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先任其狂(一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485章 先任其狂(一更) 文 / 栗子糕

    幽灵道,自古以来是旋氏子弟向往又畏惧之地。

    这里没有伙伴,没有安宁,也没有休憩,有的只有杀戮,杀戮,以及杀戮。

    所谓的朋友,到了这里变成了竞争对手,变成了残杀对象,到处是鲜血,是滚滚烟尘,以及,无尽的阴狠残忍。

    但这里充满了机遇,鲜血染过的大刀,吹发可断。

    一踏进幽灵道,苏锦便感觉扑面而来的一股暴戾之气,下意识全身神经紧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就在这时,一道浓烈杀气当空而下!

    ……

    “尊主,地魔已将整个旋氏主要势力探查了遍,这是记录。”只是一抹灰色气流的地魔沉沉浮浮,却是位于上无三尺之外的距离。

    说着话,一张玉牌一从灰色的气流当中伸了出来,直接飞到上无面前,等待他的接收。

    上无打开的玉牌,飞快将里面密密麻麻的信息过了一遍,而后一把捏碎了玉牌,道:“地魔,本尊给你的任务是,斩杀两位太上长老。”

    “地魔领命。”没有任何犹豫,甚至没有出言询问,直接点头应下了。

    这就是魔将,全心全意服从上无的魔将!

    而后,灰色气流徘徊了片刻,确定尊主再没有任何吩咐之后,一头扎入窗户,飞驰而去。

    上无沉默了片刻,修长手指轻轻一动,几个白色玉牌出现在桌上,光芒煽动,玉牌打乱,重新凝聚排列,形成新的排布,隐约可以看到上面冒出的几个陌生文字。

    猛然间,上无袖口一甩,将玉牌收了去,终身一跳,消失在房屋之中。

    几乎在上无消失的一瞬间,紧闭的门被人推开了。

    一群身着黑色长衣的男子无声出现,警惕四周,朝着内堂逼近,却在打飞碍事屏风之后,发现这间屋子早已人去楼空。

    几人彼此看了一会,顺着来时的道路回去。

    房屋再次恢复安静,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任何人一般。

    与此同时,守着高祖父的两个太上长老明显感觉到强烈的杀意,人老成精,立刻觉得不对劲,猛然跳起来,果断背对背而靠,拿着自己的贴身武器,警惕四周。

    “暗中有人,莫不然,直接杀了旋烨?”

    高祖父,本名旋烨,辈分太高,敢直呼他名字的只有眼前这两个人罢了,因此,包括旋战在内,很少有人知道高祖父的真实名讳。

    “且等上一等,我们的任务是杀死少族长,现在少族长还没有真正的出现,旋烨是我们的手中一张王牌,现在就毁了他,于我们不利。”另一太上长老冷声道。

    前面开口的那个太上长老不说话了,只是捏紧了手中的武器。

    “来了!”

    话音落下,一道灰色的气流徒然出现在两人视野之中,上下浮动,不时淌出细碎的光芒,这一刻,四周的光线啪的一声熄灭,各处门窗猛然闭合。

    这间房间,很快变成一座孤居,一丝声音都传不出去。

    “这是什么东西?”灰袍太上长老面露警惕。

    身后的黑袍太上长老皱紧了眉,浑浊目光闪过一丝惧意:“还记得拘魂神墓当中偶尔流露的灰色气流么?和这东西完全一样,也许,便是同一个东西。”

    至于究竟是什么,他还真说不清楚,毕竟没有亲眼所见。

    拘魂神墓各地藏着宝藏,等待人们获取,有人能够成功取走这些宝物,并且面见神墓主人的真颜,便是一团灰色气流。

    能够当上太上长老者,自然修为不弱,从拘魂神墓当中顺利走出来并非难事,自然也是见识过神墓主人所谓的真颜。

    因此,一听到这话,灰袍立刻想了起来。

    全身戒备提到最高,死死盯着那团灰色气流,不自觉的轻喃出声:“神墓的主人…为何会出现我雁南山谷之内?”

    是啊,为什么?黑袍也想知道。

    雁南山谷可是一处庞大的阵法,进出都是有据可查的,然而,我觉得根本没有听说过有陌生的东西混入雁南山谷。

    “圣级人类的灵魂啊…暂时只能食用了…”灰色气流之中流淌出一声轻叹,叫人能够清楚的听到当中的委屈,以及无可奈何。

    灰袍和黑袍却是敢怒不敢言,毕竟不知道神墓主人突然出现在这里目的何在?

