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再遇故人(一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377章 再遇故人(一更) 文 / 栗子糕

    男人欣喜的脸色瞬间僵住,扔了手中的竹席子,踏进棚子之中发疯了似的四处乱翻:“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状似疯魔,男人口中喃喃自语,眼瞳之中蒙了一层阴霾。

    很好,整个棚子翻了个底,除了一地鸭毛,连一滴血都没有找到。

    “啊!”

    男人仰天长啸,嘶声力竭!

    再没有比这种时候更叫人绝望的了!

    明明九千万就在手旁,动一动就能拿到,没想到,这九千万,竟然只是镜中花,水中月!

    男人发狂一般,体内的灵气不要钱的涌出来,这双手流淌而出,凌乱不堪的四处飞溅,很快将整个棚子撕碎成齑粉!

    某个角落,上无将这一幕收入眼中,抿唇轻笑,道:“小丫头气运向来绝佳…”

    ……

    “多谢大叔相救之恩,苏锦无以为报…”

    一间简洁明亮的房间之中,苏锦立于一侧,拱手向上首两人致谢。

    “小娃儿倒是知礼数…”

    “快快请起,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两人先后说道。

    苏锦微微一笑,眉宇间的疲惫更甚,眼中却带着真诚的笑容。

    这两人,若是这两个没有出手救她,也许她也不会出事,但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而这两人的出现叫她免去了很多麻烦,因此,这道谢是必然的。

    “呐,累成这幅模样…若是愿意相信我俩,可以到旁边房间一歇。”

    一紫衣男人捋着胡须,面容沉稳,带着浅笑,无端给人一种上位者的绝对气势,可以猜测这个人非富即贵!

    “哦,你可以唤我一声文叔叔,我之全名,傅文清。”

    笑了笑,道:“旁边这位…你初来乍到莫里城,也许不知道,但只要是莫里城本地居民都认识他。”

    苏锦撑着沉重的眼皮,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将那人看了一遍,莫名觉得五官熟悉,脑中很快闪过颂楚那一张脸。

    不由得瞪大眼睛,试探道:“颂城主?”

    那人似有意外,微微颔首,道:“我是…只不过现在不再是城主了…”

    “外面传说颂城主身陨…”顿了顿,话语骤然一转,道:“颂楚可知晓?”

    颂城主颂赞摇头:“不曾。”

    “莫要追根究底,小丫头,你的灵气再不梳理,可就坏了底子了。”傅文清阻止了苏锦想要开口说下去的话,话语中带着调侃,眼中却带着警告。

    苏锦果断收了好奇之心,道:“多谢,借屋子一用。”

    傅文清暗暗点头,好奇之人人皆有之,识时务才是难得,道:“请便。”

    苏锦点了点头,再次看了颂城主一眼,只觉得这五官在哪里见过,并非从颂楚那张脸而是以前,很久以前在哪里见过,然而却始终想不起来。

    拱手拜谢,苏锦压下了心中的熟悉感,转身有人。

    她的确累坏了,不只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梳理凌乱的灵气,还需要一个地方好好的休整一下。

    直到苏锦的身影消失,傅文清才猛然站了起来,屈指点着颂赞的鼻尖,恨恨道:“你!你!你尽会给我找事!这可是九千万啊,我也动心啊,你就能弄到这里,这不是叫我惦记么?万一我动手拿她去换了赏金怎么办?”

    颂赞一脸看白痴的模样:“去啊,不怕死就去啊,明知苏锦是那人手中宝,你还敢动?”

    傅文清:“我怎么就…还真就不敢动!”

    气呼呼的坐下,端了茶水大口喝点,怒道:“我不是要说这个,我是要说,我是佣兵公会会长,同你这个‘死人’在一起已经是冒了风险,现在再来一个九千万,那些没脑子的佣兵们一旦知道,还不得拆了我生吞活剥?”

    颂赞别过头,神色莫名,淡淡道:“与我何干?”

    “嘿!你这死小子!怎么就和你无关?老子这些日子活得战战兢兢、鬼鬼祟祟,简直够了…”

    两人再一次吵了起来,或者说是傅文清单方面吵了起来,人家颂赞,完全将他当空气。

    可惜了一身沉着稳重上位者之气,完全被他自己破坏了。

    ……

    “上无?你怎么来了?”

    一踏进屋子,就看到熟悉的人,苏锦下意识开口问道。

    上无缓缓转身,走近苏锦,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颗丹药,轻声道:“张嘴。”

    苏锦听话了张开了口,丹药入口即化,一抹冰凉之气窜入喉咙之中,流经四肢百骸,叫人忍不住舒服的一声谓叹。

    “可好些了?”

