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倾尽天下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95章 倾尽天下 文 / 栗子糕

    “凤、凤回山…”女子的声音沙哑破碎,娇嫩之中带着三分干涩。

    凤山身躯紧绷,僵硬得仿佛一杆竹子,半点不敢回头看。

    “我…听到了…也看到了…”女子轻喃,声音有些飘忽,仿佛来自九天之外的凌霄宝殿,又似水中漂动的浮萍故作停留,随波逐流。

    凤山依旧不回头,宽大的袖口遮掩住丑陋不堪的面容,呼吸轻得听不见。

    “这么多年…凤回山,你…不愿见我么?”女子的声音染了丝丝颤抖,隐含哭腔,漂浮不定。

    凤山终于绷不住了,场面孤寂冷硬的心,突然被一只大手拽住,用力捏紧,紧得他喘不过气,却始终不敢回头,生怕自己这张丑陋的不堪入目的脸庞吓着自己心爱的姑娘。

    袖口遮脸,径直蹲下,瑟缩成一团,凤山泪流满面。

    他不敢!

    他害怕!

    往日引以为傲的脸庞此时触目惊心,就是他这个主人都不敢照镜子,这么多年下来,他都忘记丑陋的脸庞,也忘记曾经俊美如斯的脸庞。

    被苏锦提起之后,过往的不堪入目完全映入眼帘,清晰得仿佛昨日重现。

    恐惧不安陇上眉梢。

    万一他的姑娘真的害怕了他的脸庞该怎么办?万一他的姑娘真的嫌弃,那他又该怎么办?

    万年时光,你面容不改,容颜依旧,而我却早已成为苍发老者,青丝成雪,寸寸枯萎,脊梁弯曲,不复初见可负青山,朝霞如火热情洋溢已是过往云烟,半生温柔缠绵缱绻忘了怎么托付…

    这时候的你,可还会需要我?

    如同当年…

    下雨时需要我为你遮挡,你调皮的踩着我的脚背,扬起如花娇容,道一声‘还好有你’,明明一挥手,便有彩霞愿意为你散尽云雾。

    落雪时需要我为你避寒,你撅着嘴偎进我怀抱,谓叹一句‘还好有你’,明明灵气磅礴如海,自是寒暑不侵。

    安眠时需要我拥你入怀、哄你入睡,说听着心跳才会安心入睡。

    可如今的我…

    潇洒风流不再,容颜苍老,一身腐臭,与死人无异。

    脊背佝偻也许撑不起你轻盈的娇躯,胸膛枯瘦干瘪也许抱不住你娇小的身体,心跳死寂也许给不了你想要的心安。

    这样的我,你可还要?

    泪水倾洒,往事一幕幕重播,心中恐慌失措加剧,凤山枯瘦身躯打颤,仿佛能听到骨头之间的碰撞摩擦声响。

    他不敢,他害怕。

    不敢看到心爱女子脸上惧怕的表情,害怕听到心爱女子绝情的言语。

    上一次失去她已然心如死灰,再一次承受失去…他要怎么活?

    会死的,会死人的!

    凤回山在遇上旋歆之后便是个胆小鬼,怕死,怕自己死了,旋歆一人怎么办?怕旋歆死了,他一人怎么独活?

    万年之久,靠着虚无缥缈的复活大阵强撑着置下百水千山,圈养提供源源不断的生机以供养旋歆身躯不腐不坏。靠着一****描绘那如花眉目、安然沉睡的脸庞,告诉自己,她还在身边,时刻陪在身畔,不曾离去。靠着那颗犹如囚牢的黑色魂晶自言自语,倾诉琐碎与孤独,仿佛她就坐在身边,温柔听他诉说。

    为她,他倾尽所有,负尽天下,半生寂寥。

    纵然满身阴晦残暴,纵然死后不入冥界,纵然血染双手、无处回头。

    只求今生,不图来世。

    到头来,得她绝情相负,那他该怎么办?

