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胡说八道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571章 胡说八道 文 / 栗子糕

    牢笼之外,阵阵嘶吼,夜长眠昂起头,双瞳泛着诡异的红色光芒,四肢呈扭曲得姿势,一身颓废之气。

    口中轻喃:“是、是…是阿锦来了么…”

    一道黑影出现,修长指尖挑起她的下巴,叫她正视自己的脸,恶趣味道:“是,是你口中的阿锦来了。”

    夜长眠:“……”

    不来的时候,做梦都希望阿锦过关斩将,将她带回去,如同他年小宿舍里,阿锦说:以后我照顾你。

    那时候,阿锦是一道光。

    真的出现了,又觉得忐忑,明知道那人不可能原地踏步,也不可能鲁莽擅闯,心里还是忍不住着急,就怕她受伤。

    这时候,阿锦是…一个牵挂。

    “呵呵。”似乎知道夜长眠心中的矛盾,男人残忍道:“你不开口,我只能寻找别的机会,夜长眠,你有一个好姐妹,却也是一个蠢货!”

    夜长眠双目红光大盛,张口吼道:“阿锦绝对不会有事,你的阴谋绝对不会得逞!”

    带着浓重得血气,每吐出一个字,血珠子就喷溅出来,斑驳陆离,落在男人袖口之上。

    “是么?”男人毫不留情的打碎了她心中的坚定:“你可能不知道吧,苏锦兄长苏钰可是神族神王,苏锦不知好歹,与神王作对,这会儿兄妹已然反目,所以神王派了一人前来捉拿她,说是捉拿,其实是生死不论。”

    夜长眠双眼骤然一缩:“胡说八道!”

    这兄妹二人她是知道的,阿锦口中的苏钰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反目?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你信不信与我无关,但是夜长眠,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或者从你口中说出来,或者…我助神王座下大将缉拿了苏锦自己逼问!”男人口气冷硬了三分,身上煞气随之蔓延。

    夜长眠咬着牙,恨恨的瞪着男人,却是死活不开口。

    男人怒起,扬手给了一巴掌,留下一句‘你自找的’便匆匆离开。

    夜长眠喘了一口气,身上绝望之气散去了些许,母亲死了,她还有阿锦,阿锦辛辛苦苦,拼了命闯进来,她不能死,不能浪费了阿锦的心意!

    嘭的一声!

    厚重的墙面被拦腰斩断,墙体一分为二,轰隆一声倒了一半。

    “长眠,是你么?”苏锦的声音,冷静中带着难得的小心翼翼。

    夜长眠露出笑容,透过朦胧烟尘,准确捕捉到那道熟悉的身影:“阿锦,你怎么才来!?”

    烟尘消散,苏锦一身杀死,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一看到夜长眠,果断而直接的召唤出时光,高高扬起,重重落下,束缚夜长眠长达两年的铁链终于崩断。

    “对不起,我来晚了。”苏锦如是说道。

    夜长眠跌坐在地,笑道:“是啊,你来晚了,若是要早上两天,阿锦就能看到我母亲了,一个绝美出尘的女子,可惜,自古红颜薄命,我的出现,加速了她的死亡。”

    苏锦面露惊色,长眠的母亲…死了?

    “快走,此地不宜久留!”慕容岩萧大声说道,一边对付源源不断的白虎,一边还要顾及白虎会不会冲过去,一心二用,多少有些吃力。

    苏锦恍然回神,手中出现两个药瓶子,不由分说的尽数倾倒,而后塞入夜长眠口中:“忍着,出去了细说。”

    夜长眠配合着吞咽,却还是因为苏锦的粗鲁呛了一下,鲜血从鼻孔里渗了出来,差点没堵死了咽喉管道。

    瞪了苏锦一眼,夜长眠却是无奈,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忒粗鲁了些

    苏锦可不知道夜长眠在想什么,不由分说抓了她的手往裂墙冲,叮嘱道:“你伤势太重,不要动手,跟着我便可,好好保重自己。”

    刀剑无眼,难免误伤,纵然苏锦觉得可以全须全尾的带走夜长眠,却没有把话说满。

    夜长眠也知道此时不容多说,忙道:“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苏锦点头,袖口一动,一道金色的光芒闪烁,紧接着,夜长眠肩头出现了一个小巧玲珑的老鼠:“二叔,长眠就交给你了。”

    二叔懒懒伸了伸爪子:“去吧,去吧,年轻人就该跑在前头,后方老头子给你看着就是。”

    将夜长眠送出了牢笼,苏锦果断松手,纵身加入了战局。

    凶猛的白虎不知疲惫,一只死了,马上走有一只替补上来,一个个好似钢铁浇筑的肉身,击倒一只需要费极大的力气。

    因此,三人护着夜长眠且战且退。

    很快…

    “可以了,这些白虎是囚牢的守护者,目的就是看守囚牢不被人入侵,它们受到桎梏,只能在牢笼方圆十里的距离行动,超出范围,只会被打回去!”退到了一定的距离,夜长眠连忙道。

    果然,三人都发现了,白虎依旧凶猛,却身有顾及,只在对面张狂嘶吼,恨不得撕碎了他们几个吃肉,却不敢迈进一步。

    收了攻击,三人一致吞丹药,就地盘腿恢复灵兽。

    四周地动山摇,不时有可怕的山棱锥飞过,穿刺而过,却在几人四周止步不前,好似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般。

    夜长眠看了一眼苏锦身边一块开启了的阵法盘,也跟着坐了下来,全身疼痛侵蚀心门,夜长眠疼得龇牙咧嘴。

    “你明明可以逃脱,为什么不走?”