    冰冷的手贴着后心,温和灵气一点点进入体内,将狂暴四处冲撞的灵气抚顺。

    苏锦身躯一松,只觉得整个人都活了过来,难得露出几分虚弱道:“我想睡觉,特别想…”

    上无摸了摸她的脑袋,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心疼,快得叫人看不到,手掌往下,搂住她的腰腹,轻声道:“嗯,睡吧,我守着你。”

    苏锦点头,抓了上无的手,拖着他一起上了软榻,之后身躯一扑,直接闭眼睡去,速度之快,只有叹服。

    上无静静的看了一会儿,之后蹲下身躯,小心除去她的鞋袜,为她调整睡姿,这才盘腿坐于她身侧,手掌贴着她的后心,继续为她梳理凌乱的灵气。

    这一觉,足足睡了三天。

    苏锦醒来时,自己整个人都缩在上无怀里,一股温和灵气淌入体内,轻而缓,柔而绵。

    “上无…”

    张了张口,苏锦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感谢的话,以两人的关系没必要,以免太过生疏,其他的话,更没必要说。

    “醒了?可还有哪里不适?”

    上无轻轻一笑,一手抚摸她的脸庞,挑去洒落脸侧的发丝,动作无比娴熟,充满了温暖。

    心口暖洋洋,仿佛一把火焰焦灼着。

    “上无,也许我会爱上你。”

    对她好的人不多,而只要有人对她好,她就会心生感动,并且牢牢的记在心中,然后变成习惯,挥之不去。

    上无微微一僵,指尖擦过苏锦眉心,一抹光芒一闪而过,声音带了几分喑暗:“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苏锦眨了眨眼,有些弄不明白上无的意思,在她心中,男女****便是由习惯开始,哪一天习惯了某个人的存在,那么这份爱情,也就牢牢住在了心里。

    而上无对她好,好到她希望一直下去,变成习惯。

    “我知道,我说我会爱…”

    话未尽,冰冷的手已然贴着唇瓣,叫她止住了后面的话语,只听上无道:“我不想听,我只想感受,苏苏,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苏锦再次眨了眨眼,轻轻点头。

    再多承诺,也比不过实际行动,不用说,用做。

    上无松懈了身躯,止了输送灵气,双手环抱她,拥入怀中,冰冷下巴轻轻摩挲苏锦的脑门,只觉得心口暖暖的,人生都圆满了。

    两人你侬我侬了许久,这才在苏锦肚子的闹腾之中携手走出房门。

    踏进大堂,一眼就看到品茶对弈赏花的两个人。

    “两位叔叔好,多谢救命之恩。”

    好好休整一番,苏锦面色恢复红润,笑着松开了上无的手,走近两人,之后果断掀了袍摆,就地一跪。

    两人立刻站了起来,一人一边,就苏锦扯了起来。

    开玩笑,这孩子同他们非亲非故,纵然有救命之恩也不需要如此大礼,而且,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当时的苏锦一脸马上要闭过眼去的模样,然,对付一个皇级修武师还是可以的,别忘了苏锦也是个阵法师。

    只要驱动阵法,就能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

    而他们,或者说颂赞,不过是为了整一个救命之恩的名声罢了。

    “苏姑娘莫要多礼,我等有言,救你不过是举手之劳。”傅文清笑道,同时瞥了一眼上无。

    这个男人,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默默无闻的抢占了两个佣兵团,默默无闻的插手七大佣兵团,甚至…将钉子打入城主府和佣兵公会,除了七月商会,就没有一处地方没有他的人!

    他,想干什么?

    就是这么一个野心勃勃之人,却在一个女人面前奉献了所有,将之视为全世界。

    傅文清忌惮这个男人,忌惮到骨子里!

    “文叔叔,再多的感谢也不足以表达苏锦的心意,只能说,他日有需要,尽管开口,只要苏锦能做到之事,断然不会袖手旁观。”

    苏锦微笑,眸光始终看着颂赞,飞快的思考究竟在哪里见过。

    傅文清摇了摇头,状似无奈的接受了。

    其实心里乐开了花,这份恩情可是十分值钱的,不是因为苏锦,而是因为上无。

    上无走到苏锦身侧,轻声说了三个词:“魔涯小镇,龙凤剑,段凛。”

    苏锦脑中立刻想起小时候在魔涯小镇拍卖会上碰上的男人,那时候自称段凛的男人手捧龙凤剑求有缘人,以一个金币大赠送!

    不想,那龙凤剑咬住了哥哥苏钰的手,从此成为哥哥的宝剑。

    剑中剑,未必剑中有剑,也可能是剑中有灵。

    苏锦一脸恍然大悟:“原来是龙凤剑的主人,我说怎么这般熟悉。”

    颂赞似乎也是刚刚想起,脸上露出了见面以来第一个真切笑容,朗声大笑道:“竟不知是小友,当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不知,那龙凤剑可是认了那小兄弟、也就是你兄长为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