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横插一杠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568章 横插一杠 文 / 栗子糕

    苏锦果断转动脚尖,拔腿走了过去。

    司徒明晰和慕容岩萧相视一眼,终究是跟了上去,而大个他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再深一步,可能就是丢掉小命的事,因此,选择了后退。

    慕容岩萧见状,将身边的慕容世家子弟也打发了回去。

    苏锦看了看身后的两个男人,皱眉道:“两位,我此行带着目的,两位并不适合跟着,危险重重,若是出了意外…”

    慕容岩萧笑道:“小锦真是客气,忘了我们算是好朋友了么?”

    司徒明晰冷哼一声,没有开口。

    无奈耸了耸肩膀,她已经出口提醒,然这两个人不听,那么出了意外,那也和她没有关系。

    如二叔所言,大概百步的距离,一个明显带着古怪漩涡的石头出现,苏锦眸光微闪,指尖轻置之上,一抹强烈的光芒崩裂,将苏锦吞噬了去。

    与此同时,慕容岩萧和司徒明晰大步上前,在光芒消失之前,融入其中,紧跟着消失不见。

    过早离开的三人并没有发现,紧随其后,一道可疑的黑影跟了进入。

    视野豁然开朗,草长莺飞,鸟语花香,端的是无边春色。

    “好多灵兽。”苏锦微微惊讶。

    入目的灵兽玲琅满目,各种形态的都有,最关键的当属这些灵兽无忧无虑,身上气势收敛得非常好,仔细看却能看到隐藏深处的暴戾残忍。

    慕容岩萧眸光倒映着这些灵兽的身影,目光灼灼:“倒是没想到,魔涯森林身处竟然别有洞天。”

    似乎,他的契约兽要有下落了。

    忽然,灵兽齐声嘶鸣,各色眼瞳死死盯着贸然出现的三个人类,紧接着,一头小巧的银白色虎兽从众多灵兽之中走了出来,标志性的‘王’字流淌着无法说明白的气势。

    “人类,你们不知道兽族禁地,入内者死么?”虎兽兽瞳中冰冷刺骨。

    苏锦上前一步,道:“抱歉,无意中踩了暗道,不小心掉下来了。”

    虎兽歪着脑袋看人:“果真如此?”

    苏锦面不改色的点头,从蛇蝎美人,从牛头人身上,苏锦看到了兽族的本性,那就是耿直。

    慕容岩萧和司徒明晰冷静的点头,有些意外苏锦一个站不住脚的蹩脚理由,却叫虎兽相信了,然,此时的苏锦是自己人,断没有拆自己人墙角的道理。

    虎兽点了点头,而后摇身一变,一人身虎脑袋的半人半兽映入眼帘,哪怕知道兽族的审美观奇怪非常,苏锦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虎兽大声道:“你们随我而来。”

    看在意外踏入的份上,它不介意开个方便之门。

    三人没有犹豫,大步跟上。

    很快,他们发现了一些半族,这些半族地位卑微得可怜,小小的一坨瑟瑟缩缩,恐惧非常的为兽族服务。

    而且打骂认命,无论如何也不会反手。

    似乎察觉到三人的注意力,虎兽不在意道:“这些半族,血脉杂乱的很,算是兽族的败笔,本不该出现在兽族之内,然,我族长辈觉得他们可怜,便留在族内当个使唤的人手。”

    没错,之于兽族,半族就是奴隶,理所当然的奴隶。

    苏锦皱眉道:“为什么?纵然血脉不纯净,到底留着兽族的血脉不是?”

    虎兽奇怪的看着苏锦,道:“灵兽以血脉判断等级尊卑,血脉越是凌乱,后来前进的空间越是狭小,既然注定无法争得前方,又何必费心思?更何况,强者为王,在哪里都是适用的。”

    半族人这么认为,所以心甘情愿又恐惧非常的选择低下头,为了活下去而出卖身体力量,兽族也是这么认为的,弱小之人,没有自己自己做主,听之任之才是他们的归宿。

    苏锦沉默,漠然之间想到了夜长眠,不知道这个丫头现在怎么样了,半族出身,是不是存在于某个角落里受苦受难?

    被苏锦惦记的夜长眠,此时闭着眼睛背靠大石头而坐,唇角微微上扬,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片刻之后,眼眸睁开,露出一双泛着诡异红光的眼睛,轻启红唇:“阿锦,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胸前,一根红色的签子起起伏伏,投射影子无数,而后径直钻入夜长眠胸膛,消失不见,好似不曾存在过一般。

    突然,眼前一晃,夜长眠唇角瞬间僵硬,血红色双眼凝视着眼前被捆绑在桩子上的女人,面容渐渐扭曲,并且随着女人被抽打、撕心裂肺的惨叫而变得狰狞恐怖!

