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毒舌小锦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93章 毒舌小锦 文 / 栗子糕

    燃烧阵法!

    多么不可思议?

    但的确如此。

    地火最重要的能力是辅助,辅助丹药师得到最精纯的丹药,辅助炼器师得到最完美的灵器,同样也能辅助阵法师得到无懈可击的强大阵法!

    这是凤山数万年摸索得来的结果。

    这才会拼了命也要收服世界之中存在的火焰,可,得不到地火,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灵火,经过一番苦心思虑,最终将之收服!

    然,灵火终究太过凶戾,桀骜不驯,哪怕认主了,还是会经常反叛,做出令人头疼无比之事。

    苏锦可不知道这些,在她心里,地火的唯一作用便是炼制出没有丹毒的丹药,此外,最多也就煮个东西入口罢了。

    但,火焰的对手还是火焰出马好了。

    轻轻戳了戳掌中火苗,苏锦笑道:“去吧,把那团讨厌的青焰吞没掉!”

    那火苗颤了颤,仿佛得到了指令,随之绕着苏锦的指尖亲昵了片刻,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苏锦的手掌,蓬松成为一朵金色的云朵,软绵绵,软乎乎,煞为可爱。

    那云朵颤颤巍巍,摇摆到野兽头颅边缘,试探的碰了碰那懒洋洋的青焰,一道青影晃过,吓得那金色云朵缩了回去,却在下一刻,勇猛的扑了过去,同青焰扭打成一团。

    凤山眸光微动,丑陋不堪的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诡异又阴森:“它们打它们的,我们打我们的。”

    隐隐叹了一口气,带着三分惋惜:“小锦,你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听话呢?这样至少不必承受所有苦难不是么?我承认你少年英才天资出众,同龄人之中找不到第二个你。但那又怎么样,我比你年岁长了,实力比你强大,阵法用的比你强悍,最后你还不是要臣服于我,任凭我之摆布,与其过程是承受太多的苦痛,不能一开始就认命,好歹能免去皮肉之苦!”

    苏锦笑了笑,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灰烬的破烂衣袍,浑然天成道:“凤山,其实有一点我很不明白,你愿不愿意为我解惑?”

    凤山挑眉,丑陋脸庞更添三分狰狞:“哦?说来听听,若是可以,我不介意回答你的问题,也算了却你生前的遗憾。”

    苏锦只觉得刺耳难听,张口闭口就是她会送命,真是太过骄傲了,道:“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确定我一定会死在你的手上?还没看到最后,结局怎样,谁也说不清楚!”

    凤山不在意的笑了笑,依旧我行我素,固认心中所想:“你说的便是这个问题么?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这一个根本不算什么大问题…因为你必须死,只有你死了,我的旋歆才能彻底复活,以你的鲜血充盈那具万年沉睡的身躯,如此才能激发体内的生机。或许你不知道你的鲜血究竟有多么珍贵,我会用实际例子告知于你。”

    脊背阵阵发寒,一股森冷爬上眉梢,莫名的生出不安,随即,苏锦突然恶劣的笑了,看了看水晶棺中美丽鲜活的女子,再看了看凤山那张丑出天际的脸,道:“我的问题是,旋歆那么美丽动人,宛若世外绝美的仙子下凡,美得不可方物。而你,长得这么丑绝人寰,怎么敢出现在她的面前,或者说,真的将她复活之后,你打算怎么面对她?以你这幅惊怵模样面对么?吓到了怎么办?”

    凤山脸色刹那间阴沉下来,犹如酝酿风云的暴雨前夕,掩在袖口之中的手剧烈颤抖,却拼命隐忍着。

    其实这个是他一直在担心的事。

    万年前,他是英俊潇洒的美男子,阵法天赋异禀,得众多美丽少女的倾慕,然,心不在此,多少女子爱慕他那俊美容颜,我自巍然而不动。直到遇上了旋歆,因为她的穷追猛打,凶猛攻势,以及时不时的诱惑丢了一颗心,从此着了魔,一发不可收拾。

    那个可爱的女子只在他面前变成泼妇!

    但不可否认,当时他的所有优势唯有那一张脸。

    旋歆曾多次看着他的脸痴迷入醉,也曾亲口夸赞他容貌俊美出众,皎皎如月,气质孑然,更承认看上他便是因为他那一张脸,再后来喜欢他这个人。

    苏锦笑容深刻了三分,上下打量凤山瘦弱干瘪的身躯,继续道:“而且你又矮又干瘦,整个人就一把即将腐朽没落的枯木,站在不染凡尘、清丽脱俗的旋歆仙子面前,你不会觉得自卑么?”

