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旋歆仙子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87章 旋歆仙子 文 / 栗子糕

    凤山摇了摇头,带着三分不赞同地看着苏锦,道:“你除了想到灵气这等暴力手段之外,就不能想到其他的么?别忘了,我凤回世家最著名的——当属阵法。”

    就阵法而论,整个圣灵大陆之上,凤回世家承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这一点,早在凤回世家横空出世的那一时刻便已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数万年过去,圣灵大陆虽然变化飞快,修习阵法之人也增多,然而,凤回世家在阵法一道上,霸主的地位始终无人能够撼动。

    当然,有‘阵法神父’之称的罗先生不算在其中。

    凤山眼底闪烁着自信的光芒,枯树皮一样的脸上,晕开三分骄傲,凤回世家因为他繁荣昌盛,他也以身为凤回世家之子为荣。

    “凤回家主,既然我们马上都要死了,不知道你能否满足我的好奇?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会前来的,并且每一步都算计好,让我们所有人应当此处?”苏钰皱了皱眉,问出来他自己最大的不解。

    首先是平静了几百年的活死人,突然之间暴动了,大肆作恶,甚至屠杀了一整个村子!

    这种情况在以前是有出现过的,但是当时的人们根本想不到活死人的存在,加之伤口太过残忍粗暴,一看就是锋利的口器撕咬下来的,只会以为是灵兽乃至其他种族攻击!

    然后是放出魂晶以诱惑有心之人前往!

    死的人太多,又有珍贵宝物的吸引,恰逢圣灵学院招生在即,三者融合起来,很容易吸引一些即将参加招生的热血年少英杰前往!

    再来就是踏入断魂岭地界,他们所有的行动仿佛被人掌控在手中,进退之间,言行举止,都在别人的眼睛之下发生。

    难不成身边有奸细?又或者凤山已经深通广大到这个地步,能够轻而易举地掌控他人的进退?

    凤山看了一眼苏钰,笑了笑,诡异又阴森道:“有何不可?”

    “神山我的地盘,断魂岭是我的领地,而我最擅长的便是阵法,不知你能听明白么?”

    苏钰微微点头,不置可否。

    神山是凤山的地盘,他能轻而易举地将之掌控在手中,只要他愿意,便能将出现此地之人的一举一动收入眼中!

    而断魂岭是他的领地,既然是自己的领地,又怎么可能不了解呢?

    那么自己的地方出现外人,就算不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但也不会超过很久,因此,在众人踏入断魂岭的那一刻,几乎是紧随其后,凤山便得到了有人入侵的消息。

    而凤山最擅长的是阵法,稍微布下幻觉之类具有迷惑性的阵法,就能将毫无防备的众人引向神山,或者说驱赶,驱赶羊群一样的驱赶到布下的陷阱之中!

    “所以,被我们斩杀百万数之多的僵尸并非真实而是幻觉?”铃音北棠脸上依旧淡淡,只是眼中带着丝丝惊骇。

    若说被杀死的僵尸一直都是幻觉的话,那么由始至终,他们都只是任人能摆布的棋子,且是不知道自己棋子命的棋子,甚至可能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只是别人手中可有可无的工具!

    凤山咧开嘴笑,带着三分骄傲道:“你说的没错,那些僵尸的确是我所布下的幻觉,这里的每一个僵尸都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珍贵异常,怎么可能任由他们是在你们的手中?于是布下几个阵法陪你们玩玩,怎么样,可还满意?”

    而且,他的目的是获得大批实力强大且长久不腐的僵尸,因此,每一个僵尸可以说是精心挑选,再成为其中的一员,若是轻而易举就被人杀死了,那么他这么多年的图谋算什么?白费力气么?

    不,他之所图不仅于此!

    “那么,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复活么?”苏锦面色肃穆,凝视着高高的祭台之上,那一尊剔透玲珑的水晶棺木!

    透过透明的棺木,隐约可见当中平躺一红衣似火的女子,脚上白底红面的细致花型绣花鞋,一头青丝柔顺倾泻,修长手指交叠置于小腹之上,殷红小口轻阖,面容精致如画!

