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三界秘密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07章 三界秘密 文 / 栗子糕

    “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叫魔主离开天界出逃,三界大乱,升天路被毁,三界彻底失去联系么?”那道声音波澜不惊,充满蛊惑。

    当年发生了什么,天界霸主遭到追杀,三界联系断截,上无身躯遗落冥界,灵魂却穿越时空,跑到她所在的现代。

    苏锦早就想知道,当初深信知道越多死得越快,那时候秉着混吃等死的想法,按耐住不敢深究。再到后来,被上无绑入贼船下不去,师傅又给她一个通天大任,脱卸不掉。

    现在,十万年之事再一次被提起来…

    “不知…阁下可是能够言明?”苏锦肃然,注意力张开,留意四周,想知道说话之人究竟身在何方。

    那声音似乎笑了下:“有何不可?事无不可对人言。”

    苏锦竖起耳朵,她有预感,三界的秘密很快就要摊开在她面前。

    “十万年前,魔主纵横三界,逢人逗弄戏耍,拈花惹事,三界众人无不厌恶入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然,魔主出身魔族,最是阴险狡诈,杀人不眨眼,凡是与之为敌者,无一不是落败,甚至惨死当场。直到后来,魔主厌倦这种人嫌狗厌的生活,开始隐匿,消失,每一次消失便是几年,甚至几十年,而后人们发现,这个尊贵神秘而邪魅的魔主阁下经常出现神族所在的天空之城。”

    说到这里那道神秘的声音便停止了之后的话,似乎沉浸在某种回忆中,不可自拔,又似乎在等待苏锦的出声提问。

    苏锦跳加速,总感觉接下去的话才是重点,喜欢招惹是非的魔主为什么会突然厌倦这种生活,对他而言,拈花惹草也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只是后来为何放弃?

    那时候的上无,经常徘徊在神族的天空之城,目的是什么?

    “因为情。”

    苏锦眉心一动,隐隐跳动的光芒,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眉心钻出来一般,她的眸光变得深邃,黑色眼瞳流露一种深不可测的可怕光芒,就好像幽暗深渊,神秘诡谲,又充满致命的威胁。

    情?

    联想到上无莫名其妙的占有,强势而霸道的出现在她生命中,甚至签下神秘莫测的契约,将自己和他完全绑在一起…

    再想到哥哥莫名其妙的转变,眸深处不再是兄妹的情感,但是男人看女人的那种宠溺,那种认不得藏进怀里的凶狠…

    “是谁?”

    那个女人是谁?是谁叫上无流连忘返,放弃捉弄天下的念头?

    “我只知道,是一个囚禁者,神族的罪人,因为太过神秘,除了神族少数几个强者之外,无人知晓那人姓甚名谁。”

    猛然之间,苏锦想起偶尔会出现在脑海里的记忆,被囚禁的小女孩,铁链子束缚身体,一辈子离不开方寸山洞之中。

    蓦然,心口一阵发疼,苏锦额头渗出冷汗,眉心跳动得厉害,有什么东西迫不及待想要破体而出!

    “我能帮你什么?”苏锦捂着心口,脊背微微弯曲,小脸发白,眸光又黑又亮,声音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喑哑。

    那声音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人类,冥鲁认定于你,你变可以解救我冥界的困境。三界圣灵无法转世投胎,阴魂、邪祟已然形成,再过十万年,三界,将成为妖魔鬼怪的三界,神魔、龙凤、人、兽、灵木、半族,以及我冥界的灵族,终将成为过去,妖魔鬼怪才是主流…”

    “那应当找魔主,而不是我。”苏锦冷静道:“当年魔主逃出天界,陨落在冥界,临死之际不忘毁去三界桥梁,封闭转生池…但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找错人了。”

    “非是如此,魔族天生阴险毒辣,眼里没有正义邪恶,所作所为全凭喜好,但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重情,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如此直白说来,你,听懂了么?”

    情不知所起,魔主重情,所钟爱之人所说之言,自然会听从。

    苏锦沉默良久,终于是哑声开口道:“阁下说的是我,那个被囚禁天空之城的人是我?魔主所钟爱之人…可是我?”

    “呵呵…”

    一阵笑声,干净剔透,雅致迷人,好似潺潺流水,带着愉悦,带着冷漠,不用回头,苏锦也知道这笑声的主人。

    上无冷漠道:“说完了么?”

    那道声音沉默,没有说话,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一般,好像之前的话都是虚无缥缈,只是幻听。

    上无面无表情,唇畔微微泄露几分阴冷,口气充满讥诮:“怎么,冥主不敢出来一见?躲躲藏藏可是见不得人?”

    唰!

