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不可言说(三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364章 不可言说(三更) 文 / 栗子糕

    双脚踩在滑溜溜的大石头之上,苏锦四处看了看。

    自空落下张大嘴、准备咬人的各种鱼类,每一条到好处地避开了这块大石头,被掀起的巨大水浪,倒转回流,圈圈涟漪氤氲来去。

    没多久水面恢复平静,然而仔细看可以发现水面之下,一条条小鱼张大口整齐有序的排列、平铺在水面之下,仿佛一只只嗷嗷待哺的小鸟。

    苏锦忍不住头皮发麻,伸手抓了抓上无的袖口,道:“这些鱼类是什么?竟然这般古怪,不沉入水中寻找小鱼小虾吃就算了,就这么张大嘴等待食物自投罗网不累么?”

    上无答非所问:“苏苏,陪我去一趟冥界吧。”

    苏锦蓦然转身,凝视着上无的脸,惊疑不定道:“去冥界,为什么?”

    上午上前一步拽着他的手,将她往怀里拖,两只手环住她的后背,轻轻抚摸道:“我等不了了,太久了,苏苏,我想要你…”

    “什么意思?”苏锦心口一跳,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当日自己的手直接穿过上无的手掌,难不成,这与冥界有关?

    “没什么。”上无古怪之色散去,恢复冷漠:“上岸,看看身处何地。”

    苏锦立刻被转移了视线,抓着他胸口的衣服道:“对,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出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然后醒来就看到了你,那个叫血煞的女人去了哪里?”

    她最想问的事,血煞自称是什么魔族的小公主,所谓的转世重生,究竟存不存在?

    “那口金钵实为魔器,人也能走火入魔的默契,那个女人早就被魔器控制,沦为魔器的傀儡,而你身上的血液十分特殊,能够叫那魔器瞬间恢复实力的巅峰。”上无牵着苏锦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同时解释道。

    黑色的巨石十分庞大广阔,几乎在水面上形成一个独立的岛屿,举目四望,竟然看不到河岸,只有无边的水流。

    “我的血液?我的血液弄到什么特殊的,最多就融入了圣灵水和圣灵金,以及百毒不侵罢了,那魔器并非活着生物,怎么会与我的血液有关?还是她修炼成人了?不止拥有人类的灵智,还拥有人类的肉体?”

    在苏锦的认识当中,器灵修炼成形,到底不是实物,纵然它拥有人类的思维,可他的身体却是虚无的。

    那么怎么会用的到她的血液?

    “你当知晓,所谓的神器、杀器,都是经由血水染就而成,只不过后者所侵染之血气包含浓浓的怨恨之气罢了。”上无站定,目光落在遥远的地方。

    那里有一片浅浅的沙滩,不甚浓茂的树林。

    苏锦沉默了,上无的话无从反驳,而且潜意识里,苏锦认为上无说的任何话都是正确的,要么不说,要么就绝无虚言。

    “就算如此,难道这可以叫人走火入魔的魔器,不该喜欢充满怨恨的凶煞之血液么?还是…”她其实一身怨气?

    不会吧?她从来不会埋怨什么,怎么会有怨气?

    苏锦觉得越来越茫然了,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我的灵气,在金钵靠近的时候,会失去控制?”

    “因为相生相克。”上无转过身,双手按在她的肩头,微微弯下了腰,凑近她道:“我知道现在很多事你看到了都无法理解,但是苏苏,你要记住,所有不能解释的景象都真实存在,你要做的就是适应它,打破它,任何阻碍都不能挡了你的路,明白了么?”

    苏锦小口微张,诧异上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然后才去思考他话中的意思:“上无的意思,像今天这种找不到解释的事情还会发生么?”

    上无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小嘴,眸光带了暖色:“对,苏苏还会遇上很多,苏苏记得,莫名其妙之地看到莫名其妙之事、之人都不要相信,当成一个陌生的故事一看了之便可,你就是你,你也只是你!”

    苏锦还想说什么,上无却是以嘴封她的口,一次两次,直到苏锦瞪他,直到苏锦忘了要说什么,上无才松了口,眸光带着浅笑:“上岸吧。”

    苏锦点头。

    上无牵着她的手下移,环住她纤弱腰身带入怀中,脚尖一踏,整个人腾飞而起!

    水中那些张大口等待食物的投罗网的鱼类,又开始张牙舞爪,摩挲着锋利牙齿,想要啃咬苏锦两人,然而,上无功力卓绝,果断借着那些跳出水面的鱼类,一步一步往岸上走去!

    没错,的确是走,送上怀抱苏锦,踩着跳跃腾空的鱼,一步一步悠闲自在的往岸上走。

    那闲庭漫步的模样,看得苏锦面露惊叹。

    似乎想到什么,苏锦扭头看着上无的脸,一只手掐住他的腰,奈何半点软肉也没有,只能改掐脸蛋,恶狠狠往旁边扯去,道:“你之前是不是有个红颜知己?”