    然,只是一团气流流淌出来的气势却是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说明对方的实力比他们两个强大的太多,识时务者为俊杰,两人深谙此道。

    “阁下,有需要尽管开口便是,我二人熟悉旋氏任何一个地方,可带阁下前去。”下意识过滤了那句‘暂时食用’的话,黑袍表现出极大的热情道。

    灰袍附和:“正是,我二人身为太上长老,能做的事很多,只要阁下开口,我二人定然倾尽全力相助阁下。”

    那团灰色的气流似乎考虑了一下,圈圈灰色散了又聚,聚了又散,而后道:“我要什么?我要人类的灵魂,你们两个可是甘愿奉献?”

    “我等…”自是不甘!灰袍直接就要拒绝,却被黑袍拦住了。

    只听黑袍道:“阁下,我二人灵魂不慎强大,不如考虑这人,他为旋氏最长一辈,修为较我二人强大三分,灵魂会更可口些。”

    下意识联想,黑袍很快想到拘魂神墓叫拘魂的原因了,也猜测到那些死去的人究竟去了哪里,心下大惊,说话更加小心翼翼了。

    心下怎么想,脸上却没有表现出,让开了位置,好叫神墓主人看清楚横躺的旋烨。

    “可尊主没说要吃了他,我不能吃他。”

    这话包含了几层意思,尊主是谁?‘没说要吃他’难道说了要吃他们?黑袍心中大骇,脸上也掩饰不住了,大惊失色:“何人指使你?”

    “指使啊…”灰色气流并不打算多言,直接涨大了身躯,浓郁的气流状身躯迅速将两个人缠住!

    惨叫冲天,却被因为紧闭的门窗半点没有泄露出去。

    浓郁的鲜血湿漉了一块地面,形成一滩刺眼的血泊。

    “啧,肮脏的人类…”噗的一声,大口鲜血被气流喷了出去,带着残破的人类骨头。

    灰色气流绕着床榻转了几圈,终究没敢下口,朝着门口飞了出去。

    两位太上长老莫名死去,只剩下一滩血迹和几块白骨,这个消息根本瞒不住,如同一阵风,吹遍雁南山谷何处的地方。

    “究竟怎么回事,战,你可曾得到蛛丝马迹?”太上长老朝着旋战发火,带着怒气,也带着质问。

    旋战面色阴沉,姿态并没有对太上长老时的恭敬顺从,反而带着冷凛,道:“几位太长老莫要着急,旋战已然叫人前去查探,不久便会有消息传来,太长老且回去吧。”

    驱赶之意十分明显,然而,太长老却仿佛听不见一样,道:“战,你的态度有问题,我等为太长老,两个太上长老意外死亡,另一个沉睡不起,你却推脱不愿意我等参与,是何居心?旋氏并非你之旋氏,身为一族之长的你,难道不知道族长的使命么?”

    旋战面容冷峻,不容半分质疑,道:“族长的使命是什么?无非就是带领族人走最合适的路,带上旋氏的尊严与骄傲,行走圣灵大陆。然太长老当知道,我旋氏潜入了鬼殿之人,当务之急是肃清内务!”

    动手残杀太上长老之人,旋战自动归功于鬼殿,原因何在?便是因为残留的血液上隐隐带着会带阴森气息,冤魂的气息。

    “我等自然知晓当肃清内务,然,战你在怀疑鬼殿之人于我等之中么?所以不愿与我等多说一句?”太长老们面色不愉。

    旋战气笑了,从来不知道这些高高在上,自以为是旋氏肱骨之臣不可或缺的太长老们这般死缠烂打,而且,他的确怀疑鬼殿的人就在这些人当中,因为,能靠近太上长老并且无声无息斩杀了他们,只有一个可能,那边是自己人!

    自己人才不会设有防备,才不会任何打斗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也是对旋氏所在的阵法抱着绝对的信任,相信无人能够擅自闯入而不被发觉。

    “几位太长老且回去,太上长老之事,旋战定然会给予一个交代。”旋战心里纠结万分,百转千回,面上却是看不出任何表情来。

    太长老们没有办法,又不能贸然插手族内之事,免得引起族人的猜忌,觉得他们早有异心,只能选择相信旋战,等待后续,退了下去。

    旋氏一族,乱象已生,人心动摇,人人自危。

    “地魔,第二个任务,带走月下长歌,给她一个活下去机会,扔进魔涯森林深处,是死是活就看她愿不愿意选择。”上无负手而立,昂首蔚蓝天际。

    地魔应了一声,壮大了一圈的灰色气流闪过一丝不正常的黑色,道:“地魔知晓,然,尊主,鬼殿所图定然庞大深沉,那两位太上长老心脉肺腑具是含毒,并且伴有诅咒,只要泄露半句鬼殿之事,便会引火自焚,就地爆炸。”

    上无道:“鬼殿之事本尊自有分寸,你尽管搅乱旋氏便可。”

    地魔晃了晃身躯,没再多言,很快消失在上无身后的位置,朝着清述堂而去。

    欲令其亡,先任其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