    鲜活得仿佛睡着了一般,芳华绝代,风情万种,隔着一层水晶,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沁香。

    不知道什么是错觉,苏锦怔怔的看看水晶棺中的那个女子,总觉得有一股陌生的熟悉之感,发自灵魂深处,仿佛曾经见过她一般。

    然而,苏锦认真的想了半天,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绝对不可能见过这个女子,现存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女子的任何痕迹,更何况这个美丽的女子已经死去了万年之久,而她来到圣经大陆不过八年。

    凤山顺着苏锦的视线看去,触及水晶棺里那抹艳丽色的身影,苍老脸庞随即出现了暖色,那种温暖,仿佛置身于寒天冰地之中全身冻僵也能被融化,发自内心,充满无尽魅力的温暖。

    只听凤山说道:“是,我一定会复活她。”

    这一直是他的坚持!哪怕过去了几万年,这份初衷始终不改!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她是谁?”苏锦凝视着水晶棺,眸光微微发散,轻喃出口。

    凤山奇怪的看了苏锦一眼,总觉得这个女娃子知道些什么,偏偏他所掌控的消息没有半点可用之处,想不通,只能暂且放下,道:“她啊,名叫旋歆,很好听的名字是不是?和她的名字一样,旋歆是个十分美好的女子,当时逐渐退隐的第一大姓氏旋家的大小姐,生得国色天香,修为强大无比,性子温柔可爱,因此有旋歆仙子之称,得大陆之上众多优秀男子倾慕…”

    当时的旋歆正值花季,青春岁月刚好,天真烂漫,美丽动人,高贵的出身给了她高贵的气度,带点可爱的小倨傲,轻而易举就能和别人玩成一片,很容易俘获大片男子心。

    凤山便是其中一个。

    然而,凤山擅长的是阵法而非灵气,纵然当时的他已经是世家家主,实力不弱,拥有常人一辈子无法企及的布阵能力。

    但对于旋歆,始终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美好的事物不一定要拥有,有时候守护也是一种得到。

    两人的年龄差了很长一段距离,怎么看都不可能有交集,然而,命运就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放在心收藏的人意外的闯入了他的世界,带着小羞涩与小骄傲鞍前马后,甚至放话,他,是她的…

    任凭他怎么焦头烂额的拒绝,小姑娘倔脾气上来,执拗得让人无可奈何,最终选择的认命,欣喜又惶恐,患得患失,直到大红花烛燃起,凤冠霞帔加身,哪怕身边没有半个见证之人,哪怕那时候的他意外毁容残缺…

    沉浸在某些甜蜜回忆当中,凤山脸上带了丝丝宠爱,只是挂在一张极为丑陋的脸上,异常怪异可怕:“可她却偏偏看上了我,说我是阵法师,只要负责排兵布阵,而她负责带人厮杀…明明那么温柔美丽的女子…这个傻姑娘啊,一辈子就任性那么一次,却没想到,红颜薄命,早殇殒命…”

    那些该死的人,爱而不得终生恨,截杀万里迢迢,机关算尽,借着某些名头光明正大追捕,只为将她捉回去,履行婚约!

    旋歆仙子年少扬名,尚在襁褓之中便有了娃娃亲,对方也是大陆上有头有脸之人,加之当时的旋家颓势已现,联姻以增加筹码成为最直接有效的复兴家族手段。

    因此,那些旋家人,才会不死不休的追杀他们,毁去他的容貌,重伤他的身躯,甚至…他的姑娘为了救他而甘愿以身喂剑!

    气势徒然一冷,凤山矮小的身躯绷紧,双手捏死,面色凶狠,口气尖锐狰狞:“那些人我通通杀掉,一个也没放过,包括那个第一大姓氏!想要利用我的姑娘复兴家族,那么我偏偏要毁了旋家,叫他什么也得不到!还有那身有一纸婚约之人,通通都去死!一根根踩碎他们的骨头,一点点烧干他们的血肉,直到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可是我的姑娘啊,她已经不在了…”

    星灵百汇星眸闪过震惊之色,轻轻开口道:“原来当时的凤回山家主失踪是因为隐姓埋名、带着旋家大小姐私奔了呀!”

    如此不冷静的一家之主,星灵百汇当真是第一次见。

    什么是一家之主?拥有家族当中绝对的掌控权,但同样也有无法描述的庞大责任。

    当时的凤回山已然数百岁,刚刚被拥立为家主,本该为了家族倾尽所有,却毅然放下了所有,带着旋歆仙子私奔!

    说得好听点是成全两人的情谊,说的难听点,便是不负责任,自私自利!

    为了儿女之情而抛弃了整个家族,而且这个家族刚刚站起来,还没有站稳,随时可能面临风雨飘摇,再次大厦倾塌!

    这可不是一家之主该有的态度,既然得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就要付出旁人没有的心血,牺牲小我,除非拥有贪心的实力,权、色兼收!

    然,当时的凤回山并没有这个实力。

    “说来这旋家女当真是祸害啊。”星灵百汇看了一下水晶棺,眼底的惊艳如何也遮掩不去,如此姿容,当今天下能与之比较的不过一只手,附在苏锦耳旁道:“看到了么,据说每个旋家女都长得清丽脱俗,绝美倾城,就那么一站,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轻轻一笑,便能吸引大片男子!”

