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竟然是你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85章 竟然是你 文 / 栗子糕

    ——吼!

    一豹昂首一声嘶吼,带着狂暴凶悍之气席卷而去,阻止了仲夜再次攻击清安的动作!

    碍于背上背着君颜这个人,否则一豹都想化成人形,叉着腰,点着仲夜的鼻尖破口大骂一顿了。

    以一个修行者的身份去欺负一个普通人,算什么本事?

    仲夜看懂了豹子眼中的愤怒,笑道:“我只知道他要攻击我,而我出于防守而已,这样有错么?难道就因为他是一个普通人,我就应该让着他、站着任由他打骂么?简直荒谬!”

    ——吼!

    “那你还杀了人家的父亲呢!难道他的父亲就该死么?”一豹口吐人言,双目浑圆,赤红色眼瞳隐隐升腾着火苗。

    仲夜无辜的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强者为尊,胜者为王。”

    清安的父亲的确是因为他而死,但那又怎么样,是他自己脆弱不堪,经不起一击才会被人杀死,怪谁?只能怪自己没有能力罢了。

    “我一定会杀了你,将这些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豹瞳收缩,一丝狠戾涌上心头。

    仲夜轻笑:“我等着便是,你尽管放马过来。”只是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时间?

    突然,猩红色的池水之中冒出咕咕气泡,仿佛烧开了的开水,白色烟雾缭绕之上,美轮美奂,却更添三分诡异。

    众人齐齐敛了表情。

    而仲夜却是笑开了,眼中的笑意真切和自然,充满无尽的期待,轻声道:“终于来了!”

    什么东西来了?

    众人心中同时响起这么一个问题!

    扑通扑通!

    一道道身影自高空而落,直接跌落为猩红色的池水之中,仿佛下饺子一般,溅起带烟雾的滚烫血水!

    “啊!”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到处都是鲜血,还有完没完?”

    一道熟悉的声音钻入苏锦耳中,下意识转头看向苏钰,眼睛带着询问。

    苏钰眼神闪躲了一下,露出三分尴尬,随即绷着一张脸道:“我不是故意忘了三思的。”

    那道熟悉的声音正是容三思的声音。

    这话并非狡辩,而是事实。

    在此之前苏钰一个人因为心绪混乱而离开了暂时的居住地,与众人距离甚远,这时,很多活死人出现,根本不会去想到旁边的人,沉浸在抵抗攻击自己的活死人当中,再后来星灵百汇带着铃音北棠找到了他,再之后…

    似乎想到了什么,苏钰的脸色徒然一沉。

    于此同时,铃音北棠也变了脸:“原来如此,我还奇怪白日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多活死人,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

    “也许早在我们踏上那片林子的时候,就被那些暗中之人盯上了,才一步步将我们引诱至此!”星灵百汇补充道,显然他也想通了其中的玄机。

    “也就是说,哪怕我们没有提前来到此处,最终也会像秦王殿下等人一般,以这种姿态出现在这祭台之中。”苏钰接着说道。

    苏锦点头,果然,他们这一群人从头到尾都进入了几个神司的算计之中!

    只是为什么是他们?又为什么知道他们一定会出现?

    “小姐?少爷?”以倒栽葱头姿势扎入水中的容三思刚刚转过身躯,理顺了呼吸,就看他心心念念的少爷小姐站在一起,满脸‘担忧’的看着他,顿时感觉鼻子发酸,眼睛发热:“少爷,小姐,三思可找到你们了!”

    然,刚准备熊扑上去,才发现不对劲,好像被胶水凝固了一般,竟是无法移动半分。

    脸色一变,带上三分紧张与害怕:“这、这是怎么回事?”

    下意识运起灵气,同样发现灵气被禁锢!

    “别白费心机了,我俩在这里面呆了好几天,怎么折腾都没办法出去。”纷扬忍不住说道,他的声音虚软无力,仿佛被饿了好几天一样。

    容三思蓦然转头,看着两张陌生却苦巴巴的脸:“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神山,我们是神山脚下的村民,因为偷偷爬上神山而被人逮了进来,扔进这血池当中,整整三天了!”纷扬道。

    容三思皱了眉,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苏锦兄妹。

    “你说此地为神山?”秦王殿下看着纷扬,胸膛以下泡在血水中,一头青丝被血水染红,隐约可见三分嫌恶。

    纷扬看了一下秦王殿下,很快被他一身杀气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颤抖道:“是、是、这里的确是…是神山。”

    这都是些什么人?

    为什么他感觉比村里杀猪的都要恐怖?难不成天天杀人?

