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不是妹妹(二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366章 不是妹妹(二更) 文 / 栗子糕

    “母亲?!”旋音惊呼。

    “有些事你早晚要知道的,不如趁这个机会,母亲一并告诉你。”月下长歌面色慈爱,伸手拉了旋音坐在身边,拍了拍她美丽的小脸,眼底满是骄傲之色:“我儿自小聪慧过人,将来得一上乘夫婿,为世人所称颂羡慕。”

    旋音脸色一红,扭着身躯,扑到月下长歌怀中撒娇道:“母亲不要乱说,音音才不要嫁给哥哥…”

    月下长歌笑了,点着她的鼻尖取笑道:“我可没说嫁给苏钰那小子啊,音音这么迫不及待了么?果然女大不中留,你爹知道了该多伤心?”

    “母亲!母亲!再说,音音生气了!”旋音脸色红到了耳根子,故作凶狠的威胁。

    月下长歌掩唇轻笑,道:“好了,不逗你了,跟你说正事。”

    旋音心口一跳,忙正了色,道:“母亲你说。”

    月下长歌收敛笑容,拉着旋音的手,仿佛陷入了回忆,轻声道:“十万年前的旋氏一族之所以急流勇退,便是因为身负血脉诅咒,当时大陆还没有分裂,五行与衍生并重,我旋氏世代出冰系的绝顶天才,然,血脉诅咒却叫我族英才早衰,极易陨落。”

    “血脉诅咒?这是怎么来的?可有解除之法?”

    月下长歌轻轻摇头:“我也不知道这诅咒怎么来的,就连你爹都弄不清楚,但解除之法只得到一个。”

    “是什么?”

    门外,正寻找旋音,叫她放了自己的苏钰徒然停住了脚步,放下了准备敲门的手,呼吸调节到虚无,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血脉诅咒,和小舅舅一家一样的诅咒。

    房内之人并不知道一墙之隔有人。

    “自然是互补。”

    “母亲我不明白,怎么互补?”

    母女俩一个说一个听,不明白之处便直接问了出来。

    月下长歌笑道:“我旋氏一族多冰系,阴柔至极,而铃音帝国一罗氏,天生阳刚,一冷一热,正好与我一族互补。”

    旋音过了一下脑子,猛然开口道:“所以子桑哥他是罗家子?”

    所以子桑才从小被灌输了身为旋家人,终身为旋家付出所有,灌输了成为她未来夫君的念头?

    可既然已经有了子桑哥,为什么还叫她去找寻哥哥?

    眸光微闪,哥哥,其实也是罗家人吧?

    这么想,旋音也这么问出来了。

    月下长歌点头,轻拍她的脸庞,笑道:“音音,你的出生是我旋家重新崛起的标志,当年万兽齐声嘶吼,多种不曾露面的神奇鸟雀盘旋旋氏山谷三日不散,吟唱起舞,动人心弦…我儿值得最好的一切,包括夫婿,自然也是万中挑一,罗家子,自然任由音音挑选,看上哪个选哪个,自然也可以…全部都要!”

    “母亲?!”旋音面色骤然涨红,羞耻得抬不起头来,子桑哥从小陪她一起长大,她当然喜欢,而哥哥,那种发自肺腑的亲昵叫她不愿意放手,可是…两个夫婿啊。

    旋音面红耳赤,脑子里搅成一团浆糊,急忙转移话题道:“既然旋家世代出双胎女,天赋天壤之别,为什么音音看到的苏锦却是修为不弱?”

    门外,苏钰面容猛然发白,呼吸一瞬间凌乱了,却飞快地捂住口鼻,憋得满脸通红也不敢发出声响。

    只听房内的月下长歌质疑道:“音音看错了吧,旋家双胎女一个天赋出众,冰系尤为强悍,这点从音音身上便可知晓,而那苏锦,那孩子叫苏锦么?不过是我旋家抛弃的废物,她有不弱的修为,想来是得了什么奇遇,偶然得以祛除废物体质罢了,若我没猜错,苏锦是修武师吧?只能依靠蛮力的修武师。”

    旋音摇头,道:“不对,母亲,苏锦是修灵师,而且灵气十分怪异,我甚至说不明白,那灵气就是哪个系别的灵气。”

    “这就奇怪了…”月下长歌皱着眉,眼底闪过狠色,道:“这事我会同你爹说,叫他派人探查苏锦一番,我旋家女从来没出现两个绝世天才,既然你是旋家天纵之子,另一个自然就是废物,既是废物,断没有脱离掌心的道理,一辈子就该废物下去,直到死亡。若苏锦的存在发生了难以预测的逆转,那么…只能提前送她下冥界了…”

    旋音惊讶的捂住嘴,面色微微苍白,犹豫道:“可是母亲,苏锦她…是我旋家的人,难道养不活一个…废物么,为什么要…抛弃她,甚至…杀…杀掉她?”

    “哼,你娘我只认你一个女儿,她只不过是我的一个败笔,既是败笔,自然要抹除。”

    “可…她是姐姐啊…”

    “住口音音,你记住了,你没有亲生兄弟姐妹,我月下长歌也只有你一个亲生女儿,明白了么?”

