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古怪水洼(三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322章 古怪水洼(三更) 文 / 栗子糕

    上无步子不慢,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直接消失在南宫子瑜的视线之中。

    南宫子瑜目瞪口呆:“……”

    世上怎会有这般冷漠的人?

    仿佛除了苏锦,再看不到任何人的存在!

    敛下美眸,南宫子瑜心口砰砰直跳,若是这个人从苏锦换成她…

    “子瑜,这般无礼的男人灵儿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如放弃他吧,世间好男儿千千万万,何苦为了一个上无踩下你尊贵大小姐的身份?不值得啊!”灵儿有些心疼,自家小伙伴从小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小伙伴的骄傲与固执。

    看上一个人便是一辈子,纵然十头灵兽拉扯也不会回头。

    南宫子瑜眸光带着势在必得的光芒,道:“灵儿你还小,你不懂的。”

    灵儿不满的撅起嘴:“我怎么会不懂,就像我喜欢的慕容少主一样,你喜欢上无,梦里梦外都是他的身影。”

    南宫子瑜摇头:“这怎么能相提并论?慕容少主他在高不可攀,上上下下没有一处不完美的,仿若神仙一样的人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而上无,他是活生生的人,有脾气,有血有肉,就算他的来历暂时查不到,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他的身世会真相大白的,那时候就没有人能阻止我与他在一起。”

    灵儿似懂非懂的点头,露出了可爱的笑脸,道:“你想怎么样就说出来吧,子瑜,你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一定会站在你身边支持你、不离不弃的。”

    南宫子瑜笑了笑,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眸光充满笑意道:“我就知道灵儿最好了!”

    灵儿得意的抬起下巴:“那当然,我们可是从小在一起一起长大的,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那么我也不和你客气了,最后一个机会我已经给上无了,但是他没有抓住,我只能动手了,我南宫子瑜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包括人!”南宫子瑜眉宇间带了几分严肃认真,眸光狠戾一闪而过。

    灵儿眸光一定,点头道:“你想怎么做?或者灵儿该做什么?”

    “灵儿帮我这般…”

    躲在巨大石头后面的夏翩翩脸色微沉。

    ……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看你的书了么?”苏锦打理地上复杂晦涩的阵法图,上无的视线太过清晰,让她忍不住毛孔竖起,阴凉爬上脊背。

    太折磨心脏了。

    上无眸光动了动,身形一闪,眨眼出现在苏锦的身边,以他惯有的冷漠口气道:“你哥哥同那女人在一起了。”

    苏锦怔愣,茫然道:“什么意思?他们不是一直在一起的么?”

    “我指的是肌肤相亲。”上无目光渐渐变热,凝视着苏锦的眼睛,企图从那双清冷的眸子里中看出其他的情绪。

    苏锦面不改色,带了点奇怪之色:“在一起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哥已经十七岁了,性子成熟稳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这个时代的人身份早熟,十五六岁便是成人的年纪,换句话说,苏钰已经长大成人,完全可以娶妻生子了。

    顿了顿,苏锦蓦然想到旋音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会不会太小了些?

    上无眸光微松,身上冰冷的气息也散去了不少。

    道:“你能这般想最好了,你的哥哥只是你的哥哥,是亲人,并不是陪你走一辈子的人。”

    苏锦古怪的看着上无,这话什么意思?觉得她太依赖哥哥了么?而且她并没有很伤心好么,一个终日冷漠之人,突然之间安慰人,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犹豫了半天,昨天还是将手掌放在上我的额头,道:“不热啊,冷冰冰的,你说出来的话不像是你会说的,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还是被人调包了?又或者没吃药?”

    上无微微抬头,令额头更好的与那小小的手掌贴合,仔细感受温暖的体温渗入冰冷的肌肤:“我很好,多谢关心。”

    苏锦触电一样猛然缩回手,道:“哦,没事就好,不过上无,没事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很容易误会的好么?

    上无不语,大手直接抓住苏锦的小手,攥在手心,纤细手指摩挲着她的手背,答非所问:“未来两天会有危险,小心了。”

    苏锦眸光微动,一丝兴奋燃起,很快忽略了传入掌心的冰冷。

    生活太过平静无波,偶尔的波澜只会让人兴奋,期待。

    ……

    当天夜里,刚刚搭起帐篷,一道刺鼻难闻的腐臭进入口鼻之中,众人循着气味而去,果不其然,又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

    “咦?你们看,这人发黑的骨头上有刀痕,看样子,此人被是擅刀之人残忍杀害,进而抛尸的!”一人惊讶的指着尸体发黑的头颅上那入骨三分的刀痕

    众人下意识四下看去,那几个手握刀剑之人极其冷了脸:“以几道刀剑痕迹便判定杀人凶手,未免太过草率了吧?也许凶手为了转移目标或者混淆视听?”