    褚云人看着秦王殿下,观此人一身高位气度,很容易知道此为一方首领,道:“这位公子,我猜测你们同小锦一般来自外面的世界,定然也拥有非同寻常的能力,烦请公子出手,救我等脱落,小子感激不尽!”

    秦王殿下看向褚云人,道了一声客气,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这时,百里馥翔抱了苏韵云游了过来:“我试了一下,灵气被禁锢,灵符失效,丹药触之融化,这里,似乎是一方死地!”

    不由得庆幸当时答应苏韵潇留在外面,以免发生意外。

    现在倒成了一个底牌,只要他们太久没有出去,相信苏韵潇一定会感觉奇怪,也会提高警惕,找进来,这竟是他们的退路!

    纷扬瞥了一眼苏韵云,不由得愣住了,就是褚云人,触及苏韵云那张小脸,都忍不住投以瞩目。

    原谅他们是乡下没见过世面的小农民,一辈子能看到绝美之色也就那么几个,看久了也就习惯了,乍然出现一个仿若天仙的女子,两人自然会移不开眼睛。

    “明眸善睐,顾盼生辉…”褚云人轻喃,以前读这两句的时候只觉得所描述的女子定然是天上的神女,今日得一见,才恍然,人间竟然有这等美妙佳人。

    百里馥翔冷了脸,想也不想,捏起拳头,挥过去就是一拳,冷道:“管不好自己的眼珠子,本少主不介意帮你!”

    同时将浑身湿透的苏韵云往怀里按,尤其是一张脸,宽大的袖子遮挡住,少女妙曼曲线紧紧贴着身躯,哪怕隔着几层布,都能感觉到柔软与沁香,百里馥翔耳根子微微发烫。

    褚云人捂着鼻子,一脸惊色,鲜红的液体同他的指缝里渗了出来,与身下的血水融为一体,倒不觉得有违和之处。

    纷扬眨了眨眼,骤然回神,怒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动手了?不就是多看两眼,还能少块肉不成?长得那么好看的脸不是让人看的,怎么不遮起来?快点道歉!”

    百里馥翔哼了一声,十分干脆的没有搭理纷扬。

    窝在他怀里的苏韵云轻笑出声,笑声悦耳动听,让人仿佛看到了冰雪融化的那一瞬,只听那道美妙的声音道:“表哥,两位…公子并非有意,况且,正如这位公子所言,脸就是用来看的,不需要遮遮掩掩,何况我长得又不是特别丑。”

    “嗯嗯!”纷扬眼睛亮了亮,暗道果然美人善解人意,有气度!

    “还看?”百里馥翔两只手指成勾,眯着眼睛威胁道。

    纷扬缩了缩脖子低下头:“……”贱人!

    “能不能别闹了,有这个功夫倒不如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容三思面带急色,他能感觉到此时的自己只是一个累赘,用来威胁少爷和小姐的把柄。

    既希望少爷和小姐出手救他,又担心少爷小姐因为救他出了意外,要知道这个地方十分诡异,充满杀机,稍有不慎便可能是身死道消。

    “正是此话。”秦王殿下来尝试的运起灵气,果然如百里馥翔所言无法动用半分,丹田之中那些灵气形同虚设,不受控制。

    这种感觉太过糟糕了。

    百里馥翔正了脸色,转头就看到悠闲自在百里倾墨,只一眼,他便发现百里倾墨并没有受到血水的影响。

    “呐,真是抱歉呢,我先走一步了!”百里倾墨带着三分羞涩的笑容。

    纷扬瞬间瞪大了眼睛,双目肉眼可见的红了。

    “好美…”

    长得这么好看的少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形容他找不到词语,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看,十分的好看,特别的好看,比他见过的任何美人都要好看。

    就是旁边那天上下凡而来的仙女,也比这少年要差上三分。

    不由得开口道:“你是女孩子扮的么?”

    哪有男孩子长得这么好看的?这人一定是女孩子扮的?嗯,一定是!

    小心肝儿剧烈颤动,纷扬感觉自己的脸庞着了火。

    百里倾墨眼神一瞟,明明没有任何情绪,却让纷扬感觉到了百花齐放,心中波澜起伏。

    然而,百里倾墨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话,紧接着,在纷扬震惊的注视之下,那个美得不像男孩子的少年竟是踏水而出,晕开一朵朵血花,直接踏出了血池!

    “喂,你怎么这么自私?怎么可以不带我们一起离开?”孟珊珊怒起,扯着嗓子大喊道。

    长长的头发被鲜红的液体染成一块一块的,原本白嫩的脸庞此时猩红一片,加之愤怒得几乎喷火的双目,看起来格外狰狞恐怖!

