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谁杀我儿(二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372章 谁杀我儿(二更) 文 / 栗子糕

    75

    一颗丹药塞入苏锦口中,清凉瞬间席卷全身,带走毛骨悚然的酥麻难忍,散去肠胃翻滚的难受。

    上无抓着一方白帕,擦去她嘴角的苦涩。

    “可还难受?”上无问道。

    苏锦摇头,道:“不难受。”

    站了起来,转身去看颂楚,只见那倒霉小子四仰八叉躺在地上,仿佛打翻了的船。

    察觉到苏锦的视线,倒霉小子颂楚抬起头,两管鼻血往下流淌,滴答落地,本就染成黑色的脸此刻变成了红色,鼻孔以上污浊浓黑,鼻孔以下黑色染了红色。

    眼泪哗啦啦倾斜而下,洗不去脏污,反而更添三分污浊。

    甚是狼狈不堪。

    扯了扯嘴角,颂楚朝着苏锦伸出一只手,声音暗哑委屈,道:“救命…”

    苏锦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了,道:“喂,颂楚,你还好吧?这副德行,那诅咒是解了没有?”

    颂楚:“……”

    死丫头,不该问他怎么哭了么?不该急忙出手扶他起来么?没看到他正像翻壳的乌龟,爬不起来么?

    不过诅咒?

    他倒是忘了呀!

    急忙感受体内四肢百骸,猛然发现,原本堵塞不通的经脉竟然畅通无比,更惊骇的是,驻足不前很久的修为竟然突破了。

    “我、我是不是解了诅咒?”颂楚急忙看向上无,急切的想从那张脸上看出什么,然而,除了对苏锦的温声软语,上无眼中再没有旁人。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周身沉重散去,那些盘踞胫骨血脉之中阴晦一扫而空。

    ……

    富丽堂皇城主府,千百万年风霜染尽沧桑。

    “城主,请恕在下无能,少城主经脉寸寸碎裂,生息早已无踪。”

    一老者视线从面色惨白没有血气的脸上收回来,抓了被子,盖住伤痕累累的身躯,转身,微带怜悯道。

    “城主节哀,早日叫少城主入土为安吧。”

    床上这具身体已经僵硬,死亡时日良久,隐约可闻到丝丝腐烂之气。

    颂扬面目满是悲愤,高大挺拔的脊背,在老者宣布结论的一瞬间佝偻下去,整个人仿佛老去了十来岁,哑声道:“老先生能否告知颂某,我儿死因何在?”

    老者点头:“灵气震碎心脉,吊着一口气,再打入一丝戾气,一点点蚕食生机,直到死亡。”

    “多谢老先生,来人,送老先生回房。”

    老者拱手一礼,摇着脑袋轻叹离去。

    屋内静寂了片刻,颂扬惨然一笑:“叫那戾气蚕食了丁点生机…既然杀人,又何故残忍折磨?苏锦!本城主定要叫你亲身尝试蚀骨绝望!”

    一道身形悄然而至,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卷画册,道:“当日发生之事,具在其上。”

    颂扬忙抓过画册打开,小小一张纸,却光芒跳动,一幕幕仿佛放电影一般自动播放。

    看到颂镰被苏锦一场刀子雨逼得抱头鼠窜,看到颂镰周身华贵袍服变成乞丐装,也看到颂楚被苏锦引入巷子之中,逗弄猫一样戏耍着玩闹,直到玩够了,才扬手漫天金刀,几乎活剐了颂镰。

    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便是这么来的。

    咔嚓!

    颂扬脚下的地面裂开缝隙,双脚嵌入三分,丝丝狂烈灵气失去控制,在屋内横冲直撞!

    恰在这时,一个身着富华夫人匆忙赶来,刚想开口说什么,目光却被床上躺着的人引了去,再也收不回来。

    一步步慢慢走进,屏住呼吸,放轻脚步,仿佛担心吵醒了床上沉睡的人。

    视野之中,很快出现一张苍白得叫人害怕的脸。

    紧闭的双眼,裂开的唇口,狰狞伤痕遍布英俊秀挺脸庞,而后…一股死气徘徊不去。

    富华夫人脚步轻颤,扑倒在榻前,保养得宜的手轻轻抚摸着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庞,无边黑暗笼罩。

    “是谁,残杀我儿?”

    富华夫人嘶声力竭吼叫,转过头,面上带着可怕的杀戮之气,死死瞪着颂扬,仿佛杀了颂镰的人是他一般。

    颂扬忙道:“禀公主,我已派人查清楚,下手之人正是通缉榜榜首的三千万苏锦!”

    所有人都以为城主府是他颂扬做主,然而,从没有人知道,莫里城的真正城主,是出身堗土帝国皇族的大长公主、素有‘护国夫人’之称的涂良玉。

    更没有人知道,他的儿子,早在三岁的时候就被这涂良玉狸猫换太子,生死不知在何处。

    涂良玉美眸闪过毒光,沉声道:“叫人打一副紫玉寒冰双人棺木。”

    颂扬自是应下不敢耽误半分。

    一支特殊的青竹香在城主府燃起,飘上高空,被风吹动荡往远方。

    窗外,一道黑色身形悠然坐于树杈之上,轻轻晃动两条腿:“我很期待,苏锦…”

    然,两人都没有发觉。

    ……

    “小锦,今天还去‘九死一生战台’?”

