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小狐念白(三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502章 小狐念白(三更) 文 / 栗子糕

    目光看向那座孤寂的坟墓,清理得干干净净,没有一根杂草的坟包,鲜血染红了墓碑。

    踱步而去,手执一方白帕,轻轻擦去墓碑上的血渍,旋子桑稍稍波动的心平息了下来,过去的已经过去,追究得再多也于事无补。

    “公子,奴婢是公子的奴婢,断没有离开公子的道理,如果公子真的不愿意看到奴婢,那就请动手杀了奴婢吧。”小莉擦去嘴角的血渍,恭敬跪好,眉目平静,脊背挺拔,仿佛身受重伤的人不是她。

    茅草屋背后,苏锦抓了上无的手,放弃了露面的打算,身形一闪,两人如同来时一般,悄悄的离去。

    “你不是要看看你舅舅么?怎么临到头来却是拔腿跑了?”上无落后两步,任由苏锦拖拽着扔上灵兽的后背。

    一阵强风呼啸而过,卷起层层落叶,展翅高飞灵兽带着两个人一飞冲天!

    苏锦扭头看了看越来越远的墓碑,看了看被旋子桑无情推倒在地上,甚至拿出武器指着喉咙的小莉,忍不住嗤笑道:“我这个素未谋面的舅舅啊,说的天上有人间无,其实就是个懦夫,自己有眼无珠认错了人,还怪身边的人没有提醒他,简直是无理取闹!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推卸责任,免去心中的几分愧疚,哼,这样的男人,我认他干什么?”

    可惜了罗家,小舅舅尚且中了魔气生死不知,这一个从小被别人养在身边的儿子,更是心中只有儿女私情没有国仇家恨。

    上无微微挑眉,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庞,柔声道:“人啊,总有这样那样的牵挂,甘愿为之放弃一切,是痴是傻、是否值得已经不再重要。”

    说到小舅舅,苏锦才想起罗帆曾经说起要前往魔宫以争取一线生机,可魔宫现在可是好端端的在莫里城呆着,而她并没有看到小舅舅罗帆。

    “上无,小舅舅去了你的魔宫,你还知道么?”苏锦突然问道。

    上无眸光一闪,好似终于想起来小舅舅是谁一样,轻声道:“我不知道。”

    不在意的人,为什么要去关注?因此,在罗帆从苏锦视野当中离开之后,上无也将他抛弃在了角落里,若非苏锦此时提醒,他根本不记得有这号人物的存在!

    苏锦笑了,伸手掐住他的脸颊,道:“你作为魔宫的一宫之主,竟然跟我说你不知道,你在逗我么?”

    上无顺势将她揽入怀中,道:“说错了,我并非魔宫的一宫之主,真的魔宫之主是血魔。”

    苏锦轻哼一声,道:“你不要推脱责任了,血魔可是以你为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换句话说,你通过血魔掌控了整个魔宫,那么你还敢说自己不是魔宫之主?还是说…你魔宫魔徒,发现了小舅舅的有背叛之嫌,将他抓起来,甚至已经杀害了?”

    眼皮子一跳,苏锦心里稍稍算了一笔账,距离她离开铃音帝国已经快一年了,也就是说,小舅在魔宫呆了更长的时间,再换句话说,就算被伤害了,此时已经变成一堆白骨。

    苏锦:“……”

    不会吧?

    她真的不是故意忘记小舅舅的啊!

    上无笑了,抓下她作恶的手,置于唇边轻擦而过,道:“你看你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就,算了他被魔宫的人抓了去,也残害了,那么你此时找到他之后也是一堆白骨,更何况…你也知道他违抗魔宫的命令,不是么?这种叛徒难道不该处死?所以,苏苏,就算了罗帆真的得死去,那也是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你说对么?”

    所以,真有那么一天,请不要怨恨于我,一切都是他的自作自受。

    苏锦听明白了上无的话中意,哪怕自己升起了着急,也只能按耐下。

    “莫言多想,我会让人去找罗帆,也许…还没死呢。”上无不在意的说道。

    伸手拍了拍身下的灵兽,驱使它飞得快些。

    其实罗帆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关于苏苏的一切事,一切人,都不会逃过他的掌控,所以,在罗帆被囚禁起来之后,他已经从血魔口中得知。

    并且直言就这么关,只要留一口气就行了。

    苏锦点点头,算是接受了上无不算安慰的冷言冷语,道:“堗土帝国就在眼前,上无,你说我们是不是该遮掩一下面容?”