    “是,母亲,音音知道了。”

    门外苏钰猛然扭头就跑,刚消失不过一息,门便被打开了,月下长歌面色沉重的四下寻找,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母亲,你会不会听错了,怎么会有人敢来你门前偷听?”旋音从她身后探出脑袋。

    月下长歌摇头道:“有人偷听,我不会感觉错的。”

    视线一扫,正皱着眉准备回屋,却看到地上一滩殷红的血迹,眸光渐渐发冷…

    ……

    妹妹不是妹妹,是旋家女,是旋家不要的女儿。

    苏钰面色惶恐,一个人茫然无措的到处乱走,很快来到他每日必到的空旷幽谷,这里广博静寂,风声鹤唳,声声凄凉风声婉转哀伤。

    当年,年岁的小小的他亲手抱出来的妹妹难道不是他的妹妹么?

    “我罗家世代无女…包括出嫁的女儿…每一个罗家母婴,不是胎死腹中,就是一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为了掩盖罗家特殊之处,罗家要求,每一个男子膝下都要抱养母婴,以混淆视听…”

    脑中回荡着当日小舅舅在母亲墓前的话语。

    罗家子可以抱养母婴,也什么母亲不可以?

    也许正因为母亲抱养了现在的妹妹,才知道罗家无女的秘密?又或者因为亲生女的死亡,而得知了罗家无女只之因果,顺势收养了苏锦?

    脑中乱麻一样记不清,剪不断,苏钰陷入前所未有的焦灼不安。

    如果妹妹不是妹妹…妹妹是旋家女,是旋音的姐姐…

    一道愤怒的叫声打断了苏钰的沉思——

    “喂!叫苏钰的小子!我告诉你,我从小就是音音的未婚夫,你休想从我身边抢走她!”

    苏钰微微扭头,就看到子桑那张盛满怒气与悲痛的脸庞。

    “你从哪里听得乱言?”苏钰微微皱眉,想到了旋音和她母亲说的两个罗家子争夺一个旋家女,甚至共有。

    灵光一闪,当日,百里老家主似乎说过,罗家尚有一胎中幼子被旋家人破腹取走…

    联系到子桑的年纪大小,五官容貌,心中隐隐有猜测,不由得扯了扯嘴角,暗叹世间诡异的奇妙。

    子桑面容染了怒气更浓,捏着拳头恨不得打上一架,怒道:“别想装傻!叔叔婶婶都开始准备场面布置了,只待音音…做出选择。”

    原以为自己未婚夫的身份,音音一辈子只能是他的,谁知道…唯一一次外出,竟然带回来一个各方面比他出色的男人,而且颇为亲密…那他要怎么办?

    “我不会娶她。”苏钰别开视线,免得忍不住以下犯上。

    子桑怒火中烧,大步上前,拎着苏钰的衣领,凶狠道:“你!你怎的这般胡说八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音音已经…你怎么能说这般冷酷残忍的话?”

    苏钰面色奇怪,不解道:“我和旋音已经什么?”

    打从九灵山山顶一次莫名其妙失去记忆,他对旋音奇怪的吸引亲昵已然化为乌有,之于他,旋音是一个荒唐的出现,若她愿意,他自当负担责任,承包她的未来。

    然而,她已身有婚约,他自然该抽身而出,不再涉足招惹。

    谁也不欠谁。

    就当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醒了,大家各奔东西。

    子桑暴跳如雷,一拳狠狠打在苏钰嘴边,吼道:“音音都说了,她和你有肌肤之亲…”

    心痛得无法呼吸!

    子桑总算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仿若心脏深深被人挖开了口子,鲜血淋漓。

    苏钰愣了愣,并没有出声反驳。

    因为这话本就是事实,一碰到旋音,便有种特殊的吸引力恨不得将她融入骨血之中,从此以后存在他的身体,永不分离。

    因此,他会禽兽的搂搂抱抱,亲亲热热,尤其想将她拆吃入腹,从此不得分离。

    然,正因为这份莫名的想要得到,这份贪婪的想要霸占,他不愿意委屈了她,他只想在漫天红绸之下,三界共庆之中,挽上她的手,走进属于他们的喜堂,亲手掀开那层红纱,给她名正言顺的身份,在一个期待已久的时刻,一点一点占有她。

    如此的念头存在,每一次亲密接触,他都忍着不去侵犯她,只会过过嘴瘾。

    这的确是肌肤之亲,无从反驳,也不需要反驳。

    若旋音选择他,自然顺其自然,迎娶她,不愿意也要愿意,这是责任,但只要想到他捧在手心的妹妹是这家人不要的女儿,他就满心的排斥,心酸与迁怒,不愿娶她。

    若选择选择子桑…皆大欢喜,全了青梅竹马,解开他的桎梏,而他,也会忘记那段年少轻狂,尽力弥补,之后便是心无旁骛的守着他的妹妹。

    脑中突然想到蠢妹妹因为他有了女人,而隐隐有了疏离与茫然。

    是了,从小他们就彼此互为奋斗目标,誓要守护对方不离不弃,而他,率先推开了她,忘了去想她会不会害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