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月下长歌(二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471章 月下长歌(二更) 文 / 栗子糕

    “你在胡说什么?什么青色果子,我不知道。”肩头扛着大山,旋音脸色微微苍白,汗水流淌而下,顺着尖细姣好的下巴掉落在地上。

    双眼带着无辜之色,以告诉苏锦,她不知道什么青色果子。

    苏锦冷笑一声,此前所有情分烟消云散,虽然她不知道这忘羡果究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她敏锐的察觉这东西有问题。

    想到自己身有百毒不侵体质,这才刚大口啃上一口,至于上无,那厮就是个无敌的强者,什么阴谋诡计到了他面前就变成白瞎功夫,完全不需要操心那小子会不会出事。

    “是么?既然你不承认,那就当成没有好了。”苏锦笑着说道。

    旋音汗津津的小脸浮现怨恨:“都说了不是我,什么叫‘当成不是’?”

    苏锦笑笑不语。

    那漫不经心的模样刺激了旋音,只见她娇躯一颤,拼尽一口气驱动灵气,震碎了压在身上的无形大山!

    猛然间,旋音身上的结出冰蓝色的冰霜,薄薄的冰凌花沾满了乌发,周身灵气波迅猛扩散,空气扭曲得吓人。

    冲击波卷得衣袍猎猎作响,苏锦往后退了两步,笑道:“恼羞成怒了么?”

    “小锦这话好生没有道理,你说的忘羡果整个雁南山谷都吃,哪个像你一样吃了就出事,出事就怪到这果子上,谁知道你是不是本身有毛病,或者吃了什么东西这才出事,怎么就赖在我的头上?没有这个道理!”旋音小脸发白,汗津津的汗水打湿面容,称得整个人脆弱无比。

    苏锦笑了笑,道:“你说得对,也许我就是吃了其他的东西才会这样,可别忘了,这里是你旋氏的地盘,我只是初来乍到的外来者,抢了你全部荣耀的掠夺者,至少你的心里是这么想的,我说的对么?”

    旋音目光下意识闪烁了下,抬手擦去额头的细汗,借机遮掩了脸上的表情。

    深吸了一口气,旋音脸色冷肃,道:“既然你觉得我下毒害你,我们可以延后角逐。”

    撕破了脸,旋音脸上再没有装出来的伪善,不久前的温柔仿佛只是一阵风,吹过了就消失了,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苏锦的脸色同样不好,气息有些沉重,心如刀绞,脑海之中的记忆碎片更加杂乱,阵阵恶心感充斥全部的神经。

    一颗完整的青色忘羡果出现在苏锦手中,上面带着斑驳黑色的斑点。

    黑色的斑点,一看就是不正常,或者该说,当中藏了某种毒素。

    那颗果子出现,旋音脸上出现了一丝慌乱。

    苏锦道:“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说?”

    ……

    “这是怎么回事?那颗忘羡果为什么会出现毒斑?”旋战脸色一沉,口中轻喃。

    随即想到以前众星捧月,现在隐隐被夺走关注的旋音,心下一叹。

    “那忘羡果并没有毒,而是苏锦身上某种东西与忘羡果结合生成了毒素。”高祖父站在旋战身侧,眸光幽深:“战,山谷之中心思重的人少,叫你收拾干净,你似乎心软了,连个下人都无法收服,战,你怎么看?”

    旋战忙恭敬的退到高祖父身后,带着愧疚之色,道:“是旋战的错,然,这些长老的势力根深蒂固,想要拔除不是很困难,但是他们手下那些人大多是无辜的。”

    “无辜?”高祖父冷笑一声:“当真无辜就不会肆无忌惮的显露野心。”

    手掌按在旋战肩头:“那个女人心思不正,你再包庇,再为她遮掩,她也不会记你三分好!”

    旋战愣了下,随即愧疚更甚,果然人老成精,稍稍一想就知道忘羡果背后的牵扯,再也不敢隐瞒,道:“旋战愧对列祖列宗,然,长歌为我孕育一双女儿,天赋绝佳出众,旋战…”

    “莫要妇人之仁!”高祖父打断了他的话,眼含警告的看着他:“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且,不过是挪个睡觉的地方罢了,我看,清述堂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旋战身躯僵硬了一下,终究还是点头应下了,道:“是。”

    两人口中的‘她’此时正端坐高堂,前面跪着两个年纪不大的丫鬟。

    月下长歌轻轻放下了茶杯,问道:“可是查到了苏钰的去处?”

    当中红色长裙的丫鬟恭敬应道:“夫人,奴婢刚刚得到消息,苏公子路上被圣宫的人接走了。”

    月下长歌摩挲着染了豆蔻的光滑红艳指甲:“圣宫怎么会这么快得知他神族的身份?”

    那红衣丫鬟忙道:“是圣宫的圣子。”

    圣子?

