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鹿死谁手(一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386章 鹿死谁手(一更) 文 / 栗子糕

    “又不是第一次,再招兵买马就是,对了,卞在卞琳两兄妹呢?‘狂蟒’那些混蛋,关了老子那么久,差点给逼疯了!”胡叔恨恨道。

    杜壮闭了眼,一滴清泪滚了下来。

    ……

    “头儿,我决定带着我哥嫁给‘狂蟒’的小刀子了!快来恭喜我!”卞琳难得露出喜气洋洋之色,身后,卞在一脸冷漠,仿佛耳聋了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

    “你不是说过,除非小刀子加入我们‘火焰’,否则绝对不会点头嫁人的么?怎么改变主意了?”杜壮憨厚面相带了几分调侃。

    卞琳红了脸,扭捏道:“这不是因为小锦在么,只要这丫头在,胡叔就不会少去‘狂蟒’,只要胡叔常去‘狂蟒’,那么头儿也会常去,日渐久远,就像莫里城所流传的那样,两个佣兵团合二为一,如此,两个佣兵团只见还有区别么?”

    杜壮脸色沉了下来所有人都认为‘火焰’会并入‘狂蟒’,却没有知道,他宁愿守着‘火焰’的空壳子,也不愿冠上‘狂蟒’之名。

    这时候极少开口的卞在道:“头儿不必如此较真,你的责任已经完成了,那些前辈,不会责怪于你,看胡叔和黑子叔便可知晓。”

    ‘火焰’的成立十分奇葩,曾经杀人都不敢的队伍,半路成群结队搭伙过日子,以灵兽的血完成了所为的祭旗仪式,再后来招兵买马,连新来的修灵师都能轻而易举的将他们打趴下。

    但‘火焰’却可以燃烧七八年之久,风吹不灭,水浇不散,自然有它的道理。

    那便是纯净。

    在污秽满地、杀人不见血之地,出现一个绝对干净的人,有人想要杀他,将之变成和他们一样的肮脏之人,自然也有人想要守护,留住本心的善良美好。

    佣兵们,活在血腥之中,活在死亡边缘,整日提心吊胆,生怕再也看不到明日的太阳。

    而‘火焰’,与它的名字一样,烧进心扉,迷途之中点亮一盏灯,照亮四周,叫人看清楚,身边敌人几许。

    在‘火焰’,可以不设防备的安然入睡。

    这便是杜壮的第一感觉,愿意用整个生命去维护的安宁!

    况且,之间还包含着一个救命之恩。

    杜壮摇摇头,正想说他已经放下了,只是心里隐隐作痛,却被一群个子参差不齐的男子打断了!

    他们不发一言,看到人就杀,碰上阻拦就拍碎,甚至…将‘火焰’好不容易补齐的地面翻了个遍,疏松干爽,可以种菜了。

    “头儿你快走,这儿交给我们!”卞在道。

    “不行,这些人一看就是城主府训练有素的军队,你们留下来是在找死!”杜壮吼道。

    “只要你在,‘火焰’就不会灭,头儿。”卞在笑了,有些僵硬,却满是阳光。

    在一起当兄弟生活了那么多年,竟然是第一次看到他笑,也…是最后一次!

    几只手从地下钻了出来,将卞在整个人拖下去,任凭他修为高深,处于缺氧的地下,最终只有一个结果。

    而他,被卞在一掌打了出去,毫无防备,径直飞了出去!

    瞳孔倒映着那个难得笑得一脸甜蜜的丫头被一只手刺穿了心口,掏出心脏碾碎,因为她杀了一个矮子。

    “我要你陪葬!”那双手染血的男人将她丢在地上,残忍的断去四肢,深埋泥土之中!

    一双眼睛写着‘快跑’,死死瞪着他。

    ……

    “怎么哭了?杜壮?我有没有说过,你哭得时候特别丑?”胡叔面色沉了下来,直觉卞氏两兄妹出事了。

    杜壮大手擦了一把脸,狠狠吸了一口气,昂起头,猛眨眼睛,将眼里的温度降下去:“胡叔…薪材烧光了,火焰…还是灭了吧…”

    胡叔愣了愣,随即重重的点头。

    苏锦皱着眉,看着杜壮,这个山一样巍立不倒的男人,这一刻流淌无边的脆弱与寂寥。

    犹豫了下,道:“杜大哥,世界那么大,我们那么小,你,不打算去看看么?”

    杜壮扭头:“莫里城是我的家,一辈子的根。”

    “老来归家便可,圣灵大陆之大,并非只有莫里城一个红色,还有青色、蓝色、白色,像五光十色的灵气那般璀璨夺目。”

    活人可比死人重要多了,故人已逝,活着人唯有好好活着,代替他们看看这个世界,将来冥界重聚,骄傲的告诉他们:看,我看到了这么多你没看到的,谁让你早死?