    上无正因为苏锦突然的亲昵绷紧身躯,谁知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什么红颜知己?”

    眸光一动,俯身贴着她的额头,轻啜了一口软糯的唇片,柔声道:“你觉得酸了?”

    修长指尖点着苏锦的胸口,声音带了几分暗哑:“这里难受么?”

    苏锦果断拍掉他的爪子,怒道:“手往哪儿放,小心老子剁了你!”

    上无轻轻一笑,掐着她的下巴,对着那张红润的小嘴亲下去,含糊不清道:“回答我,苏苏,你是不是听到什么,所以心里难受了?”

    苏锦推着他的胸膛,将两人的距离拉开,道:“能不能别这样随便乱亲了?没滋没味的口水有什么好吃的?我没难受,只是我们的关系这般,你不能找别的女人,明白么?”

    “我们什么关系?”上无追问道。

    “什么关系你不知道么?不知道你还到处乱亲?”苏锦眉头微微竖起,隐隐有炸毛的趋势。

    上无伸出手指,轻轻摩挲她的唇片,眸光暗了几分,道:“我想听这里说出来的话,苏苏,你说,我们什么关系?”

    苏锦面上难得浮现几分不自在,扭过脑袋不去看他,咬着牙含糊不清道:“你是我男人…”

    明明不清晰,也说得飞快,上无却还是敏锐的听到了,清瘦的身躯蓦然僵硬,直勾勾的老者苏锦,眸光越来越热,越来越幽深。

    苏锦忍不住脊骨一寒,结结巴巴道:“难、难道不是么?还是你…老子告诉你,敢始乱终弃,老子不止会灭了你全家,还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上无眼珠子能上一层难言的晦暗,仿佛委屈,又像苦涩,还有惊喜,大手一捞,紧紧抱住苏锦:“这话,我等了十万年…”

    声音太轻、太缠绵,苏锦听得不是很清楚,正想开口问出来,却觉察到脖子上突然一凉,仿佛雨点打在上面一般,下意识抬头去看天空。

    碧空澄净如洗,万里无云剔透。

    苏锦瞪大了眼睛,满满的惊吓!

    所以…上无他…哭了?

    天塌下来也不会皱眉头的上无,竟然在这一刻哭了?可是为什么?

    苏锦回想了自己说的话,并没有不妥之处,也没哪里感动人心,甚至充满了威胁与恐吓,怎么上无就哭了呢?

    面容微微扭曲,苏锦纠结得要死,又不敢乱动,生怕自己一个安慰不小心变成了嘲笑,然后叫上无一手拧断了脖子杀人灭口!

    因此,苏锦咬着牙,不敢乱动,也不敢说话,承受上上无莫名其妙的泪意。

    直到天色隐隐发黑,上无才松开了她,眸光已经恢复平静,只是冷漠一点也不存在,大手轻轻抚摸苏锦的脸庞,声音温柔得化成水:“苏苏,上无说过,一辈子只会对一个女人做这种事。”

    说罢,挑起她的下巴,吻了下去。

    苏锦无语得翻白眼,老实说,亲吻除了一开始的好奇觉得有几分甜蜜之外,再没有任何感觉,还不如一支鸡腿来得有滋有味!

    然而,下一刻,苏锦的面色刹那间通红,比之血水也差不了多少,因为上无那冷得跟冰块一样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穿过重重阻碍,落在了她的脊背上,轻滑而下,直到不可言说的弧度之处停下了。

    轻轻揉捏着,上无诱哄道:“放松点。”

    苏锦头发都竖起来了,身体温度猛烈升腾,仿佛置身热气腾腾的蒸笼之上,做贼一样四处乱瞟,生怕有人闯入看到一般。

    扭头瞪着上无:“放松你妹的放松!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就是想做什么也做不了!不如不做,不放火,妈蛋!快把你的手拿开!”

    活了两辈子,从没有一个人敢触摸她的那里,上无是第一个,吓得她都不知道该不该动手杀人了!

    且不说上无是她认定的男人,她不愿意吓跑了他,就说打,以她的实力根本打不过!

    上无的动作顿住,收了手,拧眉看着苏锦:“你是不是很失望?”

    “什么?”那只手离开了,苏锦只觉得空气都清凉了,听到上无的话,十分不解。

    “陪我去一趟冥界吧,你想要,我可以给你。”上无眸光深沉,仿佛一涡旋转涌动的黑色旋风涡流,能将人的灵魂卷入其中,再也拔不出来。

    苏锦莫名其妙就点头,随即反应过来,忙补救道:“不过不是现在,我需要时间!”

    她得花时间成长修为。

    上无抱住她,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柔声道:“好,等你可以离开了,再陪我去。”

    在苏锦看不到的地方,上无那张脸蓦然通红,有羞恼,有尴尬,还有几分无奈的苦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