    回答她的只有少年纤弱的背影。

    孟珊珊气得身体发抖,视线一转,竟看到苏锦一身破破烂烂仿佛乞丐的模样,心中平衡了三分。

    “苏锦。”百里倾墨一身鲜血,他却仿佛不知道一样,径直走到苏锦身侧,羞涩的叫了一声。

    苏锦看了看他那双格外好看、充满诱惑的眼瞳,笑了笑,道:“你没事吧?”

    百里倾墨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就算有事,也会很快回复如初,有得到就会有失去,这是他所知道的平衡之道。

    “那就好!”苏锦点了点头。

    百里倾墨腼腆一笑,静静站在苏锦身后,周身气势一变,虚无得仿佛不存在。

    苏钰看了一下存在感十分低下的百里倾墨,眸光在他双眼划过,没有说什么,而是开口道:“妹妹,你自己小心些,这些人完全是冲着你身上的什么东西来的,而我们,不过是顺带而已。”

    苏锦笑道:“哥哥放心,我有分寸。”

    而这时,一道滂沱凶猛的阴冷之气传了进来!

    众人抬眼看去,竟是一个矮小瘦弱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人缓步而来,宽大的黑色帷纱挡住了他的脸庞,周身散发无尽冷冽!

    “是你!”苏锦脱口而出,瞪着眼睛,凝视越走越近之人,不难听出当中的震惊。

    那人脚步顿了顿,抬起眼睛,直视苏锦所在,透过宽大黑纱,仿佛能看到异常尖锐诡异的笑容,平静而温静道:“是我。”

    ※※※

    “尊主,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出面?这些蝼蚁轻而易举就能一手碾死,为什么要看他们欺负夫人?”

    在苏锦等人看不到的位置,上无一身冷意无尽蔓延,修长手指攥紧一杯清茶,原本热气腾腾的茶水,竟然在他手中,一点点冻结成冰!

    上无身后三步距离,血尊颇带三分抓耳挠腮的烦躁,小心翼翼的询问上无。

    上无似乎叹了一口气,冷意不散,反而更加浓郁,手中精致茶杯出现了丝丝裂缝:“为什么?因为他在那里…”因为他不敢赌…因为他输不起…

    “再等等,再等等就好。”哪怕等了整整十万年,在大功告成之后,上无还是想着再等等,等到她心甘情愿…等到…

    血尊抓了抓头发,不解道:“谁在那里?等什么?尊主到底在等什么?”

    上无扬手扔了手中冻结了的茶杯,摊开五指,丝丝冰冷气息氤氲,道:“一个生死仇敌,你还被他打回原形过的。”

    血尊一脸惊色,脑中飞快闪过一道人影,忍不住诧异道:“尊主说的可是…那人?”

    上无没有回答,兀自衣不带水,八方不动。

    一杯热腾腾的水再次出现在上无手中,然而,那热气腾腾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冻结成冰块,倒扣之后都无法将之取下!

    血尊自言自语道:“我倒没想到那位也会出现在夫人身边,尊主,如此当真不会有事?我可没忘记十万年前,他们是…的关系…”

    咔嚓!

    手中茶杯应声而碎,点点齑粉从上无手中倾泻,异常美丽动人,同时,上无身上的冷气更浓三分,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展开,薄薄的冰层凝结,氤氲白色气雾!

    血尊缩了缩身躯,却不敢后退一步。

    本以为尊主又要揍他了,没想到尊主是冷漠了三分,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哪怕他皮糙肉厚扛打骂,但他又不是犯贱,怎么会喜欢天天挨打?

    心中百转千回,耳朵里却听到自家尊主道:“还有百年时光,够了。”

    血尊一脸懵逼。

    尊主在说什么?为什么他听不明白?难道是他太蠢了么?

    ※※※

    ——啊哈哈!没想到这个阴森的鬼地方竟然有这等好宝贝!都是我的!都是我的!老头子发财了!发财了!

    阴暗幽深的宫殿之中,一只全身赤金色的小老鼠穿梭在五光十色的珍宝之间,两只爪子摸摸这里,碰碰那里,唇角淌下晶莹的液体,没有瞳仁的双眼迸发贪婪而兴奋的光芒!

    ——啊!这东西竟然是出现在这里?真是太好了,可以让小锦找个优秀的炼器大师,打造一件顶级防身灵器!

    一块淡紫色卵石在二叔小小的爪子上失去了踪迹。

    ——哦!这朵花也是宝贝,配以几种灵果与纯水,能调配出绝顶美味的丹药,能保青春永驻,我寻金鼠的主人怎么可能籍籍无名之辈?小锦实力上老头子无能为力,也不需要老头子相帮,不过容貌的话老头子倒是可以想想法子!