    杜壮低下了头,眉宇间隐隐有了松动。

    苏锦站了起来,走到窗前,轻叹一声,双手撑着下巴,凝视着外面忙碌的下人。

    兽潮快来了,她可以完成‘灭兽’这第一个任务,之后呢,回归圣灵学院,安安静静的学习?

    为何有种风雨欲来、大厦倾塌之沉重?

    ……

    城主府中央之地,雕像之前。

    上无负手而立,冷冷凝视那雕像:“哼,你以为赐予她些许神光,便能使她记起你?简直做梦!”

    一道虚无的白光若隐若现,隐约可见一挺拔清瘦的男子。

    “你对她做了什么?为何始终感应不到她的神脉?还有,你这魔族之首,为何插足我俩之间?”

    “插足?”上无冷冷一笑,道:“你可能不知道吧,很早以前我便认识了她,是她教会我成为大魔头,教会我牵肠挂肚,而你,才是那插足之人!”

    “嗤!简直胡说八道!神族圣地,岂是你这等邪恶之人可以踏足的,她…不能认识你!”虚无的白光弱了三分,轻轻颤抖着。

    “是么?看来她并非完全信任于你呀…”上无隐隐带着嘲笑。

    “你!”白光闪了闪,一副随时可能消失的模样:“你究竟想干什么?破坏我每一个步子,难不成…为了得到她?”

    上无扬手一掌,果断将那尊雕像打碎!

    “我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我就想干什么!付出我的所有,必然要得到她的一切!苏锦,我势在必得!”

    “不可能!不可能!旋音只会是我的!”

    砰!

    仿若鼓鼓的气球爆裂,乱石纷飞,四处喷溅!

    “嗯,旋音是你的,苏锦,我的苏苏是我的…”上无暖暖一笑,变得不像她又如何?只要她是她,哪怕是个傻子,他也…

    甘愿守她一生。

    无情点算什么?

    “呵呵…”

    ……

    砰!

    “唔!好疼!”地牢之中,苏钰捂着脑门龇牙咧嘴,抬眼四处看了看,一丝光线照在身上,这是他靠近他唯一的温度。

    “主人,你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纯属浪费时间你知道么?”龙浔从角落里飘到苏钰面前,一脸幽怨,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苏钰不耐烦,一手将它拨了开,道:“我知道我在干什么,你不必一再提醒,还有龙浔,你是我的器灵,器灵就该安安静静、冷冷漠漠,而不是叽叽喳喳像个讨厌的鸟儿!”

    “嘤嘤嘤~主人~你嫌弃我~嘤嘤嘤~我好可怜~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没良心的主人~苍天呐~求求你睁开眼睛看看您正在受苦受难的子民吧~”龙浔被打在地上,扑腾的四肢哇哇大哭,不时偷看一眼苏钰。

    苏钰:“……”

    给我剑,不要拦着我!

    劈死这倒霉孩子!

    那青筋直突的模样落在龙浔眼中,蹭的一下,龙浔飞快的变成一柄长剑,死气沉沉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苏钰:“……”

    抬起手揉着眉心,不小心触碰到额头那肿起来的大包子,龇牙咧嘴的抽气。

    活了十多年了,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会从睡梦中疼醒,因为他莫名其妙撞了脑袋。

    “哥哥…”

    甜美的叫声,苏钰身躯一僵。

    下一刻,一道娇小曼妙的身影出现在苏钰身前,两只袖口挽得高高的,露出一节姣好皓腕。

    苏钰别开头,面色发冷。

    “哥哥,音音…想你了。”旋音蹲在他面前,张开小手,将他紧紧抱住,声音透露着委屈之色。

    一股清甜的气息笼罩鼻息,叫人忍不住沉醉,然,苏钰心里抗拒,甚至生出了一股厌恶,却死死的忍着,这个姑娘,他曾经深深的喜欢过。

    喜欢的莫名其妙,也排斥得莫名其妙。

    “哥哥不想音音么?”旋音似乎有些气愤,小手捧住他的脸庞,强迫他看着她,眼瞳蒙上一层水雾,宛若盈盈秋水,美妙绝伦:“哥哥真的不要音音了么?爹爹娘亲说帖子已经发出去,行走在大陆各地的旋家人都会赶回来参加我的婚礼,因此不能撤销仪式…可是哥哥…”

    苏钰双眼迷离,脑海中出现一副画面,一个双手铁链子束缚的女子,捧着他的脸,笑得一脸调皮:“呐,都说天歧生来无表情,能吓死神山上的神兽…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放开我。”

    “放,自然要放,不过…”女子猛然在他脸颊烙下了一个湿漉漉的印记,还调皮的舔了一口。

    “……!”

    明明那般厌恶,那般恶心,却深深的在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眨眼生根发芽。

    “啧啧,我就说,世上怎么可能会有没表情的人,只不过没什么值得他们露出表情罢了,天岐,其实你脸红的样子特别可爱,就像…”

    像什么?

    苏钰脑中猛然针扎一样疼痛,脸色刹那间惨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