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茫钟声声(二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459章 茫钟声声(二更) 文 / 栗子糕

    “主人,你不会放弃流涯的,对不对?”

    终究是心生忐忑了,害怕沉睡了那么多年之后,第一件需要面临的就是被抛弃。

    神器的生命漫长,也许一生会拥有很多的主人,也可能一辈子只有一个。

    早在流涯有了自己的意识开始,就是面前这个主人握着它的双手,教会它杀戮与残忍,告诉它肮脏与冷漠,她说:流涯是我的本命神器,随我生死同行。

    然而,它陪着她生生死死,陪着她落魄颠沛,她终究是抛弃了它,只留下他年再会一句话。

    这一等,就是十万年。

    浑浑噩噩十万年,沉沉浮浮十万年。

    然后,她带来了新人。

    “不会不要流涯的,对不对?”

    若是被抛弃了,它要怎么办?

    流涯不知道,十万年不曾想过,这一刻突然想起来,属于人类的惶恐与不安,攀爬神经。

    苏锦愣了愣,望着粗狂却瑟瑟缩缩的男子,动作与外表十分违和,却莫名的感觉到压抑,仿佛自己做了什么缺德的事一般。

    手心一冷,苏锦低头,竟是时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自行塞入她的手中,叫她握紧。

    嗡——

    时光说,主人不会接受这个丑陋的东西的是不是?

    时光说,主人有时光就够了,时光会努力配合主人,成为最完美的神器。

    时光,流涯。

    流涯,时光。

    苏锦敛了表情,双手握着时光,指腹轻擦而过。

    一旁的旋战隐隐明白了什么,目光落在可怜兮兮,并且不断打颤的流涯身上。

    流涯渐渐松了手,宽广的肩膀垮了下来,一声杀戮残忍气息,这一刻烟消云散,只留下绝望与冷寂。

    时光不比它弱,甚至能够不断的成长,而它,不过是一块陨铁随意打造的,刚刚拥有长刀的外形而已。

    换成它,也会选择可成长的神器,而不是它自己…

    可是,它要怎么办?离了主人它何去何从?

    无边的悲伤绝望蔓延,要不,就继续沉睡吧,睡到忘了前尘往事,忘了扶着它的手、同它一起长大的主人。

    脊背弯弯,脑袋低垂,乌黑粗糙的长发遮住了面容。

    一只带着厚厚茧子的手按在它的头上,如同以往无数次一样,轻轻拍了拍,流涯身躯瞬间僵硬,身躯不由自主发出嗡鸣之声,断断续续,如同它此刻不安的心一样。

    苏锦收回了手,笑道:“我觉得你可能认错了人,但我不介意收下你一个武器,你愿意么?”

    至于他日找到了流涯口中的主人原封不动归还?那是不可能的,都吃进肚子了,怎么可能再吐出来!

    流涯嗷的一嗓子,猛然蹦了起来,化成两道黑色气流,像被扎破了口子而失去控制的气球一般,疯狂四处飞窜,并且嗷嗷直叫唤,仿佛要将百万年的委屈通过呼喊发泄出去。

    苏锦一头雾水,将自己的优点全部想了一遍,就是想不到她身上哪点值得这流涯如此坚持,不愿意放手。

    呼喊之声传送出去好远,声声回荡,紧接着便是钟声萦绕,浑厚深沉、悠长而悲怆。

    “这钟声怎么回事,莫名叫人想要流泪。”苏锦皱着眉,这是第二次听到钟声。

    不大,却声声撞击心扉,挖掘沉睡的悲伤,叫人无端心慌。

    旋战走向小小的窗台,目光微闪,道:“这是茫钟,旋氏一族落住雁南山谷之时修筑的,上一次响起是很多年前了,那时候旋氏一族覆灭。”

    苏锦眸光一动,问道:“发生了什么,旋氏一族为什么会覆灭?”

    旋战转身,走到苏锦面前,大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想知道?这是属于族长才能知道的历史,你确定你要知道?”

    苏锦轻笑:“我想知道,我也不介意你将族长之位传我。”

    旋战哈哈大笑:“好,叫爹,叫爹我就告诉你。”

    苏锦:“……”

    “爹。”

    “乖,走吧,爹带你去看茫钟,顺便将茫钟的故事说给你听,然后,带你熟悉整个旋氏,之后将旋氏交给你。”旋战毫不犹豫的说道,仿佛送出去的不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而是一个十分普通的东西。

    苏锦怔了怔,权利这东西叫人着迷,曾经的旋氏一族纵然隐退不出世,但给圣灵大陆的影响深入人心,年轻一代也许不会知道旋氏,但年长的一定知道,旋氏的人走出去,丝毫不比十大世家差,这点,从这一次接了请柬前来参加婚宴的人就看得出来。

    不怪旋战诱惑苏锦叫他战爹时说的话狂妄,当他的女儿,就是五国皇族,也要恭敬几分。

    这就是旋氏,影响力非常的旋氏。

    那么,旋战轻而易举的就将旋氏交托,是太相信她了么?还是,本身就不贪恋权势?

