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杀戮凶阵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89章 杀戮凶阵 文 / 栗子糕

    百水千山。

    褚云溪擦着脸上怎么也擦不干的眼泪,轻声啜泣。

    她的父母呆愣的坐在院门口,目光发散,浑浑噩噩不知所为。

    村子里青烟袅袅饭、香阵阵,而他们家却是清冷一片,半点温度也没有,有的只是无边的冷寂,寂寞空荡得叫人害怕。

    “他们都说,是因为那个叫做苏锦的孩子来到这里,我们家才遭此厄难…”褚母喃喃自语,似乎抓到了一丝头绪,眼中闪出了光芒,却是充满憎恨。

    挣扎着疾步跑向褚云溪,眉目凶狠,一手抓住褚云溪的头发,另一手一巴掌狠狠的甩了过去,怒骂道:“都是你这个贱丫头,要不是你带回来那个祸害,我们家怎么会家破人亡?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啊!阿娘…”褚云溪头发巨疼,脸疼的拧成一团,嘴角渗出了血丝,却不敢反抗,只能出声道:“阿娘,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因为我我们家才家破人亡的,不是我!阿娘,我疼,阿娘快放手…”

    眼泪哗啦啦就流了下来,褚云溪后悔得无以复加,若非她多管闲事,将苏锦带回了家,或许村里的一切惨剧都不会发生!

    然,她再后悔也无济于事,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一旁的褚父完全傻了一般,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残缺的手臂,仿佛没有看到妻子在殴打女儿,更不用说出声阻止了!

    “贱丫头!你真该死!赔了一个小妹不说,现在还让你大哥也跟着失踪了!你这丧门星,祸害!该死的贱丫头,给老娘去死,去死,去死!”褚母完全陷入癫狂,凶狠的撕扯褚云溪,大把大把的头发被她扯出了下来,带着血迹仍在地上。

    而褚云溪那张脸已经面目全非,也看不出原来精巧可爱的模样,泪水与血水模糊了脸庞,遮挡了视线。

    这一刻褚云溪多么希望死的人不是小妹,而是她,失踪的不是哥哥,而是她!

    不久前,村里有人送来了小妹的一只小鞋子,上面残留小半截脚掌,并且完全被染成了血红色,几乎不用想就知道小妹遇害了。

    “阿娘,我去死,我这就去死了,你不要生气…”痛苦将褚云溪淹没,悲伤令她窒息,脑中某根弦丝崩断,竟生出以死谢罪的念头。

    然而,不等她做出反应,整个百水千山的白条水千座山突然迸发刺目光芒!

    那光芒直冲九霄,带着毁天灭地的能量,百水千山一时间变得灼烫无比,老仿佛被架在蒸笼之内,被大火熏烤着,被热气熏蒸!

    但此时的一家三口完全陷入了无边黑暗,根本没有打算活下去的念头,一个癫狂咒骂,一个垂眸呆滞,另一个直接冲进屋里,很快传出阵阵血腥。

    与此同时。

    “村长!君落!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村中最精致的小楼之中,往日里被大家细心呵护的门重重摔在墙壁上,震出巨大的响声。

    一个正值中年的男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去。

    “原力叔,怎么了?跑得这般急促,且坐下歇歇,喝口水,我去叫阿爹出来,再慢慢说来。”君落放下手中泛黄的书册站了起来,微微拱手一礼,手势一摆,示意来人随他而去。

    然而,原力叔却没那个心思,咽了咽口水,缓解喉咙又干又渴,飞快道:“君落啊,咱们百水千山是不是要完蛋了,那些山川湖泊全都发了疯,竟然发出古怪的光芒,我亲眼看到你翠花伯娘因为好奇而伸手摸了摸那些发光的水,却眨眼之间被吸了去!”

    顿了顿,原力叔惊魂未定,双目紧缩,唇瓣颤抖不休:“是真的吸走了,胖胖的翠花竟然被吸干了,变成一具干瘪发黑的尸体!实在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你快点叫村长出来,好让他上山寻了神司大人相助!再拖延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难以面对之事呢!”

    君落脸色变得难看,却不觉得意外,早在神司将视线按在苏锦身上,他便觉察三分怪异,之后细细分析,得到一个难以置信的猜测。

    而现在,这个猜测似乎就要成真了!

    原力叔见他一动不动,不由得催促道:“君落!还发什么愣啊?人命关天啊!赶快去!算了,我自己去,你是读书人,知道你原力叔我没什么文化,不懂规矩,这次就当成没看到了…”

    说罢,也不等他反应,随手一擦汗水,饶过君落就往屋里跑去!

    君落原地愣了许久,最终叹了一口气,自怀中取出淡粉色的珍珠,紧接着阵阵咳嗽,咳得撕心裂肺,抬手捂住唇口,血水还是溢了出来!

