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怒极失控(二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318章 怒极失控(二更) 文 / 栗子糕

    身躯被打横抱起,汩汩冰冷笼罩全身。

    将苏锦轻轻放在柔软的薄毯之上,上无倾身覆了上去,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一方白色的帕子,遮挡住苏锦满是仇恨的目光。

    冰冷如霜的唇片隔着白色帕子落在苏锦眼睛上,小心翼翼、珍之又珍的亲吻着,那么轻,那么柔,仿佛一根轻柔的羽毛扫过眼皮。

    一只手抚上她的脸颊,一寸寸,一点点,轻擦而过,似乎要将她牢牢记在心里一般。

    仿佛能看到自己被小心呵护,苏锦止了愤怒与仇恨,呆呆傻傻的感受那轻柔亲吻眼睛的触感,感受脸颊丝丝缕缕冰冷。

    “苏锦…苏锦…我的苏苏…”

    那声音,没有往日的冷酷残忍,有的只是无边蔓延的思念,就像久别重逢的爱人,抱着不肯撒手,以亲吻的方式,表达思念,感受爱人的存在。

    苏锦忍不住想要落泪。

    一直以来,她以为自己只有苏钰这么一个亲人,以为自己也能拥有一个家,像寻常人家一样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然而,这只是她以为罢了。

    父亲苏玹一生看重权势,眼中只有他自己。

    庶妹庶弟冷因为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只能是陌路之人,唯有苏钰,是她新生之道的依托、支撑,乃至存活的根本。

    不久前,哥哥有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往日所有的感情一分为二、为三为四…而她所拥有的那部分只会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支撑倒了会怎么样?

    恐惧畏缩?茫然无措?

    都有,但更多的却是沉静,死海一样的沉静。

    再没有能够当成借口的奋斗之由,真正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那么自然是得过且过。

    而现在,有人珍之又珍,重之又重的呵护她,哪怕只是短暂的错觉,苏锦也忍不住想哭,想像孩子一样肆无忌惮的嚎啕痛哭。

    将所有恐慌无措哭尽,用泪水洗涤过往,埋葬如烟往事,一辈子,就哭这么一次,就任性这么一次!

    泪水打湿了白色巾帕,传递到上无冰冷的唇瓣上,温热的泪水却是滚烫如火,灼伤了他的唇齿。

    眸光渐渐染上冷酷,仿若被冰水浇灌而冻结,无边黑暗膨胀。

    “苏锦,你可是恨我?恨不得我去死?”

    白帕之下,苏锦怔愣,有些疑惑不解。

    “可我偏偏不死,我会活得好好的,与天齐寿,与地同老,将你牢牢禁锢身侧,至死方休。”

    身躯骤然一轻,冰冷刺骨之意骤然,温暖的薄被覆盖身上,而那带着侵略的气息,却是消失了。

    四肢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自如,苏锦伸手扯去眼前的白帕,刺眼光芒让她眯起了眼睛,视野所及,果然没有那道白影。

    苏锦曲腿坐起,抱着膝盖,将脸埋进双腿之间,幽幽一声叹息:“我会当真的,上无,会当真的…”

    缺爱的人渴望爱,也害怕爱,无论被爱与爱。

    ……

    “苏锦!”

    南宫子瑜一怒之下拍碎了桌子,好看的眼瞳之中盛满嫉妒与不甘,头顶珠钗因为激动而剧烈摇晃。

    “子瑜,这没什么,哪个男人不偷腥?只要这个男人最后属于你便可,不是么?”灵儿可爱的脸上同样带着怒气,开口之言却是安慰:“再说了,他们传来的消息可是说了,上无很快就出来了,虽然衣衫略微凌乱,但并没有什么痕迹,且面带寒霜,也许…苏锦想要勾引他却被他冷言拒绝了,并且发生了口角?”

    南宫子瑜半点没有被安慰到,反而怒火升了三分,随手一抓,地上一盏茶被被吸附到手中,用地往地上一掷!

    咣当!

    茶盏支离破碎,四处飞溅!

    “那我也要她死无葬身之地!”粉嫩的脸庞扭曲,仿若宣誓:“我南宫子瑜的男人,一辈子只能有我一个女人,绝不容易三心二意!否则,我宁愿他去死!”

    “那灵儿去杀了上无!”灵儿蓦然转身,一把玲珑长剑握于掌心,红色流苏晃动,杀气腾腾就要冲出去。

    “站住!”南宫子瑜喝道:“本小姐的恩怨本小姐自己会解决!”

    灵儿回头,脸上怒气未散,多了几分好奇道:“子瑜怎么解决?”

    南宫子瑜冷笑一声:“我会叫他知道,我南宫子瑜是最优秀的女人,是圣灵大陆唯一配得上他的女人!”

    灵儿愣了愣,原以为南宫子瑜会想方设法毁了上无,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没想到她还没死心?

    心中不免雀跃,一脸唯恐天下不乱:有好戏看了。

    ……

    砰!