    上无宽大袖口一扫,天空一片扭曲得惊人的云朵颤抖了下,而后跌落下来,宛若流星洒落,光芒低调,又不可忽视。

    “好久不见,魔主上无。”一个俊美男子凭空而出,五官清晰,他不像其他人灰蒙蒙一片只有黑白两色,他是彩色的,唇红齿白,眉目冷峻,上扬的长眉流淌几分干净利落。

    上无面不改色:“总算愿意出现了,冥主菏泽。”

    几道黑影姗姗来迟,影子一掠而过,带来大片阴影,同时还有浓郁的血腥之气,

    “见过冥主。”黑影齐齐收拢,变成只有正常人大小。

    菏泽好似没有听到,只是看着上无,这个男人,实力大不如从,却依旧高深莫测,冷厉眸光中看不出内心波动。

    叫人不敢轻举妄动。

    上无踱步至苏锦面前,毫不犹豫将之抱入怀中,道:“苏苏脸色不太好看呢,我们该日再找回身体如何?”

    指尖擦过苏锦眉心,一抹浅浅光芒闪过,压抑了积蓄力量的某种特殊之物,此时,苏锦的脸色惨白如鬼。

    “你…”心里的人可是我?我们上一辈子就曾经纠缠不清?

    苏锦想要问出口的话,终究被堵在喉咙里,上无及时低下头,四片唇瓣摩挲着,缠绵悱恻,难舍难分,上无含糊不清道:“苏苏想知道什么,大可直接问我,包括…前世今生。”

    “为何毁去三界桥梁,转生池是你封印的?既然如此,上无轻易就能将之解开,是么?”苏锦闭了闭眼,脑海中翻滚的滔天巨浪渐渐平息,跳动得飞快的心脏也回复正常,然而,苏锦并不平静。

    上无轻笑:“我不是造物者,苏苏,论破坏之能,我敢说无人能比,但是造物……”

    有些东西,损坏了就是损坏了,再也找不回来。

    “但是苏苏可以。”上无眸光黑沉,好似风暴前夕,双手轻轻捧着苏锦的脸颊,低声道:“苏苏就是造物者,三界之中唯一的造物者,这才是神族囚禁苏苏一辈子之因故。”也是我拼命留你在身边之因故。

    这样可怕的人,若是不能留在身边,那只有毁去!可是贸然毁掉未免太过可惜,所以还是留在身边为我所用好了。

    当时的上无带着这种心思接近苏锦,奈何还真是幼稚孩童的苏锦,就聪慧得叫人害怕,你都没有赶走上无,反而还将他留在身边:“留下来吧,我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上无留下来了,之后发生的事完全脱离他的掌控。

    “苏苏降临三界,便囚禁不得自由,大半生、千百万年的时光都蹉跎在山洞之中,在那里生,在那里长,也…在哪里死亡。”上无只是说了个大概,有些事,多说无益,不如点到即止,哪怕似是而非,也会叫苏锦以后知道明白,自己多么了解她,懂她,更…爱她。

    苏锦沉默不语,感觉脑海又开始疼了,有什么东西松动,好似一根入木三分的银针,被拔除丁点痕迹。

    “苏锦,还请出手相助,三界死灵无处可去,冥界没有第二个十万年可以耗费。”冥鲁走出黑影,又一个彩色人,神色肃穆充满期待,仔细看,可以看到眼底深处的祈求。

    这是他的责任,也是每一个灵族的责任。

    苏锦抬头看上无,美眸中星光点点。

    上无低头凝视,唇畔不复冰冷,只有宠溺、纵容,以及浓烈的情意。

    “我该怎么做?”苏锦微微一笑,紧皱眉头松开,心中好似一把枷锁被打了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与责任,也许她苏锦与生俱来的责任就是救世,至于上辈子各种恩怨纠葛难解难分,那都是上辈子,她苏锦只活在当下,活在阳光之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

    心里想开了,脑海中的细针再次拔除三分,好似被囚禁的影像一点点播放,镌刻在灵魂之上。

    双手下意识交叉结印,长串指诀带动气流,四周撩起阵阵清风。

    冥主菏泽目不转睛盯着苏锦的手指,这等玄妙至极之指诀,哪怕从头看到尾,了然于胸,却是无法动手还原一二。

    造物者么?

    原来如此!

    几人相对而立,苏锦沉浸在某种感悟中久久不能回神,上无不要不要,唇角带着笑容眼底情意更加浓烈,几乎燃烧形成烈火,冥鲁屏住呼吸,五指成爪,凭空一抓,一个黑黝黝的黑洞出现在半空。

    空谷幽静,神秘莫测,远古梵音阵阵回荡,灵魂或凄苦厉声嘶吼,或面带畏惧,路过苏锦俱是重重一拜,而后钻入黑洞之中。

    一个接着一个,这些灵魂从四面八方钻出来,扭曲得吓人的模样被风卷起,重新塑造为人形,而后井然有序、不急不缓等待进入黑洞。

    “这就是转生池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