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倾覆天寿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297章 倾覆天寿 文 / 栗子糕

    “怎么了?”呕吐得几乎要断气的苏锦突然抬头看向某一个方向,身边的苏钰不由得问道。

    苏锦抬袖擦去嘴角的水渍,道:“没什么,只是死了一个该死之人罢了。”

    身有契约,苏锦很容易知道一豹和二叔的所在,自然也知道拥有邪恶恐怖力量的仲夜死在一豹的火焰当中。

    苏钰微微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我能去天寿山看看么?”此时的清安再没有对待苏锦的随意、自然,而是沉静、严肃。

    苏锦抬眼看去,苍白的笑脸带了几分虚弱:“你想去看看你的父母?”

    天寿山是百水千山众多村民死后的去路,据说是位列神明之位,从此脱离人类,不老不死,永世长存。

    然,经历了这一番变故,心中崇尚了那么多年的神司轰然倒塌,才知道自以为为他们付出所有,护佑百水千山的神司只是个大骗子,彻头彻尾的奸诈小人,以百水千山祖祖辈辈的生命为代价,编织神明至高无上、编织成神位列神座永世不朽,将祖祖辈辈蒙在鼓里,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只是一道菜肴。

    清安想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天寿山到底过的什么生活,近十年,感情悄然淡去,再没有当时父母亡故时的天塌地陷之无措,异常的冷静、沉着。

    父母生前不得安宁,希望死后可以长眠,不受打搅。

    “我想知道,那个被百水千山祖祖辈辈所向往的大山究竟是什么模样,也想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我的父母、见到百水千山的诸多老祖宗。”清安坚定的说道:“但我一个无用之人,除了会点针灸之术,再无任何用处,生怕还没到达天寿山,便折在半路,能否请小锦帮个忙,带我走上一遭?”

    苏锦双手环胸,打量了清安一番,问道:“你是认真的?”

    天寿山,在苏锦的脑中就是用于困守众多僵尸之地,很多死去的村民被送上天寿山,之后以特殊阴暗的手段炼制成短暂不腐不朽的僵尸,再从中挑选最优秀的僵尸,驯养成尸王,埋伏于幽深地下,随时能够出手,给人以之命的一击。

    可以说,天寿山之上,就是僵尸的锻造之地,也是僵尸的圈养之地。

    清安以一个凡人之躯上山,不只需要很大的勇气,还需要有人相护,否则,一上去便是给僵尸送食物。

    “自然,我想去。”清安面容严肃。

    汾阳和褚云人先后走到清安身侧,眸光带着毅然,意思不言而喻。

    “你们也想去送死?”苏锦摸了摸手上的戒指,那里收拢了小阿妹的灵魂。

    褚云人笑了:“怎么就送死了呢?不是有小锦在么?你一定不会叫我等死去的,对么?”

    汾阳也道:“我就看看我爹娘,亲手送他们离开,苦了一辈子,为人子女,能做的便是为他们的下辈子剪去些许痛苦。”

    当僵尸一定十分痛苦吧?被强行束缚在腐烂发臭的身躯当中,浑浑噩噩,不知身处何时何地,不知前方可有道路,完全受制于人,当成打手攻击人类,甚至很可能已经在行动的过程之中失去了灵魂,灰飞烟灭…

    纷扬很小的时候就没有父母,是村里人一家一口养大他的,若是可以,他更希望,所有百水千山的村民不必再承受苦痛,得以解脱。

    “锦哥哥,君颜也去。”君颜睁着大大的眼睛,努力叫苏锦看到她眼底的坚持,然而,苏锦却只见到了纯净倒映着自己身影的眼瞳。

    这般剔透之人…还是保留纯净吧!

    “君颜可不能去,你看,我一个人要照看他们三个,再也分不出心思来,万一君颜受伤了可怎么办?”苏锦放缓了声调,让自己看起来亲切自然。

    君颜歪着头想了想,终于还是乖巧的点点头,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身体十分不好,身边的人总是要分心照顾她,她舍不得‘锦哥哥’分心受伤:“那锦哥哥一定会回来的对么?”

    苏锦愣了愣,抬起手轻轻摩挲着自己的鼻尖,老实说,她还真就打算直接从天寿山离开,没想到这个心思纯净的姑娘这般敏锐。

    沉吟了片刻,苏锦道:“我办完了事,会回来看君颜的。”

    君颜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却是乖巧的点点头,装作欢喜道:“那君颜一定一定会等锦哥哥回来的!”

    苏锦别开了头,不去看那双倒影自己卑劣无耻嘴脸的眼睛:“时间不早了,我们这就出发了。”

    视线在众人身上流转了一番,最终看向铃音北棠道:“劳烦北棠走一遭,送君颜下山行么?”

    铃音北棠上前一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乐意效劳!”