    苏锦别过头去看他:“你开玩笑呢吧?那旋家女有毒不成?”

    心中也暗暗惊讶,又是旋家,罗家满门被灭一事有旋家的影子,现在这活死人吃人案也起因于旋家,当真是阴魂不散!

    星灵百汇笑了笑,道:“本公子可不开玩笑,这凤回家主之事并非唯一,也许旋家女真有毒也说不定!史书上记载,旋家最后一代大小姐同慕容家有了牵扯,甚至过早产下了个孩子,是男是女我不知道,但值得说明的便是,那慕容子并没有因此嫌弃旋家女,而是命令其将孩子送走,两人恩恩爱爱,一辈子没有任何争吵,没有第三个人的插入,一生一世一双人,携手离世。你看,这旋家女本事多大,未婚先孕之事都干出来了,却能牢牢抓住男人的心,当真是不简单啊!”

    至于那孩子说不定会是慕容家的血脉?

    若是慕容家的血脉,那慕容子会将之送走么?很明显不是才对!

    苏锦眸光闪了闪,干巴巴道:“也许那孩子真的只是早产而已,身体不好被送走了,很正常。”

    星灵百汇摇摇头:“你别自欺欺人,身体不好才更应该留在慕容世家,以财力名震天下的慕容家有的是办法召集强大医治团队,哪里需要将人送走!”

    “孩子送去了哪里?”铃音北棠淡然出声,苏钰也转头看着他,而凤山,已然攀越上了祭台!

    星灵百汇歪了歪头,认真想了一下,道:“送去哪儿了不知道,但那天之后,孩子仿佛消失了一般。”

    顿了顿,星灵百汇又道:“而且你们知道凤山口中那个与旋歆有婚约之人么?”

    苏锦眼带询问。

    星灵百汇笑了,道:“这人也是一方英杰,是十大世家当中唯一的皇族——龙修的皇子,听说此人冷漠沉着,一心扑在逐渐之上,天赋卓绝,修为高深,我倒是想知道,凤山是怎么将之残杀的!”

    苏锦点了点头,道:“一个女人扯出来两个世家,的确有红颜祸水的潜质,但是,凤回同龙修一样是十大世家,为什么那些旋家人不同意旋歆仙子嫁于凤回,而是专注于龙修?”

    不等星灵百汇回答,铃音北棠直言道:“凤回与龙修同样是十大世家,但不同的是底蕴,别看现在的凤回在十大世家中排第五,然,当时的凤回为后起之秀,百废待兴,底蕴什么的根本谈不上,而五国已然伫立了很长一段时日。”

    有更好的选择,是个人都会丢掉差的。

    苏锦又道:“五国为时已早,为什么只有龙修排上了十大世家之位?”

    铃音北棠淡淡一笑,正想开口解释,不想,那高高的祭台之上,剔透水晶棺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只见棺木掀了开,浓浓的血雾弥漫开!

    “这血新鲜无比。”目光触及那血雾,铃音北棠轻声说道,眼中充满了警惕。

    众所周知,血液离了人体,便是失去那股鲜活的气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发黑发臭。

    然而,这片氤氲环绕的血雾,却半点没有凝固的意思,且新鲜度惊人,就像这些血液还在体内流淌一般!

    “站、站起来了!”还跌坐在地上满心受了打击的清安徒然一声惊呼,指尖点着那高高的祭台,颤抖不已!

    只见那安睡在水晶棺里的女子猛然睁开了双眼,不借助任何力气,直挺挺的从水晶棺里站了起来,两只精致小巧的绣花鞋踩在水晶棺边缘,身躯僵硬无比,转动脖子,居高临下,环视众人,仿佛还能听到骨头摩擦发出来的声音!

    血雾弥漫之中,旋歆仙子一身大火一样鲜艳浓烈的长裙无风自动,柔顺长发飞舞,精致如画的五官冷若冰刻!

    “旋歆,不要怕,我说过一定会让你复活的,很快就要实现了,找了那么多年没找到的肉体,自己突然送上门来,并且筋骨锻造得不错,想必,你也会喜欢你的新的身躯的,对么?”

    凤山轻轻抬手,立于棺木边缘的旋歆仙子便犹如受到召唤,一跃而下,径直落在凤山面前。

    一只干枯发黑的手抚摸上旋歆仙子那过分白皙的脸庞,微微颤抖,小心翼翼,仿佛触碰一块随时可能破裂的豆腐。

    凤山混浊双眼迸发丝丝痴迷,继续喃喃自语道:“我一定会还你如花容貌,以及鲜活的生命,山下那帮愚民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是时候燃烧最后一点温热了…”

    旋歆仙子始终冷着脸,半点表情也没有,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麻木与冰冷,明明是站着的人,却感觉不到半分活着的气息!