    上无认真的看着苏锦的脸,这张脸随着时光的流动,正像一朵美丽的花,一点点绽放在阳光下,可惜这份美好却不得他一个人独自占有。

    苏锦也看着上无,这张脸将南宫子瑜迷得神魂颠倒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天生的尊贵气质,目下无尘、威霸凛凛的气势叫人想忽视都不能。

    真想…毁了这张脸,叫他再勾引女人!

    不对,还有男人!

    那个叫倾夏的半族可是个男的!眸光带了几分狠色,看上无的眼神自然流露丝丝的杀气。

    上无微微一僵,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道:“你想毁了它?”

    可是他不想,曾经的她曾经夸过这张脸,说因为这张脸而救了他,然后有后来的沉沉浮浮,喜怒哀乐。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想过掩饰了这张脸。

    “毁了它才不会勾三搭四。”苏锦不自觉的嘀咕,想到以前上无也曾说她‘勾三搭四’,不由得笑了出来,道:“上无,我这张脸也可以勾三搭四吧?”

    所以小心了,你敢勾三搭四,就不要怪我有样学样!

    上无面色一冷,五指轻轻掐住她的脖子,附身在上面重重一吸,留下一个可怕的红痕,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

    “你干什么?很疼你知不知道?”苏锦捂着脖子瞪眼。

    却见上无笑了,变脸之快叫人叹为观止。

    修长手指轻擦唇瓣,上面残留点点的温度,笑得格外妖冶明丽:“苏苏,这个印记就留着吧。”

    苏锦更加凶狠的瞪眼,恶向胆边生,抓了上无,重重咬上他的…胸膛,紧接着便感觉到铁锈一样的血腥之气,流连在唇齿之间,然后口中的那块肉,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苏锦:“……”

    莫名的心虚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是一报还一报,她却心生一种愧疚,再也咬不下去,渐渐松了口。

    看了看眸光深邃了许多宛若旋转的黑漩涡的上无,轻咳一声道:“你也咬我了,我只是…”

    冰冷唇舌缠了上来。

    苏锦:“……”

    个禽兽!

    也不看看场合!

    ……

    一只全身雪白的小狐狸拖拽着残败的腿,惊慌失措的往前奔跑。

    小狐狸很小,脑袋只有十来岁孩童拳头那么大。

    全身雪白之色,唯有一对眼睛,是诡异的绿色,无端给人一种不详的阴郁之气,就像七月半午夜时分,漫天坟场燃烧的绿色幽光。

    它的身后,一群灵兽追赶着,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三方包抄而来。

    “念白,你再跑也没有用,不过是白费力气,还不如就此跟我们回去接受惩罚,好歹还能多活两日。”

    高空中,一只振翅的黑色大鹰昂首嘶鸣,紧接着竟是口吐人言。

    念白,那只小狐狸下意识僵了下,紧接着因为冲速太快而来不及刹车,竟是脑袋朝下、两只后腿空翻了一圈,然后重重砸在地上,甚至拖拽了一段距离,被迫停止了奔跑。

    念白死死咬着牙齿,疼得全身颤抖,却是不肯发出一声痛呼。

    “你是半族,我族厚待于你,你竟然敢恩将仇报,快快随我回去受死!”一声震天动地的嘶吼,圈圈音波震荡开,打在身上,带起层层战栗。

    念白终于绷不住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雪白的毛发,与此同时,诡异的绿色眼瞳不停的收缩,最后只剩下针尖那么大,白色几乎占据了全部,异常恐怖。

    小小的身躯往身旁的石头躲去,瑟瑟缩缩的偷看大片灵兽。

    “无处可逃了吧?念白,兽族并非有意杀了你母亲,而是她犯了过错,既然敢明目张胆的犯错,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么就要有承受后果的决心,念白,你母亲…死不足惜!”一头火红色的狐狸站在石头上,冷冰冰看着念白。

    念白猛摇头,小身躯瑟缩得不行,竟是吼道:“不要侮辱母亲,不要侮辱母亲!”

    口中露出小米一样的尖锐,全身雪白色的皮毛炸了开,宛若一坨白色的毛团子,竟然带出了几分凶悍与狂野。

    “怎么,想和我动手么?现在的你还嫩了点,除了跑,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何必自取其辱?”红狐狸冷道。

    “唔…!”念白身躯微微下伏,做出攻击的姿势,针尖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红狐狸,口中发出警告之声。

    “何况我并没有说错,你的母亲不知羞耻与人类行那苟且之事,我族能够允许她生下你这个孽种,已经是网开一面,甚至将你养成了这么大,兽族不曾愧对于你,可想想你做了什么?置生你养你的兽族于何地?”红狐狸声音拔高红色的眼瞳流淌几分杀意,在念白看不到的角落,朝着某个位置使了个眼色。

    一条小蛇悄无声息的钻入地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