    凤山脸色更沉,几乎能滴出水来,袖口之中的双手徒然捏紧,发出咯吱咯吱的骨头摩擦声,双目隐隐赤红,煞是骇人。

    苏锦笑得更欢了:“最值得一说的便是,旋歆沉睡那么多年,谁知道现在还能不能记得你?记得你之后还愿意和你这个丑八怪双宿双栖么?不记得你,你又要打算怎么接受?强求么?爱她至此,你舍得伤害她?还是放手?万年筹谋,你甘愿放手?”

    这时,仲夜上前一步,沉声道:“休要刺激师尊!师尊和师娘相知相许百年,怎么会忘记师尊?而且这容貌之事是能够改变的,世界上本事好强的丹药师不再少数,只要拿出令他心动的东西,到复原丹药并不困难!”

    苏锦扫了一眼打成一团的火焰们,见自家有些胆小的火焰隐隐占了上风,不由得会心一笑:“你懂什么?与世隔绝了那么多年,你知道外面发生了何等天翻地覆的变化么?很多珍贵草药已经绝迹,寻得炼制复原容貌的丹药谈何容易,单就药材一项就需要花费大量心血与时间,而且还不一定能够立刻找到,凤山等得起么,旋歆仙子愿意等么?”

    仲夜面带怒色,碍于师尊在此不敢发作,道:“我百水千山山清水秀,草木繁盛,要什么草药没有?”

    苏锦点头,这一点必须承认,百水千山山清水秀,孕育了许多珍贵的灵草灵植,甚至能找到一些年份长远的灵草。

    但…

    “若我没有猜错,百水千山此时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改变,那些山啊水啊,还存不存在都是个问题,更不用说依附山山水水存活的灵草了。”苏钰笑得十分恶劣,眼中浓浓的幸灾乐祸,令人看着就想揍上一顿。

    仲夜面色发青,张了张口,找不到声音来反驳,因为苏锦说的是事实。

    百水千山依山靠水,风景如画,但就是这些如画的风景饱含可怕杀机,只要一个牵引,就能够将整个百水千山覆灭!

    而现在,这个牵引已然拉动!

    百水千山正一步一步的走向灭亡!

    那么,那些珍贵灵草也会随着百水千山的覆灭而凋零枯败。

    苏锦笑意盎然,扫了一眼阴沉沉几乎憋不住的凤山,再添一把火:“以旋歆这等绝美姿容,天人之姿,若当真的复活了,身边站着的应该是俊美非凡的年轻男子,而非你这个又矮又丑的老头子!”

    “住口!我让你住口!”凤山终于绷不住,凶猛阴毒之气散发,铁青着脸,一巴掌朝着苏锦拍了过去!

    轰!

    苏锦及时侧开了身躯躲过,而她原本所在的位置出现一个大洞,浓黑色气体变大恐怖的力量,蚕食着那片土地。

    而这时,苏锦才感觉到凤山全身上下弥漫着的磅礴恶臭,就像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臭不可闻!

    苏锦震惊无比,随即恍然大悟,天天与死尸打交道,怎么可能保持完好无损的身躯,想必那些死气已经侵入了肺腑当中去了,这才会发出这股骇人的腐烂臭气!

    凤山面目狰狞,他可以忍受旋歆害怕他这张丑陋的脸,可以承受旋歆失去记忆忘了他,但他无法承受旋歆身边站着别的男人!

    面容丑陋?没关系,他可以找丹药大师,可以花费时间金钱去寻找大量草药,之后得到美容养颜之灵丹妙药。

    失去记忆忘了他?没关系,他可以带着她,一步步走过他们曾经走过的每一寸土地,一步步走进她的心中,让她再次为他痴,为他醉,为他狂。

    但是身边出现别的男人?

    这怎么可以?

    他的旋歆,只能是他!只能是他的!谁惦记谁死!死无全尸!死无葬身之地!

    凤山眼瞳迸发残忍凶戾气息,周身阴冷四下涌动,阴风大振,整个复活大阵随之颤抖、摇晃,发出清脆的嗡鸣之声。

    祭台之下,星灵百汇骑着冰蓝色的马,解救所有被困之人,同时将苏锦的话语收入耳中,暗暗叹道:“我从来不知道小黑妹这般残忍,尽揭人短,凶狠残暴的往伤口上撒盐,简直丧心病狂!”

    随后嗤笑一声:“可我看着喜欢啊…”

    ——咴!

    蓝一声嘶鸣,打了个响鼻,四肢轻踏,道:“我劝你不要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心机,小灵子,我不信你没察觉到她身上奇怪的气息,我敢肯定,能散发这等气息之人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这女人,终究是个大麻烦!”