    最后一道菜上桌,胡叔总算有了空闲,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粗开口声问道。

    苏锦一如往常的狼吞虎咽,抽空抬头道:“胡子大叔,我要去,我感觉到瓶颈松动,很快就能突破了!”

    “是么,那是得去了。”

    “对了,胡子大叔,杜大哥那里可有消息传来?”苏锦突然问道。

    头顶三千万之名,苏锦自然想知道出手如此大方之人是谁。

    因此,很早就托了时常外出做任务的‘火焰’打听。

    胡叔目光一闪,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道:“你放宽心,只有这人真实存在,就没有找不到的道理,耐心等候便是,过些日子就知道结果了,现在,你杜大哥还没有传来消息。”

    苏锦微微点头,抓了一盘香喷喷的肉沫饼子,道:“那胡子大叔你吃着,我先走了,我房间桌上放着一丹药,那是给黑子大叔的,只要吃掉,最后的毒素就能完全清除了!”

    说罢,苏锦已经走到门口,跨步果断走人。

    “为什么不告诉她?南宫世家实力不容小觑,叫她记住,也好避开那些人暗中的杀机。”卞在自后堂之中走出来。

    胡叔看了他一眼,道:“其实不说她也能猜到三分的,只是…那个一招灭杀仇千刃的上无叫我不必言明。”

    原因是什么他清清楚楚,便没多加干预。

    卞在面露不解之色,拉了一把椅子坐下,道:“其实这没必要不是么?那上无想要逼着苏锦长大,完全没必要用这种手段,逼急了适得其反。”

    胡叔脸色扭曲了一瞬,恨恨道:“所以他奸诈的让自己置身事外,到时候一推脱,自己干干净净,我们则受到小锦的埋怨,阴险小人!”

    卞在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浅笑,道:“难怪妹妹说两人极为相称,一个粗暴傻气,一个阴险狡诈。”

    胡叔道:“这话倒是在理,卞琳总结的精辟。”

    两人口中傻气的苏锦并没有直接去‘九死一生战台’,而是避开了所有人,驱动自己绘制的隐身阵法,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的大街之上。

    苏锦调整了呼吸,放轻放低,叫自己的存在感低到几近虚无。

    纵身闯入城主府,苏锦随便捡了方向走去。

    没多久,就看到几个丫头面色悲伤,手中捧着厚厚的白色幔帐而来,身上穿上了白色麻衣。

    苏锦忙让开了身躯,等到这些人走过,她才隔了几步的距离,跟在后面。

    很快,来到一处院子。

    白纱蔽空,人人着白衣,哭声绕梁三日而不休。

    颂扬觉得自己的一生和那大侄子一样倒霉,期盼了许多年的儿子终于在三个女儿之后降生了,乐颠颠宠了几年,没想到一个疯狂的女人毫不犹豫的来了一出狸猫太子。

    然后他的儿子踪迹不知,死活不知,偏偏他还得活着,受女人控制以爱子为要挟,而不敢撒手离家。

    于是,妻子因为这个女人的强势跋扈气死,三儿可以嫁人的女儿也莫名其妙得了各种急症死去。

    而他,不得不咬着牙根,努力活着。

    倒霉了这么多年,养别人的儿子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别人的儿子死了,他这个当‘父亲’的,却要为‘儿子披麻戴孝’!

    简直没有比他更倒霉的了!

    不,还真要,他那个侄子就是。

    跪趴在地上,回想侄子倒霉多年的凄惨模样,颂扬暗暗觉得心里爽多了。

    “城主,你去招待客人,此地交予我手便可,儿子知道你的心意了,冥界路上有人相陪,定然不会孤单寂寞的。”可能意识到一个当‘父亲’的给‘儿子’下跪不合适,涂良玉擦着眼泪柔声劝说道。

    颂扬僵着嘴角,舒爽了片刻的心再次跌入谷底,同时涌上一层绝望。

    ‘冥界路上有人想陪’,这是什么意思?是他想得那个意思么?

    心绪不宁的颂扬几乎被人推搡着离开灵堂,呆呆愣愣的坐在上首,听着莫里城个个势力的劝慰、节哀话语,整个人不在状态。

    这模样落在众人眼中,完全符合爱子如命的慈父形象。

    因此,脾气再不好的人,也没有当场发怒。

    另一边,苏锦凭借隐身的阵法,悄然进入灵堂。

    入目便是一尊庞大奢华无比的紫色棺木,薄薄冰气缭绕,将四周的温度降下了几分。

    “我儿,为娘定然为你讨回公道,叫那苏锦追随你之左右下冥界,受你****差遣痛骂,永世不得翻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