    苏锦笑了,道:“那么,我在天寿山等你回来。”

    “好。”铃音北棠淡淡的点头,转身看向君颜,一言不发,却让人知道他在招呼君颜走了。

    几乎是一步三回头,君颜跟在铃音北棠身后,离开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小黑妹,你说这傻姑娘知道你是女儿身么?”星灵百汇眼带笑意,调侃道。

    旁边的苏钰脸色一下子就黑了,却也知道,这是说不清楚,干脆选择闭口不提

    “什么?你是女儿身?”汾阳一脸见了鬼,屈指指着苏锦,双眼瞪得老大,他身边的褚云人同样面露惊讶。

    苏锦扯了扯嘴角,小胸脯一挺,道:“老子哪里不像女人了?值得你这般惊讶?”

    “哪个女人穿成你这样不哇哇大哭的?”汾阳上下看一眼苏锦,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确定。

    此时的苏锦,一身衣服已经不能算是衣服了,看看能够避体罢了,两条洁白纤弱的胳膊若隐若现,一只脚直接踩在地上,在意变成了漆黑色,小巧的趾头玲珑可爱。

    自古女子羞涩、保守,除了脸庞和双手之外,轻易不会让旁人看到,尤其是这旁人是男子。

    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习惯,以至于汾阳下意识的将苏锦那张线条偏柔和的冷清脸庞当成了男生女相。

    苏锦脸色发青,龇着牙瞪向汾阳:“老子是女人!”

    “噗嗤!哈哈哈…”星灵百汇昂首哈哈大笑,胳膊搭在苏锦肩膀上,笑得直打跌,道:“看吧,叫你不女人点,让人当成了男人…”

    “别闹了,早去天寿山解决那些僵尸要紧。”秦王殿下走了过来,目光沉沉的看了苏锦片刻,终究压下了眼中的贪婪,道:“这出城堡污秽不少,本王会亲手烧了它,不知你们可有异议?”

    苏锦啧啧两声,仿佛没看到秦王殿下眼底的渴望,道:“山中城堡,那么巍峨壮阔,那么震骇人心,就这么烧了的确可惜,然,终究是隐藏许多阴暗恐怖的东西,倒不如一把火烧光,彻底将这段残忍往事压下吧!”

    苏钰赞同道:“我也有此意,城堡太过庞大,我们根本不知道这里还藏有多少见不得人之事,与其一点点扯出来骇人听闻,打破认知,不如就此掩埋在火焰之中吧!”

    星灵百汇不语,手中摆动着折扇,眼中带着笑意。

    清安等人实力渣渣,只有服从的份,没有开口的资格。

    “未免可惜了些…”百里馥翔叹了一句,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也知道,这个阴暗恐怖的地上还是烧掉为好,再可惜,终究是恶贯满盈之地,污秽遍地之处。

    最终,在百水千山矗立了千百年的神山,葬送在一把大火之中,燃烧的火焰冲天天际,染红了那片天空!

    火焰足足燃烧了一个月,风吹不散,雨浇不灭,将每一块石头都烧成灰烬,神山变成一座枯山,草木枯萎,土地黑沉,直到时光流逝的百年,这座山峰才再次萌发绿芽,那场大火,成为新生的百水千山人人传颂之事,成为百水千山不可磨灭的历史。

    而那段充满欺骗,充满阴暗的痛苦回忆,永远的停留在少数人脑海中,并且随着他们的逝去,深埋黄土。

    当然,这是苏锦等人离开之后的事,而现在,他们正一步步朝着天寿山走去。

    “还不出来,躲在那里畏畏缩缩的干什么?”苏锦捏了一块小石头,往一旁灌木****而去。

    灌木被拦腰折断,露出一颗红彤彤的脑袋,之上一坨一动不动的金色。

    一豹抓了抓竖起的头发,干笑了两声,抖开身上的沙尘,走向苏锦,道:“那个,小锦啊,若是我闯祸了,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苏锦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豹:“说清楚,怎么回事?”

    一豹头上的红发又炸了起来,喏喏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杀掉了仲夜,将他扔进粪池当中去了,然后不小心…”

    “不小心怎么了?”苏锦看了一眼那奄奄一息的金色,眉头紧了三分。

    一豹咬了咬牙,将头顶的一坨金色扯下来,塞给苏锦,道:“不小心激发了死老鼠体内失去控制的灵气,以至于…老鼠似乎…嗝屁了…”

    苏锦面色一紧,急忙一丝灵气探了进去。

    哪怕她再嫌弃自己的灵兽,但好歹相互依存了八年之久,早已变成了习惯,不愿意的它们任何一人受到伤害。

    一豹目光野性依旧,只是多了三分自己都不知道忧色。

    说来也是死老鼠倒霉,没事说什么亲自报仇,这才叫死定了的仲夜找着机会反扑,激得死老鼠体内的灵气暴动,血柱狂喷,简直吓死豹子了。

    灵气触及小身躯,反馈得到熟悉的信息,苏锦眸光随即松散,气定神闲将‘死老鼠’收回灵兽空间,道:“死了,回头找个地方埋起来就是了。”

    一豹脸色一垮,惨兮兮道:“真的变成死老鼠了?早知道我就该早点讨要那珍贵灵果了,这下子什么也捞不到,真是可惜。”

    苏锦微微挑眉,这死老鼠、蠢豹子之间藏着什么秘密没有告诉她呢!