    肩头的小老鼠叫夜长眠身躯一僵。

    只听它再道:“因为你那母亲?我可不相信,灵兽最是独立,成年了就会离开父母,什么亲情,全都是笑话。但是你却甘愿救下来受苦…老头子猜测,是为了小锦吧?”

    夜长眠抿唇不语,无端觉得这只老鼠碍眼。

    二叔却仿佛看不到夜长眠的嫌弃,继续道:“你这天生的占卜师,自然会算得到小锦的未来,你知道她会在兽族出现意外,所以卧薪尝胆近两年,叫你的软弱无能深入人心,好趁机起事,老头子猜测可是有误?”

    夜长眠皱着眉,冷道:“你是阿锦的契约兽,我不和你一般计较,但是既然是契约兽,就该本分,阿锦纵容你,却不是你自以为是的底气!”

    二叔抬爪子一拍夜长眠的侧脸:“真不可爱,当年还是小崽子的你比现在讨人喜欢得多。”

    夜长眠微愕,扭头看着肩头的老鼠,惊疑不定:“你…你一直在阿锦的灵兽空间里?”

    还以为是在她离开之后,阿锦契约到的灵兽。

    二叔舔了舔爪子,道:“你怎么做老头子不插手,但请你记住,阿锦,有自己的能力,她能扛住所有。”

    这是叫她不要多管闲事?

    夜长眠心里冷笑,它怎么会知道,阿锦在兽族所发生的事?

    当年离家时特意倾尽所有,为阿锦卜了一卦,却发现,阿锦前途一片光洁平整,然而,在兽族之地却是碰上了一道铁墙。

    这说明什么?

    要么就此陨落,要么发生了什么不可解释的事。

    然而,她更倾向于前者,毕竟,三界彼此不通,根本无处可去。

    所以,她果断选择了先寻找母亲。

    诚如小老鼠所言,灵兽之间没什么亲情,也就是那点血脉作祟,叫它们彼此之间紧密相连,但不可否认,早早独立的它们,并不会多么在乎所谓的父母兄弟。

    但阿锦是不同的。

    “你只是契约兽,还是主仆契约。”夜长眠说了这么一句,便是闭口不谈。

    二叔懒懒的撩了撩眼皮,也不再开口。

    四周安静了下来,唯有不安分的棱锥漫天飞舞,却被阻拦了下来,一番堆积,倒是将几人团团包围。

    良久,三人陆续睁开了眼睛,疲惫尽数散去,唯有更进一步的欣喜。

    “我突破了。”慕容岩萧唇角笑容真挚了几分。

    都说不断的经历生死之中进步最快,果然不假,修为原地踏步了好些日子,终于有了零星的进展。

    紧接着司徒明晰身上爆出了耀眼的红光,将四周的温度提上了几个强度:“我也晋级了。”

    火木双系,为丹药而生,注重丹药的炼制,修为却没有落下半分,然而,终究是有短板,火木双系不均衡。

    这下子,终于平衡了。

    握了握手掌,司徒明晰看向苏锦的眼眸炙热了几分,有一种丹药还在寻找材料,而这材料,一直在他面前晃荡。

    苏锦没错过司徒明晰脸上的势在必得,冷冷一笑:“怎么,司徒少主还没有放弃摘了我这张脸的念头?”

    司徒明晰冷漠摇头:“怎会?这张脸天下绝色,仅此一张,本少主自然不会放弃。”

    夜长眠听得迷糊,却知道阿锦以前的容貌顶多是清秀,这才两年不见,竟像是水墨画变成了色彩斑驳、栩栩如生的水粉画。

    只听苏锦道:“是么,那么欢迎司徒少主随时来取。”

    司徒明晰郑重点头:“本少主自然不会客气。”

    苏锦懒得理他,敢动手,她就有借口剁爪子!

    “长眠,这位是慕容世家的少主,少年一辈的天才,此来一路多亏了他数次出手相助。”苏锦抓着夜长眠向她介绍。

    多认识一个人,多一条路,而且十大世家的第一大世家,拿出名头,足够唬住很多人,夜长眠和慕容岩萧混熟了并无不好。

    慕容岩萧翘起嘴角:“你好,我是慕容岩萧,是小锦的伙伴。”

    夜长眠本有些排斥,毕竟她很少人类接触,也就是阿锦和老头子,难免有几分不自在。

    然而,听了慕容岩萧的介绍,倒是放开了心中的排斥,笑道:“你好,我是夜长眠,我母亲是一只夜莺,我是半族。”

    很多很多年以后,慕容岩萧回想今日,灰扑扑一身狼狈双眼却异常明亮的少女,依旧那么鼓动心扉,可惜,少女心中无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