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移驾清述(二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474章 移驾清述(二更) 文 / 栗子糕

    旋战带着人朝着月下长歌的院子走去,还隔着很长的距离,月下长歌便收到了报信。

    “夫人,族长很生气,因为大长老擅自带走了南宫公子和南宫小姐,这会正朝着夫人院子而来,奴婢感觉族长太过生气,担心族长会朝夫人发脾气,特意前来报信,还请夫人早做准备。”

    丫头说得又快又急,额头的汗水还不急擦掉就急急忙忙道:“奴婢这就退下,免得族长看到奴婢出现在夫人院子里迁怒了夫人。”

    月下长歌漫不经心的撩了撩眼皮,道:“你下去吧,本夫人知道了,记你一功,他日必有厚赏。”

    丫头面露喜色,不枉费她冒死前来。

    直到丫头离开,月下长歌才坐直了身躯,叫来一个下人,道:“派个人去大长老处送信。”

    闭着眼睛,将院子的各处细细思考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这才松懈了身躯,半睡半醒斜靠在软塌打着小盹儿。

    旋战带着人前来,便看到了这一幕。

    面上一怒,旋战怒道:“月下长歌!你还这里悠闲小憩,你可知道你最疼爱的女儿音音此时咳嗽受了重伤,这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你身为人母,竟然还这般悠闲自在。”

    这话并不假,旋音在战败之后,便一个人匆匆离开,之后他派人几乎找遍了整个山谷,都找不到旋音。

    回过头来时,才想起找旋子桑,可是这个孩子也不见了,丢下大好的招揽人手的时机,就这么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月下长歌猛然睁眼,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旋战冷笑,这时候着急有什么用,早干嘛去了?

    月下长歌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你的意思是,音音落败了?这怎么可能?”

    旋音是旋氏一族全力培养的继承人,而苏锦,不过是将军府一个不要的女儿,两个地位天差地别,所拥有的修炼资源也天差地别,本该十拿九稳夺得最终胜利,却是落败了?

    月下长歌不相信,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多少斤两,年轻一代之中绝对是佼佼者!

    旋战冷笑:“怎么不可能?你眼中不要的女儿可是圣级修灵师,而且是银白色的灵气,你知道这是银白色代表了什么么?太上长老亲自出马,流涯义无反顾的选择,茫钟一次决定承认,还有始祖,他也是亲口叮嘱了苏锦某些事,这一切,你还看不明白么?”

    月下长歌脸上带了怒气:“看明白什么?我知道,她是旋氏的弃女,既然是弃女,为什么还有再认回来?谁知道她骨子深处是不是藏着毒牙,随时准备张口咬人报复?”

    “简直不可理喻!”旋战面色涨红,话头一转,道:“此番前来,并非追究小锦之事。”

    “嗤!”月下长歌嗤笑,鄙夷的看着旋战。

    旋战恼怒,一只手高高扬起,却渐渐的放了下去,打女人,他这辈子都没有干过,而且这女人还是自己的女人,咬牙切齿也不能打!

    深吸一口气道:“忘羡果之事你怎么说?”

    说起这事,旋战脸色瞬间变得又黑又臭。

    糟糕了,竟然忘了小锦此时可能毒发了,身边一个不怀好意的小子,万一被欺负了可怎么办?

    随即又想到两人同进同出同塌而眠,想做什么早就做了,这会追过去也是来不及了。

    脸色骤变,旋战的口气也带上了情绪:“你自己承认还是我拿出证据逼你承认?”

    月下长歌知道旋战这个人,没有证据从来都不会胡言乱语,也就是说,她使的手段根本藏不住,当下也不装了,道:“是我又怎么样?”

    旋战哼了一声:“虎毒不食子,你可知道小锦身上流着你的血液?你竟然使出这等阴毒之事?”

    “我说了,我的女儿只有旋音一个!”月下长歌眸光微闪,厉声喝到。

    “多说无益,此前种种我已经让人列成册子,让你的人收拾干净,移驾清述堂吧。”旋战不打算多加纠缠,他很有事要忙。

    月下长歌尚且好对付,毕竟只是后宅的女眷,手再长,也是为了女儿和他,难对付的是大长老,野心太大,根基敦厚,想要拔除干净谈何容易?

    月下长歌愣了下,随即面如死灰,清述堂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偏僻的院子,说得好听点是修养身心的好地方,说得难听点就是囚禁之地。

    旋战竟然想要囚禁她!

    然而,旋战既然带了人来,就不会给她向外求救的机会,任凭她如何大喊大叫,旋战已经不动声色,冷漠的让人将她押送道清述堂。

    五十个护卫得到任务,隐没暗处,一天十二个时辰随时监管,但凡月下长歌擅自走出一步,所有人自杀以谢罪!