    星灵百汇慢慢收敛了笑容,道:“我知道。”

    但有些是不是说停就能停的,有些感情不是说法你就能放下的,他喜欢苏锦,从年少时桌案上摆放浅浅一沓属于她的资料时,不需要任何理由,就是如此不可理喻。

    蓝再道:“而且你身上的禁制还没有解开,每次折磨得死去活来,如何赢得美人心?就算抱得美人归,若一辈子找不到破解之法,你打算怎么办?并非所有人都如同你父亲一般隐忍,但凡有点血性之人都不会忍受,相信小灵子也会是其中一个!”

    星灵世家表面光鲜亮丽,内里也有不为外人道哉之腐朽肮脏,正是这等肮脏,让星灵百汇传承了祖宗遗留下的禁制,一日不解开,便一日承受苦恼折磨,直到身死道消?

    “抱歉,我并非要打击你,而是事实摆在面前,人活着就要向前看,有些人只能是过客,你可以对他一笑而过,却不能拼命挽留他、将他当主角,这是自我折磨!”蓝意味深长说道。

    星灵百汇沉默不语,抬起头,看向高台上那一身狼狈依旧不损骄傲铮铮铁骨之人,一手捂着胸口,眸光陇上一层暗茫,道:“我只是把她当习惯,习惯看她的近况,习惯看她的少年老成,也习惯于她时不时给人带来的惊喜,蓝,我一辈子就这么任性一次,也不行么?”

    “任性?你有资格么?活下去尚且存在问题,你有什么资格去谈情说爱?小灵子,你是我的主人,我自然希望你活得长长久久,所以,弃情绝爱,小灵子。”蓝毫不犹豫的戳穿星灵百汇的心中那抹隐藏的欢喜,将它暴露在阳光下,露出它满是鲜血淋漓的一幕。

    星灵百汇冷了心,俊美容颜之上浮现三分隐晦的痛苦,盘旋几圈,犹如打了旋儿的落叶,在水中荡起圈圈涟漪,很快归于平静。

    “多谢星灵公子出手相助,他日有任何需要,我苏钰自当倾尽全力,在所不辞。”苏钰看了这匹冰蓝色的骏马一眼,眼底氤氲无尽光影。

    神兽天马,传说中的神兽,根本没有人亲眼见过,以至于很多人以为这天马只是某些人杜撰出来的,而现在,活着的、傲然美丽的天马正站在他面前。

    星灵百汇立刻收敛所有情绪,谦虚道:“啊钰客气,之于我,这根本不算解救,阵法还在运行,吞噬体内灵气也从不停止。”

    复活大阵之中,所有人体内的灵气都在消耗,然,他们找不到离开阵法之法,还只能压抑着灵气的外泄,努力减少灵气的损失,此外,无能为力。

    顿了顿道:“小黑妹说,阵法凶悍残忍,看似坚不可摧,但其实也有破绽的,只要抓到这个破绽,便有机会打碎这个邪恶的复活大阵。”

    苏钰点了点头:“我明白。”

    复活大阵早已失传,很多阵法大师不知道它的存在,然,真正坚不可摧的阵法是不存在的,它只会以万变来隐藏破绽,以凶险来遮挡杀机!

    “暴力破解这复活大阵已然不可,我们可以试试寻找叠加层。”铃音北棠眉目冷淡,目光落在不远处那池猩红色的池水。

    一个高级阵法是有很多单一阵法叠加而成的,找到叠加层就能分析所含阵法数量,进而计算能够打破的单一阵法。

    “我觉得,我该保护好自己,此外,不要妄动。”孟珊珊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开口了:“我听说阵法瞬息万变,牵一发动全身,越是高深的阵法,变化越是精细莫测,贸然破解,只会像摆动一团乱麻,越理越不顺,反而纠缠得越紧。”

    “我赞成珊珊的话,我们这些门外汉,破解阵法习惯了暴力,然,这只适合那些阵法师不甚高强者所置下的阵法,如凤回前辈这等用阵高手,每一步都算计得精准完美,贸然破阵,也许会变成更为可怕的阵法,从而将我们束缚得更加紧密。”苏韵云柔声说道,目光带着忧色,凝视高台之上对峙的两个人。

    百里馥翔始终站在苏韵云身后,呈保护姿态,这时候也道:“阵法一道玄妙高深,破解之法我想不到,但我可以让我们大家免去灵气的消散。”

    这话落下,众人齐齐看向他,等待他的说法。

    百里馥翔取出一块阵法盘,鲜红色阵法轨迹流淌着玄奥深刻的神秘力量,道:“此为阵法神父罗先生所制之阵法盘,流传我百里世家万载之久,有阵中成阵,矗立一方小天地之能。”

