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踏碎黎明(一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404章 踏碎黎明(一更) 文 / 栗子糕

    吼——!

    巨兽嘶吼震天,莫里城已经完全成为灵兽的海洋,它们满目疯狂,迈开大长腿到处跑,整个莫里城完全被踏碎成为废墟!

    房屋倒塌,家破人亡!

    哀嚎遍野,凄凉漫天,莫里城幸存的人所剩无几,所有的佣兵,几乎死绝!

    残忍、血腥、杀戮、凄惨、绝望,各种悲哀的负面情绪,笼罩在这座矗立千百万年的古老城市。

    颂楚跪在地上,脸上伤痕爬了半张脸,双目赤红,被无尽悲伤纠缠,陷入无尽自责之中。

    若城主不是他,而是他的父亲,那么父亲一定会做得比他好,不会叫这座古城毁在他的手上,成为一片废墟。

    “对不起…是我没用…我不该逞强…”骨子里,颂楚还是相信自己有能力撑起一座城府,会做的比主主辈辈们还要都要出色。

    然,我就是怕太过想当然了,因为,一个城府掌控起来轻而易举,无非就是守城,从兽潮之中顺利存活。

    然而,仅仅是是第一个兽潮,就叫他手足无措,眼睁睁的看着,千百万年的古城毁在他的手上。

    一只大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颂赞道:“阿楚,凡事尽力就好,此次兽潮空前庞大凶猛,就是我也无法保证能够完好的守住莫里城,人类终究太过渺小,兽潮太过庞大,而且受到某些人的有意操控…”

    顿了顿,颂赞止了话语,说的再冠冕堂皇,其实结果也就是为了推脱责任罢了,作为一城之主,无法撑起一个城府,又有什么资格自称城主?

    男儿有泪不轻弹,过分的自责,淹没了颂楚的理智,两行清泪洗去脸上的血痕。

    颂楚猛擦眼泪,掷地有声道:“我是城主,誓与莫里城同生共死,同存共亡!”

    眸光充满了决绝,站起来,果断转身。

    颂赞叹息一声,无奈摇头。

    颂扬走了过来,道:“这孩子也是倒霉,刚出生就到现在,好不容易当上了城主,又开始倒霉了,整座城都覆灭了,只能当一个空壳城主,你说,当年那谁的预言不是出了差错了?其实阿楚并没有解除倒霉的如影随形?”

    颂赞扭头,一脸不悦:“闭上你的嘴!活该你儿子被人抱走,活该你带了一辈子的绿帽子!”

    颂扬:“……”

    “大哥,我是你亲弟弟啊,没必要这么损我吧?”

    “阿楚还是你亲侄子呢,你怎么说他的?”颂赞冷笑一声,扬手给了他一巴掌,道:“记住了,阿楚是城主,哪怕莫里城只剩下一个人活着,他这个城主就是名副其实!”

    “哦,我知道了。”颂扬果断点头认下。

    开玩笑,这大哥可是帮亲不帮理,护短得没有道理,谁叫他只是弟弟,而颂楚是儿子?

    ……

    “黑子叔!你再撑一下,再撑一下!我们很快就能出去!”杜壮半抱着一个瘦弱非常的男子,眉目凶光未退,缭绕无尽疲惫。

    怀中那男子有气无力,进气出气都十分困难。

    黑子叔道:“放下我,杜壮,我已经活够了,也受够了,放我去死吧。”

    多年前身中剧毒,完全将身体的机能破坏掉,纵然后来解决了身体的毒素,然,生机已经被破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暗疾,药石无医,勉强活着,不过是度日罢了。

    并且拖累别人。

    “黑子叔!”杜壮瞪眼,怒道:“胡叔还在等着你,你们那几个兄弟就剩下你们两个人,你狠心抛下他一个人离开么?”

    “可我什么也做不了,还只是个累赘…不如早死早超生,放过我,也放过你们。”黑子叔有气无力的摇摇头,嘴角苦涩。

    若是往常的日子,纵然打打杀杀,但也不会威胁所有人的性命,或许可以勉勉强强、厚着脸皮活下去,就当为了老伙计,拼了命也要活下去,然,兽潮已经踏碎了莫里城,踏碎了朝气磅礴的黎明!

    留下一个累赘干什么?只会拖后腿!

    杜壮摇头,道:“黑子叔,相信我,莫里城不会倒下…”

    “别再自欺欺人了,所有人都知道,五国的救援队伍迟迟不来,肯定是受到了什么阻拦,莫里城孤助无援,只能沦为灵兽的乐园…”

    “不!黑子叔信我,只要上无存在,再粉碎的莫里城也会恢复如初。”杜壮肯定道。

    “你…得到了什么消息?”

    “没什么,只是知道上无不会叫他的地盘变成灵兽的巢穴,他在观望,在等待。”杜壮道。

    自从魔宫入驻莫里城,杜壮便猜到了上无的目的,也惊讶于他背后势力的危险与庞大,所有的不甘,在那一刻灰飞烟灭。

    打不过只能认命,佣兵的思想就是这么简单。

    “杜壮?你在下面么?”

