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杀人狂魔(一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524章 杀人狂魔(一更) 文 / 栗子糕

    “快点放开我,你以为就你那点本事能够困住我么?不不不!你最好现在放了我!否则,待我修为恢复之时便是你的死期!”狰狞的脸庞出现,双眼凶悍无比,仿佛要撕碎铃音月月一般。

    铃音月月面不改色,抬起手,在他身上各大经脉点了点,张狂癫疯的立刻失去了所有力量,歪着脑袋睡了过去。

    “看到了么?父皇他…我爹他体内住着两个灵魂,谁实力高强些,谁就掌控身体的主动权,可这具身体到底是我爹的,所消耗的能量完全是我爹承担,里面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怪物只会败坏我爹的身体!”铃音月月双眼微红,因为这个陌生的灵魂,她从小就活在修炼当中,剥夺了很多的权利。

    她已经一一照做了,到头来,这个怪物却还是伤害了她爹。

    苏锦一脸惋惜,道:“他灵魂的气息是鬼殿之人特有的吧?若是可以,还请公主殿下仔细询问一遍,毕竟我们根本不知道九域冥府的底细,还有,公主殿下的气息…”

    “我也是鬼殿的人。”铃音月月没有任何隐瞒:“从小,这个住在我爹身体的外来者就强迫我不停的修炼,那时候年纪小,只想着叫我爹以我为骄傲,根本不知道我爹不一定是我爹,直到后来,向来疼爱我、宠信我的爹打了我一巴掌,并让人将我丢入皇家猎场之中,几经生死差点送了命,那时候我才觉察到我爹的怪异。”

    苏锦不动声色,静静的听着铃音月月的话。

    很快便了解了所有。

    大概就是,某一天醒来,我爹身上多了个外来居住者,而我,从此活在水深火热、时候甜蜜欢心,时候虐得体无完肤,然后开始了与外来居住着的斗智斗勇的艰辛过程。

    只是,她失败了,外来居住者也没取胜,就这么僵着,谁也不愿意承认过错,怎么协商都是道不相同不为谋。

    于是,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却因为同一身衣服而不得不大打出手,又不得不绑在一起,简直不要太纠结。

    再然后找到了抹去多出余灵魂的办法。

    “这就是你想要进入九域冥府的原因?你想过没有,这位多余之人也是鬼殿的人,你带着他一起进入了九域冥府,如同将鱼放入了大海之中,你要怎么找到他,说不定还会被他反咬一口!”苏锦直言道。

    铃音月月点头:“这个问题我有考虑过,然,不能因为多出来之人,而不敢入九域冥府,因为我所知道的解除诅咒的方法只有这么一个,要是因为那个人的存在放弃了,那么我爹只能等死!”

    但她绝对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她爹等死!

    苏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道:“看你高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此前我要去堗土帝国,你若是愿意等,就留在这里,待我堗土帝国事情了结之后再回来寻你。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同我一起上路,你要做好准备,你的肩膀上扛着这么一个等同于半废男人,我是绝对不会插手你们之事,招来了麻烦只能自己解决。”

    铃音月月低下了头,仿佛在认真思考。

    最终,铃音月月决定带上她爹,加入队伍之中。因为有上无的存在,铃音月月只觉得跟在他身边能减少很多麻烦!

    飞行灵兽因为铃音月月的凶残而坠亡,为了弥补这个罪孽,她不得不抓一头飞行灵兽作为代步工具。

    一行人多了两个,一下子变得了热闹。

    随着帝都越来越近,裴希的脸色就越来越沉重。

    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时隔一年多的时光,终于要回到熟悉的土壤当中。

    所谓近乡情怯,看着庞大无比、威严挺拔的城门,裴希有些纠结,有些幽怨,最后只剩下叹息,迈着沉重的步伐,踏入城门。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

    一直将自己藏在苏锦袖口之中的小白狐狸念白突然窜了出来,蹲坐在苏锦肩头,小声道:“我闻到了同类的气息,这种气息不同意兽族的悍然野性气息,而是参杂些人类的气息,血脉失去了纯净度,我猜测,对方是个半族。”

    半族两个字,念白知道并不是好话,它们是兽族与其他种族苟合之下得到的产物,不被两族所接纳。

    然,这气息钻入鼻息之中,竟然有一种落叶归根的感觉。

    十分的古怪。

    “而且,这座城里的半族似乎不少,空气中的血脉气息凌乱而驳杂,气息却是强劲有力,比很多兽族都要强大。”就事论事,念白并没有隐藏,也没有胡言乱语,而是将自己所知道的事,和盘托出。