    月下长歌手指顿了顿,道:“圣宫圣子、圣女藏得极深,这会子倒是冒出来了,那人…是何人?”

    “是铃音帝国水家的少主,尊级修武师。”

    “圣女又是什么人?”月下长歌挑眉,有些意外,那个容貌绮丽美艳比之女子还要娇艳的男子,她很早之前便略有耳闻。

    “是枫林帝国的公主殿下。”

    月下长歌轻笑一声,道:“倒是有趣,暂且不理他们,不过叫了盯紧了,有任何动作立刻让人来报。”

    “是。”

    沉默了片刻,月下长歌又问道:“今日角逐赛接近尾声了吧?”

    红衣丫鬟应了一声,退出厅堂,很快又急匆匆跑了进来,道:“夫人,角逐赛还在继续,大小姐…身受重伤,苏小姐…‘复苏’之毒发作,只是并没有危及生命,反而唤醒它苏小姐内里的杀戮残忍。”

    “哦?这是什么意思?”月下长歌不解。

    ‘复苏’这毒算不得毒,反而是一种催情剂,能叫人当场如野兽一样发狂、情欲喷发,逮着男人就上,半点顾忌也不会有,但它有一个十分特殊的地方,那边是复苏,挖掘脑中记忆最深刻、最难以忘怀得人的记忆,然后,幻想着眼前就是这个人,做下伤风败俗之事。

    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苏锦没有当场发情,反而是…杀戮么?

    苏锦心中最深刻竟然不是某个人,而是某段难以忘记的仇恨么?

    果然,那丫头道:“夫人,苏小姐并没有出丑,反而逼出了体内的杀戮,甚至失去了控制,整个人只知道攻击,大小姐因此受了重伤,而现在,忘羡果与白茶触发形成‘复苏’一事,根本隐藏不住,太上长老勒令族长全面勘察,整顿害群之马。”

    月下长歌猛然坐直了身躯,辛苦安插人手,这时候终于派上了用场。

    严肃道:“让我们的人收手,静观其变,这段时间暂时不会有动作,任何人传递消息都是幌子。”

    红衣丫头忙应道:“是,奴婢明白了。”

    说罢,急匆匆跑了出去。

    月下长歌沉思了片刻,问道:“你去叫大长老过来,切记避开了所有人。”

    大长老,是月下长歌的母亲,也是之前强烈反对苏锦拥有族长继承权的白发妇人。

    旋氏一族并不是所有人都姓旋,只有嫡系一脉、以及死去之后名录石碑才有资格冠上旋氏。

    这也是月下长歌为什么生在旋氏,却姓‘月下’的原因。

    没多久,一个满头白发的妇人走了进来,远远的,那头叫人无法忽视的白色头发仿佛反射着耀眼光芒。

    “这等关键时候,唤我来何事?”白发妇人形色匆匆,一挥手,将屋里伺候的下人赶了出去,直接开口问道。

    月下长歌叫了一声母亲,道:“我手下的人传来消息,太上长老插手族内之事,很快就要进行大清洗。”

    白发妇人下意识皱了眉,沉思了片刻,道:“太上长老只是因为苏锦的出现才会出关,很快会重新闭关,这段时间内,让你的人蛰伏,不要妄动,我看旋战对你还有几分情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不可能,忍过这段时间就可以了至于我的人…”

    白发妇人冷笑一声:“敢动我的人,我会叫他知道害怕!”

    根深蒂固并非需要,白发妇人在旋氏也是一位年岁尊上的长者,手中自然有一批生死相随的追随者,轻易不容易抹除。

    而旋战,年岁比她轻上许多,纵然身为族长,也不是所有人都拥戴他,没有人完美无瑕!

    月下长歌皱着眉道:“母亲,我的意思是说,太上长老介入此事,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白发妇人面不改色,随手到了一杯茶水,轻轻饮了一口,润了喉咙的干涩,道:“知道又能如何?旋氏一族魑魅魍魉多得是,真的清洗,必然要伤筋动骨,太上长老做好这个准备了么?”

    月下长歌稍稍安心,的确,十人十颗心十种想法,真正没有私心的也就那些太长老、太上长老。

    然,他们只有九个人而已。

    实力强大又怎么?

    旋氏可不是九个人的氏族,而是千百万旋氏的子孙后代共同组成的。

    随即又道:“万一杀鸡儆猴呢?旋战这个人我了解,看在同宗的份上,也许不会下死手,然而,杀鸡儆猴这事旋战用得得心应手。”

    白发妇人重重搁下茶杯,站了起来,冷冷看了她一眼:“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旋战,手段略是软绵。”

    说罢,转身就走,留下一句:“管好你自己便可,我的事我能自己解决,你就不要操心了,还有,若是苏锦夺得胜利,你最好认了苏锦。”

    月下长歌面色一僵,抿着唇低下了脑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