    当然,有些涉及百里世家隐秘之事他没有说出来。

    这阵法盘没一代百里少主都会贴身携带,挡去历练途中所遇上阵法的杀机。

    然,大陆之上,真正强大的阵法大师只手可数,每一个都占据一方天地,钻研琢磨,因此,万载下来,这阵法盘其实不曾派上用场。

    百里馥翔不免又想起百里世家祖宗流传下来的、关于罗先生第三个徒弟的言论,心中浮现一个大胆的猜测——

    也许万年前的罗先生便算计到万年后三徒儿的劫难,这才留下那近乎鸡肋的阵法盘,为的目的便是免去三徒儿苏锦的后顾之忧。

    那么,罗先生的三徒儿当真是苏锦么?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疑惑。

    激发阵法,身处复活大阵之中的众人齐齐陷入一种晦涩难言的玄妙意境当中,体内灵气的流失停滞了,隐隐有恢复的趋势,周遭凶暴戾气消散,留下无边的静寂,空荡!

    “大善!”星灵百汇一声惊叹:“罗先生当真是阵法奇才,当得起‘阵法神父’之名。”

    那匹骏马已然收入灵兽空间。

    “自然,罗先生阵法一道无人能及。”百里馥翔微微挑眉,脸上带着三分与有荣焉,目光落在苏钰身上,眸光闪了闪,道:“说起来,罗先生还是你母家庆云罗氏一位座上高堂。”

    苏钰眉心一跳,隐隐出现三分不妙之感。

    只听百里馥翔再道:“你也发现了吧?庆云罗家姓罗,罗先生也姓罗,本是一家。”

    苏钰脸色不变,道:“你想说什么?”

    百里馥翔摇了摇头,道:“罗先生其实是庆云罗家最早一辈祖宗的师傅,听说罗家先祖一开始并非罗姓,而是后来拜入罗先生名下改的姓氏。罗先生在世的一辈子仅有两个弟子,一个便是罗家先祖,另一个据说曾经是圣经学院的院长,一手撑起圣经学院的天纵英才,然,两人都不是阵法师,没得半分真传。”

    也许,这才是罗先生时隔万年之久,身消魂散之后还算计着将第三个引入门下的原因。

    苏钰皱了皱眉,问道:“那罗先生同你百里有何关联?我听说你百里世家上空的七重大阵便是罗先生所为。”

    百里馥翔笑了:“你果然知道…没错,七重大阵的确出自罗先生之手,那时候罗先生是我百里世家座上宾…”

    百里馥翔说着,似乎想到什么,脸色骤然一变,敷衍说道:“庆云罗家,曾经和百里世家故交深…”

    明明和百里世家没有半分关系,罗先生为什么愿意屈尊降贵为百里世家布下七重大阵?

    问之,罗先生笑曰:吾徒,当以身心相托,望时日家主给予包容、宽佑。

    当时的百里世家家主只以为罗先生的三徒将会出生于百里世家,这才使得罗先生早早为她搭桥铺路。

    现在看来,似乎的并非如此,而是这三徒与百里世家有过一段姻缘!

    这时候,百里馥翔完全可以确定,罗先生口中比他更为强大的三徒儿,说的便是苏锦,那个曾经卑微入骨的少女!

    他们百里世家究竟错过了什么?

    苏钰看了一眼脸色刹那间难看的百里馥翔,应了一声,不再言语。

    ※※※

    “你说你是锦妹妹的契约兽?是她让你来拿走生机树的?”

    一片狼藉之地,山水倾塌,尸横遍野,哀嚎迭起。

    水霖宇望着面前死死抱着生机树不放的火红色大豹子,微微挑眉,露出三分笑意。

    “是,我家主人说了,取走生机树,百水千山屠杀大阵自然会消散。”到底,苏锦还是留了三分心思,打算救下百水千山,因为他们的淳朴与无辜,因为他们的热情款待,那点不快,在苏锦心中并不算什么。

    有私心才不是正常人,真正无私奉献的纯净之人凤毛麟角。

    “哦?你家主人…苏锦,她是个什么人,没想到竟然能够破解我凤回特有的布阵手段。”一旁撑着下巴痴迷看着水霖宇的凤回梧桐诧异道。

    凤回世家以阵法立世,因阵法扬名,在此道上有寻常阵法师所学不来的神韵。

    然,一个尚未谋面之人,竟然能够把握好屠杀大阵的尺度,准确破除凶险大阵,这让他如何不惊讶?

    取走生机树,唯有熟悉凤回世家布阵之人才会知道凤回子弟布阵的简洁明快。

    他们喜欢用一个可以随意移动的外来之物当成阵眼,但,这阵眼可不好寻找,藏得严实不说,还会安上几个假阵眼对来客进行骚扰,混淆视听。

    一旦误伤了假阵眼,那么等待来者的只能是死路一条!

    要知道阵法是可以变化的,阵眼找不准,往往会形成新的阵法,而凤回的阵法之变化,以凶猛残忍的杀意为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