    只见那颗粉红色珍珠浮现一层可爱的粉色光芒,却在下一刻将残血吸收殆尽!

    君落眸光闪过一丝了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迎接他的又是一阵猛烈咳嗽…

    “这不可能!”村长手中握着一块剔透如水的玉佩,此时脸上充满了震惊!

    这块玉佩是有来头的,自第一任村长流传至今,据说能够在遇上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向神山之上的神明求救!

    而现在,这枚玉佩竟然在他手中碎裂成块!

    并且在下一刻,碎成粉末,顺着指缝流淌而出,倾泻一地,眨眼被风吹散,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怎么会这样?”村长喃喃自语,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原力叔也愣住了,这块玉佩是他亲自见过的,神奇无比,不同凡响,每次拿出来神山之上的神司就会在眨眼的瞬间出现。

    而现在,唯一的传输工具泯灭了!

    “怎么办?村长,除了这玉佩作为传信手段,还有没有其他的方式?”原力叔急出了一身汗水。

    村长却是白眼一翻,径直倒地不起了。

    原力叔:“……”发生了什么?

    沉寂,沉寂,沉寂了足足一刻钟!

    “君落!君落小子快来!村长晕倒了!”原力叔憋足了一口气,大声呼喊。

    门帘很快被掀起,君落那张苍白的脸映入眼帘。

    原力叔愣了愣,有些不明白,刚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脸色变得这么憔悴,仿佛生了重病一般。

    但此时顾不得想太多,招呼君落,忙道:“你快点扶你阿爹去休息,我找几个人一起上山,想办法将神司大人请下山来!”

    君落在原力叔的帮助之下,将村长背在背上,听到原力叔的话,身躯顿了顿,没有回头问道:“原力叔,若此番变故神司大人不打算出手相救呢,你觉得该如何是好?”

    原力叔想也不想就道:“怎么可能?神司大人护佑我百水千山祖祖辈辈,怎么可能撒手不管?别胡思乱想了,虽然你原力叔也不知道百水千山这一次到底怎么了,但原力叔相信,神司大人得到消息就会马上下山来出手援救的!”

    对于神司,百水千山的众多村民已经从骨子里散发坚定的信仰,相信只要有神司大人在,那么他们就会平安无事。

    君落沉默了片刻,终究没有开口将心中的猜测说出来,迈开步子,背着村长走了出去。

    其实是他很想问,若是此番百水千山的变故,出自神司大人之手,他们该怎么办?

    原力叔帮着将村长送回榻上,之后急匆匆的跑了,一句话都来不及留下。

    然而,在神山山脚下一连死了八个人之后,原力叔崩溃了,所有希望因为曾看不见的薄膜灰飞烟灭!

    “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神司大人神通广大,百水千山这种大的动静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视而不见,为什么阻止我们上山求救?”

    “神司大人!神司大人!”

    “求求神司大人大发雄威,救救您可怜的子民吧。”

    “神司大人救命啊!”

    村民们面色沉痛,声音充满痛苦与慌乱,茫然与无措,扯着嗓子大声呼救!

    他们的身边,是八具残缺不全的尸体,鲜血染红了一地,他们的身后,是磅礴的光影,卷食村民的生命!

    百水千山的山山水水,清凉秀丽风景好,可是却变成了催命符,往日清澈见底的水形成无数小水涡,冲出水面,碰上任何活物都将之卷走,拖入水中蚕食,水流缓缓变成红色!

    触目惊心!

    那一座座高峰犹如一头头凶猛的巨兽,发出奇怪的声音,引着村民们走出家门,走进从来不会踏入一步的密林当中,投入巨兽口中!

    嘶吼尖叫震撼人心,浓郁血腥铺天盖地!

    残忍死亡,不分年少,随地可见!

    “啧,是谁这么阴毒,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布下这等残忍可怕的阵法?”

    高空之上,一头翎羽五彩缤纷的庞大凤凰展翅翱翔,凤凰背上,一个翘着二郎腿、双手枕于后脑勺的少年徒然盘腿坐了起来,伸长了脖子,俯视低下。

    而那块地方,正好是百水千山所在。

    “没想到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村庄竟然有这么多阴毒的阵法,难不成这里居住了一个阵法高手么?”

    少年自言自语,双眸带着浓浓的兴味,不过十五六岁模样,正是贪玩好动的年纪。

    抬手拍了拍了身下的五彩凤凰,笑嘻嘻道:“小凰啊,不飞了,不飞了,咱们下去看看有什么好玩的!”

    那头五彩凤凰瞬间转过脑袋,双瞳迸发怒火:“再叫老子小凰,老子就将你从天上扔下去!”