    不管怎么样,苏锦还是点了点头,扬手将流涯唤了回来,之后跟着旋战离开了。

    ……

    “母亲,我、隐隐该怎么办?为什么父亲不要音音了,为什么哥哥也不要音音了,到底怎么回事?”

    脸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只有一双眼通红的眼睛露在外面,一看到走进的月下长歌,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将她牢牢抓在手中,指节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白。

    月下长歌隐隐恍惚,任由旋音抓着她按坐在床边,只顾着愣愣的望着旋音那张包裹得严严实实,却被鲜血染红的脸庞。

    “母亲。”用力晃了一下月下长歌,旋音不敢哭,一哭脸就疼,心中忐忑不安,恨不得马上将所有的事弄清楚。

    从小众星捧月的她从来不曾受到过这种打击,甚至受得莫名其妙,她什么都不知道,这叫她十分的被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月下长歌似乎刚刚惊醒一般,颤抖的伸出手,轻轻触碰旋音的脸,颤声道:“怎么会这样,当年之事明明是我亲自动的手,怎么会送错了人?”

    旋音带着哭腔的抽气乍然停滞,直勾勾的看着月下长歌:“母亲,您在说什么?什么送错了人?”

    当年双胎女留一送一并不是秘密,不知旋氏一族的人知道,就连她这个当事人也知道。

    母亲的意思,送错了人?是不是说,本该送出去的人是她才对?

    铺天盖地的后怕笼罩心扉。

    外面的世界并不好玩,处处算计,曾经出去走一圈的她窥见三分,便生了厌恶,而且苏锦只是一个小将军的女儿,哪里比得上旋氏一族的大小姐来得高贵?

    她才不要当一个小小的将军之女!

    “哦,没什么,你听错了。”月下长歌扯出一丝笑容,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不过你是娘的女儿,从小看护着长大,可不是突然冒出来的野丫头能比的。”

    旋音咬着下唇,不明白母亲的意思。

    只听到月下长歌继续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既定的位置就不能擅加改变,已经行驶的轨道,更不能改变。”

    旋音眸光微动,有些明白了母亲的意思。

    “我儿从小优秀,配得上天底下最好的男子,那个苏钰…呵,真以为神族就可以在人界为所欲为了么?”月下长歌冷笑一声,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定一般,道:“我儿相信母亲,只要你想要的,母亲都会帮你。”

    至于怎么帮,那就是月下长歌自己的事。

    旋音激动,忘了哭泣流泪会脸颊涨红的事,直接激动得落泪,入骨的疼痛叫她皱紧了眉头,却强忍着,抱着月下长歌低声哭泣。

    哪怕哥哥伤了她的容貌,发自心中的喜爱还是无法改变。

    “夫人!您这是何必?苏钰,苏钰再好他也是神族!神族什么人您还不清楚么?高高在上,从来把人类当蝼蚁!”旋子桑推门而入,面带不赞同的看着月下长歌,余光瞥见旋音那张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脸,狠狠一疼,心中生起了一个念头——这是他独占的机会!

    “住口!本夫人如何决断是你能够妄言的么?滚出去!”月下长歌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厉声呵斥道。

    已经习惯了被月下长歌看不顺眼的旋子桑十分淡定的过滤难听的话,继续道:“再者,您看不出来苏钰心中认定的音音并不是旋音么?”

    砰!

    一道凶猛的气流直接将旋子桑掀飞,重重砸在墙上!

    长长的血痕出现在手臂上,他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不敢置信的看着旋音。

    动手的了是旋音,他宠入骨的女人。

    “子桑哥不要胡说八道,哥哥说的音音自然是我,也只能是我!”旋音蹙着眉,一脸不爽的看着他,半点没有出手之后的歉意。

    或许,她觉得旋子桑该打!

    旋子桑心如刀绞,苦口婆心道:“音音,不要执迷不悟了,苏钰是神族,目空一切,他心中半分没有你的存在,才会下手毫不留情,你明白么?”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哥哥喜欢的是我!哥哥喜欢我!”旋音捂着耳朵,拼命的摇头,全身显露着抗拒之色。

    旋子桑还想开口劝说,声声钟鸣直击心扉!

    旋子桑猛然站了起来,擦去嘴角血丝,留下一句话:“音音你好好养伤,子桑哥会给你找回来最好的治伤良药,叫你半点痕迹也不留下,但,苏钰,还是放弃吧…”

    砰!

    “走!你走!”一道黑影砸了过来,旋子桑迅速跨出房门,紧接着门被重重关上,同时还有旋音撕心裂肺的尖叫。

    闭了闭眼,旋子桑捏着拳头,深吸一口气,大步离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