    这话所言不假,那些怀疑使刀剑之人者齐齐收敛了怀疑之色。

    这时,南宫子瑜道:“话虽如此,但你们看那头颅上的刀剑痕迹,整齐平滑,很显然是一刀划下去的,才会半点钝口也无。并且每一道都恰到好处,深度长度一致,分毫不差,若非长时间使用刀剑,不可能做到这种出神入化的地步。”

    所有灵气,还可以推脱是接着灵气才能如此入骨三分,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灵气被封,无法使用半分灵气之人,唯有依靠本身的实力,下手杀人。

    这就十分讲究刀功了,十年磨一剑,风雨无阻练就刀法剑诀,才能得到这般深度。

    “南宫小姐说得对,观此入骨痕迹,为刀剑所劈砍得之,以此猜测凶手为擅长刀剑之人,并非没有依据胡言乱语。”慕容岩萧一手负在身后,眉目如玉。

    若说之前那人的话让人能够轻易动摇,那么慕容岩萧以及南宫子瑜的话只会让人完完全全的相信,这就是号召力,所有人本能的对十大世家畏惧、崇敬,乃至盲目相信。

    “慕容少主,那我们是不是该揪出这个手段狠毒残忍之人?以免再有人遇害。”一少年急切的问道。

    慕容岩萧却是笑了,仿佛盛开的白色莲花,冰清玉洁,沁人心扉:“还是那句话,实力不够而惨遭虐杀,只能怪自己修为不够。”

    这句话近乎冷血,但却是事实,没有谁有义务保护谁,只能自己解救自己。

    且…

    少个人,他们就少一个竞争对手,多一分顺利夺得名额的机会。

    只要死的人不是自己,那么会在意的人根本没有几个。

    “子瑜,你看,这刀剑手法、角度…这下手之人似乎是个使用双刀或者双剑之人…”灵儿可爱的脸上带着惊讶,白嫩的小手指着头颅上清晰的刀剑痕迹。

    南宫子瑜点头,赞同道:“所言不假,看到这道伤痕我就知道,下手之人定然是使用双刀或者双剑之人,并且刀法甚是高超,慕容少主以为呢?”

    一下子,将凶手可能的范围再次缩小。

    苏锦眸光闪了闪,没有说话,淡定的立在一旁看戏。

    “凶手用的是双刀。”慕容岩萧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宫子瑜,眸光带着意味深长。

    南宫子瑜避开他的视线,理直气壮道:“果然,这凶手一定使用双刀或者双剑之人,真是不知道那人为什么这么残忍的下手杀害同胞,就算是竞争对手也该正大光明的竞争,而非背后使阴招!”

    灵儿一脸愤慨的点头:“嗯!那凶手真是太残忍,没有人性,就该活活打死,鞭挞灵魂!”

    “没错,将凶手抓出来,活打死,再用特殊的灵器鞭打灵魂,叫他付出惨痛代价!”

    “抓出凶手!乱刀砍死,抛尸荒野!”

    “打散灵魂,永世不得超生!”

    少年正值热血沸腾的年纪,冲动、义薄云天,只要稍稍鼓动,便会群起附和!

    “那你们注意到了没有?”苏锦面无表情的打断热血沸腾的少年们,将众人视线引到自己身上,小手指向那具尸体:“除了头颅有明显的刀剑痕迹之外,他的手骨同样有刀痕,凶手完全是将这人凌迟。”

    众人不解,这尸体全身上下到处都是可怕的刀剑痕迹,凶手是个擅长刀剑之人,没毛病啊!

    “但是…”苏锦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手指下移,落在地上一处低洼积水、很像脚印踩出来的地方,道:“这里,哪来的水?”

    九灵山有一处宝水,然,此时众人就快到达山顶,距离那宝水之处很长一段距离。

    谁会将随身携带的水倾倒?而且就那么一点儿的饮用水,能够经过那么多天,不被太阳蒸发烤干么?

    但,若下手之人是个水系修灵师,并且灵气没有被限制呢?所有的一切便变得合情合理。

    以灵气杀人轻而易举,想要入骨三分,或者粉碎骨头,全掌握在使用灵气之人的手上,那么想要留下这么一大洼水迹经久不散,易如反掌。

    “是啊,哪来的水?身上灵气被封,就算是水系修灵师也会随身携带饮用水,但并不会带太多,这是累赘,够用就行。”

    “再说,谁会杀了人之后往地上洒水,难不成杀了人之后还有闲情逸致清洗双手的血渍?”

    众人面露惊疑不定,很快交头接耳讨论了起来。

    “苏大小姐,本少主想知道,你的看法…或者说,你认为…谁是凶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