    少年怕怕的拍了拍胸口,眉开眼笑:“别这么凶嘛,吓到本公子了怎么办?”

    “老子是公的,公的!是凤,不是凰!”五彩凤凰恨恨转头,下一刻又转了回来,尖喙轻轻戳打少年的脑袋,再次强调道:“再叫老子小凰,老子一定把你扔下去!”

    少年夸张的捂着头,东倒西歪,口中哇哇大叫道:“不敢了,小的再也不敢了,还望凤凰大人饶了小的吧!”

    五彩凤凰满意了,高高昂首头颅,骄傲又高贵,随即一声嘹亮凤鸣,庞大的凤凰载着少年猛然俯冲而下!

    百水千山上空出现一道炫目缤纷的身影,身形极致鲜艳奢华,狭长尾羽拖拽出十分醒目的轨迹,五彩斑斓的色彩耀眼夺目!

    凤鸣回荡在百水千山上空,幸存下来的村民们齐齐昂起来,注视那庞大优美的鸟中王者!

    君落安顿好父亲,便听到嘹亮清脆的凤鸣,急匆匆跑出家门,一头五彩缤纷的大鸟俯冲而下,清晰可见背上一个眉目清秀少年。

    “喂!地下那人!是谁布下的阵法?快快叫他出来解开,不然整个村子都会生灵涂炭,变成死地的!”

    少年看到君落,眼睛一亮,视野所及都是惶恐畏缩的人,突然看到这么一个淡定之人,自然会投以关注。

    君落愣了愣,显然没想到那大鸟背上的人会同他说话,并且隔着老远的距离,却能清晰听到他的声音,半点没有被风吹散。

    “喂!你是傻子么?问你话呢!叫布阵之人出来,我要与他切磋一番!”少年没等到回答,不满的再次喊道。

    君落回神,张了张口,才想起来他只是普通人,没办法将声音传上九霄云外!

    只会比划着手势,示意大鸟之上的少年下来。

    五彩凤凰背上,少年后知后觉,惊讶道:“诶?这人竟然没有修炼灵气?”

    五彩凤凰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没长眼睛么,没发现这村子十分古怪?”

    少年视线一扫,落在一座高大的山峰上,那里有一座抱山而坐的大城堡,只是却带着浓郁的死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看来这村子里住着的并非单纯的阵法师了,凤凰大人,你说,我要不要做一回拯救苍生的英雄?”

    “这还用说?动手吧。”

    少年点点头,嬉皮笑脸一点点散去,换上认真道:“低空飞行。”

    一声凤鸣嘹亮!

    五彩大鸟转动了方向,庞大羽翼展开,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痕迹,低空飞行着!

    君颜看着那少年手指翻飞行云流水,一股奇怪又神秘的气流凝结,于少年指尖跳跃,形成诡异莫测的力量。

    少年将那气流打出,只见气流徒然崩裂成数股,径直冲向百水千山四面八方冲去。

    轰!

    平地炸起一朵巨大无比蘑菇火焰,将百水千山的山山水水一口吞没!

    向来淡定自若,面临死亡都能从容应对的君落,此时露出有生以来第一个目瞪口呆,略显苍白的脸上倒映着橘黄色的光芒。

    一道道阴森鬼叫冲上云霄!

    眼前一闪,君落便看到那个本该现在五彩大鸟背上、此时却立在他面前,歪着头看他的少年。

    眉目清秀,稚气未脱,浑身散发一股调皮之色。

    “没想到破落小村庄竟然有人能够布下如此阴毒残忍的屠戮凶阵,喂,你能不能告诉我那阵法师在哪里?说不定他正是我失散多年的叔叔呢。”少年笑容满面,唇红齿白,两只眼睛弯成月牙。

    “你说什么屠戮凶阵?”君落立刻抓住了重点。

    少年面带奇怪:“你不知道么?这里的山山水水,每一处都经过精心衡量而落下,包括花花草草,都是按照屠戮凶阵来排布的,万物有灵,灵气不散,阵法不停…我猜,你们这个小村庄从来没有人活过百岁的吧?”

    君落摇头:“的确不曾有人活过百岁,但,人不都是只有百年元寿么?”

    少年立刻用看山旮旯土包子的眼神看他,道:“果然无知是福!百岁,在很久以前之于人类来说,已经是最基本的元寿,人们修习灵气追求长生,元寿变得可以无限延伸…”

    少年声音顿住,视线在君落脸上黏住,憋红了脸道:“为什么我感觉你的生命在飞快的流逝?你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告诉你,最好完完整整的说出来,也许我还能想方设法留住你一条命,若是藏着掖着不说…那么你的小命也许就止步于此了,啧啧,看你年岁,也不过十六七岁吧,大好青春年华还没享受,就这么死了不会觉得可惜么?”

