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万家灯火(三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511章 万家灯火(三更) 文 / 栗子糕

    生辰?

    那是什么东西?

    活了两辈子、三十几年苏锦,从来不知道生辰是什么东西,更因为从来没有过过,所以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

    脸上出现了怔愣的表情,也忘了那只覆在眉心的大手,冰冷刺骨似乎也没那么难以接受。

    “上无的意思…今天是我生日?”苏锦不确定道,同时转过头去看窗外,阳光格外明亮,这时候应该是午时吧?

    指尖触及眉心,一朵好看的花在他指尖下绽放,发出淡淡的光芒,极浅,叫人容易忽略了去。

    此时,花朵灿烂盛放,比任何时候都要惊艳。

    上无眉目如画,染了丝丝暖色,近距离拥抱苏锦,感受她身体传过来的温度。

    附于耳侧,轻声道:“是苏苏的生辰,以前无能为力,此后,上无不会忘记苏苏每一个生辰。”

    苏锦沉默,闭着眼睛沉思,这具身体的生辰并非今日,而她未穿越前…什么日子来着?抱歉记不住了。

    所以…

    “上无记错了吧?今日不是我生日。”苏锦抬起头,近距离看着那张完美无瑕的脸。

    上无笑了笑,在她眉心处落下一个浅吻,道:“我说是,那就是,苏苏有意见么?”

    你说是就是!

    苏锦笑了,伸出双手,将头顶上的脑袋拉下来,重重落下一个响亮的吻,以及黏糊糊的口水,笑得阳光明媚道:“既然是我生日,那就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没吃遍一条街,不回来!”

    豪气万千,苏锦身躯一动,直接从上无怀中蹦了出来,抓了床脚衣袍披上身,赤脚踩在地上,走进何必的洗浴池当中。

    上无盘腿而坐,颀长身姿暴露空气之中,肤色偏白,隐隐带着惨淡的白晕,墨色长发倾泻,洒落胸膛,遮住半身春色,眸光温暖犹如暖玉,抬手擦去脸上的口水,一丝浅笑自唇齿间溢出来。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调皮。”

    说干就干,换上衣裳的苏锦拽着上无,兴致勃勃的走遍了整条街,然而,尽兴而去,败兴而归,原因是这座土城除了土,根本没有什么东西能吃的。

    而且,那些肉类,无一不是生在地下的生物,拥有坚硬的外壳,丑陋的外貌,看着就没什么食欲。

    就是平日里最讨厌的青菜水果,这里更是看都没看到过。

    这里人,似乎是吃土长大的。

    扔掉手中那块像极了泥巴的饼子,苏锦一脸生无可恋,道:“上无,像我这么凄惨过生日的人想来也就只有我一个了吧?”

    生日是什么?

    苏锦的记忆里就是大吃大喝!

    然而,这里什么都没有,喝水么?

    沙漠里的水更是珍贵,比灵石都贵,而且自己从来不会有水系修灵师逗留,原因是水土相克,尤其是土系的主战场,队伍水系修灵师来说,完全是一个死地。

    所以,这里的水简直可以当成交易货币来使用。

    上无笑,道:“苏苏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找来。”

    说大话呢?

    方圆百里可都是沙地啊,只有这么一座土城,若非此地有宝,相信他们是不会在这里逗留的。

    犹豫了下,苏锦试探道:“来点灵兽肉?最好是那种刚出生不久的幼崽,那肉嫩的,啊,想想都流口水,还有鱼,上无烤的鱼特别好吃,感觉不到鱼刺,这东西也是美味,还有什么?嗯,既然我生日,好歹来两坛子好酒吧?”

    光是想想,苏锦就口水横流,尤其是昨夜梦中大战三百回合,感觉整个人莫名虚脱,仿佛灵魂被打了一顿一般。

    因此,她急切的需要饱餐一顿,然后舒舒服服睡上一觉,以迎接明日的宝物到来。

    “苏苏先回去,我这就去找来,你说的所有,全部都找来。”上无走近一步,摸了摸她的脸庞,附身在她唇角轻吻,而后转身离去。

    苏锦摸了摸嘴角,看着上无消失的方向,陷入了混沌之中。

    生命中,曾经有个人也这么对她,轻轻亲吻她的嘴角,轻轻叮嘱她等候片刻,然后找来美酒佳肴,与她痛饮一夜,一起睡在屋顶上,望着满天星辰,说那是他的宫殿,属于他一个人的领地,说以后带她一起住。

    然后…

    脑中被利刺扎了一下,苏锦面色一白,捂着脑袋就地蹲下,崩裂的记忆,始终看不清楚容貌的梦中人,究竟为什么?

    拼命的想要挖掘后面的事,却始终毫无头绪,反而叫脑袋越来越疼。

    “小锦,你,还好么?”