    不再多言,一行人加上蔫头耷脑的一豹,浩浩荡荡杀向天寿山。

    天寿山位于神山之侧,横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终年氤氲轻纱一般的薄雾,朦胧中将阴冷煞气掩藏起来,表面看,这就是一座如梦似幻的美丽山峰。

    居高而望,苏锦看到了四分五裂的百水千山,瞥了清安等人一眼,看到他们个个肃着一张脸,眼中沉痛非常。

    然而,三人默默的看着百水千山,谁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一豹跟我说,百水千山来了奇人,破解屠杀大阵,挽救不少村民。”同样也死了不少村民,苏锦开口说道。

    清安三人齐齐亮了眼睛,神色激动:“真的么?他们都活着?”

    山山水水支离破碎,房屋倒塌,大地出现裂缝,这般凄惨之色,若是能平安活下来已然是莫大的福气了。

    清安更是急切的抓住一豹的手,脸色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道:“豹子,告诉我,他们都活着是不是?”

    一豹正不爽呢,清安凑过去完全是找虐,冷道:“你在白日做梦么?那么大的地缝你没看到?那么鲜红的血色你也看到?眼睛不会自己看啊?”

    清安怒起,扬手挥了挥手中的银针:“你找死是不是?我现在就给你一阵瞧瞧,问你一些事又不是叫你去死,至于这般冷漠么?好歹我养了你几天!”

    一豹看到那银针,立刻想到不久前银针扎入身体的恐慌,下意识软了口气:“我、我不是故意的,那什么,我家死老鼠都死了,我难过,难免迁怒于你,我向你道歉,但请不要扎我!”

    清安缓了一口气,道:“不扎。”

    一豹看着清安将那银针收起来,心口一下子松了:“屠杀大阵启动时,百水千山许多村民立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瞬间被阵法吞噬,后来,屠杀大阵就要彻底将整个百水千山淹没时,一个似乎是凤回世家的子弟出现了,就是凤山那疯子的后代,那人挥手间轻而易举的破了阵法,解救了许多村民。”

    说到这里,一豹看向苏锦,抛去一个只有两人才明白的眼神。

    苏锦压抑着喜色点头,道:“我知道。”

    这时,朦胧雾气突然散开,露出一群面目狰狞、身躯高度腐烂的僵尸!

    他们个个肤色泛青,少数完好的皮肉上清晰可见蠕动的小虫子,双目呆滞,眼瞳污浊得化不开,身躯笔挺而立,半分倾斜都不曾,周身散发一股无尽阴冷之气!

    “爷爷?”清安一声惊呼,瞳孔猛缩,视线落在队伍当中最前方的一个独臂老人,一头华发稀稀疏疏,口中发黄的牙齿淌着黏稠可怕的液体。

    那是他记忆中的爷爷,时光流逝,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步伐一动,下意识就要上前。

    “四叔冷静。”褚云人伸手抓住了他,脸色的表情十分难看。

    只一眼看去,便看到了好几张熟悉的面孔,然而,这些熟悉的面孔此时充满了诡谲阴森,触及毛骨悚然,再没有当时谈笑风生的亲切。

    清安回神,别开头,不再去看这令他心神晃荡的一幕。

    苏锦瞥了他们一眼,扬手一把灵石,布下一个简单的隔离阵,之后倾身而上,手中青中泛金的灵气化成长刀,握在双手,冲入僵尸群之中,一刀一个,眨眼碾碎了大片,横扫四方!

    大量的僵尸潮水一样涌了过来,饶过被阵法守护的清安等人,扑向身负灵气、滋味非常的美味来源之处。

    恍惚之中,苏锦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那是伺从三十之一的启明星,从她口中命名的一个僵尸。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锦诧异。

    凤山自尽,三千尸王凌乱失去控制,进而被他们灭杀斩尽,一把火烧光了神山,倒是忘了那个上山时,叮嘱她保重的启明星了。

    启明星双目呆滞,一面麻木,仿佛没有听到苏锦的话,径直出手攻击,锋利的爪子次次凶狠,口中露出尖利的獠牙,阵阵尸臭弥漫,森然冰冷!