    宽广湖泊被拍击,水花四溅,浸泡在水中的黑色岩石骤然粉碎,夹着水花四处喷射。

    凶猛气流扩散,四面八方茂盛的树杈拦腰折断,落叶掉了一地,漂浮在水面上,很快又被汹涌的浪花打在岸上!

    飞流而下的瀑布一时间断截了流淌,足足一刻钟,水势继续倾泻!

    砰砰砰!

    一道道黑色的气流凶猛得击打刚刚平静的水面,仿佛失去控制的凶猛野兽,疯狂的到处飞窜,气流凌乱,直将岸上的草皮掀开,露出黑色潮湿的泥土。

    上无洁白的身影穿梭水珠子横飞的水面之上,手中灵气暴戾残忍。

    脸上冷得几乎冻僵,眼瞳黑雾缭绕,压抑着极致的怒气,一言不发,兀自发泄!

    岸上,几乎被泥沙草屑掩埋的血魔战战兢兢的低着头,凝视着地上爬行的小蝼蚁,半点不敢拿眼睛偷看。

    主子发狂了,跟随他上天入地,这种狂躁还是第一次发生,简直快要被吓死了!

    怎么办?怎么办?

    他们都说跟在主子身边最幸福,因为主子很少会支使他们做事,而分散各处之人却是忙成了狗。

    然而,他们怎么也不会先到,从来有怒气直接出,有不满直接动手的主子有一天会拿不相干的事物发泄,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是太惊吓人心了!

    好害怕,好想跟他们换换!

    嗖!

    锦袍划过烈风,呼啸而过。

    眼前一暗,血魔眉心一跳,绷着头皮微微抬起眼睑,就看到一双本该洁净如新现在却是被水打湿的暗云纹缎面紧靴。

    “再去找书籍,本尊要整个圣灵大陆所有与男女****有关的书籍!”那声音仿佛啐了冰渣子,冰冷得直接刺入骨头缝隙。

    血魔:“......”还找?上次找了那么多还不够么?

    “听到没有?”上无冷道,身上冰冷气息蔓延,恐怖威压如同黑暗的潮水,差点将血魔溺毙其中!

    “是,尊主,属下领命。”血魔绷紧了皮肉,豆大的汗水啪嗒啪嗒往下掉。

    犹豫了一下,血魔试探道:“尊主,您可是在追求夫人?”

    话音落下,狂暴杀气笼罩头顶,仿佛下一刻就能灭杀了他!

    上无面色阴沉,眼中跳动的火气几乎化成实质,片刻,怒气渐渐平息,口气依旧冷冽:“你有法子?”

    血魔愣了愣,没想到主子会询问他的意见,当下激动了,青面獠牙更添狰狞,道:“若是主子还没有拿下夫人,大可温水煮青蛙,夫人这种女人最是受不得别人对她好还不求回报。”

    说完,小心翼翼瞄了主子一眼,就怕他愤怒自己妄言夫人。

    然而,上无似乎想了一下,周身阴冷散去,恢复气势内敛:“且说下去。”

    血魔眼睛亮了亮,只觉得抓到了讨好主子的关键,忙道:“夫人这人恩怨分明,占人便宜会想方设法还回去,而还不回去便会时时记在心中,等待偿还的机会,这点尊主想必看得出来?”

    自主子横空出世,回归魔宫,他便寸步不离跟随左右当跑腿的,自然将主子与夫人那点事掌握在手中。

    当初主子救了夫人的命,并助她起死回生,这点就值得夫人事事忍耐主子。

    “继续。”上无冷声道。

    血魔抬手擦了擦汗水:“那么尊主可以一点点攻占夫人的心,叫她愧疚,叫她一看到您就想到未偿还的恩情。”

    顿了顿,见主子没有说话的意思,血魔继续道:“尊主以真诚的心,全身心爱护她,呵护她,适当显露尊主的存在,比如,偷个香,牵个手什么的,直到夫人完全习惯您的存在,再狠心离开一段时日,这样夫人就会想您、念您。”

    上无沉默不语,似乎在认真的想。

    血魔不敢多说,恭敬的低下头,等待上无的回应。

    其实他更想说直接压倒夫人,一番恩恩爱爱、沉沉浮浮过后,夫人还逃得掉么?

    只是现在的主子身体不允许,身体冷若寒冰,纵然想干那种事,也有心无力啊!

    真是...好可怜。

    暗暗抹了一把同情了,血魔决定将今天的事完全抹去,以免某一天主子想起来了,心血来潮之际将他杀人灭口、斩草除根、毁尸灭迹。

    “你下去,照本尊所言,将那些书籍找回来。”上无再次提起。

    之后纵身一跃,消失在似乎天地颠倒的美丽瀑布场地。

    与此同时。

    某处地图黑暗了一瞬,再清晰时,那地图竟是狂风卷落叶般萧索、苍凉。

    “谁这般缺德,我圣灵学院山灵水秀竟然敢破坏成这般模样?简直该死!”

    一秃头老者怒气冲天,长长的胡子一颤一颤,略显浑浊的双眼满是狰狞。

    梧桐树上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死老头,安静下会死么?没看到小叶正休息了么?缺德玩意儿!”

    “嘿!好你个小兔崽子!看老头子不打死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