    彷徨无助,恐惧畏缩,在众人眼中心狠手辣、邪恶残忍、冷情无心的凤山竟然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失声痛哭!

    “凤回山。”

    女子的声音近了,就在身后,能清晰感觉到隐隐有些冰冷的呼吸打在脖子上,凤山更加用力的抱紧自己,将脑袋埋了起来,紧绷的身躯瑟瑟发抖。

    若她选择离开他,那么他宁愿她一辈子活在水晶棺木之中。

    他终究舍不得她难受,舍不得捧在手心的姑娘身躯僵硬冰冷。

    “你走吧,我救你,只为偿还当年所欠恩情,你为救我而死,我助你重生,我们从此两不相欠。”凤山心口一定,融化的位置再次冻结,掩藏在袖口中的脸庞冷硬如铁。

    就这样吧,趁那些绝情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这样好了,给三分念想,留三分美好。

    “凤回山,让我看你一眼,好么?”旋歆仙子眼含热泪,清瘦身躯隐隐有些僵硬,凝视着完全认不出来的干瘪后背,脸色一点点的苍白。

    凤山身躯绷紧,身上冷气加重。

    他承受不起她害怕的目光。

    旋歆仙子突然笑了,那清甜的笑声仿佛雨后初晴的天空那抹耀眼的彩虹。

    “凤回山,你在我耳旁呼喊想我、念我,现在却不敢看我一眼么?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胆小…”

    凤山身躯僵硬,不敢移动半分。

    “你拼了命把我从冥界门口拉回来,塞入魂晶当中,修逆天邪阵,夺万人生机,坏事做绝,为的是让我复生,重见天日,而现在,我活过来了,你…不敢面对了么?”

    凤山依旧不语,心口又开始隐隐作疼。

    “你在怕什么?怕你那张变得惨不忍睹的脸庞吓坏我么?”

    凤山呼吸乱了一瞬。

    “怕你变得苍老、佝偻了脊背得我嫌弃厌恶?”

    凤山气息沉重,仿佛背着大山。

    “还是怕我…不要你,转投他人怀抱?”

    身躯徒然一松,绝望、死寂、阴暗、孤独所有负面情绪爬上了凤山的后背,钻入心口,一点点蚕食僵硬无比的心,仿佛能听到血水低落的声音,紧接着,那颗心砰的一声,碎成一地粉末,再也无法拼合。

    “凤回山,我竟不知…你这般胆小。”

    无边黑暗笼罩,凤山已然不知身处何地,不知未来怎么行走,耳旁唯有那道熟悉入骨的声音,字字句句打在心上。

    “你可以为了我毫不犹豫放下整个凤回世家,陪我四海为家,可以为了我坑杀无数旋家、龙修无数子弟,解我不甘怨气,可以为了我一身狼狈,从此改名换姓…洒脱大气呢?凤回山,你还是我这只凤凰所栖之山么?”

    凤山徒然站了起来,依旧背对着旋歆,不敢面对,两只手捏的紧紧的,丝丝殷红血色流淌在地上,泛着诡异的黑色。

    “那你…还是我的凤凰么?”颤抖又忐忑的话音落下,呼吸都失去了痕迹。

    凤山所有注意力都投到身后。

    女子轻柔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竟然带了丝丝调皮之意:“你说呢?”

    凤山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次觉得女人真麻烦,直说不就完了么?非得猜!

    这种决定生死之关键,猜什么猜?

    真是…调皮!

    这时,一双手穿过他的腰腹,略带三分冰冷的脸庞贴在他的后背,凤山一下子就慌了,伸手就要扯开抱着他的手,急切中带着恐惧:“不要!离我远一点!”

    我臭!我身上有尸臭!

    “大山好臭。”女子并没有顺从的离开,反而抱得更紧,声音带着丝丝嫌弃。

    凤山:“……”

    不过…大山?