    启明星没有回答,苏锦也没有在意,终究是要死的,这些僵尸,哪怕它们会偶尔从混沌中苏醒,愧疚自己所作所为,然,更多的时候,它们茫然无知,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人类的灾难,本不该存活于世!

    扬起手中长刀,苏锦对着启明星得脖子一刀砍去!

    咕噜咕噜,那脑袋从脖子掉落,在地上滚了几圈终于停住,呆滞麻木的双眼之中浮现丝丝解脱。

    在人生…尸生的最后一瞬间,启明星终于恢复了些许人气,然而,这点理智没存在多久,就消失在天地之间,彻底泯灭。

    大片僵尸被斩杀,腥重弥漫,地上堆积的尸体越来越多,然而,这些僵尸如同潮水,一坡未平一波又起!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没有那多么多力气!”苏锦暗暗琢磨。

    灵气附体,一招斩杀一个,然而,僵尸太多,终究是太过费力。

    苏锦想了想,道:“你们躲开,既然凤山是用阵高手,那么我就同样用阵法颠覆他的老巢。”

    苏钰等人齐齐收回了灵气,迅速退到苏锦身后。

    只见,苏锦十指翻动,几颗细碎灵石于之间跳跃,丝丝灵气倾泻,又被一股玄妙之气纠缠,重新编排,相互依托,凝结成特殊的纹理,灵气流畅淌动。

    “十里地狱!”苏锦厉声喝道,扬手一抛,那刚刚编织而成的阵法被她甩了出去,落在地上,炸起圈圈光波。

    平地窜起无边黑暗,拧成一股可怕的龙卷风,将四面八方的众多僵尸卷了去,于风浪之中绞碎,残破尸体被甩出,遍地都是!

    那阵法如同绞肉神器,吸引大片僵尸靠近,眨眼又将之碾碎!

    浓重腥臭铺天盖地,天地之间仿佛都是纷飞的血肉。

    苏钰眼带骄傲,直觉妹妹经过断魂岭一事,对阵法的见解与掌控增加了一个大台阶。

    果然,只有经历打磨,才能不断的完善自己。

    百里馥翔眼中倒映着疯狂被绞碎的众多僵尸,眸光微缩,心中第一次生出后悔之意。

    他们百里世家,似乎做了一件尤其愚蠢、却没有挽回余地之事。

    一个可怕的阵法大师,就这么被他们推开了。

    若是爷爷知道,该有多么伤心难过?

    然,有些事发生了,便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阵法杀气冲天,血雾弥漫,很快有了遮天蔽日的趋势,空气中一片焦灼!

    十里地狱,当一切归于平静,果真留下了地狱十里,到处是血肉模糊的残破尸体,堆叠成高高的山峰,地上汇集几条河流,流淌发臭的液体,空气里散发的杀气久久不散,阴冷气息笼罩,温暖的阳光也无法踏入这方地狱十里之中。

    良久,终归平静。

    回首向来萧瑟处,清安与褚云人、纷扬三人不知何时跪在地上,脸庞被泪水打湿,脊背挺得笔直,脑袋却是微微低垂。

    再见了,我的祖祖辈辈。

    半点没有反驳之能,他们三人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被残忍的绞杀,最后变成一堆残破不堪的血肉。

    然,他们心中明白,这些亲人僵尸,若是不早日铲除,山下仅存不多的百水千山村民将要承受苦难与折磨。

    活人,可比死人重要多了!

    ※※※

    在苏锦等人上空,两道虚无缥缈的身影重叠于一起,宛若一体,谁也不放开谁。

    然,苏锦等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头顶之上漂浮着两个人。

    “她就是当年那人口中的一丝生机?”一道男声飘飘忽忽,又充满了****。

    “所言不假…”一道女声袅袅婷婷,带着丝丝颤栗:“你感觉到了么,本该…灰飞烟灭的我,却因为她的血气洗涤了灵魂,本该烟消云散的你,却因为我,间接得到她的血气。我猜测,我这后辈的真正身份非同小可…也许,这就是当年那人将魂晶托付我转交于她的目的…”

    男声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抛却满腔仇恨,蓦然觉得可怕,那么多年前,这一幕早就被人所预见…”

    女声笑了,温柔缱绻:“那又如何?我没有睥睨天下的野心,我只要与你双宿双栖便足够了,身负重责之人从来就不会是我,也与我无关,那人算计的也不过是我一个瞬间,未来…还是交给有能之人吧…”

    一番话颠三倒四,模糊不清,然而,那男声却是听明白了。

    声音充满宠溺:“歆儿…想要与我双宿双栖么?”

    女子笑声浅浅动人,带着丝丝调皮:“苏锦,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缠绵悱恻的双人影,如同天边落下了的星辰,化成点点光芒,消失在青天白日,仿佛不曾出现过。

    而这时,苏锦抬头看向那处没有任何痕迹的天空,皱着眉头,仿佛在寻找什么,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