    苏锦点头,将念白抱入手中,指尖轻动,一抹银白色灵气在它身上流淌滚动,将它身上属于半族的气息遮掩住:“不要胡思乱想,我没有嫌弃你是半族的意思,而是,这里发生了杀人命案,我觉得半族要被推出来顶缸,至于是否是半族所为,根本不重要。”

    半族,在人类一族中只会将他们当成奴仆,运气好一点,主人和顺好相处,日子还算可以。

    运气被大粪糊了,那就只能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

    就是这么卑微低贱,因此一旦有人类犯了什么罪,拿他们出来顶嘴是最好不过了。

    因为半族有个极易暴躁、陷入张狂、见人就杀的毛病,因此,推出半族,根本不会有人出声质疑,更因为杂交体,下意识将他们当成畜生。

    试问,有人会因为即将斩杀一只鸡而出言求情么?

    念白刚升起的不悦瞬间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担忧,担忧它的同伴们:“小锦,出了命案为什么推到半族头上?”

    “也许就是半族所为。”苏锦漫不经心说了一句,而后往前走了一段路,果然看到巷子里一具惨遭分尸的碎尸。

    身着衙役服饰的男子正蹲在地上勘检。

    “找个地方落脚。”上无抬手轻轻一挥,紧接着空气中一阵晃荡,似乎在回答他。

    铃音月月背着她爹,眸光闪了闪,看了上无一瞬,便别开了头。

    伸手,上无自然而然牵过苏锦的手,带着她往地魔传回来的方向走去。

    “不过离开一年罢了,这些人竟然变得这般无用!”裴希脸上压抑些苦闷,看着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重重叹气。

    “头儿,别难过,现在我们回来了,定叫它恢复往日荣光!”一小矮人红着眼睛道。

    一别经年,回归故土,竟然忍不住泪水打湿眼眶。

    裴希嗤笑:“别把自己看得太重…”

    后面的话却是没有说出来,有些事口中死咬着不说出口,其实心知肚明。

    君王无道,侧有妖妃,不除之,国之将亡矣!

    “小锦,你们先去,许久未见,带着我的人到处走走。”裴希上前拦住苏锦道。

    苏锦点头:“找得到路就行。”

    而后,跟着上无并肩而行。

    白衣少年眉目如画,红衣少女艳丽似火。

    这样的两个人手牵手横行街道,叫很多人止了脚步,面露惊艳之色。

    而有心人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客房中,原木桌上,对坐饮茶的两个人。

    苏锦实在做不来上无这般不动声色的饮茶,大口灌了一杯,双脚盘起,道:“上无,你说裴希会找什么人?”

    上无道:“何出此言?他不是说到处走走?”

    苏锦斜眼:“你信?反正我不信。裴希这个人时而傻乎乎,时而冲动暴躁,其实内心城府颇深…我觉得他在利用我对付某些人。”

    某些人?比如伏卧君王侧的妖妃!

    上无拿了一方帕子塞入她手中,道:“擦擦,一会儿用膳…苏苏且说说看,裴希如何利用你对付某些人?”

    苏锦随即擦了两下手就扔了,道:“我们一来就死了人,而且叫我们亲眼目睹,我猜测这是个引子,之后,以我们所在客栈为中心,会整日死人。”

    上无无奈,重新取了干净的帕子为她擦手,道:“你想多了,不过是巧合罢了。”

    苏锦眼中闪过狡黠之色,摊开十指叫上无一根根擦干净,道:“是不是巧合我们且等着便是。”

    上无轻笑,手上一用力,将她拖入怀中,俯下脑袋,轻轻摩挲她的鼻梁,道:“嗯,我们等着…”

    一番耳鬓厮磨,上无抱了苏锦翻身上塌。

    第二天,一脸春心荡漾又心虚尴尬的苏锦在上无一如往常的目光下吞了整整两只烤鸡,这才看到一夜未归,此时方归的小矮人们。

    什么羞涩,什么意犹未尽,完全喂了狗!

    苏锦道:“裴希,你们一夜没有回来?”

    裴希身上的衣服也有湿润,不知道是晨雾所致还是怎么回事,随手一弹,水珠子洒落在地,晕开,扩散,朝着低矮的方向流淌而去。

    叹道:“凉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年前不告而别的兄弟分布四面八方,我带着这帮臭小子们一一走了遍,吃了一夜酒水,这时候才得以抽出空闲。”

    撩起袍摆,准备坐在苏锦身侧,却感觉到刺入骨髓的疼痛,急忙让了开,也不敢在两人的桌子坐了,而是让人开了张小桌子,委委屈屈的缩在那里。

    正准备开口说什么,一道急促的呼声传来——

    “死人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