    心口一颤,凤山试探着用枯瘦如树杈手覆在小腹上那双小手上,意外的没有被甩开,当下用力握住那手,蓦然扯开,旋即转身,用力抱住那魂牵梦萦的身躯。

    “歆儿…”凤山全身都在颤抖,一股难以言喻的惊喜砸得他头昏眼花,仿佛沉浸梦境之中,不愿苏醒。

    “对不起…大山。”旋歆轻轻一笑,将还有些僵硬的脸庞埋进凤山怀中,感受他心脏打鼓一样的有力的跳动,视线一瞟,竟然看到一全身衣裳堪堪遮体的…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他们,手中捏着两柄长刀,一副想要下手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的纠结模样。

    不由得笑出声,眼底温情一片,朝着苏锦竖起一根手指置于唇上,表情带了三分祈求。

    苏锦扯了扯嘴角,暗骂一对狗男女,却是松了手中的刀,双手环胸横眉冷对。

    旋歆朝着她感激的笑了笑。

    苏锦别开头,不置可否。

    “笑什么?”凤山声音不复冰冷,有的只是无边的宠溺。

    旋歆叹了一声:“笑你太过胆小,大山,若我打算带你走,你会不会答应?”

    “好。”凤山毫不犹豫的应下。

    天涯海角哪里都可以,只要那里有旋歆的存在。

    毫不意外凤山的选择,旋歆深吸些他身上恶臭难闻的尸气,轻声道:“我在魂晶待了万年之久,肉身被他用生机养了起来,但终究太久不曾寄居灵魂,已然生出排斥之意。”

    凤山不语,只是将她抱得更紧了。

    “所以我无法在这具身体长存,很快就会灰飞烟灭的,那么大山,你跟我走好不好?”

    所谓的灰飞烟灭,便是无法敲响冥界的大门,从此消散于天地之间,不复存在。

    “好。”没有任何犹豫,反而带了丝丝轻松。

    “辛苦你了,这么多年牺牲所有,得到的却是这般结果,大山,你可曾后悔过?”旋歆退开了凤山的怀抱,用她冰冷的手抚上他的脸庞,幽幽一叹:“还真是丑绝人寰,大山竟然顶着这张脸活了那么多年,好有勇气!”

    凤山绷着脸,凝视着刻在灵魂深处的脸庞。

    “呀!一只蛆虫!”旋歆一声惊呼,动作比反应快,揪住往地上一扔,抬脚用力一踩!

    吧唧!

    那蠕动的蛆虫就这么死了。

    抬起无辜的脸看着凤山,一脸‘我什么都没干,你要相信我’的表情。

    凤山坑坑洼洼的脸出现了一个新的小洞,面无表情:“……”

    还是这么调皮!

    “看,你这身体也早该死了,强撑了那么多年,苦了那么多年,够了。”旋歆脸色微微发青,想要亲一口的勇气对着那新生的虫洞硬是下不去嘴。

    凤山依旧不语,直勾勾的看着旋歆。

    旋歆犹豫了片刻,咬了咬牙,微微倾身,猛然凑近那张脸,终究还是…下不去嘴,干笑两声:“下不去嘴,真的!”

    噗嗤!

    苏锦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我就说,他那张脸简直丑出天际!”

    凤山冷眼一瞥,皱了皱眉:“你没死?”几乎放干了血液,怎么可能完好无损?

    苏锦得意扬眉:“我造血速度快。”

    被上无吸走两次血,这一次,心脏造血徒然加快,新旧更替完全是一前一后,着实诡异得很。

    面色浮现三分阴骘,就要出手将苏锦掐死,一个该死之人就该去死,活着简直碍眼!

    一只小手握住了他的手,凤山面色立刻柔和了下来,变脸堪称翻书!

    “她不该死,放了她好么,大山?”旋歆抱住凤山的胳膊,将身体的冰冷之气传递过去

    凤山点头:“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旋歆温柔的笑了笑,瞥见他脸上又一条蛆虫蠕动,随时可能爬出来,嘴角一僵,嫌弃的推开他,道:“自我了断了,我在旁边等着你!”

