样出手,双手附着一层浑厚金光,以掌为刀,无半空中猛然劈下,仿佛劈开了什么囊泡,只见一道红色闪过,紧接着众人脚下开始蔓延一股湿气,无尽血腥升腾。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