    雷厉风行的动作,给月下长歌身边那些想要跑出去报信的丫头狠狠打了一个警钟,再不敢妄动,而是跟随月下长歌一起落住清述堂。

    踏出清述堂,旋战脸上多了两道血痕,衣袍隐隐凌乱,双眼却是如释重负。

    宽大袖口一甩,握于掌心,大步而去,他还需要去寻找旋音,至于大长老,哼哼,且让她逍遥两天,看看究竟敢多嚣张!

    ……

    “二小姐,太上长老命小的前来请您一叙。”

    手捧热乎乎的茶盏,苏锦白着一张脸,双眼喷着火苗,怒瞪上无。

    而上无却是气定神闲的执壶烹茶,仿佛没有看到苏锦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洞来的眼神。

    这时,一道声音从院子外传了进来。

    上无熟视无睹,苏锦怒气不愿理会。

    “二小姐,太上长老命小的前来请您一叙。”

    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隐隐可以听到不满的语气。

    之于他们来说,苏锦这位二小姐完全是凭空冒出来的,哪怕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多少有点不服气,甚至心有排斥,觉得苏锦就是一个外人,既然是一个外人,凭什么能够成为他们的少族长?

    上无抬眼觑了她一眼,道:“还生气?”

    苏锦瞪眼:“你让我扔水里试试?”

    全身火辣辣的灼伤,然后是几乎入骨的冷气,冰火两重天的煎熬,此起彼伏,偶尔一个走神,冷水便进入了肺腑之间,呛得人恨不得把肺咳出来。

    上无轻笑:“可是只有这个法子能够解你身上的毒,还是,你想要…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么?”

    苏锦怔了下,紧接着面容瞬间通红,眼尾红晕浓郁得仿佛染了血。

    上无笑得更加愉悦,却是可惜的叹道:“可以苏苏注定要失望了,再等等,嗯,等一段时间,等我们从冥界回来,苏苏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可好?”

    苏锦咳了一声:“胡说八道,上无,我可是记得,最初的你冷漠得像一块寒冰,一靠近就被冻僵,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可是你看看现在的你,这般…流氓!”

    上无笑,伸手将她扯入怀中,额头相抵,鼻尖轻触:“流氓么?这就是流氓了么?”

    瞥一眼她闪躲的眼神,眼中含着笑意,附身噙住微白的唇,重重舔舐。

    砰砰砰!

    院门被敲得砰砰响,伴随着少年人容易冲动的怒气,竟是不顾尊卑,扯着嗓子大喊苏锦的名字,然,两人却是谁也没理会。

    直到院外的人以为院子里没人,抬脚踹了一脚以示愤怒,这才转身回去复命,院里院外安静了下来,上无才松了苏锦,冰冷的唇口染了丝丝温度,贴着苏锦的发顶,大手揽着着她紧紧入怀。

    “还是流氓么?”上无的声音带着隐忍。

    苏锦喘着气,两只手攥紧他胸前的衣服,侧脸听着上无略急促的心跳,轻轻一笑:“上无想耍流氓也耍不了啊!”

    腰间一紧,苏锦瞪眼,却是上无掐了她的要,咬着她的耳朵道:“调皮。”

    苏锦哈哈带笑,双手环抱上无的脖子,笑得花枝乱颤。

    闹了片刻,两人相顾无言,抱在一起静坐,享受这一刻的温静。

    没多久,院门再次被敲响了,这一次来的不是下人,而是高祖父本人。

    上无略带不舍的松了苏锦,道:“去吧,凡是尽力一试,记住你身后有我。”

    苏锦咧嘴笑了笑,苍白的唇瓣此时变得水润红艳,犹如沾了水珠的粉嫩花瓣,两腮红霞铺就,眼尾情欲绵绵,美妙非常。

    “我知道了,上无在这里等我。”带着笑容,轻轻抚平了上无胸前起了褶皱的衣服。

    上无淡笑,凝视着她的眼眸,任凭她作为,轻轻点头道:“嗯,我等你。”

    苏锦眼睛一眨,突然之间凑近他,在他脸上落下轻吻,之后逃跑似的跑了。

    上无怔了怔,抬手捂住侧脸,随即绽放灿烂的笑容,仿佛寒冬腊月破冰的阳光,融化了大地的冰冷。

    目送苏锦离开,上无脸上的表情一点点消失。

    背后一道雪白的身影无声落地,紫色双眼琉璃一样璀璨剔透,此时带着难以言说的风暴。

    上无没有回头,仿佛不知道身后有了一样,依旧望着苏锦离开的方向。

    那人却是开口道:“天冥上无,你是本王见过的最无耻的人,没有之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