    “好。”凤山宠溺一笑,脸颊上里的蛆虫终于探出了脑袋,惊悚又刺激。

    旋歆脸色铁青,转头就走,径直来到苏锦面前站定,双手背在身后,歪着头看她,只把苏锦看得寒毛直竖后笑道:“有没有感觉一股亲近之意?”

    苏锦看了一眼乖顺得仿佛一条狗、提刀抹脖子的凤山,满脸的不可思议,听到旋歆的话立刻肃了脸:“你这话什么意思?”

    旋歆笑了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告诉你,我旋氏一族的血脉十分特殊,彼此之间是有感应的,也就是说,你是我隔了不知道多少代的外甥女,我是你隔了不知道多少代的亲姨母。”

    苏锦挑眉:“为什么不是姑姑?”

    这点苏锦早有猜测,毕竟她母亲罗氏本就是旋家女,那么同为旋姓的旋歆自然会是她的某一代长辈。

    旋歆笑道:“旋家十分特殊,以后你会知道的,有些事,亲身经历才会更加清楚。”

    顿了顿,似乎想到什么,旋歆伸手隔空一捞,那颗被她寄居了万年之久的魂晶便出现在她掌心。

    旋歆拉出苏锦的手,感受到她的不自然,装作没看见,道:“魂晶,这颗魂晶可不一般,你留在身边,将来也许会派上大用场,记住了,魂晶不止可以寄居灵魂这般简单,更多的作用却需要你去探索。”

    苏锦面露惊诧:“这东西给我了?”

    旋歆笑着点头道:“是,我们就要走了,这东西也带不走,毁掉多可惜,不如送给你,感谢你的奉献,毕竟因为你我才能够再见到我的大山。”

    凤山这时候走了过来。

    此时的他不再是坑坑洼洼丑陋不堪的脸庞,而是一张五官深刻的脸,每一处都用刻刀精心雕刻,线条流畅美观,气质冷硬如钢。

    矮小瘦弱苍老的身躯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充满强大力量的年轻身躯。

    然…

    他的双脚是悬空的没有接触地面,纵然身躯实体化而非虚无缥缈,但此刻的他的确是个灵魂。

    旋歆回头看了看凤山,脸上浮现几分痴迷,捏着小手一脸陶醉:“果然还是这张脸最迷人…”

    话音未落,那张迷人的脸已然凑到面前,冰冷气息扑打脸庞。

    旋歆眨了眨眼,眼中倒映着那张令她沉醉的脸,半晌憋出一句话:“还是下不去嘴,我怕再爬出一条…唔?…”

    一道虚无偏黑的身影从旋歆眉心钻了出来!

    而凤山则抱着那道身影啃食不休,仿佛几百年没进过食的凶猛野兽,恨不得一口将之吞掉!

    苏锦伸手接住那已经没有灵魂的空壳肉体,靠坐在地上,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那缠绵火热的一幕,果然俊男美女的组合最养眼!

    两道人影交缠重叠,渐渐变得虚无缥缈,不知过了多久,那人影消失在半空之中,如清风飘过,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苏锦收回视线低头看着怀中已然僵硬了的身躯,幽幽叹了一口气,这是要叫她收尸的意思?

    一道古怪的声音响起。

    苏锦循着声音看去,整个人都崩了起来,旋即被旋歆的尸体绊倒,四脚朝天、五体投地的扑在地上!

    “卧槽!这凤山是蛆虫变得不成?”

    只见那具丑陋不堪的身躯爬满了密密麻麻的乳白色小虫子,根本找不到一处完好的肉,小虫子进进出出啃食血肉,腐臭之气渐浓,伴随小虫子蠕动的声音,简直不要太恶心!

    ——呕!