    凤山眼中闪过一丝痛色,蓦然将之往怀里一抱,死死摁在怀中:“其实,我好累…”

    祭台之下,苏锦等人趁机转向了血池。

    “得想办法把他们放出来才行,谁也不知道一会儿打起来,这些人会不会死去,但秦王殿下有实力,可以增加我方的胜算。”星灵百汇说道。

    离开之事苏锦等人想没有想过,因为凤山说了‘他们谁都无法跑掉’,那么不如干脆以静制动,随机而变。

    铃音北棠赞同道:“这血池子十分诡异,靠得足够近,身体的灵气便会凝固,既然凤山是阵法大师,是否有可能此地设有阵法?”

    秦王殿下和百里馥翔都不是弱者,只要将他们放出来,那么我方便多了几分胜算!

    “我来看看。”苏锦皱了皱眉,清冷目光四下扫射了一遍,关于阵法,苏锦觉得自己有绝对的说话权,然而,很快,苏锦的眉头皱得更紧:“此地的确有阵法的痕迹,但是十分浅显,不仔细看很容易将之忽略!”

    最重要的是,这些阵法痕迹经过一番修缮遮掩,与四周环境融合度十分之高,让人无法一眼看出所布下阵法的强弱!

    抓了一把灵石,苏锦昂首看向祭台,那处狰狞兽颅烈火依旧燃烧,视线流转,落在底下两排稍微小上三分、整齐的兽形头颅,火焰在燃烧!

    血池之中,百里馥翔凝视着苏锦那张依旧冷清的脸庞。

    时隔多日再见,苏锦仿佛又冷了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眼中光彩如故,身上灵气不如之前的浓烈,却是平和三分。

    苏锦,已经不是那个被他嫌弃到死的未婚妻了。

    她的光华,犹如一颗圆润的宝珠,清润动人,正一点点绽放属于她自己的光芒。

    眼前血红色一闪,百里馥翔乍然回神,暗笑自己错把珍珠当鱼目,但那又如何?有些过事、有些人一旦错过了,便永远的错过了,半点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定眼一看,只见血池四周的兽形头颅烈火焚烧浓烈三分,狰狞的火舌仿佛要飞出来一般!

    紧接着,身处血红色水池一阵晃荡,大量水泡冒了出来,发出咕噜咕噜的沸腾之声,四周的温度随之升高,池水变得灼烫,白雾升腾!

    “会不会将他们给煮熟了?”清安咽了咽口水,眼瞳之中倒映着仿若滚开的池水,清晰的看到池水的众人脸色被烤红,大颗大颗汗水滴落,刺啦一声响,那汗水犹如掉入油锅当中,瞬间被蒸干,白烟滚滚!

    他只见过熬煮大肉,还是第一次看到炖煮活人!

    简直惊骇人心,不忍直视!

    更让他震惊还是苏锦的动作,随便捏几块小破石头,玩耍一样到处扔,然后偌大的血池便开始翻滚白烟,开始炖煮活人!

    没有干柴,看不到火焰,却将庞大血池烧开了!

    不可思议!

    “修行之人那哪那么容易被煮熟?只是另外两个就不知道了…”星灵百汇脸上带着恶劣的笑容,看着血池当中拼命抬手擦汗、恨不得吐出舌头散热的纷扬和褚云人,眼底带着幸灾乐祸。

    清安脸色一变,带了焦急之色,时不时看一下苏锦,碍于她此时‘憋着脸’,似乎在大显神通而不敢出声。

    “小锦你真叫我意外,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同行,而且道行似乎不浅。”祭台之上,凤山抱着旋歆居高临下望着苏锦,眼中闪过点点光芒,似有赞赏又有惋惜,更有三分炙热!

    苏锦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手中最后一颗灵石甩了出去,与此同时,双手飞快结印,一缕缕带着金色的绿色光芒倾泄,笔直朝着四面八方疾驰而去!

    轰!

    血池之中,大片血水突然冲上高空,仿佛炸开一般,掀起庞大浪花,瓢泼血红大雨倾注而下,直接将血池中的众人淹没!

    祭台之上,凤山苍老丑陋的脸上浮现三分赞赏,很快被惋惜取代,若非苏锦必须死,他都要心生爱才之心,隐入膝下,将自己会的一切全部交予她!

    然,苏锦必须死!

    而这时,几乎天翻地覆的血池当中,几道血红色人影极速飞窜而出,带走大片血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