    是一豹,这个陪她最久的蠢豹子。

    苏锦抬起头,汗津津的脸上带了几分虚弱,轻轻摇头道:“我没事,你们怎么在这里?”

    小豹子毛脸上露出委屈之色:“小锦自己跑出来潇洒,却把我们扔下了,你说,是不是罪无可恕?”

    苏锦一愣,摸了摸袖口,一脸无辜道:“我一直以为你们好好呆在我的袖子里,你们什么时候跑出去的,我不知道。”

    所以我以为我是带着你们的,不能怪我抛下你们,只能怪你们自己贪玩,离开了我的袖子。

    嗯,就是这样。

    二叔冷着一张鼠脸,小爪子抓着一枚丹药塞入苏锦口中,之后一言不发的爬到苏锦肩头坐好。

    念白有样学样,坐到另一旁,还拍了拍苏锦的脸颊,小爪子往前一挥,道:“出发!”

    “哎,位置都被你们占了去,那我要蹲哪里?”一豹急了,顺着苏锦的袖口往上,左右两个肩膀转了转去,最后将红彤彤的眼珠子盯上了苏锦的头顶。

    黄昏十分,夕阳将影子拉得老长,过路的人行色匆匆。

    苏锦顶着一坨红色,一左一右一金一白,主仆几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迈步走向落住的客栈。

    “小锦,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小锦,你忽略了我们一天一夜,所以,你的今夜属于我们。”

    “小锦,这个地方都是土,土作的盘子,土作的茶杯,叫人喝了一嘴的土,可难吃了,我好不容易找到能吃的果子,却带着土腥味!”

    “小锦,一会儿不要太激动呀!”

    “小锦…”

    小豹子和小狐狸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而小老鼠,却始终阴沉着脸,小脑袋转向别处,就是不搭理苏锦。

    竟然还耍脾气?苏锦不由得戳了戳它的脑袋,道:“这是怎么了,谁惹二叔生气了?”

    二叔哼了一声,小爪子拍开苏锦的手,不理。

    苏锦再戳,二叔瞪眼,依旧不开口。

    “好了,别闹了。”苏锦直接将它扯下来,双手捧住,放到眼前,道:“到底怎么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你肚子里才有蛔虫!”二叔鼠脸上满是嫌弃,道:“还有脸问老头子怎么了?小锦,你可记得我们是身有契约的主仆?为什么出门不带着我们?你可以推说是上无,但老头子一个字都不会相信,因为只要你愿意,上无就不会反对,小锦,老头子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们惦记着你,而你却只有自己?”

    苏锦的自私二叔十分清楚,又或者说,因为生活环境所致,她一直习惯一个人,作为苏锦的契约兽,它们徒有虚名。

    但像今天这种事可不能再发生!

    谁也不知道离开了上无,离开了它们,小锦脑中记忆混乱时,会不会出现意外?

    没看到它们站了很久,小锦依旧没有反应,若不是那只蠢豹子出声,小锦是不是一直处于紊乱的时候?

    太过担心,二叔就冷了一路的脸,甩了一路的脸色。

    苏锦愣了愣,冷风吹过,带走身上的温度,叫身上的冷意浓了三分。

    答非所问,苏锦道:“二叔,你说,我是不是有前生今世啊?”

    二叔斜眼,一脸‘你是白痴么’的表情:“前世今生,你以为穿越时空很容易?的确,有些实力高强的神族、魔族可以,但是代价太大,需得耗费一生的功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苏锦皱了皱眉:“意味着什么?”

    “最好的结果是从头来过,最悲惨的却是除了一条命什么都没有了,谁愿意抛下神族至高无上的身份地位以及不朽年华?”二叔道。

    苏锦点头,换成她是不会同意的,神族等同于不死之身,人生那么美好,世间万物那么美妙,人间佳肴那么美味,为什么要想不开去找死?

    “所以,别想什么前世今生了,就算你当真有前世今生,前世之前是前世,前世之后是今生,前世的已经看不到,你能做的就是过好今生,像炫目妖娆的花朵一样绽放一生。”二叔冷静道。

    小豹子毛脸上的表情变得一脸心事重重。

    “你说得对,二叔,脑中偶尔闪过的记忆折磨我折磨差点癫狂,是我相差了,那些记忆根本不属于我,就像…”‘苏锦’的记忆也不属于她,而是知道参考的模板,后来的日子,还需要她自己来过。

    想开了,苏锦脸上的沉重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轻松,露出一个笑脸,这才发现一个十分惊奇的事——

    “你们看,着土城众多土房子,却是家家灯火通明。”苏锦眸光闪过惊讶,有种万家灯火为我点亮的错觉。

    苏锦不知道是,万家灯火的确是为她点亮,不只是土城,整个人界,这一夜,莫名其妙的灯火自燃,如论如何也无法熄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