    苏锦绷不住,铁青着脸,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撑着地面,半跪在地上,吐得天昏地暗。

    而这时,苏钰等人才陆陆续续登上了祭台。

    “还好么?喝点水吧?”苏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走到边缘停住,飞快往外掏出一张软榻,将苏锦放了上去,同时取了水塞到她手中。

    “哥…哥…你走开点,容我再吐会儿…呕…”苏锦脸色青的发紫,扬手拨开苏钰,俯下身狂吐不止。

    苏钰叹了一口气,只能站在旁边递递水,送送巾帕什么的,喂什么吐什么,不如等她吐干净了再说。

    旁边,以秦王殿下为首的众人分布何地,打量这神秘无比复活大阵,那方捏碎了的阵法盘已经拼凑不出,无法复原得到完整的复活大阵,秦王殿下暗暗惋惜。

    “快来,这水晶棺里都是魂晶!”孟珊珊略带三分激动的声音闯入众人耳中,将视线引了过去。

    “果然,好多魂晶!”众人惊叹。

    只见水晶棺之中,一颗颗黑色晶石安静的躺着,遍布棺木底部。

    “那些僵尸兵团怎么处理?”铃音北棠最担忧的还是人民百姓,僵尸不除,百姓如何安定?万一再来一个暴动,大规模进犯人类该怎么办?

    不如就此斩尽杀绝,扼杀在摇篮里。

    秦王殿下眸光一闪,试探道:“若是收入皇家…”

    “大哥!”铃音北棠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打破以往的淡然:“你可知道这些人都是普通老百姓?它们寄居在僵尸体内无法转世投胎,你还打算继续禁锢它们么?”

    “可我也知道,收编入皇族,我铃音更上一层楼。”秦王殿下眸光带着丝丝冷意,毫不退缩的看着铃音北棠。

    反正这些人已经死了,也曾残杀过无辜百姓,不如成为皇家的军队,为皇家服务,战斗一线,也算为自己过往的罪孽偿还一分。

    然,很多事不在掌控之中。

    凤山的灰飞烟灭,台下那些奉命守住出口的三千尸王同时失去束缚,如同断了线的木偶,行动更添僵硬,变得茫然,再无一开始的井然有序,竟是原地凌乱的动了起来。

    最后更是朝着祭台之上的众人冲了过去,颇有三分同归于尽的凶狠之意。

    众人与那些尸王打了起来,失去束缚,它们凶悍直接,比不得从小静心培养的众人,很快便落于下风,被众人所擒。

    而这时,三千尸王同时迸发无尽阴冷,下一刻,身躯暴涨,一股莫名气息将之撑开,砰的一声响,被擒住的三千尸王接二连三的炸开,僵硬无比的身躯被炸开无数碎片,泯灭于天地间。

    “这些僵尸倒是衷心,凤山前脚刚走,它们后脚就跟了上去。”铃音北棠口气带着三分赞叹,心中却狠狠松了一口气。

    僵尸兵团,足足三千之数,每一个都充满高深莫测的力量,这支兵团的力量之于人类来说终究太可怕,能瞬息之间撕毁万物!

    好在它们失去了控制,自爆了,否则,握有这兵团的确让人拥有恐怖强大的力量,但同样也是未知难测的力量,谁也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掌控这力量。

    若是不能呢?

    会不会被反噬?甚至毁灭?

    这后果无人能够承担!

    ※※※

    隐在暗中,亲眼目睹师尊挥刀自杀的仲夜狠狠惊了一下。

    早知道师尊为了师娘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却没想到,连命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

    这是爱到各种程度?

    仲夜茫然,不懂当中深意,不懂情到深处,不惧生死,纵生死相随,海角天涯常相伴,也不愿孤身一人。

    但他知道师尊复活师娘之后,他这个所谓的继承人也该功成身退,甚至…消散天地间。

    师尊残酷无情,他一直都知道。

    转身,仲夜悄然无声的离开了祭坛。

    径直来到藏宝阁之中,打算挑选些许宝物之后离开城堡,或许一个人找个无人的地方苟且偷生,了此残生,或寻了个好去处,从新开始。

    但这前提便是离开这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