    二叔捧着一朵栽种在野兽头骨的小花,喃喃自语,随即一顿,懊恼道——

    只是小锦似乎也用不上啊,她身上拥有水系与冰系灵核,容貌只会越来越出色,哪里需要什么破花呀!

    嫌弃的扔掉小花,还生气的拿脚跺了跺,直到将它踩成泥。二叔稍稍不悦了几息,随即被眼前的宝贝吸引了目光,很快忘了那一丝奇怪的不悦。

    ——咦?这是什么东西?

    一颗全身上下镌刻复杂纹理的大蛋映入二叔眼中,那是带着浓郁死气的蛋,却能感觉到细微的生机,带着清晰而富含深意的肌理、阵文,类似于镇压与封印,将大蛋牢牢落在方寸蛋壳之内。

    二叔抬了爪子扣了扣,一股浓郁的排斥将它震了开,小身躯翻滚了几圈才堪堪停住,趴在地上,鼓着腮帮子,鼠脸满是怒色——

    老头子不就摸一下么?之于这般排斥老头子么?小心老头子将你摔碎,狠狠摔碎!

    回应它的是大蛋身上那晦涩纹理闪动,将周围死气拢入蛋壳,二叔感觉那生机似乎更浓郁了!

    心下惊骇不已——这到底是什么蛋?为什么能够将死气转成生机?

    值得一说的便是,转成的生机散去很多,蛋壳徒留能够维持生命的些许生机!

    犹豫了半天,二叔终于还是出了手,将大蛋收入空间之内。

    ——罢了,老头子看你可怜,就带你出去吧,待小锦看过之后再决定你的去留。

    ※※※

    “见过师尊。”仲夜快步走到来者面前,恭敬的低下了脑袋。

    那人摆了摆手,裸露在外的皮肤仿佛干透了的枯树枝,丑陋而可怕。

    “牧爷爷?”苏锦大吃一惊,又觉得情理之中。

    本来嘛,所有进入神山、进入城堡之人都死了,唯有一个牧爷爷因为手握灵火而幸免于难,然,城堡主人是什么人?怎会容许这等特殊存在?还被派遣去看守尸油湖,怎么看都错漏百出,偏偏还合情合理!

    “小朋友。”牧爷爷粗噶难听的声音带着笑意,太瘦干瘦的手扯去脸上的黑纱,露出一张丑陋到极致的脸庞:“托你的福,我又老了千岁之多。”

    苏锦发现,牧爷爷的身躯更瘦弱了,本就皱巴巴的脸皮此时完全耷拉下来,隔着老远的距离,仿佛还能够感觉的那浓郁的腐烂尸臭!

    脑中灵光一闪,那只死去的大蝎子从脑中闪过。

    契约是有束缚之力的,解除契约尚且能反噬主人,更何况契约兽的突然死亡。

    苏锦皱着眉道:“为什么是我?”

    依旧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大费周章的算计于她。

    “因为你身上的血。”也因为你那一身筋骨。牧爷爷直视苏锦双眼,混浊老眼闪烁着丝丝迫不及待。

    苏锦点了点头:“能否告知于我,我的血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

    “你的血天下绝无仅有,混合三种五行异宝,若是凑齐最后两种…”

    会怎么样,牧爷爷点到为止,并不打算说出来,然而,这话却充满了深意。

    苏锦恍然,是了,她身上可是融合了三种五行异宝,血液自然独一无二:“因为看出我身上有两种异宝,才会引我找到第三种?眼睁睁的看着我将之炼化收服化为己用?”

    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明,为什么深处他人地盘,却不受半点侵扰、轻而易举得到了圣灵木。

    牧爷爷没有反驳:“我正找不到方式炼化它,你的出现让我看出了契机,而且…”牧爷爷混浊双目迸发无尽怀念:“我需要你的身体。”

    苏锦目光徒然看向血池,那几颗漂在血水表面的脑袋似乎虚弱了三分。

    牧爷爷笑道:“你还是叫我凤山吧。”

    凤山是他的名讳,这么多年过去,他终于再次提起了自己的名字。而‘凤山’二字,当年在大路上也曾风靡一时,然,因为某些原因,从此沉寂,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星灵百汇瞳孔骤然一缩,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惊叫道:“几万年前,倾尽全力为家族谋得十大世家之一的凤回山?”

    凤山诧异的挑眉,终于将丑陋的脸庞转开,看向星灵百汇,一番细致打量之下,眼中带了几分看故人后辈的温和:“你是星灵家的小子吧?你们星灵家专出妖艳男子,姿容绝艳倾城…”顿了顿又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星灵世家身上这禁锢还没有解除,该说你们无能还是说慕容世家强大?”

    星灵百汇闭了闭眼,深呼吸也无法平息此刻焦灼的心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