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双重标准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598章 双重标准 文 / 栗子糕

    圣灵学院,苏锦一扔灵石,便布好一个大阵,前后时间不超过一炷香。

    扭头看欧阳淮,那人蹙着眉,一脸沉思。

    苏锦道:“老师,我的阵法布完了,该老师你了。”

    欧阳淮不确定道:“此话当真?”

    阵法一道高深莫测,每一个阵法都是阵法师精心排布而成,如同苏锦这般漫不经心便布下阵法者闻所未闻。

    苏锦点头,道:“自然不假,老师布阵吧。”

    欧阳淮不再犹豫,同样一把灵石,他却沉思了良久,就地观察了良久,这才一块一块布下灵石。

    空气中的气流因为阵法的摆设而流动起来,越来越焦灼,直到欧阳淮布好阵法,那四周的空气凝结成难以描述的诡谲状态。

    “限期一月,苏锦,好自为之。”欧阳淮深深的看着苏锦。

    就算阵法再精通,也不可能一挥手就布下难以破解的阵法,苏锦太过骄傲,骄傲过头便是自负,这不,什么阵法?在他眼中只是一片虚无。

    然而,阵法师最不缺少的就是耐心与严谨的态度,欧阳淮还是小心翼翼的走近阵法,拧眉而视。

    相比之下,苏锦显得太过漫不经心,大步走向欧阳淮布下的阵法,没有如同旁人一样观察阵法灵气的流动,而是直接进入阵法!

    “苏锦在找死还是显示她的实力?”

    围观者露出不解的表情,此为斗阵,苏锦却直接入阵,竟然不怕直接陨落在阵中么?

    要知道,为了阵法师的保留,这斗阵给予宽容,叫参与者就近观察,好得到破阵的法子,然后在进行破阵,如此,便不会浪费生命。

    而苏锦,竟是直接掠过,以身破阵!

    “或许她当真是实力强大,觉得描绘出阵法图再去研究破阵方式太过浪费时间。”

    “可她是个修灵师,实力不弱,哪有功夫去学习阵法?依我看,苏锦打算粗暴破阵!”

    “此话有理,苏锦不通阵法,定然暴力破解!”

    没有人相信苏锦是个阵法师,毕竟,每一个修者都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修炼,自然也没有时间去学习旁的东西。

    却不知道,苏锦从小就不同于别人,也不知道她从小接触阵法,甚至丹道。

    司徒羡握紧了双手,目光灼灼,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绝对信任。

    凤回梧桐突然笑了,道:“嘿,司徒老头儿,司徒是我见过最伟大的阵法师。”

    百水千山一行,他可是亲眼目睹苏锦的破阵经过,这样的女子,直接入阵并不是鲁莽,而是心有成算。

    司徒羡道:“我徒儿我依然知道,还有,凤回家的小子,再叫我司徒老头儿,老子一点点敲碎你的牙门!”

    凤回梧桐举手晃了晃,表示自己认输,而后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道:“你看,这老头儿就是这么霸道,人老了还不服老,装嫩!”

    男人淡淡瞥了他一眼,神色平静。

    凤回梧桐觉得无趣,瘪瘪嘴便移开了视线。

    过了一会儿,斗阵台中,欧阳淮放弃了描绘阵法图一步,如同苏锦一样直接入阵,年纪经验摆在这里,此斗阵不能输,否则输掉的就是几百年的声望。

    这时候,欧阳淮后悔了。

    和一个孩子斗什么阵,输了赢了都不光彩,毕竟,年长,阵法高手,赢了才是正常,可赢了就有点欺负小孩子了。若是输了,看,连一个小孩子都比不上,算什么阵法大师?

    莫名的,欧阳淮心中浮现焦灼,而他并没有注意到。

    对面,苏锦不急不缓行走在阵法之中,若是仔细看,可以看到她脚下的步伐十分刁钻,一步一个脚印,精确避开阵法中流动的气流,不引起阵法的一丝波动,换句话说,纵然身处阵法之中,苏锦却是巧妙的叫阵法没有启动!

    “姜还是老的辣!”苏锦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她曾为了学习阵法而走遍铃音帝国皇家学院每一个地方,将之一一破解,但那些阵法或者是远古流传下来的,或多或少被破坏了些许,纵然精心修补,也是威力大不如前。

    也有一些当今阵法师布下没多久的阵法,以苏锦的实力,终究是将它们破解了。

    目前为止,也就是苏家那个阵法叫她没什么破阵头绪。

    现在,身处阵法之中,近距离感受阵法搅动的灵气流动,苏锦觉得受益匪浅。

    欧阳淮是个优秀的阵法师!