    陷入短暂回忆中的杜壮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连忙大声喊道:“小锦!小锦!我在这里!黑子叔也在这里!快救我们出去!”

    黑子叔闭了眼睛,忍受着胸膛阵阵压迫,无力轻叹。

    “你们等着,护住口鼻。”苏锦道。

    “好。”杜壮刚应下,压在头顶上的巨石徒然一阵晃动,细小尘沙洒落,侵入双眼,模糊了视线,呛得眼泪鼻涕疯狂涌出。

    吃了一嘴灰的杜壮:“……”

    果然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好歹给他准备的机会啊。

    忽的一阵凶猛兽吼,已经露出光线的位置砰的一下,再次压得严严实实。

    灰头土脸的杜壮:“……”

    真是…粗鲁!

    上方,苏锦已经和那头冒出来的灵兽打成一团,疯狂的灵气四处冲击,灵气波卷着飞沙狂舞,丝丝暴戾横行霸道!

    “咦?竟然是八级灵兽?”苏锦惊讶的发现,她的灵兽对手等级不低,却是满目疯狂,仿佛她是它的杀父仇人一般:“既是八级灵兽,你为何不化为人形?为何不开口说人话?”

    回答她的是阵阵兽吼,残忍狂躁。

    扭头,苏锦问道:“蠢豹子,这大野兽说的什么鸟语?”

    蹲在地上戳小洞的一豹懒洋洋抬起头看了一眼,复的低下了头,继续戳洞,道:“它叫你杀了它,它的身体已经被狂躁控制,无法自我掌控,所谓的杀戮,并非它之所愿。”

    苏锦挑眉,看来又是一只被半族控制的灵兽了。

    所以,还是杀了吧。

    “抱歉,我只能杀了你。”这些暴躁、失去理智的灵兽,只会一味的攻击人类,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死它们。

    毫无疑问,苏锦自然会选择杀掉它们。

    要知道疯狂的灵兽十分可,满脑子都是杀戮二字。

    那灵兽毛脸上露出几分人性化的解脱,有一瞬间的呆滞,而苏锦正是趁着这个时候,高高举起手中的时光,对着那颗庞大的脑袋狠狠劈砍而下!

    金光猛烈一闪,径直在那灵兽脑袋上落下一道长长的痕迹,下一刻,灵兽身躯失去控制前扑,重重的砸在地上,浓郁鲜血喷洒而出。

    暗暗惋惜了一声,也不知道谁人这般暴殄天物,八级灵兽已经是高等灵兽,很多人一辈子都契约不到,那个人却将它轻而易举地抛弃。

    在惋惜,只在心里过了一遍,之后便灰飞烟灭。

    终究不是自己的兽,过分的追究,那是多管闲事。

    收了时光,苏锦再次挥动灵气,搬起那砸在杜壮头顶上的巨大岩石。

    很快,杜壮抱着奄奄一息的黑子叔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第一句话便是:“可有看到胡叔?”

    杜壮重情,大半辈子过去,在乎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胡叔,黑子叔,以及死去的卞氏兄妹。

    而这几个人,也在他的生命中一点一点的消失。

    苏锦道:“莫要担心,他们好着呢,‘狂蟒’所在之地安然无恙,胡叔就在那里,你带着黑子叔去‘狂蟒’,我已经叫啊放准备好药材丹药,定然能救下黑子叔的命。”

    曾经一面之缘,后有重逢缘分。

    苏锦愿意为此送上几分看护,全了这一段缘分。

    杜壮微微颔首,道:“多谢小锦。”

    苏锦摆摆手,不在意道:“我叫一豹护送你们回去了莫里城已经被踩碎,但那些发了狂的灵兽必须陪葬。”

    城已破,人已亡。

    漫天血气,死亡城府,莫里城,千百万年之后,终于还是葬送在凶猛可怕的灵兽脚下。

    杜壮抿着唇,凝视了苏锦片刻,一脸欲言又止,从就什么都没说,在一豹催促的嘶吼声中,选择了离开。

    他想说:莫里城不会灭。

    目送杜壮离开,苏锦摸了摸袖口里呼呼大睡的弄斩,自言自语道:“该死的畜生啊,将顶天立地的汉子逼成这幅畏手畏脚的模样,死气沉沉,再没有佣兵们热血敢拼的气度,弄斩,你说它们该不该死?半族该不该死?”

    该死,怎么会不该死?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纵然拥有人类的血脉,终究只是个半残品,毫无人性可言!

    苏锦自认冷漠无情,旁人在她眼前死掉,她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然,下手之人是他族,那可就不一样了。

    毕竟,人类是她的同胞,而半族,是外人,一种自己人只能自己欺负,旁人动一下都必须剁爪子的无条件、不可理喻的护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