    习惯性闭了眼,一桶冷水当头而下,好似无数钢针刺入眼球之中,疼得说不出话来,刺入心扉骨髓,然,夜长眠已经习惯了这般疼痛。

    “长眠,不怕,娘不怕…”桩子上的女人咬着牙,由始至终只说出真的一句话。

    夜长眠眼泪瞬间崩塌,犹如倾泻的洪流,止也止不住:“娘…”

    “别怕,娘不怕…”女人无意识的念叨着。

    一黑衣人走了进来,冷声道:“怎么样?我给你足够多的时间了,再不打算给我一个答复,我可就真动手了。”

    夜长眠抬头,眼中恨意沸腾:“我说了我不知道,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说不出来!放了我娘,打我!”

    一只大手突然之间出现在夜长眠面前,高高扬起、重重落下,殷红的掌印随之出现,紧接着便是转青,异常醒目。

    “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冷酷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

    撕拉——!

    身上的衣服被撕碎,夜长眠双眼一突,紧接着胸口上一阵刺疼,滚烫鲜血被吮吸了出来,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锋利的獠牙钻入血肉之中。

    “原来是这样…”男人抬起头,唇畔处挂着一丝黏稠的血液,妖冶莫测,深沉入骨。

    夜长眠面色大变,她竟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拥有奇特的力量,脱口而出:“不,你不能伤害她!”

    “伤害?怎么会?作为我族上宾,我自会好好款待她…长眠,不乖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男人口气平缓,好似再说一件很普通的事。

    然而,两人对面、那个被捆绑在木桩子上承受鞭挞之苦的女人突然间崩开了血管,周身刹那间被鲜血染红。

    砰的一声巨响,皮开肉绽,血雾横飞,原地,除了木桩子,以及上面染红的血液,再没有任何东西。

    夜长眠双瞳猛缩,竟是忘了呼吸。

    娘,那个被称为娘的女人,那个给了她生命又残忍抛弃她的女人,那个不过见过几次面的母亲,就这么在她面前灰飞烟灭了。

    死了,她死了,死在她的面前,而她,无能为力。

    “你,你杀了我娘?”

    “是我。”

    短暂沉静之后,夜长眠胸口血红色光芒大振紧接着,一支古怪的红色签字飞上高空,下一刻,红色签子一分为二,二分四,四成八,不断的翻倍,不过转瞬之间,红色签子密密麻麻占据了整个牢笼。

    “那,你该死!”夜长眠恨意丝毫没有隐藏,厉声斥道:“杀,给我杀了他!”

    “哦?竟是天生的占卜师?”男人看着漫天的红色签子,不在意的笑了笑,道:“你算得出天下人,却算不到自己,夜长眠,你注定孤独一生,这才是你的归宿!”

    ……

    “此地你们暂时居住,三日后我自会让人送你们离开,记住了,不要到处乱走,否则死了跟我没有关系。”虎兽冷酷的丢下一个警告,而后大步离去。

    暂时居住之地,其实就是一颗参天大树,枝繁叶茂,上面一个竹子搭成的屋子,美则美,苏锦却觉得摇摇欲坠。

    慕容岩萧问道:“小锦,能否说明,此行目的何在?”他才能看着出手相帮?

    苏锦道:“找人。”

    找念白,也找夜长眠,只是不知道这两人在不在这里?

    司徒明晰冷道:“此地为兽族领地,到处是飞禽走兽,想要找一个谈何容易?端看虎兽之举,是否想过直接开口询问?”

    苏锦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我要找的人比较特殊,我想虎兽就算知道,也会选择隐瞒。”

    一个九幽狐狸返祖的血脉,一个半族,很可能她刚说出口,虎兽就朝她动手了。

    司徒明晰微微挑眉,终究没在开口,慕容岩萧也是闭了口,纵身而上,双脚立于竹屋之上,这才发现…

    “只有一间屋子该怎么住人?”

    若是寻常野地,大家背靠背一样可以休息,然,有地方遮顶,那男女同塌可就说不过去了。

    苏锦果断道:“我睡树杈上就可以了。”

    好些日子这么过来的,早已习惯一根树杈也能安然入眠的日子,而且,这种睡法,叫她的敏锐度一升再升。

    慕容岩萧有心让出屋子,奈何司徒明晰不知道绅士为何物,径直入了竹屋子不出来了,慕容岩萧也没有办法,无奈一笑,道:“那辛苦小锦了。”

    苏锦摆摆手,没有说什么。

    入了夜,林子变成了灵兽的天堂,阵阵嘶吼冲天,带着兴奋,也带着激动,飞天遁地、各种奇珍异兽好似纷纷走出了家门一般,参加属于他们的盛世狂欢。

    苏锦趁着这个时候,一道隐息阵法开启,便闯进了灵兽的天堂。

    司徒明晰不发一言的跟上,在看到苏锦准备暴力打开一锁链捆绑的暗道时,伸手挡住了她,同时还有慕容岩萧,三只手交叠在一起。

    “你想死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