    君落并没有理会少年所说的什么生命流逝,此刻的他惊讶于此地被布下凶阵,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百水千山以山水、草木等自然之物布下杀戮凶阵了是么?什么是杀戮凶阵?”

    少年暗暗惋惜了君落年少早亡一番,压下心中一丝丝好奇,道:“你说的没错,这杀戮凶阵的确是以自然之物布下的,且布此杀戮凶阵之人图的不是杀戮,而是掠夺,这么说吧,杀戮凶阵阴毒残忍,能在布阵之人的掌控之下,对某个进行掠夺,掠夺对象包括灵气、生机乃至灵魂。”

    这时,一声凤凰长吟惊天动地,少年面带笑容的抬头看去,只见自家凤凰大人大发雄威,昂首倾吐大口火焰!

    橘黄色火焰燎过百水千山,燃烧万千黑暗,声声鬼魅恐怖尖叫,凄厉狰狞,令人毛骨悚然。

    君落瞳孔猛缩,阵阵冰冷爬上脊背,百水千山在世这么多年,究竟被当成了什么?圈养鬼灵之地?又或者灵魂掠夺之地?

    “没见过吧?凤凰大人的火焰可不是凡人火焰,它能燃尽天地间所有污秽之物,包括这些经久不散、被囚被困的孤魂野鬼。”少年笑嘻嘻道。

    “你这是…破了那杀戮凶阵?”君落哑着声音道。

    少年理所当然的点头:“不破除,难道你们想死?”

    这杀戮凶阵被人开启,正疯狂的掠夺人类灵魂,若是不将之解开,那么这里的人不是变成一具具干瘪的尸体!

    随即得意扬眉:“若说当今天下阵法一道最为精湛之人,当属我凤回世家了!哦,忘了介绍,我的名字,凤回梧桐。”

    君落自动过滤对他来说没用的信息,追问道:“你能救下百水千山众多无辜村民么?你能杀死神山之上所谓神司么?”

    凤回梧桐吃惊,歪着脑袋道:“既然你知道山下杀戮凶阵来自那什么神山之上,为什么不将之告知于村民们?”

    君落苦笑的摇摇头,抬眼看向那些哭嚎不休、沉浸在无边悲伤的村民们脸上,叹息道:“我也是刚刚想明白,来不及付出行动,这杀戮凶阵便被人开启了。”我以为我们死定了…

    凤回梧桐可不管山下村民怎么样,他的目的是布下这杀戮凶阵之人。

    追问道:“我能否认为,这山下杀戮凶阵出自神山之上某个人之手?”

    君落点头:“你说的不错,这杀戮凶阵的确出自神司之手,为了秀丽美好的风景,也为了百水千山不受水源干扰…”然而,当初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现在就是多么残忍恐怖的后果。

    原来,从很早以前,神司便开始谋划一切,而百水千山似乎只是为了被掠夺而存活。

    祭坛之中。

    凤山眼睛微微眯起,不知道想到什么,低头轻轻抚摸怀中女子的脸颊,眸光带着温暖。

    仲夜手中捧着一盒青色玉盒子装着的东西走了进来,直接绕过苏锦等人,朝着高台上的凤山走去。

    掀了袍摆跪地,道:“师尊,魂晶已经取来,百水千山那杀戮大阵也开启,源源不断的生机汇聚魂晶之中。”

    凤山点了点头,道:“百水千山就不要想了,此时出现了一个阵法高手,已经帮着他们把杀戮大阵破解…”而且手法颇为眼熟。

    几乎在杀戮大阵被破解的一瞬间,凤山就得到了反馈。

    然远水救不了近火,何况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百水千山那蚊子腿就暂时放下了。

    仲夜愣了愣,眼中带着三分不可思议,道:“师尊,您说,有人破解了那杀戮大阵?”

    这个阵法可非同一般,它是师尊一点一点亲手布下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是衡量了位置,仔仔细细的种下的。

    这么多年来,杀戮大阵给城堡输送许多生机,滋养城堡众多不可缺失生机之物,比如那片尸香魔芋,比如城堡之中的三个主人,而现在,这杀戮大阵被破解了?

    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是谁?师尊,您说过,当世的阵法大师并不多,而您的布阵手段独一无二,怎么会有人将之破解了呢?”仲夜诧异道。

    凤山笑了笑,带着三分赞赏:“我从中看出了我凤回的痕迹。”

    仲夜惊道:“所以,这破阵之人十有八九是您的子孙后代?”

    凤山欣慰一笑,低下头轻轻抚摸旋歆仙子的侧脸,口气十分宠溺温和:“就是血脉相连又如何?阻止我复活旋歆的所有人都该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