    苏锦对这个人多了几分尊敬。

    眼下,却是破阵为重。

    将整个阵法走了一遍,苏锦心有成算,这才准备破阵,五指成爪,爪上跳动着银白色灵气,灵气的流转形成神秘的流动漩涡。

    与此同时,所处阵法动了起来,如同凶猛的绞肉机,在阵中搅得天翻地覆,空气形成可怕的刀刃,呼啸声起,杀意凛然。

    苏锦猛然抬头,随即身躯一闪,迅速避开差点砍下来的刀刃,不等她喘一口气,狂风卷起的风浪绞肉刀刃推搡而来!

    苏锦跳入风浪之中,三千发丝随风而动,一抹红痕出现在嘴角,苏锦浅浅一笑,猛然一动,自身体丹田处蹦出可怕的灵气,炸开凶猛波浪,竟是直接将那阵法给震碎了!

    震碎了!

    在围观者眼中,那阵法只是晃动了一下,随即便崩塌了!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破阵变得这么容易?”

    “我只看到凶猛刀山巨浪,还没看明白阵法是什么阵法,就被苏锦爆了,是苏锦破解了,还是阵法出现了失误?”

    众人哗然,要知道阵法的杀伤力非同一般,往往环环紧扣,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打碎!

    有猫腻!

    众人心中浮现这么三个字,齐齐看向欧阳淮,等待他破阵之后的说法。

    没有人相信欧阳淮破不了阵,如同没有人相信苏锦可以破阵一样。

    因此,当他们看到欧阳淮闭着眼睛站在阵法之中时,所有人只是静静等待,等待这位阵法大师睁开眼睛,之后毫发无损的走出来。

    然而,他们很快发现,这位阵法大师好似沉浸在什么可怕的梦中一般,皱眉不算什么,面容扭曲才是可怕!

    欧阳淮到底看到了什么?

    为何一副痛苦难忍的模样?

    所有人的心提着,半点不敢放下。

    此时,苏锦已经破了阵走出来,现在司徒羡身边,昂首骄傲道:“师傅,我没给你丢脸!”

    司徒羡扯了扯嘴角,什么叫没给他丢脸,他又没教她阵法,丹药上不丢脸才是没给他丢脸!

    随即想到什么,一张老脸红了又红,几乎可以挤出水来,怀里的东西变得格外沉重与滚烫。

    “师傅?”苏锦微微皱眉,师傅变脸了,这是发病了?

    司徒羡再次扯了扯嘴角,道:“乖徒儿,一会儿跟为师走,师傅有事问你。”

    那羞恼的模样,苏锦隐隐有几分猜测,笑道:“好,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既然决定送出去,就准备为之负责任。

    凤回梧桐吊着眼睛看这师徒二人,牙酸的别开视线。

    那厢,欧阳淮扭曲得面容出现了惊恐之色,也不知道碰上什么可怕的东西,下一刻,额头上挤出粗重的青筋,根根分明,虬结深刻,触目惊心。

    所有人屏住呼吸,死死盯着欧阳淮。

    片刻之后,全身处于紧绷状态的欧阳淮突然抽搐起来,并且原地一躺,蹬着四肢挣扎起来,好似陷入某种险地而挣扎不休。

    眼看着欧阳淮全身血管爆裂,鲜血糊了一身,圣灵学院的诸位老师坐不住了,直接走到苏锦面前,道:“请罢手。”

    每一个阵法师都是珍贵的,尤其是欧阳淮这等高等级的阵法师,绝对不能损失。

    司徒羡不语,只是看着苏锦,大有徒儿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昏聩模样,看得其他老师憋气。

    为人师表,却是听从徒弟的,未免太过不像话了。

    然而,司徒羡觉得自己没脸,什么师傅,完全比不得自己的徒儿,满满都是心塞。

    苏锦眉目清冷,道:“诸位老师是不是忘了?此时正在斗阵,斗者生死自负不是么?”

    众老师憋红了脸,的确,斗者从来都是生死自负,没道理因为快死了而打断比斗,这不符合规矩!

    然而,高等级阵法师实在太过珍贵!

    一人上前,道:“苏锦,得饶人处且饶人,自古以来尊师重道是圣灵学院所提倡之事。”若是违反,那就不要怪学院心狠手辣了。

    苏锦嗤笑,道:“怎么?弟子必须尊重老师,老师却可以随即挑战弟子以大欺小么?圣灵学院竟然有这样的双重标准!”

    “住口!”那老师面色涨红,微露杀气的瞪着苏锦。

    身后,众多学生闭着嘴,这时候他们才想起来,一开始并不是苏锦提出的斗阵,而是欧阳淮老师。

    以高等级阵法大师向一个学子提出决斗,似乎违背了学院规定?为何那时候没有一个老师现身说法?而现在,结果明了,这些老师却跳出来阻止苏锦的作为?

    这时候,有人惊呼:“斗阵为期一个月,此时不过过去半个时辰!”

    宛若一滴水跌入滚烫的沸水之中,所有人倒抽一口气,看苏锦的眼神变了又变,有敬畏,有不敢相信,更多的是怀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